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营救同修所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得知同修甲仍然被强制关押在洗脑班,时间已长达两年。故特此提笔,写出两年前初闻同修甲被非法关押时,自己发正念所见。由于层次所限,所见仅仅只是让自己能见的情况,不一定正确。所以,请同修们以法为师,正念对待。

我与同修甲素未谋面,从不相识。同修甲被非法抓捕关押后,大家一合计,决定发正念营救。于是盘好双腿,双手结印,做好准备,很快就進入平常炼功时的状态,内心清明,杂念顿消,正念直指向同修甲被关押的地方。

由于心境空明,很快看到了某层空间此事此时的展现景象。那是一个黑色的城堡,为大量邪恶聚集之地。同修被困在里面,需要我们去营救。

我看到双方的列阵情况。邪恶守在城堡里面和城堡边上,而大法弟子的各种护法队伍包围在外围,同时陆陆续续还有同修的护法队伍赶到,大约有一百多支队伍。每个大法弟子就是自己队伍的指挥者,就是大法弟子在本层空间的对应生命体。

随着弟子的正法口诀,就象一道道命令,指挥各个队伍向前進攻。但是这时区别就出来了,有些队伍一往无前,直冲敌阵;有些队伍停滞不前,犹犹豫豫;有些队伍恍恍惚惚,忽進忽退。由于这些队伍的表现是由大法弟子主体发正念支撑的,所以这里对应三种状态:正念坚定,心智专一;怀疑自己,怀疑正念;外界干扰,心有杂念。

一开始我个人只是按照约定方式進行,心里并无太多想法。大概十分钟后,同修提醒我说已经开始,突然触动自身,觉的自己的正念一定要强,一定要将同修救出,这件事是对的,是正的,邪恶不能阻挡也阻挡不了。我要调动自己的一切能力,一定要将向同修救出。

坚定这一念,我开始发正念,将以前的护法队伍调来,自己的各种神通和法宝也开始展现,开始進攻。这种时候无暇多顾,只有自己一心冲向邪恶势力排兵布阵的地方,清除邪恶,救出同修。自古正邪不两立,尤其这些邪恶在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所以没有犹豫,没有担心,没有后顾之忧,只知道一往无前。

这时心中认为,我的护法队伍都是大队伍,有很多神兵神将,甚至有的层次很高,能力很强。对付一个小小的黑窝,应该不会太费事,不需太多,所以就只调来护法队伍的四个主将,还有一些护卫。

目光所及,和我同时冲到的还有周围的几支队伍,这时,看到另外空间黑窝现场的门口,只有旧势力安排的雷霆二将把守,我方力量突发奇兵,现于其面前,雷霆二将欲阻拦,因我方力量强大,其抵挡不住,连防守都顾不及,护法队伍直接就将雷霆二将架走,我们也未伤其性命。我们冲破了第一层,邪恶丢盔弃甲;又紧接着冲破了第二层,邪恶四散逃窜,敌我双方阵亡者都变成能量飘散于空中。

此时,邪恶也似乎知道了大法弟子在发正念营救,匆忙安排了大量的各种反面生命来阻挡。在第三层,我们遇到了邪恶的顽强阻挡,这里不再是外围的烂鬼生命,而是一些听命于旧势力的神兵神将。它们的能力确实很强,我们被挡住了。我回头一看,自己这个方向的后方,还有不少大法弟子带着自己的队伍在游离。情况危急,怎么办?来不及管那些游离者,这个方向我已经成了主攻,如果攻不進去,将会影响其它方向的同修。

此时脑中灵光一闪,我在“莲台主座”还有一支精锐护法队伍没有调动。不过他们要驻守在那里,调走了会不会影响那里的驻防?我有点犹豫。但看眼前战阵形势紧张,心一横,现在管不了了,先调兵解决这边问题再说。

神思一转,已经来到“莲台主座”,调出“斗” “雷”二部再去参与营救,留下“福” “龙” “兵”“地”四部驻守。回望“莲台主座”,正准备无奈而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浩然的苍茫感,抬头四望,天地之间豁然变得更加开朗,更加明亮。

天空中,一个巨大法轮缓缓旋转,庞大的能量倾灌而下,沐浴在能量场中,浑身舒坦,能量中饱含了师尊的慈悲关怀。在法轮光芒的照耀下,一座金光闪闪的莲台从地面缓缓升起,无数的小法轮从莲台飞出,飞向“莲台主座”镇守之处,目光所及之邪恶被打的寸寸飘散。莲台上还飘出一行行的金色大字,成诗一首:

主佛恩

主佛金莲乱世开
光耀万界慧众生
法轮转动正念出
立掌乾坤万魔灭
乱世危难显神威
亿万粒子化洪微
邪神灭尽新宇成
众生叩谢主佛恩

目睹眼前此神圣浩大的场景,我不由自主的流下了双泪。礼谢师尊解决后顾之忧后,毅然转身,带着两支精锐队伍,瞬间回到黑色古堡战场。

此时,進攻队伍还是在第三层被阻挡着。由于发正念的大法弟子数量很多,所以旧势力也调用了相当数量的邪恶生命来阻挡,其名为考验大法弟子的坚定之心。但是由于一些大法弟子的心不坚,一直带着护法队伍在外围游荡,无法有力的支援我们,所以我们这些冲入邪恶势力阵营的同修压力就相当的大。

