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年正月得法,下面把我这几年得法体会和各位同修谈一谈。

我得法三天后,眼睛疼的病好了。学法第四天,从炼功点回家后,我还想学一会,可是我一翻开书,一看一个字都不认识,合上书我就哭了。在我似睡非睡时,看师父法身来到我家,坐在炕沿上,师父抓住我的手,教我认识字;师父临走前一再告诉我多学法、多看书,这句话告诉我五、六遍。我想这是师父鼓励我,从这开始我就下苦功夫,同修们帮助我很快把一本《转法轮》全认识下来了。

我学法七、八天,慈悲的师父把我气管炎病、风湿病、胃疼病都清理了,得法八、九天,我就把我家所供的狐黄柳牌位都烧了。从这就开始有魔的干扰,看见一对人不人鬼不鬼的站在炕上,有时在地下、窗户外边,有时穿着一身白衣服,也有时穿黑衣服,披头散发,伸着舌头,伸着手要掐我脖子,有的拿刀要杀我,爬在窗外吓唬我,把我吓的功都没做完就上炕往被里钻。这天晚上师父法身来了,对我说:你把眼睛闭上,我把你带走。师父法身把我带到另外空间很平静地方,师父法身说:你把眼睛睁开吧,这回谁也动不了你了。

得法三个月,我家里人给我打来电话说,我爸有病叫我赶快回家。我家是赤峰的,我原来坐车晕车,这回着急赶坐车没来的及买晕车药,就上车了;刚坐上车就看见师父法身也和我在一起,一路上我没有晕车的感觉,特别舒服。

回到家乡车站,弟弟来接我,下车急忙往家走,弟弟说:二姐,你这回来走路咋这么快呢?我都追不上你。是呀,我自己觉的走路就象有人推我一样。

到家以后,我把学大法的经历讲给我全家人听,妈妈问:这回没发现你晕车呢?还特别精神。我说我学了大法,这回啥病都没了,我把我带来的《转法轮》拿出来,天天给我妈妈念法听,我妈妈说:我这几天没吃药也感觉挺好。看着我身体变化这么大,全家人也都相信大法神奇。

从娘家回来以后,婆婆告诉我说,你回家几天他们爷俩都上班了,前两天卖了二百七十元玉米钱,孩子她老婶把门锁撬开,箱子锁头打开,钱被拿走了,婆婆亲眼看见的。没等说完,他老婶偷听了婆婆的话后,進屋理直气壮,大吵大嚷的跟我干,撕坏了我的衣服,还把我打了,又回屋操起尖刀要杀我。邻居出来拉架拉不开,还搬起石头砸我,铲了我十几下也没伤着我,一连骂我三天三夜,我想:我是修炼人,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在乎,事情也就过去了。

还有一次他婶借给我二百元钱,没用多长时间我就还给她了,当时她的两个孩子都知道。没过两个月,他婶又找我问那二百块钱,我说给你送去了,当时我还看见他家俩孩子在炕上坐着呢?怎么说也不行,还跟我打了两晌午架,最后多花二百元钱,我说我是学大法的,我才这样做的,要不然别说二百元钱,二元钱也不会送给你的,看我好欺负,他老婶也讹我一百元钱。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电视每天不停的诽谤大法,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杀妻灭子等等谣言,也欺骗了我们全家人,从此对我修炼施行压力,家人也干扰,再三再四劝我,我公公婆婆劝我没劝了。后来我丈夫找来我二舅公公劝我,不要再炼了。我就向他们讲真相,讲我这几个月学法身体发生的变化,通过学大法一身病全好了,大法书我还能全看下来了,叫他们别听电视说的谎言。叫我不过日子,你劝我我听你的;不叫我学大法,我决不能听你的。最后他也没话说,就叮嘱我,要炼在家里炼,别出去走。

我丈夫一看没劝了我,就发火了,从此以后学法就更难了,有一次我正聚精会神的看书呢,没注意着他,他冲進屋里发现我看书呢,就夺我的书,一下子把书摔在地上。我急忙下地把宝书拣起来,抱在怀里痛哭流泪。我说你摔我的书还不如打我两下子,这书是我的命根子。一边哭一边跟他讲道理:从我学法一直到现在,我都是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一身病全好了给你节省了多少钱,家里外的活都我一个人干,对二位老人更孝心了,我就这样做难道我错了吗?

