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老年同修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九九年四月一日我抱着治病的心走入大法。当我走進炼功点、听到炼功音乐,不知为什么,情不自禁的流泪。那时我身体特别不好,有多种病:心脏病、风湿病、白血球低、血小板少、半个身子麻木等等,大夫说这是脑血栓前兆。因体弱多病,弱不禁风,也就什么活也干不了。可是学法也就十几天的功夫,满身的病神奇般的全都好了,真正的感受到无病一身轻。这就是我寻找多年的好功法呀!五月,老伴看我炼功这么多病这么快好了,他也学法炼功了。

可是好景不长,三个月后恶党对法轮功的打压就开始了,我们感觉真象天塌了下来。我被找到村委会,由于学法时间太短,法理认识不清,看别人写了保证书,自己也写了。过后觉的不对,心里空荡荡的,象丢了魂似的,我和老伴又开始在家里偷偷的学法炼功。

就在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铺天盖地时,九月份小儿子和媳妇却走進了大法。他俩的病也很快全好了。

保护同修

紧接着对我们的考验也就来了。二零零零年春,一位在当地负责传递大法资料的同修,把一个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同修送到了我们家里,让我们保护她。我们全家商量后,把她留了下来。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是一个被邪党追捕的人,我们也才知道我们肩上的担子和责任是多么重大。我们悟到,这是师尊对我们的信任,我们更加万分小心的保护她。我们把她看作我们的亲人。在慈悲的师父的呵护下,她一直平安呆在我们家里。师父说:“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这个同修基本上没有离开过我家,我们在衣食和穿戴上,从多方面照顾她,对她的到来我们全家人没感到有什么压力,只觉的有一种责任感和荣誉感。后来她就成了我们当地的一个总的协调人。

二零零零年秋,另一个无家可归的同修也来到了我们家,我们也收留了她。她父亲也是同修,被邪党抓進了洗脑班迫害的神志不清了,竟将自己的老伴送進了洗脑班,之后又要把她也送進去。于是她从家里逃了出来。在我家这段时间,她每天加紧学法炼功,表现的真是挺好。过了些日子,她父亲明白过来了,她就回家了,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全家的心性提高的很快,每天在一起学法、炼功,一面做着生意,一面做着证实大法的工作,往大道边的电线杆上和大树上贴粘贴、散发小册子等,救度众生。

二零零一年,我们在镇里买了房子,搬了家。我们想这也是师父的安排。房子宽敞明亮,院套又大,我们的生意做的也挺好。这时,资料点的同修把做出来的半成品经常送到我们家由我们再加工。我们制作好的材料再送出去。因为我们自己有车,行动方便。只要有师父的新经文、有资料,我们便一刻不停的送到同修的手中。当时我是这一地区的协调人。我们家中每一个成员都知道,大法才是我们真正的家,所以,大法弟子都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四口人真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大法中。只要大法需要我们,我们就挺身而出。当然,一切全靠师父的慈悲呵护,如果没有师父,哪有今天回归路上的我们啊!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一个从外地劳教所中闯出来的同修来到了我们家中。他来时手上受伤,流了很多血。原来他从劳教所往外闯时,想从墙上跳出去,可是墙上插了很多玻璃碎片,他的手按到了玻璃碎片上,被扎破了。他一看这墙不能跳,就堂堂正正的从正门闯出来了。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们帮他处理了伤口,把他保护起来了。这个同修的伤好后,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这年的五月份,我们又收留了一位被丈夫打出来的同修。这位同修的丈夫对她修炼真、善、忍不理解,多次毒打她并把她告到了派出所。这时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在到处追拿她。无家可归的她夜晚在大街上走来走去,被我们的协调人碰上了,便送到了我家。这个同修被她的丈夫打的遍体鳞伤,腿上、身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可她到我们家后每天都坚持打坐学法,从不松懈。

这些同修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以及他们的坚强毅力激励了我们。

也是在这一年的一天夜里,资料点的同修打来了电话,让我们速去。接到电话我们当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们全家人立即做了分工,我们老俩口带着儿子,由儿子开车去资料点,儿媳妇在家发正念。当时我们真的放下了生死,快速的将机器、原料和人,安全、顺利的转移出来。我们知道这是大法的需要,也是对我们的考验,师父说:“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精進要旨二》〈位置〉)。我们在车里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帮助,一面在心里念着师父的《洪吟》〈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这次也是在师父的安排下,顺利完成我们该做的。这也是我们应该做好的。过程中,我们感觉到这真是一场正邪大战哪!