这时我将新带的两支精锐护法队伍投入战阵,再次势如破竹,连破三层阻隔,冲入到内层,这里守着的已经是一些神佛形象的生命了。我估摸着这些是不是法中所说的“黑手”?有些看着高大神圣的生命,好象是高层旧势力在这层的生命展现?!而有些生命甚至承载着这层空间的某些法则。感受到它们身上那庞大的能量,我知道,在这里,它们是强大的。

我没有行动,在等待时机,它们显然只是为了阻止我们救人,所以也没有动。我人间的本体思绪更清明,再度加强发正念,那庞大的正念之能量势要冲破旧势力的层层阻隔,清除欲阻挡我们营救的一切邪恶。受到本体正念的加持,立于场中,顿感浑身充满磅礴大气、神圣决绝之意。

陆续,各个方向的其他大法弟子也通过各自的努力冲了進来,大家都没有动,都在等待时机。此时,進入这里的大法弟子护法队伍已经近二十支了。

那群生命问:“来此何为?”
看着眼前阻挡的旧势力,我们反问:“营救同修甲。你们为何阻挡?”
那群生命道:“你们不能把人带回。”
“为什么?”
“因为其还有漏,需要在这里磨砺提高。”

听了此话,有些大法弟子有一点彷徨,不知该怎么办。

我说:“不管其有任何不足,现在我们必须救她出来,让她在外面救度更多众生,就算你们站在你们的角度上认为其有漏,也可以让她在外面正常环境中修炼完善,否则对她不公平,对众生也不公平。在这次正法中,你们必须摆正与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关系。”

旧势力依然站在自我的观念认识上,死死抓住同修甲需要提高的空子,坚拒不让。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决定开始发动攻击。霎那间,各种能量流在空中碰撞,五颜六色,七彩斑斓,如果不是身处其中,很难感受到其中的凶险。双方互有损伤,阵亡者化为一道道光芒消散于空中。我知道,我们的护法队伍面对的是生命的升华和永恒,而邪恶势力面对的可能是永世不尽的罪恶偿还。一些旧势力的消失,甚至使本层空间他所代表的法则也一起消失,而由大法弟子从法中领悟到的新法则去代替。这场营救的激烈与悲壮用人言已无法描述,世人也无法理解它的玄奥。

起初進展很困难,有些同修由于本体的正念不足,所以所用的功能或法宝不能完全起作用,非常遗憾。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面对数十倍的敌人,胜利的天平依然在倒向我们。我们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全新的生命,代表着新的宇宙,新的法则。正法洪势不可转。

我们甚至已经看到了古堡内层核心,我们的营救目标就在那里。我带着我的队伍,奋起神勇,直接冲杀進了内层,来到同修甲被关押处,扶起了她。此时,我看到我并不孤单,另外两个方向的两个大法弟子和他(她)们的队伍也同时冲杀進了内层。我们三个方向的队伍在内层向同修那里会合,大家都很高兴,只要把向同修带出古堡,我们就彻底完成本次营救任务了,不但救了同修,还会打破旧势力的一层壁垒。

旧势力看到我们已经接到了人,它们也疯狂了,拼命上前阻止。我们三个的损伤也很严重,苦苦支撑,心中都希望外围的同修能过来稍微牵制一下旧势力,只要让这个包围圈有一点点破绽,我们都能够带人冲出去。

我们在等,在苦苦支撑,但是,很快我们的希望越来越少。因为人间本体正念的不坚定,一些大法弟子已经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开始怀疑这次能不能救出同修甲,虽然表面上看他(她)们是在做营救之事,但心已经不到位;有些甚至已经停滞发正念,这直接导致这层空间大法弟子的护法队伍的消散。

我们还在支撑,但是外面还在支持的同修也被旧势力分割包围了,里外配合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到此时,我们这次行动可以说已经失败了,大量的旧势力都来围攻我们三个,有些旧势力生命邪恶的眼中还充满了戏谑的眼神。

我们对望一眼,那是无尽的悲凉、无奈、不甘与无助。眼看成功就在眼前,由于我们的协调配合不够,由于我们发正念参与营救的同修整体上的正念状态还不足,个人体悟是没有整体上达到心无旁骛、专心一念的成度,那种整体状态还不能升华到超越旧的势力,所以将即将到手的胜利拱手让人。

我们只能将那名被困同修放下,歉意的看着她,神念一闪,瞬间离开战场。我们想走,谁也留不住。人间的本体睁开双眼,很清晰的知道我们这次营救失败了,败在我们自己整体上的正念不足、心念不坚上,所以提笔成此文。当然,也因为作为大家一起发正念营救这种事情来说,场面大,方方面面的难度也大,干扰、破坏也多,对修炼人要求的标准也高。

这件事情的暂时没有成功,个人觉的是因为我们整体上的升华还没有达到一定成度,整体上修的还不够,达不到标准。而要想真正起到今天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起到的作用,关键是要提高层次,而提高层次的关键就是提高心性,而如何提高心性呢?只有向内修,真正的放下自己,在任何矛盾、冲突中向内修自己,放下那个根本上的“私”与“我”。当真能在涉及自身利益、在矛盾纠葛、在自身处于极度魔难痛苦时,互相之间都能达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处处事事都为别人着想的时候,是否会处于和宇宙正之能量场溶汇贯通,自身被宇宙庞大的能量源源不断冲灌、洗刷的状态?如果参与任何项目时都保持那种状态,我想成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上述景象,人言不足描绘万一,所以有文字修饰之处。如有不正,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