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国保恶警对熊金泽一家的迫害(图) 【明慧网】

长沙国保恶警对熊金泽一家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2009年3月23日,湖南省国保大队伙同望城县“六一零”及望城县公安局的不法人员将长沙法轮功学员熊金泽的妻子周敏从家中绑架,此前二个月,熊金泽被劳教所迫害致残。

周敏被劫持至望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6天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接回。目前,熊家被数名便衣非法监控。

望城县恶警恶语伤人

2009年3月23日,湖南省国保、望城县公安局及非法组织“六一零”的不法人员到熊家骚扰,非法抄家,以几本过期的周刊和两本《转法轮》作为所谓证据,绑架熊妻周敏。

当时,为保全无辜的妻子,保护三岁幼女不受母女分离之苦,面对所谓执法者的无理欺压,熊金泽不顾自己残病在身,挺身而出:“东西是我的,与周敏无关,你们要带人,就带我吧!”

恶警回答:“我们就是要带走周敏,就是要丢下你这拐子、瘸子、小孩子,就是叫你不能过,把你赶走,不要住在我们这里。”

粉碎性骨折后,与亲人团聚才两个月

熊金泽于2007年10月31日被长沙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望城坡派出所旁边的洗脑基地。熊拒绝该洗脑基地的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于2007年11月1日下午熊被劫持至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关押。

一年多后,2009年1月20日,熊被夹控人员推倒摔伤导致胯骨粉碎性骨折,当时熊倒在地上就动不了了。到长沙市三医院检查时,医院提出要治疗费5万元,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警察不想承担责任,在门诊就把熊推给了熊的家人。因多次遭省、市国保非法抄家,财物尽遭抢夺,熊早已家徒四壁,根本无钱医治。当晚熊由家人抬回了家。

回家后,熊卧病在床,仅靠妻子微薄的工资收入维持生活。日子虽然拮据,但毕竟是他们已经三岁的女儿出生后终于可以安心生活在一起的团聚,然而不久就发生了上述妻子周敏被绑架的事件。

要求返还财物,反遭国保恶警构陷迫害

湖南省国保、长沙市国保及长沙天心区国保的恶警,在数次非法抄家时,肆意非法抢夺熊金泽的私人财物。如:2005年12月20日晚8点,长沙公安局天心区国保大队动用10台车,30余人之众,公然在长沙芙蓉苑小区内绑架熊金泽,当场抢走熊身上现金一万多元,价值四千多元的装修材料,冒河微型车一辆。之后,非法闯入熊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抢走现金六千余元及价值一万多元的电脑和打印机,熊在办公室的现金及电脑打印机也被洗劫一空。2007年10月31日,长沙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熊金泽时,抢走长安之星二代微型新车一辆及驾驶证、银行卡、手机和100多元现金等财物。此次2009年3月23日,湖南省国保、望城县公安局及非法组织“六一零”的恶警在熊家绑架熊妻周敏时,抢走了存折和两部手机。

据悉,熊家曾多次到长沙市天心区国保大队及长沙市国安支队要求返还被国安、公安抢走的汽车等财产及贵重物品,均被拒之门外,遭到这些执法机构恶警的谩骂和包括扬言绑架的威胁。熊妻周敏3月23日遭绑架前的两天,曾到长沙要求相关办案单位返还被非法抢夺的财物,不过两天时间,周敏被构陷绑架,被非法关押16天。

目前,长沙市国安、国保还一再催促望城县公安、“六一零”等单位要加紧对熊金泽夫妇的迫害,并派出数名便衣在熊家附近进行非法监控。

离奇车祸中逃生的女儿三岁了

2009年初,熊金泽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被摔伤导致粉碎性骨折后才得以与妻女团聚,此时,女儿已经三岁了。自1999年7月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熊金泽曾先后四次被非法关押。多年来,熊金泽身心饱受摧残,家人也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三岁的女儿甚至经历过不堪回首的生死劫难。

熊金泽的女儿于2006年元旦出生,孩子出生前的2005年12月20日,熊被长沙公安局天心区国保大队绑架,被劫持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妻子挺着大肚子,克服孕期的种种不便,一趟又一趟地奔走于公安局、看守所之间,要求无罪释放丈夫。在女儿降生后的第4天,连续绝食15天生命垂危的熊金泽才被家人接回。此后,因长沙公安局天心区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监控和骚扰,为免遭绑架,熊金泽不得不离开妻女,有家不能回。即使如此,熊的住所及家人仍然都在长沙市天心区国保恶警的非法监控之下,令家人的日常生活惶惶不安。然而就在女儿刚8个月时,一场离奇的车祸差点伤了孩子的性命,五十多岁的姨母惨死。