师父的法,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我们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一些事。

坚持证实大法

我们全家人经常开着车子到边远的山村散发小册子、光盘,挂条幅。

零五年的春节前几天。我们把周边的几条公路的两边树上都挂上了条幅,长达几十里路。这些大条幅被风吹动着,飘来飘去的真是一条亮丽的风景线。过了年我们去看,有的还依然挂着。

有一次在夜间,我们外出挂条幅,要把一条十米长的大横幅挂在高架桥上,另一些挂在公路两边的大树上。在往立交桥的护栏上挂的时候,我们边挂边发着正念,因为这里是个车水马龙,人川流不息的地方。我们请师尊加持我们,不让任何人看见我们,让车和人停止来往。真是神奇,直到我们挂好之后离开,才有车和行人过来。

还有一、二次到学校去挂横幅。我让儿子把车开近一点,用车挡一下路灯的光,刚说完,所有的路灯突然都灭了,我们挂完离去的时候,路灯又亮了起来。

在这个镇里,凡是比较中心和比较繁华的地方我们都去挂过横幅或条幅,这真的起到了很大的震慑邪恶的作用。我老伴挂条幅的功夫实在很厉害,无论多么难挂的地方他都能挂上。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在反迫害中归正自己

现在仔细回忆,当时大法的工作确实做了不少,但是学法少,在心性的提高方面相对差些,所以出现不能真正的站在法上认识法,出了人心也不知去,遇事不能向内找,最严重的是干事心、显示心,不注意安全等。法理不太清晰,救度众生就不太纯净了。对当时邪恶的跟踪还认为他们什么也不是,动不了我们。

可是后来发现跟踪的人、车越来越多,这时怕心出来了,正念也没有了,而变成常人的一时之勇了。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全家人走了流离失所这条路。当时很难,在夜间从家里出来,只是简单的收拾点行李、用品,到了这个人地两生的地方。每当日落,五个月大的孩子就哭,孩子想家吧,儿子俩口子看见孩子哭,他们也哭了。但是我们没有灰心,从困境和迷惘中走了出来,大法已在我们的心中扎了根,并且是根深蒂固了,什么力量也动摇不了我们。

有一次和在政府机构当公务员的大儿子见面,他哭着说:“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你将来连累我怎么办?”我出走之后,他家的所有手机和座机都被邪党二十四小时监控。儿子又哭着说:“儿是娘的心头肉,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呀。”听了这句话,我受不了了,流下泪水,并让儿子赶快离开我们。从此以后,大儿子再也不见我们了。大儿媳妇更甚,不但不见我们,见了面还赶我们走,再也不认我们。因为由于我们的修炼,她受到恶党党内处分,降了一级工资。孙女也有两年没见着面了。前一段时间听说,媳妇要和儿子离婚。由于受邪党的蒙蔽,亲属远离了我们。家里的东西也丢了许多。姐姐还骂我是“败家子”,说那么大的一片家业都没有了。可我和老伴都理解这一切都是身外之物,是我们的不丢,在利益上我们都看的很淡。师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转法轮》)

在这个过程当中,虽然我们身在异地他乡,我们没有放弃大法,加紧学法。师父说:“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家乡的同修也在帮助我们向内找,找不足。我和老伴互相鼓励着,我们每天坚持学法、背法。尤其是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我每天都要背好几遍。是师父的法伴随着我们度过了最艰辛、难忘的日日夜夜,是师父的法使我们从巨难中走了出来,并且使我们懂得了师父所说的:“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真正修炼的目地是修那颗心。”(《转法轮》)“向内找”是法宝,跌倒了爬起来,跟着师父走,永不回头。

