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血中共,容不下好人的一句话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一个善良的好人,就因为2009年3月30日在非法庭审济南教育学院六十七岁的退休教授、大法弟子张兴武先生的济南市中区法院外,看到法警对张兴武先生的家属大打出手时,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秘密警察绑架并拘留,并于9天后被判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中共恶警无视他多日绝食抗议出现生命危险,注射不明针剂后送往章丘劳教所继续迫害

这个比黑社会绑票还凶残的绑架案例就堂而皇之的以法律的名义,以610秘密邪恶组织为总后台,以市中区法院院长谢雅洁为前台的部署下荒唐的实施了。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劳教所恶人罔顾家人强烈的抗议,一概拒绝见面。据悉,他在劳教所里被强制性摧残性灌食,致使生命再次出现危险……

这位年轻人叫朱晓东,今年39岁,曾是齐鲁宾馆酒吧调酒员,也是一个负责的好丈夫,一个四岁的女孩的爸爸。他原本是来旁听这个被610秘密邪恶组织、法警、便衣、派出所重重包围的所谓“公开”庭审。当朱晓东郑重向法院方面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时,他真心希望能行使这个受法律保护的权力,能进去看一看他已经八个月没能见的可敬的老同修,没曾想得到的却是冷冰冰的拒绝。

其实非法庭审的现场就连张兴武教授的辩护律师都没能进去。市中区法院女院长谢雅洁站在法院大院的中央颐指气使的指挥着法警便衣们将主辩律师驱逐出去,另一位正义律师只好以罢辩来抗议他们的违法行为。而法庭内坐满了市中区与历城区的政法委、伪法院头目、“六一零”恶人、公安人员及其他法院人员,以及数不清的便衣等等。唯一被允许进去旁听的张兴武教授的亲人,他的文弱书生样的儿子被安排在最后排边角上,亲眼目睹老父在辩护律师未能到场的情况下,在群魔的包围下,屹然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谁能体会那心中的酸楚呢?

邪党法庭里是它们在按照既定的程序在耍流氓把戏,践踏法律,庭外亦是剑拔弩张,骚扰恐吓老百姓。张兴武教授的妻子、妻妹一家从那天清晨就被户口所在地居委会软禁在家里,到现场的是他另一个妻妹刘丽杰。当刘丽杰要求参加旁听时,遭到便衣的暴力阻拦。同行的大法弟子、七十九岁的朱月珍老太太劝他们要讲良心,不要再做邪党的帮凶,还举自己前些日子被恶警故意制造车祸现场、要置她于死地的阴谋没有得逞,她在头骨被撞裂、肋骨七根骨折的情况下神奇的脱离危险,并迅速康复的真实故事,目的就是劝不法人员们停止作恶。而那些如狼似虎的恶警便衣们竟把两个老太太强行往警车里拖。

一边是强大的专政机器,一边是没有任何权势的普通百姓;一边是凶猛剽悍的职业打手,一边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讲道德的妇孺。对犯罪的纵容就是对邪恶的协从!善良的朱晓东来到张兴武教授家人中间,就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事?”,便衣们在得到站在不远处指挥的主子的授意下,竟同时把他绑架!

请各位给评评理,这是什么和谐社会?一个公民出于良知和道义问一句话就犯法了?邪党的打手们就可以随便行恶吗?它说老百姓违法老百姓就违法了吗?它恨谁、怕谁就可以抡起法律的棍子打击谁吗?那么法律不就是邪党的打人棍子了吗?

这桩发生在光天化日下将好人绑架的恶性事件,已经说明了邪党已经不再隐晦,所谓的和谐是邪党一贯制造的表面繁荣、歌舞升平,不惜动用一切社会力量压制民众、迫害良善,它的和谐就是对老百姓的“喝血”!

为了帮助即将到来的历史性审判,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开始了对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司法系统的全面追查,收集有关罪证。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追查国际”特发布了《关于全面收集中共法庭系统迫害法轮功的罪证的公告》。公告中称:“鉴于修炼法轮功是天赋人权,也是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不违法,更不犯罪。即使是中共司法系统处理法轮功案件中使用最多的依据,中国刑法300条第一款、全国人大常委会1999年10月30日的决定、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解释,都没有涉及法轮功。而任何人都不能根据内部规定、文件来审理案件。在对利用法律系统进行迫害的责任人的审判中,仅用中国现行法律就可以将之定罪。所有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都将被追究个人责任,其中主审法官,包括审判长、审判员、代理审判员和公诉人将被认定为第一责任人。同级党委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参与讨论案例的审判委员会成员将根据介入案情的情况分别承担个人责任。”

在此警告受到“六一零”邪恶组织指示、具体实施迫害的济南市市中区法院院长谢雅洁之流,你们手中的权力是给你们惩恶扬善、维护法律尊严的,如果你们违背了法律和道义,助纣为虐,甚至借此作为升官发财的梯子,抑善扬恶,枉判无辜,迫害道德升华的修炼人,就是犯了人世间无以复加的重罪!你们现在的一切言行都作为将来接受审判的依据,历史已经给你们记录了一切,人类将不会忘记你们的所作所为,因为那将是人类告诫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罪恶的教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