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抓断生计 妻子行乞遭威胁(图)

请关注方正县纪保山一家悲惨处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方正县偏僻农村纪保山被邪党恶徒绑架至今已经一百多天了,其妻子被迫抱着两个月孩子沿街乞讨求助,把丈夫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被方正县国保大队绑架抄家,一家失去生活来源的悲惨遭遇,写在一块黄布上,呼吁社会各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使自己的丈夫早日回到家中。


纪保山的妻子求救的黄布

黑龙江省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紧跟中共邪党亦步亦趋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先后有一百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因坚持信仰被非法绑架、罚款、劳教、判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中午十二点半,距方正县东近百里的偏僻农村又发生一起绑架法轮功修炼者纪保山的恶性事件。

好人无辜绑架

当时,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开两辆小车直奔法轮功修炼者纪保山的家,纪保山刚从山上拣柴回家,在家中的院子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国保恶警扣上手铐和脚镣。随即进屋非法抄家,进行抄家的有方正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家奇、于广生,国保大队队长鲁统金、副队长白文杰、警察王林春。王林春首先进屋翻东西,把纪保山的电脑、两台打印机、大锅盖及一捆导线、三部手机、两台音响和大法书搜走。


纪保山

纪保山的儿子

纪保山的女儿

警察在土匪般的抄家时,纪保山家中大孩子才两周岁,被警察们的粗暴无理的行为举止吓的嚎啕大哭(现在这个小男孩见生人就怕),这时村邻们看到纪保山家进了警察,进屋要看看孩子,却被恶警王林春拽着门,拒之门外,并说些脏话。对屋里非法搜的东西相继录了相,也没让家属签字,甚至具体被抄走的物品妻子都不知道。

三个多小时后车要离去时,纪保山的妻子想上前不让警察带走丈夫纪保山,王林春却拽着纪保山的妻子的胳膊不让动。纪保山也不住的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随便抓人,警察执法犯法”。

一贫如洗的年关

悲剧发生了,纪保山的妻子怎么过呀?她领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大的男孩只有两周岁,小的女孩只有两个月,夫妻俩都没工作,只靠纪保山临时打工为生。家中除了被警察抄走的电脑和打印机之外再也没一样值钱的东西,几近一贫如洗。纪保山的被绑架,家中立刻出现生存危机,为了生存,为了两个幼小的孩子,纪保山的妻子把稍大的男孩寄养在婆母家,自己抱着小女孩冒着严寒到方正县公安局国保科去要人。

一月十三日,纪保山的妻子到了方正县公安局,几经周折,六、七天后,国保大队长鲁统金先是拒绝纪保山的妻子接见纪保山,后来勉强答应接见,条件是要纪保山的妻子配合他们让纪保山“转化”,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国保大队长鲁统金想通过纪保山的妻子让纪保山看到母女俩,大冷天百里之遥来看他,给纪保山施加压力,只有放弃信仰才可能和父母、妻子、儿女团聚,尽到当儿子、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可是纪保山知道自己没有错。

过了八、九天后,腊月二十六日,已近年关方正县公安局怕影响不好,强行把纪保山的妻子及孩子送回家。因为他们知道抓纪保山是违法的,是不得民心的。

纪保山的妻子到了家里,屋里寒气袭人,家中已经被警察折腾的破烂不堪、一片狼藉。大孩子因从来没有离开过爸爸妈妈,数日来语音不全的哭闹着,让奶奶领去找爸爸、妈妈和小妹妹,晚上经常是哭着睡着了,又是哭着醒来,不肯吃东西,脸色发黄。由于恶警抄家时的恐怖经历给孩子的身心造成巨大的伤害,可怜的孩子一见到生人就哭,还把帮忙照顾他的好心的叔叔叫爸爸,还不让叔叔上班离开他。当儿子看到妈妈后,紧紧的抓住妈妈,久久不肯放手。过年本是合家团圆的时候,可是,对于纪保山的家人来说真是凄惨和悲凉!