大法的威严与神奇

有这么几件事,真的是大法在显神通,并且有大法威严的一面。

二零零五年,在我们当地一个卖苹果的乡村妇女,她因腰椎盘突出症,到处求医,花了许多钱,可是干治治不好,最严重的时候,躺在炕上,大小便不能自理,已经好几年不能做生意了。在去外地求医的路上,她碰到我,她问我,你儿子的病怎么好的?我告诉她是学大法学的。我和她讲,你只要在心里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念的时候不要抱着治病的心,就知道大法好才喊的,她当时就说:“我马上念。”

事隔五六天,她到集市上去找我,见着我她就哭了,说大法太神了,她的腰全好了,并且她对生活已经充满了希望,不再象过去总想死了。她说她在念大法好的过程中,顺着腰和心脏部位往外排热气。以后她逢人就讲大法好,大法让她好了她的病。之后她又能在集市卖苹果了。

二零零五年,一个酒厂的老板,只有二十七岁,可是也得了腰椎盘突出,什么活也干不了。我碰见他,并告诉他在心里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照着做了,他的腰全好了。过了半个月我再见他时,他的体重比原来足重了有二十斤。他更是逢人就讲大法好,大法神奇!象这样的事还有,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大法是超常的。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邪恶警察要抓我们全家,当天晚上我们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我们走的急,儿子开车出城到了一个高架桥上就不知怎么走了。这时从我们车后开过来一辆电动三轮车,我儿子向他问路,他说:“你们就跟我走。”把我们送上路之后,他说:“你们走吧,我还有事情。” 说完当我们再回头时,他已没有了踪影。我们全家人都落了泪水。师父的大恩何时能报!

大法是圆容的

在邪党的邪恶迫害下,大儿子怕心太重始终不愿意我们联络。但是我们修炼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是其它空间的邪恶因素和其它空间的生命在操控着他。当地家乡的同修和我商量、切磋,最后家乡的同修决定集体发正念,清除其它空间的邪恶因素对他控制,让他一定站到大法这一边来的。

这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小儿子和媳妇回了老家。媳妇不修炼了,小儿子不经常看书学法了。但是他们心里还有法,只是怕心太重,我相信将来还会回到法中。大法是圆容的。

由于师父的呵护,我和老伴放下了许多人心,尤其是放下了怕心,当地同修也帮着发正念,老伴和我直接到单位去要工资。结果给他补了二年半的工资共四万多元,每月还领到退休金工资二千多元。我们用这钱给小儿子买了房子,小儿子搬進了新居。慢慢的亲属之间的关系都转变过来了,也都做了三退。我们损失的,师父又都给了我们。

另外我的亲属在我们遭到邪恶迫害的过程中,虽说是常人,可是他们坚定的站在大法的一边,在保护着大法,他们得到了福报:

我侄子在我们出走之前,他通过公安局的亲属了解到公安局要抓我们的消息,使我们能及时躲避,积了大德。我们家的那么大的一片房产,都落到了他手里,当时他只花了六万五千元就买到了。当时,我们那片房产值十五万也不止。现在要搬迁了,可以拿到三十万。我们在出走当中,他也经常去我家照看,尽管离的很远,但是他都尽力在做。我侄子全家感谢大法,总念大法好。

我侄女被公安局找去三次,逼问她我们的去处,她坚决不配合,并帮助我们处理了一些家中的东西。她也得了福报,一个加油站的老板把一所顶帐顶来的楼房低价处理给了她。常人保护大法弟子,支持大法得了福报,这是大法的威严与慈悲。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使我欣慰的是每当关键困苦的时候,作为同修的老伴都坚定的和我站在大法的这一边,他鼓励我,帮助我,使我坚定正念,信师信法。

回顾这十年所走过的路程,都是因为有师父慈悲呵护才使我们坚定的走了过来,弟子不知如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们想,只有彻底的修好自己,修去名、利、情,同化真、善、忍,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不负师尊的苦度,才是对师父的最好报答。

要写的东西还有很多。这里写出的只是修炼中的点滴。

再次感谢师父,合十。

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