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

一、喜得大法、坚定对大法的信念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有幸得到了一本宝书《转法轮》。得法初期,由于自己的悟性不高,很多事情还是做不好,自己又想努力做好,可是悟性上不去,总是做错事,还以为自己悟的对,所以走了许多弯路,但那近一年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是平静的。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和平上访,可是当时我却不知道那些善良的人是法轮大法弟子,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那些法轮大法弟子都站在路的两旁,没有妨碍任何人,更没有阻塞交通,交通反而更通畅。没有声音,没有口号,大家都是默默的站在那里,有的人在看书,当时我是自东向西,去阜成门方向,所以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左手是南北方向便道上的人,是通向天安门方向的;右手,也就是东西方向的便道上,也站满了人,还看到两名军官。大家都是默默的,大概司机也是好奇,所以车开的不算太快,虽然短短的几分钟,但是基本上发生的事情都看的非常清楚。

第二天,有人问我,你知道法轮功吗?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围攻”中南海了。天啊!我这才明白,我当时看到的是同修们,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在和平上访。我愤怒的对那个人说:“你胡说,我昨天下午,路过那里,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回事!”我心里很懊悔,怎么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知道,我也会站在那里的。

记不清大概过了多长时间,好象是过了七月二十日以后几天,一天下午,姐姐来了,進屋就说:你不要炼法轮功了,国家说是“违法”的!我当时又好气又好笑(实际上还是没有善心),对姐姐说:“它说不好,就不好了?它是个什么东西。我炼功,碍它什么事儿了,管不着!四月二十五日,我是亲眼看见的,不是电视上胡说八道的。那电视是为你老百姓服务的吗?它们什么时候说过真话。”姐姐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没有好好的对姐姐讲大法的美好,还不知道什么是讲真相,所以姐姐被中共欺骗,对大法有误解,直到她去世之前,才明白一点。姐姐没趣的到父母的房间去了,我坐下来打坐。

说来惭愧,当时我还一直不能双盘,只能是单盘,虽然努力的拼命的想双盘,可是也是只能坚持几秒钟,或者一分钟左右。当我象往常一样试着想双盘的时候,突然我的浑身就象泄洪的闸门一样,哗啦一下子全开了。僵硬的腿一下子就盘上了,(因为从小跳舞,所以我的腿很僵硬)就象师尊讲的法:“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了,你的功就长上来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转法轮》)我明白,因为自己当时对大法的坚定,没有私心,没有其它的想法,虽然没有机缘参加“四·二五”讲真相,但是那一刻,我的心在那里,所以那一刻,师尊看到了我的心。从那以后,我就能双盘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随着不断的学法,盘腿时间越来越长,有的时候能够达到一个多小时。得法这一年中,我还体会到过师尊给我灌顶,那一刻无比的美妙,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

一九九九年底到二零零零年底,经历了和姐姐的死别,我开始思考,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伺候姐姐近一年,直到她临终。料理完姐姐的后事,接下来,我静静的反思,这一年,我究竟做了些什么?还配不配当大法弟子?由于没有同修来往,也没有任何上网的工具,一年多我几乎什么都不知道,后来那个把大法介绍给我的同修告诉我,你要讲真相,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讲真相。

其实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就和别人讲大法的美好,讲中共诬陷大法,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那是讲真相。二零零零年初,也是因为和同事讲大法被邪党迫害的事实真相,所以被同事告密,被公司开除了。时隔一年之后,无意中才知道那个公司得到了报应,年产值几千万的公司倒闭了。听到了这个消息,我心里很难过,因为他们也是被欺骗的,是被蒙蔽的,那个告密的人最可怜,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不知道他有没有明白大法的真相。

再后来,同修又告诉我,要发正念,告诉我发正念的方法,由于没有电脑,来往又不方便,每次都是同修给我送材料,或者是我自己去取材料,直到二零零七年他帮助我买了电脑,我自己可以上网为止!

