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六一零”、教委骚扰、监控赵丽梅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河北保定市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蠡县广播电视大学(电大)职工,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多年来她和家人受到蠡县“六一零”、教委和其工作的电大某些领导的严重的骚扰和监控等迫害

赵丽梅曾依法控诉自己受到的各种迫害,但没想到这又使她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人整天挖空心思想迫害她,蠡县教委和电大的某些领导还整材料给“六一零”,企图停发赵丽梅的工资。不仅如此,一到所谓的“敏感日”或者奥运什么的时候,县“六一零”、公安局就来绑架她,教委、电大的领导们也来监控和骚扰她。尤其是电大领导曾进驻她家中十几天,给她的前夫造成巨大的精神创伤,最后导致夫妻离婚。

一、赵丽梅被“六一零”欺骗 心脏病复发

2008年7月18日,赵丽梅正在家中休暑假,照顾生病的女儿。电大的领导去她家说,要开奥运了,教育局领导朱国玉要找她谈话,赵丽梅也想和领导谈谈心里话,就坐着领导的车去了单位。

到了校长室,发现还有教育系统的另一名大法弟子谷香瑞也在场。过了一会,“六一零”张跃贤、田利辉、公安局王军昌带着几个警察还有电视台的人扛着两台录像机突然闯入校长室,要强行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录像。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原来教委的某些领导和电大的领导们也被骗了。

两个大法弟子拒不配合邪恶,恶人的阴谋才没有得逞。这时赵丽梅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最后昏厥过去。这时医生带着氧气立即上楼抢救过来,原来赵丽梅几次被“六一零”、公安局绑架,都出现心脏病复发状态,所以这次张跃贤竟然不顾她的死活,带着医生和氧气,还去绑架她。

因赵丽梅再次出现昏厥,一群人围着掐人中,喂救心丸也不管用,电大领导们就把她送到了县医院急诊室打点滴。

因为赵丽梅自修炼后十多年了,身体好了,从未需要吃药,这次当大量的药液输入身体后,出现强烈的药物反应,浑身剧烈抽搐,拔掉针头后,才慢慢缓过来,但张跃贤却说,如果不交出身份证,脱离生命危险后,带着救护车,也得送保定。最后,张跃贤逼迫电大正副校长签了保证书,出了什么问题,开除公职。还逼迫他们到赵丽梅家中找她的身份证。

“六一零”张跃贤和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逼迫说找不到身份证,就送保定。电大领导们一直找到深夜12点,最后,赵丽梅的身份证终于被他们强行收走了。

此时,赵丽梅身体非常虚弱,自己还不能做饭,女儿还小,她们母女俩就这样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电大的领导们还每天两次到她家来“见面”,有时大门被敲的咣咣响,赵丽梅还没恢复健康的心脏被震的难受,女儿不在家,她还得硬撑着虚弱的身体来开门。把门打开之后,她已难受的睁不开眼,心慌气短,靠在大门上,说不出话来,电大领导看她在家,就走了。她在门上靠了很久很久,才慢慢扶着墙回到屋里,爬到床上。

二、电大领导假借“单位听课”监控赵丽梅

待她身体稍好些后,蠡县电大领导要求她去单位听课,(当时学校正在放暑假)其实是为了监控她而安排的全体教师陪绑,不让休假,去上班,听电脑课。赵丽梅也想给领导讲真相,想让领导明真相后,有个美好的未来,所以就听从领导安排,每天上午来上班,下午和领导通一次电话或发短信。待赵丽梅答应领导的要求后,其他教师的上课任务(陪绑)也就取消了。

五十多天的暑假,赵丽梅就是这样度过的。女儿要开学走了,赵丽梅给女儿去买东西,没带手机,电大领导打电话没人接,几个领导就气呼呼的到赵丽梅家中,要求她必须把手机带在身上,明天打电话时必须接。

