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妇女遭警察绑架抢劫 被迫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湖南平江县五十多岁的妇女、大法弟子朱细贤于二零零八年至今,两次遭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朱细贤后幸运走脱,现被迫流离失所。

朱细贤,平江县岑川镇金砂村子西组人,二零零四年有幸得大法。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晚上,平江县国安大队伙同岑川镇派出所、岑川镇镇政府一共十多人闯入大法弟子朱细贤的家,非法抄家。恶警气势汹汹,就象土匪一样一进门就把电灯拉熄,用手电筒在她家到处乱翻,抄走大法经书、师父法像及师父的讲法录音等。邪党恶警的迫害致使朱细贤被迫离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朱细贤在汨罗花桥被汨罗市大荆派出所恶警绑架。大荆派出所恶警搜走朱细贤身上的5000多元现金,一个新手机(价值2000多元),一个电话卡(300元),mp3一个(价值100多元),一个皮包(价值300多元),累计价值7700多元,全都被恶警私吞。

朱细贤被非法关押在汨罗看守所,被迫害得出现高血压180度、严重心脏病症,送医检查,医院认为她有严重冠心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拉回看守所时的路上,看守所警察跟公安局局长通电话,是这样说的:“这个人我们不能收,如果出了什么了问题,你们要负责任。” 但仍然继续非法关押她。

朱细贤被汨罗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其中七天未吃东西。后又被劫持到平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天。平江县公安局国保恶警来非法提审她时,她已经晕过去了。同牢房的一女孩叫恶警快通知她的家人,那个非法提审她的国安恶警方煌炉竟说:“死就死啦,打个电话叫他们来领尸。”

朱细贤整整昏迷了八小时。在朱细贤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恶警害怕她死在狱中,开会准备要放她,但之前要狠狠勒索一笔钱。恶警对其亲人说“你要把她要回来,就要交六万块钱。”她亲人跟恶警理论,最后还是被勒索了二万元钱,朱细贤才被放出来。几天后,她儿子将她接到深圳去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朱细贤在深圳发真相资料救人时,被深圳粤海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拘留,在第八天时,平江县国安大队毛佰凡、徐某某、岑川镇江红三人把她从深圳粤海派出所押回到湖南平江。

在火车上,朱细贤幸运走脱,目前在外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但平江国保人员还在到处找她,妄图再次迫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