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劳教所殴打、奴役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一、逼迫写“五书”,

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就被逼迫写“五书”,如果不写,就打骂交加,另外还坐板。从凌晨四点坐到半夜十二点,整整坐二十个小时。这期间如果动一动或闭眼被包夹看到,不管头部和身上任意被两个包夹拳打脚踢。而且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不给菜汤和粥,根本就吃不饱。所以时间长了谁也承受不了,只得被迫写五书。

二、连续关押迫害

在车间干活或在宿舍时都不准互相说话,发现谁说话就被打骂。有时管教们还翻行李搜身等,就连电话本都给没收,大法弟子到解教时,被逼写“保证书”,否则就要加期。

也有的把人放了,但不让直接回家,而是给当地“610”打电话,由“610”来车把人接走,送到当地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不让家人见面,等到半个月以后,又重新送回劳教所,一年半或两年不等。在九台劳教所,有一个姓孙的大法弟子和一个叫王庆富的,他们就是这样连续进来两次。

这是我亲眼目睹的,这样的事太多了。如严管队有个叫李文军的大法弟子,已经被连续灌食八个月了,上下楼宁可用人背着,都不放他回家。

还有一个叫沈为良的大法弟子,被一个普教张雷给打成精神病了,那也不肯放他回家。

还有一个叫李军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了一年。他的妻子双目失明,也不放过她,把她送进看守所呆了半年。

管教对外面说文明管理,其实都是假的,他们特意安排让这些普教头头迫害大法弟子。九台劳教所所长石强,严管大队李××、李云波他们分别指使霍雷、黄国军、孙树有、姜超、杨玉龙、张雷、何亮等普教头头,他们都是因为偷盗、抢劫、诈骗等被抓进来的。恶警却操控这些坏人来迫害大法弟子。在他们谈话中都说回去以后,还要重操旧业,而且还要扩大队伍。可见中国大陆的劳教所是一个千真万确的教唆犯罪的场所。

三、殴打大法弟子

有一次在车间奴役劳动时,普教黄国军平白无故地就将大法弟子张国胜拳打脚踢了一顿,当时人事不省。后来上级知道了却置之不理,反而体罚张国胜坐板。张国胜绝食抗议,反而又被黄国军这个根本没有一点医学常识的犯人灌食,用管子从鼻子往里插,插的鲜血直流。

这种草菅人命的现象在这里时有发生,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这里每个刑事犯都被管教指使看管和打骂大法弟子,管教们说过:“我们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心人,都慈眉善目的,说话都很文明。但我们为了吃这碗饭,所以得听胡××的”。

四、超长时间奴役劳动。

每天早上五点二十分起床,打扫卫生洗漱。五点四十分到车间奴役劳动一直到晚上七点四分,连续十四小时不休息。包括一天吃三顿饭吃一顿仅用五、六分钟,不等吃饱就得到外面站队,回车间奴役劳动。尤其年岁大的,行动慢,牙口不好根本就吃不饱。

在车间奴役劳动大多数是包工,都按着最快的手把定标准,如完不成任务轻者挨骂重者挨打,或者晚上坐板。

这些活都是管教们在外面揽的,犯人们多干他们就多挣钱,少干他们就少挣钱。所以管教为了多挣黑心钱对人们就这么邪恶这么狠劳动时间这么长。根本就不管人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