第二天,赵丽梅到教育局找纪检书记朱国玉,要求立即撤销对自己的非法监控。上午九点多钟,电大领导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没人接,电大领导就给“六一零”打了举报电话,说赵丽梅不配合监控。

三、“六一零”和教育局、电大领导骗走并拒还赵丽梅身份证

蠡县“六一零”和教育局、电大领导一直没有放松对赵丽梅的非法监控,为了完成“六一零”下达的任务,如:非法收取赵丽梅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像片等,电大领导挖空心思,让电大所有教师都交(以此迷惑赵丽梅)。有时双休日,电大领导还派一个电大副校长和副主任到赵丽梅家的胡同口暗中监视。

赵丽梅的身份证被张跃贤强行收走,被非法扣押在“六一零”办公室。赵丽梅因为要给女儿打款和办理很多事情都要用到身份证,多次去要,电大领导和教育局领导也多次去要,但张跃贤要么不接电话,要么说让教育局领导给他打借条,说明用身份证的情况,并且保证用完之后当天必须交回到“六一零”,教育局领导不写借条,所以赵丽梅的身份证一直到十月底,才回到自己手中。期间三个多月,赵丽梅的身份证一直在“六一零”办公室,有关人员严重的侵犯了她的人身权利,干扰了她的正常生活。触犯了我国有关身份证的法律法规。

大法弟子把张跃贤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曝光后,张跃贤给赵丽梅打电话,说她家周围有张贴他的传单,说他以后也就不顾忌什么了。

四、“六一零”利用各种方式安排非法监控赵丽梅

此后,2008年11月30日,蠡县法院第三次对蠡县三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头一天的傍晚6点来钟,有两个陌生人去敲赵丽梅的家门,说是送请帖的,问请帖在哪?答说没有,又说送错了。而后,这两个人就站在赵丽梅家的胡同口监视。

开庭的当天,张跃贤竟然逼迫教育局领导到法院门口,企图迫害教育系统大法弟子。开庭的当晚九点多钟,有几个陌生人去砸赵丽梅家的大门。几天之后,赵丽梅家的门锁里插着半截钥匙,又过了两天,门锁里插着一截火柴。

自奥运前夕到现在,蠡县电大、教委的领导们一直在非法监控着赵丽梅每一天的情况,是上班还是请假,都要及时向县610汇报,即一天两次向“六一零”“报平安”。

2009年1月5日,赵丽梅向电大领导请了一天假去串亲,电大领导马上把她请假的消息汇报给教委,教委又马上汇报给“六一零”。结果等赵丽梅串亲回来,发现门锁被撬坏,家中却没丢东西。求人换上门锁后,她却发现仍然有人反复多次用万能钥匙打开她的家门和室内门,各个屋子都翻看,却不偷东西。把孩子的电脑破坏,电源线给拔下来了,螺丝也拧下来了,电脑不能启动了。

赵丽梅因为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但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就被迫害得家庭破裂。 奥运前后还受到各种恐怖骚扰和绑架,连她70多岁的老母亲和她十几岁的女儿以及其他亲人们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奥运期间,电大校长李海良就曾经多次给赵丽梅女儿打电话,吓的孩子不敢再接电话。)

有关人员电话:
蠡县邮编:071400 区号:0312
张跃贤:防范办610头目  电话:13633228299 办公室电话:0312-6211103 6215541 6235800
徐永刚:防范办610副头目 宅电:0312-6223655 13082350138
田利辉:防范办610副头目。电话:0312-6218555
张永江:教育局局长 办公室电话:6211143 宅:6227226
朱国玉:原教育局纪检书记(现已离位)。 办公室:6233093 手机:13703280929
庞建通:教育局法制股股长电话:13931233608

蠡县电大电话:0312-6217070 6235090 
李海良:电大校长 电话:13383329588
崔五奎:电大副校长 13832258017
王军昌: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0312-6226606  家庭住址:河北保定市蠡县土地局家属院北楼三单元4层。 老家:蠡县北漳村人。
政保科电话:621811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