从这开始,让我到下屋空房子里学法炼功,也没炕,特别是冬天,看书带着棉手套,披着大衣,点十五度灯泡,就这样丈夫还是干扰我,把电闸门给拉下来。后来我就买蜡,点蜡灯看书,最后点蜡灯也不允许,把蜡灯给吹灭了,我哭着向他讲,你抽烟打麻将得花多少钱,我这天天干活我还挣不来点蜡钱?他说,咱屯子那么多人都不炼了,你看他们那个不比你尖,有当过教师的,还不如你吗?你还炼啥。我说:一身病全好了,这么好的功法我为啥不炼呢?谁不炼我也得炼!你说啥也没有用,如果总是这样逼我,咱们就分开过日子,我啥都不要就拿这本书。看我这样坚定,他也没办法。就这样,我在空房屋子坚持学法三年。

在二零零一年期间,接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我才明白怎样证实法,同修们证实法常出去发资料挂横幅贴标语、写标语,开始家人还不理解,就背着家人出去做,附近做遍了,开车随整体到外地三、四十里路远去做。

有一次我们准备到超市门口挂横幅,长五米,宽二米,上写“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下写“全球公审江泽民”。就在这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我们发完半个小时正念,选二位男同修负责挂,踩着同修肩膀一个接一个的上去的,高约四、五米,上下车流动很多,下面同修继续发正念,真是神奇,一点干扰也没有,顺利的完成了,当我们起身离开时发现车又不停流动。横幅直持续三、四天时间。

再有一次,我们四位同修走到十几里外发传单,回来贴标语,正在走着眼前出现一条河,我们几个人谁也没带手电筒,突然间后边闪过一道亮光,回头看没发现有什么车。亮光一直护送到出了屯子,我想肯定是师父帮助我们。几次都遇见过有人在后边喊我们: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没有一点怕心,总是用慈悲心向他讲真相。那个时候每隔六、七天做一次,在家发好正念,有时步行,有时骑自行车,到过四十多里路远处,开车去,回家有时凌晨三四点钟,这几年一直没有间断过。有时回来天已经亮了。

有一次我们几个在附近发资料、贴不干胶,在家发好正念,这一次特别静,这里有五十户人家,几乎大多数都有狗,我们发的资料眼瞧着放的小册子向外闪金光,发资料时我们默默在心里发正念,我们正往大门里放的时候,没想到跟前趴一只大黑狗,差点把我给绊倒了,狗看到我就躲了,人不走动,狗不叫,特别静,很快做完了。

这八、九年来黑夜发,白天讲,不管修鞋、理发、坐车、到市场买卖东西,不管干啥走到哪讲到哪,明讲明做没有怕心,有一回到商店买东西,商店老板把帐算错了,我回家算,多找我二十元钱,没过两天我把钱给送过去了,老板说现在你这样的好人没有。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不准占人家的便宜,做生意也不容易。老板说谢谢你,我说你不要谢我,应该感谢我师父,修炼大法,是真修的都得这样做。

到二零零二年,我又一次回老娘家,带上二百本小册子还有光盘,提前在家发过几次正念,我车上也不停的发正念,顺利到了家。过了四、五天,我二弟决心帮我一起发小册子,二百本很快发完了。第二天,我四娘知道是我干的,把这件事告诉了派出所,这消息是我们后院王大婶知道告诉我们的,她说明日早晨赶快走,听说警察明天要来抓人。我收拾好东西很早就起身离开了老家。刚到家,我弟弟打来了电话问我到家了没有,我前脚走随后就警察开来五、六辆车,挨家挨户搜查。我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点化安全脱离危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