二零零五年初,《九评共产党》刚出来,同修告诉我,现在开始劝三退,了解了详情,先让他给我退了邪恶的少先队,接着是给母亲退出邪恶的共青团,又和母亲看了《九评共产党》、后来我又看了《解体党文化》,自己先弄清楚,再给父亲看。可是到父亲这里,可就麻烦了,给真相资料不看,给《九评》不看,怎么办?由于父亲是被共产邪灵迫害的,所以对共产邪灵十分恐惧。

对于父亲,因为我当时的执著心太强,情太重了,急于给父亲退出邪恶的组织,没有问的太清楚,以至于父亲害怕,以为又要搞什么运动,所以后来一直不承认入过邪党的组织,增加了给他三退的难度

姐姐去世不久,父亲的单位无理的要求工作人员,不管是在单位的、上班的,还是退休的,一律到单位写“不炼法轮功保证书”,签字,否则就停发工资和退休金。我劝父亲不要去,可是父亲不听非要去,我的心里很难过。回来后父亲就无理的对我说:“在家炼可以,对别人说不行,别人要问,就说没炼。”我告诉他这样做不是大法弟子的行为,拒绝了他,他就整天的摔摔打打。我一炼功,他就满脸的怒气,有时在我晚上炼功的时候,突然气势汹汹的站在我面前,经常吓我一跳。

但是我不理会他,依然学法炼功。他一看也没办法,只好作罢。在师尊的加持下,随着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讲真相,我利用电脑让父亲听真相,先从国外的评论开始,一点一点的,直到听大法的真相,父亲也一点一点的明白了。到现在他会主动的把我发正念的时间让出来,还不让母亲打扰我。后来还告诉我,那次去单位签字,他没有签,只是转了一圈,和同事聊了会儿,就回来了。

通过父亲的变化,我突然悟到,其实修炼没有那么难,难的是要放下人心的时候,那种割舍不掉的心,那种剜心的感觉,那才是难的。但是明白了真理的时候,也就觉的没有什么不可以放下的了。

二、讲真相也是学法、也是在法中升华

我是面对面讲真相的,我利用自己学习的金融专业方面的见解来讲真相,我也听希望之声的节目,借鉴一下,也可更好的给常人讲真相,因为现在的常人对钱和利益看的太重。利用金融讲真相,这样又迎合了他们的“胃口”,又能救度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常人受邪党的迷惑,以为经济发展的很好,所以讲的时候有些难度,越到后来,邪党再也隐瞒不住了,越来越多的实事证明邪党制造的经济假相在坑骗着众生。

后来,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血腥的事实被揭露出来,我就告诉人们中共邪党的三大产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包括犯人的器官,病人的骨髓)、骗血浆(父亲住院的时候一位河南血库的人说,血库的血百分之九十五都不合格,是废血)、贩毒,银行是怎么样坑客户的,假账是怎样蒙骗国人的。很多人都喜欢听,绝大多数的人都相信,当然也有不相信的,可是极少,也有说不管自己的事情,我就告诉他们以上的事实,告诉他们难道中共邪党这样做坏事,是把钱给老百姓吗?电视、报纸、企业哪一家是为百姓服务的,是谁在劫持着这个国家,一般的,很多人都认同。从雪灾,四川地震,所谓的奥运,到现在的毒奶粉,只要有机会,我就讲!

