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监禁,留学生呼吁营救被劫持的母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今天,我的父母又都被禁锢到了监狱,又在承受着迫害。这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最害怕看见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我母亲绝食出狱后我下定决心要出国的原因……我家住农村,并不富裕,不是那种有能力让孩子出国留学的家庭。但是看看现实,对于我来说似乎只有这一条路能够有希望让父母远离迫害,让我不用再去体会那种眼看父母受苦却无法拯救的无力感。所以我硬是凭着一次机会来到了国外,费用虽然紧张,但我看到了希望。没想到,我刚到国外4个月,母亲再一次被抓进了看守所……

从初中到大学毕业,从99年到09年,我想说,我的父母,还有无数象他们一样的法轮功修炼者,用十年的苦难证实了一个真理——善良是永远摧不垮的。他们因为善良和信仰而承受磨难,最终解救他们的也必然是善良和信仰,就如同埋葬邪恶的必将是邪恶自身。

前几天我得到家里的消息,我母亲,张桂兰,在2009年3月14号那天再次被非法抓进了看守所。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被抓了。我父亲陈百合现还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监狱,之前我父亲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已将满三年了,现在家里只剩我妹妹孤身一人。我还有一个已经86岁的姥姥,这件事还没敢告诉她,怕她承受不住打击。而我远在国外,心急如焚。

我想借助这篇文章呼吁所有善良正义的人士能够帮助营救我的母亲,同时我也想借此介绍一下我家的情况: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家住河北省迁西县,今年25岁。我们一家四口,父亲陈百合、母亲张桂兰、妹妹陈晴和我。我的父母都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我母亲是最先走入法轮功的,那已经是十几年前了。这之前我母亲一直体弱多病,肩周炎,低血压,一年四季感冒不断……最主要的是她那时工作的事情非常不如意,一次次的努力换来一次次的失败,对她的打击非常的大,由此也心理上一直有着很大的阴影,平时做事情一直是提不起精神来,常常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大发脾气……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当我母亲得遇《转法轮》之后,就仿佛一下子寻求到了解脱,一下子找到了所有不如意的根源,从而形成了对法轮功坚定的信仰。也是自那以后,不是奇迹的奇迹在我母亲身上发生了,可能每一个法轮功的修炼者都曾有过切身的感受,所以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那些巨大变化我就不再细述了。那时的我,虽然还小,却也知道妈妈变耐心了,脾气变好了,不再每天愁眉苦脸的说这疼那疼了,不再三天两头和我爸爸吵架了,家里渐渐变得温馨和睦了,所以我那时是高兴的。

如果没有那个举世震惊的99年7.20,幸福的生活可能就会这样一直在我家继续…我常想,如果那一天没有到来,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为什么它偏偏就来了。那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播音员宣读了那条所谓的取缔通知后,屋里一下变的鸦雀无声了……真的吗?怎么回事?为什么?母亲有些不知所措。是啊,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也许只有饱受文革之苦的父亲能辨明白这中间的滋味。随后,母亲眼里渐渐流出了泪水,但不再惊慌了——她已经打定主意了…我那时虽然也听明白了,如果我妈妈再继续练下去,就变成了社会的敌人,但我从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危险也还没到来,所以第二天照例该干嘛去干嘛了,甚至都没再注意一下我母亲的神态。

随后就是象洪水一样的灾难,甚至都不曾给人思考一下的时间。七年间我母亲三次入狱,最长的一次在里边呆了一年半多,被强制进过洗脑班,挨过打,受过刑,逼过供,骗过供,被勒索,被抄家,被恐吓……

我母亲上次被放出来是在我大二的时候,说被放出来不太确切,应该是被抬出来。那次我父亲和我母亲是一起被抓进去的,我叔叔通知我的时候我正在学校上课,我被告知这次事情很严重,我爸妈可能都要被判4、5年,让我赶紧回去劝劝他们承认做好人的“错误”,哪怕是以被学校开除和断绝关系相要挟,也要让他们回心转意。

我只感觉天又一次塌下来了,一次比一次塌的厉害。我下午收拾收拾包第二天就赶回家了。我到看守所之后先看到的我父亲,我父亲没什么文化,说话很直,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你怎么回来了?”我看见我爸,一想到他要在这呆好几年,一下子就忍不住哭了。我说“学校不让我上了。”我爸说:“不让上就不上吧,怎么都能活。”我哭着对他说:“爸,您什么都别想,别想谁有理,就想想我、小妹我们俩,你们都在里边我们怎么办啊,我什么都不想要,就想要咱们一起好好过日子,求求你出来和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我爸说:“谁不想好好过日子,我不想好好过日子吗?从前在家的时候我们没好好过日子吗?是他们不让咱们好好过日子。”