图一:8个月,熊金泽的女儿被摔断4根肋骨。

2006年8月15日,熊妻抱幼女散步回家后才得知当晚8点左右,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区国保大队一伙(至少6人)曾气势汹汹的闯入家中(长沙火车南站盐业公司1栋305室),熊妻十分担心孩子受惊,遂与姨母商量暂时离开家。当晚深夜12点多,熊妻和姨母抱着孩子在南站大院内每天都要经过的这条小路上行走时,一辆小轿车从后面缓缓开来,经过她们身边,前行至离她们三米远处,突然冲着她们急速倒车,车速快的让人根本来不及避让。姨母在被撞的瞬间,奋力将怀中的小孩抛出;熊妻惊恐之下,边呼喊救命,边朝人多的地方跑开,肇事车逃之夭夭。


图二:死者家属在长沙火车南站打横幅喊冤。

熊金泽仅8个月大的女儿被抛在沙堆上,背后四根肋骨断裂,遍体鳞伤(如图一);妻子周敏的姨母在这次车祸中丧生。当时现场惨不忍睹,死者整个人被压烂了,特别是右腿骨头断裂、翘出,骨肉分离。

据办案人员分析,死者是经多次碾压致死。然而肇事者可以缓缓的稳步驾车驶入长沙火车南站的这条小路(小路狭长,只够小车单行),说明此人神志是非常清醒的。当时小车从姨母、熊妻女一行三人身边缓缓行驶前去三米远处再急速倒车,肇事司机不可能不知道小路上有行人,那么也就是说司机完全可以预知急速倒车可能发生的车祸,却为何以让人来不及反应避让的速度急速倒车,导致惨祸发生?在半夜缓缓驶入小路,即使需要急速倒车,如果提醒行人避让,也完全可以避免车祸的发生,可是为什么肇事者在明知道后面有人的情况下不提醒行人避让呢?如果是意外撞人,又为什么如此残忍的多次碾压被撞者?凡此种种,是一个清醒的司机正常的行为吗?而且倒车的位置是看不到小路的尽头的,肇事者选择了在这里倒车,只能是因为他很确切地知道前方出不去,问题是他既然知道前方不通车,为什么还要开进小路来呢?就是要置人于死地么?!死者家属在长沙火车南站打横幅喊冤(如图二),却遭到“再不走就抓人”的威胁。熊妻的姨母可谓死的不明不白!

因这场车祸存在重多疑点而成一桩蓄意谋杀的悬疑案,案件过程中,长沙市天心区国保恶警鬼影幢幢。在案发前一个小时,即2006年8月15日晚十一点多钟,姨母曾从熊金泽家(A地)出来,到相距三、四百米远的自己家中(B地)捎了些东西回去(从A地到B地是一段很复杂的地形,要穿过几栋宿舍楼,还要爬一个很陡的山坡)。整个过程却有人非常清楚,而且还把这一过程告知了办案人员。是谁的眼睛在深夜里注视着这位善良的姨母的行踪?却又在如此细致的“关注”下发生了惨案?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神秘的“关注”者居然把这一切告诉了办案人员,按照常理,他的这一有悖常理的行为足以让办案人员将他定为第一嫌疑人,至少是同谋。

2006年8月的这场车祸给熊金泽及家人亲友造成了巨大的痛苦,肇事者凶手至今没有归案,然而车祸受害人一家却一直无辜遭受天心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等执法机构和恶警的非法骚扰、监视、绑架等陷害。熊金泽于2007年10月31日又遭长沙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被劫持至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摔伤导致粉碎性骨折而不能动的情况下才于今年元月份与妻女团聚,这个时候,在这场夺命车祸中幸运余生的女儿已经三岁了。而此次(2009年3月23日)熊妻周敏要求返还被非法抢夺的财物竟遭国保恶警构陷入狱,这是国保恶警对熊及家人造成多年来的痛苦之后的又一次打击,毫无人性,参与绑架事件的国保恶警虽然身穿警服,凶狠邪恶却较强盗更甚。

结语

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现在已经清醒的认识到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是合法的,在非法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而所有执法者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执法都是在犯法,他们披着警服,却昧着良心干着整人害人的勾当。在中共独裁专制下,中国的法律成为一纸空文。

“善恶有报是天理”。如:原湖南省委副书记、湖南省副省长、省人大副主任、中共湖南省委党校校长,郑培民,99年7月20日后,郑紧跟江氏,亲自指挥邪恶之徒用搅拌机捣毁大法书籍和资料,并叫嚣“我们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他直接控制610系统破坏大法及迫害湖南大法弟子。在2002年的北京全国人大会期间,他于3月11日继续诋毁法轮功时,暴死,时年58岁。衷心希望仍被谎言蒙蔽,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紧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将功补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要再被中共利用参与对好人的迫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