本来纪保山家虽然生活清贫些,但夫妻俩感情非常融洽。可是现在被方正县国保大队迫害的骨肉分离。眼下,一应过年物品空空如也,纪保山的妻子是流着悲苦的眼泪挨过的。

纪保山的父母年迈多病,还没有任何生活来源,靠卖家中的鸡蛋、鹅蛋生活,可家中鸡、鹅却又被偷。生活极度困难。再加上儿子被绑架,更是心急如焚、雪上加霜。对纪保山的家人来讲真是天塌了一样!

恶徒推诿不放人

由于平日里纪保山夫妇善待他人,他们的不幸遭遇赢得村民们的同情,纷纷到纪保山家对妻子问寒问暖,帮助劈柴、取暖,帮助纪保山的妻子熬过年关。

纪保山的村邻们并于正月初九,十几个人集体来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放人,并集体签名给公安局,后来又有四十多人集体签名要求无罪释放纪保山。

从正月初四一直到现在,纪保山的妻子几乎没间断向方正县国保要人,国保大队的恶警扬言:纪保山不写“保证”就不放人。而恶警王林春没有人性的对纪保山的妻子说:“你改嫁吧,找你孙老爷去吧……。”纪保山的妻子找局长韩铁铮,韩竟说:你别找我,你找你师父去。纪保山的妻子又找到主管国保的副局长赵家奇,赵支吾了两句借口走开了。后来纪保山的妻子又到法院,刑庭人说:你回家等着吧,不是三年就是五年。之后纪保山的妻子又找到县政府、六一零,政法委的杜君唐说:你别抱着小孩来回走了,你回家等着吧。

由于邪党恶徒相互推诿不放人,逼得纪保山的妻子只好抱着两个月的孩子沿街乞讨,把丈夫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被方正县国保大队非法绑架抄家,造成妻子和两个孩子无法生活、没有经济来源的处境和目前的悲惨遭遇,写在一块黄布上,呼吁各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被迫乞讨遭威胁

看到纪保山的妻子沿街求助,国保大队队长鲁统金、副队长白文杰、警察王林春,在街上找到纪保山的妻子并让纪保山的妻子上公安局,纪保山的妻子以为有希望了。可是没想到在公安局鲁统金威胁说:“把她的孩子找个地方,把她(纪保山的妻子)拘留。”后来恶警白文杰、王林春开车强行把纪保山的妻子和俩孩子送回家(家在高楞八公里小四队住),纪保山妻子想要回自己的凳子和求助的布,他们不给。

几天后,纪保山的妻子为使丈夫能早日回家又返回方正县,纪保山的妻子抱着两个月孩子天天沿街乞讨求助,在街上围观的人很多,纪保山的妻子坦诚地诉说,曝光方正县公安局的邪恶,博得很多人的同情,围观人说:现在杀人放火公安局不管,专管好人,告他去,往上告。上北京告他去!

有一次,国保副队长白文杰强迫纪保山的妻子收摊,并威胁说:“我正式逮捕你,跟我上公安局吧!”纪保山的妻子说:“我被你们迫害的都要饭了,难道我要饭的权利都没有了么?你们口说创建和谐社会,这是和谐社会吗?哪看出和谐了?”围观的群众看着警察如此欺负弱女子,气不公说:“这共产党完了,老百姓信仰啥都不行。”后来白文杰和方正县第二派出所的警察(警号分别是:026227和026241)和交警强行抢走纪保山的妻子写有“求助”字的黄布,白文杰还野蛮的给纪保山的妻子录了相。

纪保山的妻子继续无路可走,在街头乞讨期间,公安局便衣就在她乞讨的摊位旁监视,纪保山的妻子抱住孩子行走时,便衣还在后面盯梢,时常还有交警的警车亮着警灯干扰,有时交警还下车威胁纪保山的妻子。

现在纪保山仍被非法关押在方正县第一看守所,其妻为了要人、为了生活,仍在沿街求助。希望国际组织和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给予关注,共同制止迫害。

参与迫害纪保山一家的白文杰(左)、赵家奇(中)、鲁统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