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解开万道谜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明慧记者雪莉德国报道)天琪从未想过要飘洋过海远离温馨的家,而且是被百般不舍的父母送走的,他们意识到,不这样做的话,刚刚踏上社会的女儿将在中国这个社会举步维艰。

那是二零零零年底,各行各业的人要找工作的话都要填表格,说明自己和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有的用人单位要求在表格上写一句骂法轮功的话。天琪当然不干。她刚刚被解雇,因为老板尽管很欣赏她的才干和为人。但出于上级的压力,不敢留她。父母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也都看过《转法轮》这本书,知道书上讲的是如何做好人的道理。也看到了女儿从一个依赖性很强的娇娇女,变为一个坚强自信的人。为了女儿的将来,父亲开始帮她办理出国手续。

带着对家的留恋和亲人的叮咛,天琪来到陌生的国度。

居室里的摆设虽是简单但是一应俱全,各归其位。百叶窗微微开着,初春的风温和了许多,夹带些许的嫩草香。天琪坐在书桌前,回忆起那个改变她一生的夏天。

三百多页解开了二十年的锁

人掌握的知识多,可能问题也会多。小小的天琪在上小学前已识字三千,脑袋里充满的各式各样对生命和宇宙的问题。古今中外的书,现代科学和宗教中的经书都没有让她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得到满足,往往是得到一些解答,又随之产生新的问题。直到一九九七年夏天。她随手拿起家里放着的《转法轮》读,通读一遍后,之前的问题在三百多页中全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合上书,斜阳西下,心中一片敞亮。

按照书里说的做

高中里的她成绩平平,只是喜欢找个安静的角落看喜欢的书。考上大学后,天琪渐渐按照《转法轮》书中所说的来要求自己,功课有了起色。

提到以前的学习不用心,她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修炼前刚从高中考上大学,在大连这个城市诱惑蛮多的,当时挺贪玩的,所以就不怎么太用心学习。就是极其一般那种。修炼之后,师父说要做好学生嘛,我们那个时候要考试之前呢,有炼功点儿的辅导员打电话来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好好考试,不要贪玩什么的。辅导员还特意嘱咐我们这个。每个做学生的他都会叮嘱,他本身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我自己希望能做好,再一个辅导员也嘱咐我们,然后我们就觉得应该好好学习了。所以修炼之后成绩有所上升。”

“真善忍”改变个人,带动集体

天琪他们那批大一的学生都是独生子女,在家里很受宠。一个宿舍里八个女孩儿,寝室卫生从没人打扫,大家都想“凭什么我做呢?”学校常停水,给个水桶装备用水,可那个桶总是空的,没人往里装水备用,所以形同虚设。

一天天琪读《转法轮》读到要做个好人,处处为别人考虑,凡事找自己的原因,不去找别人。她就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于是她开始一个人收拾房间,清洗地板。一开始有的女孩儿觉得她是想出风头,是想让别人说她好,所以根本不帮她,天琪一面扫地那女孩儿还一面往地上吐瓜子皮。天琪也没在意,继续打扫房间。她把所有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还把桶里装上了水。她个子不高,装水很费力,有人看到就搭一把手。后来渐渐的她做的多了。别人发现她真的不是为了出风头,真的是为了宿舍干干净净,想大家都一起好。所以主动做的人就越来越多。学校检查宿舍,她们的寝室每次都是最干净的,每到停水,她们的桶里也总是有新鲜的水。

七个女孩儿的秘密

法轮功是以口传口、人传人的方式在社会上迅速传开的。一般都是自己炼了觉得很好,介绍给亲朋好友,或是周围的人看到法轮功学员的风貌,自己也想学。很多了解法轮功学员平日言行的人对迫害很反感。

和天琪同一寝室的七个女孩儿有一个共同的秘密。“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是毕业考试。学校里强制不让我住校。学校在郊区,早上八点考试,我家在营口,不让住校的话赶不及考试。这时宿舍里另外七个女孩儿说:‘你就住在这里。辅导员是男的,肯定不会上来检查你是不是还住校。我们可以保护你,你就在这里住校,住到你顺利通过考试,我们肯定会帮你保守秘密。’女孩儿一般都很爱说,传小道消息,但是考试前的整整两个月我住在寝室里,真就是没一个人知道。她们在关键时候帮了我很大的忙。她们说:‘不管国家怎么说,我们就是觉得法轮功是好的。因为我们看到了你修炼后整个人的变化,而且带动我们这个寝室变了,带动我们几个互相间的关系也好了。所以我们觉得法轮功就是好的。’在我四月底因上访被抓的时候,她们主动帮我整理准备考试的材料,周围的人都很帮我。最后我很顺利的通过了所有的考试。”天琪讲述了她的经历。