我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以前我好象从没仔细想过,即使想过到关键时刻也一下就放弃了,因为那些人太强大。但当我爸把这些话当着我,当着这些警察,当着这些亲戚的面说出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对的就是对的,什么时候也改变不了。

我爸接着对我说:“你别哭了,象个什么,是我儿子就别哭了,我九岁你奶就死了,之后文化大革命,你爷爷挨批斗,我从课堂上被拉回来不允许我再上课了,看你爷爷被游街,自己到处受气,我还不是活到现在?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那时候就相信总会有个头。你再哭就回去。”

我一下就不哭了。虽然我还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对我父亲说:“爸,没事,刚才我就是忍不住,明天我就回去上课,你放心吧,我这么大了,啥事都会做了,不用担心,我和小妹两个肯定没有问题……”之后见了我母亲,我对她说一定要保重身体,肯定会过去的,不用担心我和小妹。我母亲对我说:“放心吧你们,最多一个月,我肯定回去。”

不多不少一个月,我母亲回来了,她在里边绝食了9天,回来了,只剩下一口气。但凭着强大的精神力量,没几天就康健如初了。

我父亲却被非法判了4年刑,现今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监狱。这也是我父亲的第三次入狱,他第一次入狱的时候甚至还不是一个法轮功学员。那时只因为他坚信我妈是对的,就可以对警察的恐吓和社会的压力视而不见,在一次见面的时候因给我妈递法轮大法新经文被发现而被抓的。

对于我父亲,我有太多的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他所做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普通。但只有今天,只有我身处在安全环境的今天,当我回首去想最黑暗的那段时期,才感觉到他为这个家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平凡。他曾既充当父亲又充当母亲,担负起家里的一切事情,让一切井井有条;他没权也没势,却从未向强权和威胁低头;他自己身处险境,却曾令我们兄妹俩相信待在他身边是安全的,即使是最黑暗恐怖的时期,也让我们觉得家是温暖的,让我们觉得只要回到家就没事了;他曾四处奔走,动用自己有能力触及的一切社会资源,积极营救我的母亲;他也曾努力去抓住每一次机会去探望我身陷牢狱的母亲,并用他那不多的词汇把安全感一同带到那里,让我母亲感觉到亲人和家庭并未离她远去,感觉到身边并非尽是黑暗;他更曾象亲生儿子一样,耐心照顾80多岁的岳母,就象她女儿没有离开身边一样……如果让我选择一个做人的榜样的话,我愿意选择我的父亲。他做到了,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父亲,在那种情况下所能做的一切。

在我大学的一次放假回家后,他平静地告诉我:“我也开始修炼了……”

今天,我的父母又都被禁锢到了监狱,又在承受着迫害。这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最害怕看见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我母亲绝食出狱后我下定决心要出国的原因,我希望有一天我的父母也能够享受自由的信仰,能够象大多数人那样能够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

在此,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家属,呼吁所有善良正义的人士共同帮助营救我的母亲,让我们一家人得以早日团聚。我同时也呼吁全球所有的人们,能够勇敢地站出来,辨明正义与邪恶,共同帮助所有那些因为坚信善良而正在承受迫害的人,这不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并且我想说,让善良的人承受迫害,允许邪恶大行其道,是全人类共同的耻辱。遍观古今,邪恶从来就没有战胜过正义,以前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无论道路怎样曲折,正义最后总是能够得以伸张。因为,我相信,人性本善,世界本善!

现附相关电话如下

电话区号:0315 邮编:064300
迁西县政法委书记 白兴源 13582843688 5612537办 5613336宅
迁西县政法委副书记 高建香 13832982718 5612417办 5689585宅
610主任
高增才 防范办主任 5612080(办) 5627332(宅) 13933410163
芮红雨 科员 办电: 5610805 5620125宅 13832562632 5610805办
国保大队队长 刘进颖 国保大队长 5086738 5619005 13832988311
赵国琪 5661240  13832984779
副大队长 王印广 13832988350
徐志刚 13832988349  5669029
刘红梅 科员 5689801 13832987095
王伟 科员 5689895 5086738
汪娟 5620219  508982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