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华人记者会 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在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举办了“停止迫害,还我亲人”记者会。四位居住在日本的华人亲自举证了他们在中国大陆的亲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到中共残酷的迫害,引起各界关注。

其中一位留学生张延辉,曝光了一个警察亲口承认参与将其哥哥张延超活体器官摘取的过程,令与会人士震惊。他们表示希望通过媒体的传播让更多人了解迫害还在中国发生着,呼吁日本政府及国际社会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制止迫害,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器官被摘取

在日留学生张延辉的哥哥张延超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因被中共公安酷刑迫害致死。后有警察透露,三十一岁正值壮年的张延超的内脏器官,还有皮肤、眼球被强行摘取。

据张延辉多方查询了解到哥哥被迫害的经过: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张延超被哈尔滨五常红旗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暴打之后押往五常市监狱。四天后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七处。四月二十七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设有四十多种刑具的刑房里,张延超被残酷折磨致死。五常市六一零的付秀春曾向人透露:张延超在哈尔滨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打死了。

张延辉介绍说,家属接到消息是在二十七日晚,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要家人立即前去认尸火化,说哥哥是绝食而死。但惨不忍睹的尸体却是一只眼睛没了,牙齿残缺不全,下巴被打碎,一条腿已断,从下颌开始一条长长的刀口直到下体,刀口用麻袋绳缝着,胸腔坍塌。张延辉悲痛地表示,后来有警察透露,哥哥在被打至奄奄一息时,遭到活体摘取器官。

张延辉说,在大陆摘取器官不是近年才有,小时候就听说邻居被抓后,被摘取器官。

清华大学讲师仍被关押

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关押三年半的原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师虞佳,在会上讲述了同样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弟弟虞超,就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在街上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九年。

目前虞超被非法关押于天津市茶淀前进监狱九监区。他被警察毒打,虞超绝食绝水抵制逼供、洗脑、毒打,警察把他的身体呈大字形长时间固定在木板上,羞辱、酷刑,惨无人道。他一直被捆着,近五个月的残酷摧残,使他的肌肉开始萎缩。他们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抓捕时,才一岁多的儿子就失去了父母,依靠年近七十岁的外祖父母照顾。由于长年处于惊吓之中,老人和孩子已经精疲力竭。

虞佳说,“希望国际社会帮助我营救弟弟虞超,他没有做错什么。让他的家庭恢复正常。”

前日本留学生被中共非法判刑逾十一年

日籍华人博林的全家六人修炼法轮功,都遭到中共不同程度的迫害。六十七岁的母亲战清敏遭到六次非法逮捕拘留,嫂子、姐姐、三弟、四弟被拘留和勒索钱财,而唯有他居住在日本而得以幸免。

朴实敦厚的博林说,曾经在日本留学的四弟解运欢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从二零零一年到现在,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本来就瘦小的他更加瘦弱,据家里人讲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

博林说: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在中国象我弟弟这样被非法判重刑、遭受牢狱折磨的年轻人有成千上万,象我们家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的家庭何止万千。我们家的经历只是法轮功遭迫害中冰山的一角。已经核实的三千余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而这对于法轮功学员种种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归根到底是因为中共的邪恶本性。

大学副教授被长年关押精神病院

日籍华人吴丽丽的姐姐吴晓华是原安徽省合肥市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今年五十三岁,曾患有严重糖尿病,经修炼后身体恢复健康。但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开始,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她不断遭到当局非法抓捕、残酷折磨。二零零一年十月亚太经济合作峰会在上海召开期间,吴晓华突然遭到抓捕,秘密送往劳教,期间遭到各种酷刑折磨,包括被捡来用过的满是血迹的卫生巾堵嘴。她抗议无辜被抓,绝食绝水近十天后被送往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在医院同样遭到非人对待,包括被脱光衣服,做电针、打电麻、浑身通电、被强迫灌破坏神经系统的药和打针。另外还有报告显示,她曾被锁在一个满是蚊子的大澡堂内一夜,并被强迫在长了很多蜘蛛网的猪圈里大小便。

吴晓华被非法劳教近两年期间,绝食抗议,被残酷灌食,生生撬掉四颗牙。长期非人的迫害使她头发几乎全白,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夜,她再次被关押进合肥市第二看守所,一进去就被钉大板九天。

吴丽丽悲痛的表示,现在,姐姐被非法关在合肥市精神病院已经一年多了,期间遭受凌辱,强行灌精神药物。她呼吁国际社会及日本政府发出正义之声,制止迫害、伸出救援之手,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她说,日本华人的亲属在中国大陆遭到迫害的远不止上述四位,据统计,居住在日本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四十七位曾有被非法关押在中国大陆监狱的经历,遭受过不同程度的迫害。海外法轮功学员将会持续不断地举办各种活动,向日本各界揭露中共的暴行,竭尽一切力量营救所有被迫害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