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县伪法院里的闹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河北易县伪法院再次对被关押一年之久的王德谦等七名涞水县大法学员非法庭审。伪法庭上,伪公诉人、伪刑警如同在自家厨房,随意出入,高声吆喝,并对法官、律师指手画脚,口出狂言,明显看出,他们自己也根本没把伪法庭放在眼里,把法庭当摆设、走过场、演出戏。

邪党公检法如临大敌

河北易县伪法院曾于二零零八年十月对涞水县民间艺术家王德谦等七名大法学员非法审判。其实乃强加罪名诬陷枉判,可能保定中院也觉得实在说不过去,予以驳回。但易县法院拒绝释放无辜,继续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再次对王德谦等七名大法学员进行非法庭审。

此次非法庭审,七名被迫害者家属亲人被剥夺旁听权利,杜启国、史长春、警号131130等恶警,对家属进行威胁、驱赶,态度野蛮粗暴,他们嘴上说每家可以留下三个直系亲属旁听,但留下仅仅六、七个人旁听,众多亲属被关在门外。

许多受迫害人的亲属,因长期不能和亲人见面,纷纷到易县法院大厅内,等候能看上亲人一眼。但这场面招来易县法院恶徒的恐惧,十点至十一点左右,调动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田国军等恶人恶警,对汇集到法院的受迫害者的家属进行拍照、录像,驱赶到一间屋子里,不许随便走动,并关上法院大门。后众多亲属趁有辆轿车要驶入法院,才得以走脱。

参与此次非法庭审的伪法院人员有:易县法院庭长孙春梅、主审姚士春、审判员崔小娟、书记员叶小波、法警大队政委史长春、原此案审理杜启国、所谓公诉人高建胜及警号为131130恶警,其他人员姓名待查。

漏洞百出 丑态百出

易县检察院伪公诉人高建胜,其所谓指控漏洞百出,被律师多次提出不具可信性,甚至是造假、强加罪名。高建胜更视此庭审如儿戏,随便出入,时而嬉笑,时而咆哮,时而叼着香烟自我陶醉,时而情绪冲动将卷宗摔在桌子上,表情极其恶劣。高建胜竟多次打断律师的辩护,并在律师念辩护词时大声咆哮。

恶警杜启国是第一次非法枉判王德歉等七名大法学员的主要责任人,案子被中院驳回后,此次非法庭审,杜启国不但不回避,还多次走上法庭,站在庭长孙春梅面前,指责她怎么怎么不对,应如何做,杜启国颐指气使法官,引诱受迫害者如何认罪,并威胁对已释放的部份大法学员,如果以后电话再连系不到,就要将他们送入监狱去。杜启国在法庭上驱赶旁听的大法学员亲属,恐吓他们必须到庭外等着,不然就暴力对待。非法庭审后,当王德歉的女儿追赶被押出庭外的爸爸,恶警杜启国竟揪住小女孩撕扯,极其嚣张。

在非法庭审开始后,律师曾请法庭卸掉大法学员们身上的刑具。身为法警大队政委史长春,此时竟在下面大叫:“合议什么,不摘就是不摘,他让摘就摘呀(指律师)。”

律师依照法律条文提出的条件,被史长春看的一钱不值,完全忘了自己是执法者,理应依法办事,邪党本质尽显流氓本性尽显,《九评共产党》揭露的邪党本质在此人身上尽显。

警号131130的恶警看谁不顺眼就拽出去,态度蛮横,此恶警将来旁听的大法学员李保金的妻子拽出庭外,剥夺李保金妻子的旁听的权利。王德歉的家属也遭到此恶警的野蛮对待,被强行逐出庭外。

王德歉、李保金及家人现状

王德歉妻女现状:易县伪法院五月八日非法庭审王德歉后,王德歉的妻子女儿的人身安全再次受到威胁,在母女俩相继回家后,便被亲属告知:一辆警车已经在她家门前待了许久了,还有一辆灰白色的汽车在附近窥视。如今母女俩有家不能回,无处安身。

王德歉身体现状:大法学员王德歉是被警察架入法庭的,他面色苍白、浮肿,眼球浑浊,身体消瘦脱像,走路靠人架着,身体不时的颤抖,血管瘤的疼痛使他难以坚持,身体极度虚弱,开庭有狱医跟随到场。

李保金身体现状:大法学员李保金身体消瘦脱像,面色苍白、浮肿,眼窝塌陷,脚成黑紫色,他曾遭易县公安局恶警非法审讯、酷刑逼供;易县公安局恶警还嚣张说:你认罪能办你,你不认罪照样办你。可见所谓庭审是邪党装门面的走过场。

望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大法学员王德歉、李保金及其家属,维护他人的权益也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制止中共邪党对中国百姓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