凭法理 明真伪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好是暑假期间,天琪在家里看电视。“四·二五”大家都上北京信访办去上访的事情,她一点儿也不知道。后来,她才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而且那之后,李洪志师父写了一篇经文,就是叫大家安下心来,还要象从前那样炼功学法。所以这个事情对于她来说没有多大的冲击。天琪说:“因为我觉得就是政府误会我们了,我们去解释了一下。当初我知道朱镕基还出来接见我们学员。那我觉得大家解释清楚了,也散开了,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我就觉得挺好的。所以一直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下午三点左右,我正在家看电视,正看着电视剧,我家当时是有线电视,能收到二十七个台,突然间所有的台都换成了揭批法轮功的内容了,然后他们突然间就开始说法轮功怎么样,他就开始对我们师父进行人身攻击。听了半天,我还是没有被他们说服。我就觉得我学了法轮功,纯粹是这个理打动了我。我觉得这个道理对,而且我照着这个道理做的时候我发现我周围的一切环境,还有我的心态呀,真的是从里到外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所以我在想,是道理说服了我,我才来学的。那如果真的是你政府也好、国家也好,你要觉得这个东西不好,那你应该告诉我,从道理上它有什么不好。比如说你说《转法轮》里哪句话他说的不对,哪句话你从科学的角度上论证过他是错的,然后把整个的过程,从头到尾,真真实实的、比较有逻辑性的给我摆出来,我可能还犹豫一下。但是当时不是。当时我记得清清楚楚,他们上来就是对师父进行人身攻击,而且把一些人,不管是修炼界还是常人都会觉得他是精神病的那种状态拿出来,说这种人是炼法轮功炼的。”

天琪对中共的这种谩骂和无知大为不屑:“再有一个就是他们开始对师父人身攻击。就说师父有多少房子有多少钱。这个事情我觉得是这样的,就比如说我们两个争论,你争不过我,就是在道理上说不过我,比如说我说牛顿第三定律是正确的,你说牛顿第三定律是错误的。你在道理上说不过我,然后你突然间说,嗳,你这个人你有什么坏习惯,你很脏,你很怎么样的。我当时就觉得是这个样,他们根本上就不是从道理上阐述是怎么样的。而且反过来讲,可能从《转法轮》这本书里边,中共根本就挑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教人向善,难道这有错吗?真、善、忍不对,难道你假、恶、斗就对吗?所以我就觉得,它是找不出来了,它就开始说师父怎么怎么样。不用说那些东西是不是捕风捉影了,就单纯的道理上说不过人,就做人身攻击,这种做法我觉得就是有问题的。所以当时静下来一想,我就觉得,我不相信电视里说的。你又没有真凭实据,这些东西太容易造假了。所以当时我根本就不相信电视里说的。”

笑对人生

天琪本是个很恋家的人。刚到欧洲这个大都市,完全陌生的环境,不同的语言,对父母的思念让她有时会情绪低落。“开始的时候就是很想家,很想父母,真的是挺想回国的,随时都想回国。但是也不可能嘛,家里也不让回国,那边公安局还在找我的父母。所以知道不能回去。在这儿生活,在这儿确实遇到很多困难,语言不好啦,很多事情。但是就是因为大法这本书吧,在我特别低潮的时候能够给我鼓励,给我信心。这本书对我来说,就象荒漠甘泉一样的,每当我失意的时候,会让我变得更加坚强的就是这个法了。我出国一段时间之后,家里人都说觉得我变了,变得更加坚强、更加自信了。就是因为还在学这个法,我觉得真的就是这个法理能解开我心中的很多东西。让我不觉得委屈,以一种乐观的心态去面对一切困难、一切不平。所以总的来讲,这本书无论对个人来讲,对政府、对国家,我觉得对每个政府、每个国家都是一件好事。想象一下,如果每个人都学法轮功,每个人都变得特别的积极向上,以这种心态,做事都兢兢业业的,我想世界肯定都变化了,可能连战争都没有了。”天琪乐呵呵地非常肯定地说道。

解开人生人世无数谜的钥匙,在十多年的那个夏天她已得到,难怪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