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本余生命垂危 泰来监狱仍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潘本余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因长期遭迫害,身体备受摧残,近日更出现生命危急:头部严重肿大、心肌梗塞症、肝腹水,生活已不能自理。但邪恶的泰来监狱一直不许他保外就医治疗。

二零零九年新年前后,潘本余的家属就去了泰来监狱五、六次要求放人,监狱都拒不放人。

三月二十五日,监狱打电话给家属让去探视。家属于三月二十六日见到潘本余,发现他的状况特别危险,已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探视的时候是被犯人抬出来的。

当天家属再次找到泰来监狱刑法执行科科长张星军,要求放人,张星军百般推脱。前几次都是张星军出面阻挡放人。

三月二十七日,焦急的家属又找到监狱长许伟,许伟推脱说:“按照规矩办事,按程序走,他(潘本余)还没有到时候(指还有一口气还没到生死边缘)。”

潘本余已生命垂危,恶警还说不到时候放人,这不是明摆着是要把人置于死地吗!泰来监狱恶警积极执行邪党迫害法轮功、妄图在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正义的人们不应让其得逞。在此再次忠告泰来监狱恶警,你们行为极为愚蠢,潘本余如有三长两短,天理及人间的法律最终不会放过你们,到时后悔已晚,不要无知的害了你们自己。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潘本余,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从一九九九年十月起,他就接连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在狱中惨遭酷刑毒打,出狱后到处流浪,躲避到处抓他的警察。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潘本余在其父母家被北局宅派出所恶警邢国南(音)等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泰来监狱。以下是潘本余二零零五年叙述他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酷刑:热水烫冷水浇 板凳被打碎

我叫潘本余,是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原工作单位是齐铁环卫站工人。

1999年10月26日,我因修炼法轮功被关入齐铁碾子山劳教所一中队,恶警队长姜佰利指使犯人踢我“窝心脚”,把我多次踢昏死过去,用凉水浇我,把我冻得抽搐成一团,用烟烫我,每天用塑料管(小白龙)打我头,把我的头打的肿的老大,当时脑子都被打傻了,连简单的查数都不会。姜佰利还叫嚣说,“你学‘真、善、忍’ 我就打残你,不给你饭吃,夏天把你铐到树上喂蚊子。”

2000年9月,我向劳教所及法院申诉了恶警姜佰利对我残害的罪行,没有给我处理此问题。2000年11月,我控告江泽民残害大法弟子的罪行。2000年11月20,我被转到富裕劳教所,刚下汽车,四大队队长贾维军就用电棍电我,并多次指使犯人毒打我。

2001年2月,恶警打我近一个小时后,又用板凳子打在我头上,板凳都打碎了,我头被打出四个口子,昏死过去,然后恶警用热水烫我,手段极其残忍。

超期羁押 非法批捕

2001年6月18日,因32名大法学员要求无罪释放,贾维军教唆犯人张宝山、刘建军、李岩等六名劳教份子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贾维军说:“给我打,打死由我负责。”于是犯人连六十多岁的杨立成也打,全体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了毒打行为。

我向劳教所政委李××控告贾维军想打死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行为,李某不但不制止,反而升级迫害,怂恿贾维军一上午不许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法轮功学员对此绝食抗议。

当市政法委、610到劳教所时,我又反映了劳教所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将六名法轮功学员马勇、王宝宪、张晓春、关长安、蓝红军、孙建军转到富裕看守所刑拘,并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于是劳教所编造刑审材料,于2001年7月5日宣布我被逮捕,劫往富裕看守所。

我在富裕看守所时,还向富裕县原郑姓审判长及富裕检察院彭姓副检察长交了申诉材料,后我被告知,我的案子到了最高法,最高法回一个司法建议,认为我不够起诉点,应放人。但610不同意放人,将我关在富裕看守所超期羁押一年,不判也不放。

2002年8月1日,我被非法判四年徒刑,我不服判决上诉到齐齐哈尔中级法院。2002年八月十五日我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审判员关义民就威胁我说“再告就支门子把你打死在北安监狱”。

当时在我身边被迫害死的就有六人,其中张晓春、王宝宪在富裕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刘晓东在富裕教养队被迫害致死。

继续申诉 遭关小号

2002年12月25日,我在北安监狱写申诉,被犯人打破头,副监区长张铜鑫拿走我的起诉书底稿,我再三交涉才把没收的起诉书原稿复印一份给我。

2003年3月,我向监狱递交了申诉书。张铜鑫听了将我关入小号。小号是狱中之狱。

我继续申诉,我还告了江泽民,张铜鑫又把我押小号。我在小号里报告政府官员,说富裕看守所政府官员害死两名大法弟子,怕我曝光,判我四年徒刑,我申诉就押我小号,我要求见驻北安监狱黑龙江省高法人员面诉,狱方不允许我见。

我申诉和上告江泽民就关押我小号,三监区周彦军控告江泽民被隔离,七监区赵长海、冯智胜控告泽民被关押小号。我们在监狱控告江泽民罪行,监狱教唆犯人迫害大法弟子,让犯人轮班看管大法弟子,不让睡觉。大法弟子赵长海、冯智胜八天八宿不让睡觉,刚一打瞌,就被打醒,犯人白福林就喊别打“法轮功”了,别把“法轮功”打死。监狱恶警就把白福林关押小号,取消白福林减刑十一月的资格。白福林说:什么人民政府,制止打人的人关押小号,打人的人逍遥法外。

监区长张铜鑫布置五名犯人不让我睡觉,说要把我折磨死在小号,不给我被褥,把我锁到地环上,锁我有一个月时间的时候,狱警拿来印好的“四书”(决裂书、悔过书、决心书、保证书)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将我双手反捧子,串到地环上,坐不能坐,躺不能躺,而且用最小号的捧子(刑具),我的手两个小时肿得象馒头,我绝食抗议,并吐血了,我要求打开背捧子,恶警说我不签字不给开,我决不配合。

由于我向省检查团报告迫害我实情,监狱就报复我们所有押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有八人,每天只给两顿米汤,就几小勺米粒,饿的我看白墙变成了红色,饿昏迷是经常事。我说不给我被褥被冻的尿血了,主任冯某说:“你吓唬谁,尿血你给我喝了。”我说绝食都吐血了,他说“该!”我要求打开戒具上厕所,他说让我往裤子里拉。我说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这么害我。他说“不给你锁的贴皮了锁你干啥”。贴皮就是瘦得像骷髅一样。

当时我的胳膊不过血,肱二头肌肉都烂了,膀子骨缝长肉牙,疼痛难忍,每一分钟都在煎熬之中。我被关小号迫害七十多天。

我自学大法之后,道德意识提高,数次救人,拾金不昧,却被开除工作,人身失去自由,遭受劳役折磨、酷刑毒打,妻子与我离婚,老人住院,15岁的儿子潘永烈2005年中秋节因讲真相也被抓进公安局,现公安局还到处抓我,使我无家可归,到处流浪。

请国际社会正视中共践踏法律、无视人权、反人类、反道德、反正义的流氓行径,还人类文明,还世间公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