我虽然没有很多同修的轰轰烈烈,但是我知道师尊给我安排了我的修炼的路。我悟到,我从衣食无忧,到现在被迫害的没有工作,除了自己的心性方面的问题,还有邪恶的旧势力的干扰,师尊没有不让我工作,是我太执著于时间,认为朝九晚五就是工作,没有时间限制的,就不是工作,所以几年来我一直执著于找工作,可是怎么找也不会被录用。朋友们更是奇怪的问我为什么总是没有工作。我悟到是自己没有符合常人社会的修炼形式,走了极端,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总认为铁饭碗不能丢。放不下面子,总是有高高在上的心。更体现出对时间的执著,总是有怕心。那么既然这样,我就不去想了,一切由师尊安排,旧势力迫害我,那我反过来就利用它。不是有弟子被抓,理直气壮的到看守所、警察局去讲真相吗!?那我就利用空余的时间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相。但是我不会承认这种安排,因为那不是师尊的安排,我要出去,邪恶的旧势力做什么都不算数,只有师尊说了算。当然,在常人中修炼是非常难的,干扰非常的大。我现在才悟到。

刚开始修炼,并没有觉的修炼有多难,现在明白是显示心、嫉妒心,傲气十足,总之是一切不好的执著心,现在才体会到有多可怕,有的时候也影响到讲真相。虽然我给人端庄、稳重、可信的感觉,但总是给对方压力感,虽然通过聊天,改变了对方的感觉,但是总觉的不够善,不够慈悲!前几天遇到一个受邪党毒害很深的人,对他讲真相,对方不但不听,还动手动脚,活象一个地痞流氓,心里顿生反感,那种不屑一顾,看不起对方的心又出来了,既然产生了厌恶感,自然也就做不到慈悲了。有了私心,自然就不会为对方着想,没有了慈悲心,对方自然不会受感动,更不要说听真相了。虽然发了正念,可是对方还是不听,一举一动,就象中共在“法拉盛”雇用的那群流氓,越看越象,越看越厌恶,努力的想师尊的话,可是这个时候,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往时的能言善辩,也荡然无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差点哭出来。只有一个想法,他太可怜了,不听算了,以后会后悔的,会是我姐姐的下场。那个时候全然没有了善念,心里后悔,平时学法太少了!那一刻把自己的责任推给了大法,推给了其他同修,认为他不听,是没有缘份,也许会有别人给他讲。抱着一颗侥幸的、不负责任的心,如果大法弟子人人都是我这个想法,大家推来推去的指望别人,会有多少众生失去机缘啊。

自从同修给我买了电脑之后,刚开始还不错,知道学法炼功,可是随着时间长了,常人的心出来了,以前非常注重自己的容貌,后来我的牙被一个不负责任的医生给毁了,其实是自己在那一关中没有认识到。我的门牙有个芝麻粒大小的洞,认为吃饭不方便,总是塞牙,陪母亲看牙的时候,顺便补上了。可是第二天起床,牙就碎了,心里明白是医生为了多赚钱做了手脚,可是自己心里还是不悟,又去补,结果,医生趁势把牙锯了,还狠敲了我的钱。从那以后,接二连三的牙齿错位,脸变形,不能吃饭,不能咬合,恶心,呕吐,全来了。知道自己没有做好,可是后悔莫及,自己有色心没去,那一刻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还能怪谁呢。上天的梯子越来越窄,每一步走不稳,都会掉下来。

慢慢的,我开始注意别人的牙齿,后来又喜欢上一个韩国的演员,那个演员牙齿没有整形之前,非常的漂亮,可是牙齿整形之后,没有了原来的美貌和英俊!我好象找到了同命相连的之音,每次打开电脑就收集他以前的像片,看以前他拍的影片,整晚的不睡觉,身体也出现了不好的状况,有一次,下体竟然血流不止的达一个半月。我的身体是师尊清理干净的,给我用来修炼的,怎么能这样随意的毁坏呢。虽然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到在这个社会的大染缸里,不被干扰,才说明自己修的扎实,可是因为自己有这种执著心,所以才表现出来了,才被魔利用了,后悔莫及,白白的浪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打起精神,哪里摔倒哪里爬起来!现在明白了,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不是自己的,是属于众生的。

要写的还有许多许多,但是用人的语言,写不清楚,要做好师尊给予弟子的三件事,才能跟师尊回家。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