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时刻离不开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两名警察来到我家,问我是否学法轮功,是否知道街上有发资料的事,我如实回答了。我想,既然你们来了,我就要告诉你们大法如何好,我是如何受益的。可是没说几句,他们就要我到派出所去说,说是要把我说的话记录下来。当时我还很高兴,就配合着跟着去了。谁知这一去就不让我回来了,随后还抄了我的家,拿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审了我一天一夜后把我关進了看守所。

路走的对与错 衡量的标准只有法

我的家庭和千万个同修的家庭一样,如同天塌下来了,孩子哭、丈夫闹,平时最疼爱我的公公,此时见我拒绝说‘不炼’二字,也软硬兼施,破口大骂,在打了我两个耳光之后,跪在我的面前苦苦哀求。我理解他们的心,望着双方老人花白的头发及在场所有痛楚期待的眼神。我只能流着泪说:爸、妈我没有错,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大法是好的。因此我成了看守所大喇叭批评的“无人性”的重点人物,从而劳教三年。当时我把这当成了考验,虽然也觉的不太对劲,但悟性差,不知错在哪里,师父梦里点化也悟不明白,此时每天只能靠背法来坚定自己。

在劳教所里,肉体上又经历了残酷的折磨,这一切虽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信念,但繁重的人心和法理的不清,最终使我走了一段弯路。但我深知,修炼是严肃的,大法已在我生命的深处扎下了根,修炼路上的每一步走的对与错,唯一的衡量标准就是法。所以回来后不久,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通读了几遍以前从未看过的七.二0以后师父所有的讲法。我一下子全明白了:什么是旧势力、什么是正念、什么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什么……。以前,学《转法轮》“悟”这段法时,怎么也看不明白,就问问同修什么是悟,此时我理解到:那就是在多学法的基础上,在真正遇到问题与魔难时,你的信师信法成度!羞愧与喜悦的泪水夺眶而出。

在法中提高,心性在讲真相中升华

“溶于法中”,“正念正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把这四句话用白板笔写在纸上,粘在床头,用来督促我不断的精進,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责任与使命那就去做。

讲真相首先从自己的亲人做起。开始丈夫虽然干扰,但通过发正念和不断的讲真相,他改变了态度,但对我出去学法和发资料仍百般的阻挠,甚至提出要和我离婚。此时我冷静的向内找,发现自己那颗怕伤害的心,把他当成丈夫,没有把他当成众生对待,而且还陷在其中默认这一切。分清这不是他本性要做的,这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坚决否定这一切,不承认这一切,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至于离婚,那他就更说了不算。观念一变,念一坚定,什么都变了,他再也不反对了,而且从来不会做家务的他现在却承担一半的家务。

对公婆讲真相,他们一听就暴跳如雷,撕毁了所有的真相资料和《九评》,又哭又闹,大骂八辈祖宗,甚至打电话威胁我的父母,把我们都告進去。我心目中那两个笑容可掬、善良老人的形象顿失无形,怎么讲也不行,而且还口口声声告诉我:他们就是我修炼路上的魔。我清楚这是他们背后的旧势力的邪恶操控说出来的、做出来的。而且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还告诉我们:“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从那以后我的心态比较稳了。每天对着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操控他们的那些邪恶的因素,而且不论他们怎么表现我都不动心。如此几天还是不见效果,每天我回家时老俩口都躺在床上,婆婆呻吟着、有心脏病的公公痛苦的手摸着脉双眼紧闭着,都不跟我说话,饭也不吃。我的人心起来了,虽然不承认这一切,可是他们怎么老这样?人心一动,正念就不足了,怨恨心、委屈心,甚至想远离他们再也不回家了,不管他们了等等人心都出来了,知道不对可就是过不去了,看书也静不下来。

晚上去了姐姐家切磋,也没弄明白,连夜赶了回来。心想,修炼道路谁也代替不了,依赖别人怎么行,法不就在那摆着呢!师父讲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进要旨二》〈排除干扰〉)我求师父点悟,我也坚信法一定能点悟我。我静下心来通读大法,当读到“在修炼界有这么一句话,叫作‘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可有的人讲安鼎设炉,采药炼丹,意念活动,他觉的很重要。我告诉你,一点也不重要,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大法的内涵再一次展现给了我,同时师父又把《洪吟二》中的《去执》、《无阻》的内涵打入我脑中,我一下知道了我误在了什么地方:人情还有、太看重他们的表现和结果了,找到了,压在心中的物质瞬间就解体了,悟到了,放下了,事情的结果马上就变了。

第二天一大早,公公来到了我家,向我赔礼道歉,过程中再次跪下来求我放弃修炼。我没有动心,善待他人的一面,不停的发正念,讲真相。临走时公公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共产党迫害你,我们也迫害你,你修的也不易啊!”每每想起这句话,我的心都会为这些善良的生命而酸楚。

紧跟正法進程 跟师父回家

我的工作接触的人比较多,我把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件事当成象学生完成作业一样认真对待——学生就得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我珍惜每一个来到我身边的客户,我知道那是一种缘份,更是神要我救度的那一方众生。所以每天要见的人,我就把他们的家作为我讲真相的地方,不论路途多远,我都会去见他们,为的是了解那地方的情况,是否是真相空白区以及那里的人对大法的态度等等。我的包内随时都带着真相资料和彩笔,在拜访客户的同过程中走哪发哪,能写的地方就写,人多的地方就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干扰他们明白大法真相的邪恶因素。

对于拿到的真相资料,我每份都要认真阅读,再進行筛选、分类,将不同的真相资料有针对性的发到不同的地区和场所。每次我都会把真相资料工整的叠好,而且将最能引起人的兴趣的内容露在外面,工整的放進信封或自封袋里。我知道这些资料是有生命的,装完后,我会对所有的真相资料发正念并和它们沟通,让它们也记住师父的正法口诀,解体所有看到它们的众生背后一切干扰他们明白大法真相的邪恶因素,同时也请师父加持,让每份资料都发挥他们最大的救度作用,送到最合适的众生那里。

后来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就和一位老同修建起了一个资料点。真相做好了,讲“三退”也就自然好讲了。

在做“三退”的过程中,我有一个体会:我们能接触到的人都是在等着我们救度的,所以在讲的过程中,无论对方是如何的表现,都不要动心,除发正念之外,一定要定住一念:我们只有救人(讲真相)的份,而对方也只有被救度(听真相)和选择的份儿。他们都不能干扰大法弟子。这样效果往往很好。心性到位了,神奇的事情自然就会出现。我想这类事情可能每人都遇到过,因为师父讲,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写到这里头脑中又出现了常常出现的那一幕:我如同三、四岁的小孩,师父在前面拉着我的手往前走,我却留恋着身后,不停的向后看。回想自己过去的修炼道路,又何尝不是这样?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我知道我还有许多人心未修去,还有未发现的执著,但我坚信,我一定会在大法中修去、归正。不论时间有多长、路途有多远、道路有多险,我都会紧拉师父的手,永不松开,跟师父回家。

这是我的一点心得,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