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三对老人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

一、张月芹、何益兴夫妇已被非法关押十个月

河北省唐山大法弟子张月芹、何益兴夫妇及其女儿何艳、女婿孙锋利一家四口,于2008年7月10日,无故被抓至今,已十个月。张月芹夫妇是已经退休多年的老人,目前,此案的代理律师伸张正义,在当事人进入二审阶段时,对唐山市路北公安分局提起了控告,并以法律文书形式对中院二审法官的违法行为进行致函,让这些在邪党淫威之下背弃道义胁从迫害的法律界可怜的人为之一震,并使自己的当事人由被告而成为原告。

据张月芹介绍,公安抓他们的那天上午,事先他们并没有收到过传唤通知。他们正在家里擦窗户的时候,突然看见警察架云梯、放吊绳,破窗而入,而且警察没有讲任何事由,抓起人就走。

办案警察擅闯民宅,非法拘禁张月芹夫妇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第238条和第245条的规定,构成非法拘禁罪和非法入侵住宅罪,应当依法受到追究。若有组织指挥者,则应同罪。

张月芹、何益兴夫妇家中没有电脑,然而在扣押物品清单中竟出现了“电脑机箱。”办案警察既没有提取电脑机箱实物,也没有拍照。而且2008年7月11日上午,路北公安分局的两个警察竟然跟着张月芹、何益兴的大女儿去何益兴家中再去找电脑,却没有找到,这足以说明扣押物品清单上罗列的“电脑机箱”是栽赃。之所以要用“电脑机箱”栽赃,是为了证明何益兴、张月芹夫妇利用互联网制作传播法轮功资料。其实,即使有电脑机箱,没有显示器,又能起什么作用呢?况且,张月芹、何益兴夫妇,都已年过六旬,文化又低,根本就不会用电脑,更不会上网,家中也从来没有安装过网线,怎么可能利用互联网来如何呢?

同时,扣押物品清单上还写明:“光盘七百一十一张,有内容”。2008年7月25日,办案民警范晓勇和许来生作了一个“情况说明”,声称“搜查到的光盘七百一十一张,经查看为法轮功光盘。”2008年9月7日,办案民警刘淼、陈虹将这711盘光盘销毁了。同一天,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区分局制作了起诉意见书,确认了在何益兴、张月芹的住处搜查出“法轮功光盘711张”。然后,通过检察机关起诉到法院,按公安毁灭了的证据把何益兴、张月芹判了刑。公检法的任何办案人员都应当知道,刑诉法第四十二条明确规定“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所以办案警察不但“毁灭证据”,而且竟敢将毁灭的证据当作事实呈给检察院,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违法犯罪。

上述事实,足以表明办案警察构成了栽赃陷害和徇私舞弊罪。

二、张宗素、李国才夫妇已被非法关押两年零一个月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河北省唐山市钓鱼台派出所六个便衣闯入李国才、张宗素夫妇家中非法抄家。唐山路北公安分局不务正业,把这老俩口当成了大案来办。其实,李国才连电脑都不会操作。同年十月二十日,唐山邪党人员操控路北法院对张宗素非法判刑七年,对李国才非法判刑四年。

李国才(男,六十四岁)、张宗素(女,六十一岁)老俩口是建筑二局四公司退休工人。李国才在四公司当了一辈子工人,在单位老实厚道,无人不知。在修炼大法前,李国才几乎每年都要大病一场,他的胃被切除了大半、血管曲张、曾经因为锅炉故障导致被开水烫伤。而他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无病一身轻,身体非常健康,再没有在单位报销过一次药费。张宗素以前是单位出了名的药罐子,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也是再没有从单位报销过药费。

张宗素、李国才夫妇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遭邪党便衣绑架后,被非法关入唐山市中共邪党第一看守所。张宗素被劫持进看守所就出现心脏病的症状,曾经绝食绝水近一个月,后期每天被灌食两次。中共的对策是每次灌食收取费用五十元。邪党恶警还要求她“衣服全部脱光”,张宗素不配合,恶警就对她使用酷刑:毒打、不让睡觉、戴手铐脚镣、强行灌食等。她的小腿被脚镣磨出两个大洞;灌食时门牙被敲掉两颗,将她折磨致生活不能自理,昏迷半个月之久等等。

二零零八年四月,李国才被转往唐山中共邪党冀东监狱第二大队非法关押至今,老人因为有小肠疝气的严重病症体现,冀东监狱方面通知家人去医院签字后动手术两次,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李国才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无病一身轻,身体非常健康,再没有在单位报销过一次药费。

张宗素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左右被转到河北女子监狱(位于石家庄鹿泉)关押至今。老人一到河北女子监狱,先在出入间关了三个多月,所谓出入间类似于禁闭,在一个屋子里,见不到其他人,甚至见不到阳光。

目前张宗素的头发已经花白,她在被迫害之前白头发很少。像张宗素这样的老人,河北女子监狱也不照顾,被逼做奴工从早晨六七点钟开始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加班到晚上十点也是经常事。

从这对老夫妇我们不难看到,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而且为当权者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却遭中共邪党迫害。

三、唐山市古冶区大法弟子毕俊清、王守萍夫妇被双双关入监狱

唐山市古冶区大法弟子毕俊清(男,五十五岁,赵各庄矿退休工人),2000年2月,因进京正法被赵各庄矿分处押送唐山市古冶区看守所关押4个月放回,8月底因公开炼功又被送往唐山劳教一年,2001年9月转往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至今仍被关押。

这次,毕俊清夫妇先是被抄家,然后被关在唐山第一看守所,后来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和七年。目前毕俊清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监狱一支队二大队。家人前去探视,狱方说他“表现不好”,不让看,后因送衣物才勉强让见面。发现毕俊清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80毫米汞柱,连监狱的人都承认他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想给他办理“保外就医”,目前正在争取。

二零零三年,毕俊清被非法关押期间,曾经因高烧42度,被唐山赵各矿610把他接回赵矿医院,然而它们不但不给治疗,反而给他注射破坏身体的无名药物,致使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全身疼痛难忍,全身麻木,有骨肉分离的感觉,耳朵失灵,说不了话等等。

其妻王守萍(女,五十五岁,古冶区粮站退休工人)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鹿泉女子监狱,据说头发全白了,走路很慢。

大法弟子毕俊清九六年经人介绍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不好,有多种疾病,比如气管炎、鼻窦炎、肝区痛等。这些病发作起来简直疼痛难忍,吃饭睡觉都困难,心情总是不好,有一点小事想不开也要和别人干架。得法后这些症状不知不觉都消失了,遇事都能忍让,处处为别人着想。

这些退休老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身心受益,不但节省了药费,好的身体还会给家庭带来福份,比如不但不用儿女照顾,还会替儿女分忧带好孩子,共享天伦之乐。可是中共邪党鬼迷心窍,对这群老人也不放过,甚至大打出手,关入监狱。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