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市莱阳恶人对马青春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山东省大法学员马青春是烟台市莱阳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2008年4月14日被绑架,至2008年6月25日被非法送劳教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受到莱阳国保大队、“六一零”、看守所的残酷迫害、刑讯逼供。

2008年4月14日上午,马青春医生正在单位上班,国保大队的尉海波、刘鹏及“六一零”的宋某、盖某、尉某、王蕾等恶人非法绑架了马医生,并到住处非法搜查,把身份证、手机、MP3等私人物品掠走(没让马医生确认、签字,至今未还)。接着把马青春医生绑架到“六一零”党校洗脑班非法关押25天。

非法关押期间,尉某(白胖脸,二三十岁,人称小尉)、尉海波、于跃进(称于局长)、盖某、宋某等恶人多次殴打马青春医生。4月14日当天,于跃进揪住马医生的头发狠扯,打头、脸、胸部,边打边嚷:“我整死你。”当晚用手铐把马医生铐在桌子上,由宋某、尉某、李某看守,不许坐,只能半蹲,不让睡觉,稍有睡意就被宋某打醒。4月15日白天仍不准睡觉,晚上马医生不配合非法关押(关押已超过24小时,按法律程序应该放人),并要求回单位上班,尉某上前拳打脚踢,用膝盖狠顶马医生左下腹部,致使痛了一个多月,起身、翻身都困难。

接下来的二十余天,马医生白天黑夜都被用手铐铐着,晚上两手分别铐在床的两端暖气片上,胳膊抻直,只能仰身,不能侧身、翻身。每天晚上12点后才允许躺下,早晨不到6点就被叫起。尉某经常晚上喝醉酒后殴打马医生,手打疼了就用书卷成卷或用拖鞋底打。白天尉海波也常来打,有时打的嘴角流血,好几顿吃不下饭。严重的殴打不下十余次,以尉某为主。期间“六一零”孙某(称孙主任)等人勒索骗取马医生父母3000元钱。一恶警还明目张胆的对马医生说:“没有你们法轮功,我们吃什么!”

5月9日上午家人来看望,“六一零”人员不让,马医生的母亲好说歹说他们只允许看了几秒钟,就把她拖出去,可怜她60多岁的老人被他们几个大男人生拖硬拉扔到门口,衣服都撕烂了,当时几乎断了气,腰疼得好几天爬不起来。就在5月9日上午,未履行正常法律手续,国保、“六一零”恶警把马医生绑架到看守所继续迫害。

2008年5月22日上午马医生被关进看守所一号监室迫害,恶警指使几个犯人打马医生,杀人犯刘天辉狠踢马医生右腹部,疼痛一个多月,不能深呼吸,稍一用劲就能引起右腹部剧痛。大约23日上午,分管一号监室的恶警宫廷芳指使羁押犯人随某等用铁链、铜锁、手铐、脚镣等刑具把马医生捆绑在木板铺上,他们称为“死固定”,几乎全身不能动:用铁链勒住双臂腋下向两边拽,勒得绷紧,用手铐铐紧双手腕固定在小腹,双腿伸直,双脚用脚镣并铐着固定。期间恶警宫廷芳吩咐杀人犯刘天辉看着马医生,意思是别出了意外不知道。他们这样折磨马医生20小时,期间马医生不能进食,不能入睡,双臂剧痛,浑身出汗。

第二天早晨宫廷芳吩咐犯人把手铐撤去,仍戴着铁链、脚镣(松了一些)。此时马青春医生双臂腋窝下被勒出血痕,血痕下大片皮肤淤血青紫,手腕被勒出血痕,脚踝部勒破皮,腰部酸痛难忍,不能动弹。一年过去了,马医生腋窝下的铁链疤痕清晰可见,手腕、脚踝部的疤痕亦可见。

大约5月27日,恶警王宝纲(时任所长)指派宫廷芳继续用“死固定”折磨马医生7小时。包括“死固定”在内,马医生被固定在木板铺上一周,期间大小便由他人接,马医生进食很少,每天只小便一次或两次,五天没有大便。解开固定后,和其他人一样被逼迫着做奴工,每天干活15小时。

看守所非法关押马医生30天后,本应无罪释放。国保大队恶警尉海波、吕建刚拿着释放书却把马医生带回党校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里,“六一零”人员不许家人看望,尉某仍多次殴打马医生。期间“六一零”恶警还打了马医生的父亲,并惊动当地110出警。“六一零”不断恐吓马医生的父亲,说要判马医生重刑。之后,老人由于被恐吓过度,精神崩溃,加上听信坏人谎言诱骗,配合恶警非法劳教儿子。国保“六一零”不许马医生向烟台劳教委员会询问,未经正常法律程序,在马医生本人和家属未签字,所列证据不合法的情况下,非法劳教决定下来的第一天,就匆匆把马青春医生送去劳教所继续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