在营救同修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下面是我在参与营救同修中的修炼故事。

一、实修中不断突破人的观念

二零零四年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随之有许多同修陆续的走出来向世人讲真相,也随之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有的同修想在自家做真相资料由熟悉技术的同修先将设备购回,暂存放在我家,安装电脑程序后再连同打印机等一并转交,这时正值二零零五年底的十一、二月份。虽然形势在好转,可是邪恶疯狂的迫害时有发生。我家居住的是小区,進出门有人把守,那阵子我加强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因为我家也是个资料点,在师父的呵护下一直正常的运行着。

就在这当口上,有一同修A到异地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由本地“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進行迫害。这时同修B找到我,要我一同参与她家人到洗脑班要人。由于我当时自我保护意识太强,出于私,没在法上去认识这件事,没能参与这次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行动。也许这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其他同修及陪同家人没有成功。

我曾为这事儿懊悔,事后向内找自己,意识到:要突破过于看重要保护好自家资料点的观念。认识到后,我就在这方面突破。如有上我家修煤气灶安装热水器等人,视为有缘人,抓住机遇讲真相劝三退,送资料给他们看,还在我家开了两次法会等等。

二、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升华

二零零六年的十月初,同修C被非法判刑五年期满,被“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逼迫“转化”。这时,同修D找到我,要我去找同修的家人,一同到洗脑班里去要人,可能是我在法上逐步成熟的缘故,很坦然的答应了,当时心态很稳,正念很足,心无杂念,心中只有一念:希望同修的家人能有正念,配合做好这件事。

我到同修C家找了他家人两三次,反复敲门,没有回应,家里有灯。我下楼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往返几趟。我想家里应该有人。在九月底,我去他家也是有灯,一敲门,家人就开门了,是否回避,不得而知,只好罢了。

还有一次在二零零六年的十一月份,我市某监狱恶警、恶人将同修甲迫害致残,高位截瘫,除其眼睛和嘴能动以外,其他肢体部位已完全失去了知觉,生不如死。同修们急呀,印了大量的资料发放张贴揭露邪恶。一天,协调人跟我商量能不能陪同修甲的妻子去省、市“六一零”等部门要求放人,我说考虑一下。

二天后,我欣然的答应了。我又一次破除人的观念,放下自我和生死不断走出人来,思想上没有那么激烈的争斗,和平时一样正常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心境平和坦然。只是觉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有时也冒出:这位同修是省市邪恶迫害的重点,陪同去的我会怎样,人念一出我就排斥。师父要弟子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有着无限的内涵,一直是指导我在不同层次提高心性。这次去要人是同修对我的信任,我应当义不容辞的去圆容,而不是常人中的义气,不设想后果,一切顺其自然,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我等了一段时间没有回应。同修们做甲同修妻子的工作,安排甲回家后的生活,然而种种原因其妻当时没有答应。在营救甲同修的问题上心境能达到坦然不动,我深切的感悟到每天静心的学法,重视发正念,做到真正的实修,遇事正念自然就足。

以上所说的两件事都没有结果,但是我却在这过程放下了许多执著与人心。师父曾讲过神看人心,师父要的是弟子在修炼中提高。

后来我悟到也许是师父看弟子没做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众弟子的修炼提高操尽了心,没做好的给予机会,还没走出来的延续时间在等。今天我们能成为宇宙苍穹这个特殊时期幸运的大法徒,而且由师父亲自引领我们在正法在修炼,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师父说:“目前,随着整个正法形势不断往前推進,表面空间看上去就象一捅即破的感觉了,已经所剩很少了。”(《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是呀,修炼还没有结束,我要抓紧有限的时间修正自己,去执著,做好三件事,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荣耀称号。

我现在修炼中不管遇到什么,我常想起《我是谁》歌词的两句话:“我明白了我是谁,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鼓舞着我在修炼上不停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