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慈悲心去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这几年风风雨雨的修炼当中,有法理升华后的喜悦,有过心性关的坚忍。在修炼路上也摔过跟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到了今天。下面我把这几年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向师尊和同修们做一汇报。

一、在曝光自己所受到的迫害中修去人心

在师父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后,我认识到应该把自己几年来受到的迫害曝光,揭露邪恶,讲清真相。

当这个想法产生后,我遇到了各种思想业力的干扰,生出各种怕心:怕曝光后会激怒恶人,怕引起恶人的报复。我想,我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做,宇宙中所有正神和师父的法身都会保护我,我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只要我心态摆正,旧势力都不敢迫害。

我不断的排除干扰,逐渐的我的心坚定下来,就把自己几年来受到的迫害详细的写了出来,投到明慧网上,并附上了很多讲真相的电话。当时邪恶对我的主意识干扰很大,我发正念都不清醒,但正念很强,感觉是师父在加持。

我的曝光材料做成了真相在当地散发,在我的单位和恶人单位附近也发了很多,对邪恶的人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因当时我的心态比较正,没有怕心,恶人没有找我的任何麻烦。但从其他同事及熟人的反映上,我感觉效果不是很理想。我知道,周围出现的一切事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向内找,我发现在发放曝光材料的过程中,我产生了欢喜心和争斗心,还有想让别人都认可我,理解我,同情我,而来谴责恶人的心,正是这些人心才招来了很多人的不理解,甚至窃窃私语。认识到了,我下决心修去它们。

二、在揭露当地邪恶的过程中修去人心

在当地协调人的帮助下,我有幸参与了揭露当地邪恶的项目。在我们第一次揭露恶人恶行时,同修们没抱什么观念,结果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很快就被无条件释放了。可是当以后再有同修被绑架后,我们又大量的曝光邪恶。但这时我和一些同修生出了欢喜心、争斗心、求结果的心,还掺杂着共产邪灵的东西——搞的轰轰烈烈,想震慑恶人,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有的被迫害的同修就没被营救出来,当然也有营救出来的。

虽然恶人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慑,他们不敢再轻易的迫害大法弟子了。即使在周围各县迫害都很严重的情况下,我们县的环境也是很宽松的。但是,由于被迫害的同修没有被营救出来,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和一部份大法弟子对曝光邪恶的事情就产生了抵触情绪。认为同修被迫害后,先不要急着曝光,可以先去当面讲,讲不通再曝。而我则认为曝光邪恶和当面讲应同时進行,只要掌握了情况就立即曝光,只有这样才能制止邪恶的迫害。同修们为了曝光和不曝光的问题進行了几次切磋。结果不但没解决问题,矛盾越来越大。再切磋时,干脆人家不来了,造成了整体的不协调,影响了救度众生和营救同修,也给了邪恶可钻的空子。

同修们说我“恶”,也给我提出是“基点”和“心态”的问题。我也努力的向内找,努力的去掉怕心、争斗、怨恨、以及证实自我的心。由于有怕心,我把邪恶的迫害看的重,把曝光邪恶看的重,曝光的基点站在了震慑、争斗和求结果上,而不是完全站在救度众生上,这才是我和同修们在曝光邪恶的问题上发生矛盾的根本原因。

原因找到了,那么怎样才能去掉怕心呢?我问我自己:我到底在怕什么呢?

我经过了多次迫害,都是由于能够放下生死之念,在师尊的呵护下,闯出魔窟。自己也觉的对人世间的事情我不再执著和留恋什么。必要时,我可以用生命护法。但面对邪恶的迫害,我怎么就没有强大的正念就不允许邪恶动我半根毫毛呢?在落笔写这篇体会之前,我的思维突然清晰了,我怕的是面对矛盾和冲突。警察几次去绑架我,我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成功走脱;就是在邪恶的派出所和洗脑班时,也是在师尊的保护下出现病态而被送回家。

想想几年来的过关时都是在依赖师父和大法的保护,而没有堂堂正正的依靠自己的正念去直面邪恶、去解体邪恶。所以当突然间面对警察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想走脱或者想让身体出现病态摆脱魔难。这种想法如果在前几年还行。但现在,我是即将圆满的大法弟子啊,是神在人中,我的身体中有无数的原子弹、中子弹,只要是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愿望,怎么做都行,而且还有师父法身看护,我无所不能啊!在这轰轰烈烈的宇宙正法即将结束的瞬间,我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念十足,大显神迹,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是我有能力做、也应该做的呀!怎么还能用这种人的办法摆脱魔难呢?这不是对我自己的侮辱吗?不是在给师父丢脸吗?神会这样吗?认识到了去掉它,这本身就是升华的机会。

在和同修们发生的矛盾中,我也多是采用逃避的办法,不愿去面对。即使是同修冤枉了自己,也不去解释,而是无声的忍受。当然这不是从法中修出来的“心不动”,而是怕解释时会把握不好自己,出现争斗心,也会给自己招致更多的指责和议论,于是就只是向内找、修自己。当然,向内找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我没有利用好这一个个矛盾,修去这颗怕被别人指责、议论、怕担责任的人心,机会一次次的失去。但由于我的执著没有修去,同样的矛盾又一次次的重来,我感激师父的慈悲安排,使我终于认识到了这个怕心的根源――逃避。

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讲:“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读着师父的法,我感觉另外空间由于长期存在的怕心和逃避而形成的物质在迅速解体,我浑身轻松。我知道了以后该怎样来面对矛盾:首先在向内找、修自己的前提下,抱着平和的心态去找对方交流,不抱任何观念,只怀着为了同修好的一颗善心指出同修存在的问题,不再怕同修不接受,也不再想自己会不会受伤害。

写到这,我感觉困扰我多年的怕心荡然无存,矛盾也烟消云散了。我以后会用更慈悲的心态更好的做好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工作,就象一个同修讲的:真正象一个神一样,用照妖镜照出恶人的恶行,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丑陋、邪恶和愚昧,明白自己所处的危险境地,让他们真正感受到佛法的慈悲离他们很近、很近,促使他们停止迫害,理智的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用我们在法中修出的大慈悲心去更多更好的救度众生吧。

由于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