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家属披露家人被迫害详情(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明慧记者吴思静采访报道)黑龙江双鸭山市大法弟子郭淑珍、田小玄母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分别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重刑七年和八年。(详情见“郭淑珍母女分别被枉刑七年和八年”)


郭淑珍

田小玄

通过电话,郭淑珍的女儿,田小玄的姐姐田丽君向记者透露了更多的详情。田丽君本人并不修炼法轮功,但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也曾经被非法拘留二十四小时。她说,除了她的母亲和妹妹被非法判重刑,导致所有家人遭受巨大痛苦,同时他们还蒙受了十四、五万元的经济损失。


黑龙江双鸭山看守所位于双鸭山市尖山区卧虹桥附近,是该市主要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最多是二零零二年关押过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

非法抄家

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在郭淑珍、田小玄母女被非法判刑前十个月,双鸭山市尖山分局双山派出所副所长韩晓秋带领警察彭涧秋、宏伟等人到郭淑珍住处,强行打开房门,闯进屋内,非法抄家,抢走人民币七千元、手提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设备器材、以及多本法轮功书籍及其它出版物。田丽君透露,当时母亲郭淑珍住在她的家里,派出所是用其家被盗而骗她回家的:“当时派出所来我家的时候,我们家没有人,是邻居帮助他们给我母亲家打电话,说我们家被盗了。我(得到消息)回家的时候,看到门口站着两个派出所的人,他们要求我开门,我没有钥匙,他们就找开锁公司开门。过程中他们没有给我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只是说他们是派出所的,有人报案,说我们家被盗。”

开门后,警察看到家里挂着法轮功李洪志师父的像,和法轮功书籍以及传单,他们要求田丽君告诉他们这个地方到底谁住,田丽君回忆道:“他们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说的话,他们就说是我的孩子住在这里。我的孩子当时刚刚毕业参加工作……” 说到这里,田丽君不禁长叹一口气。

田丽君本人并未修炼法轮功,因为并不和母亲同住,所以也不很了解情况,但是她之后还是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四个小时,而她的母亲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继续关押,从此再也没有回家。田丽君说:“当时我非常害怕,就把他们领到了我母亲家。他们找我母亲时的名义是了解情况,调查一下。结果他们把我父亲,我母亲,我和我孩子同时带到派出所,我们三个人被关押了二十四个小时,但是我母亲从此没有再回来。他们也没有给任何手续。”

田丽君透露,派出所在没有主人在场的情况下,从她家抄走很多设备和器材,拿走的现金七千块钱是她父亲补发的工资,派出所拿走之后就再也不承认了,她说:“派出所晚上从我们家搬出去很多东西,当时我没有在场,因为开开门的同时,我们家就我一个人,我领着派出所的人到我父母家去找他们。我们家还失窃了七千元现金,派出所翻东西的时候,我还在方厅里,我当时非常紧张,心脏病都要复发了,我只听到他们说了一句:‘啊哟,还有现金。’后来我妹妹的律师告诉我,我妹妹说,那个屋子里有七千块钱,是我父亲补发的工资。他们派出所拿走之后再也不承认了。”

审问老人

在派出所里,田丽君震惊于警察是如何审问她的母亲这位六十四岁的老人的:“在我被羁押二十四小时的时候,他们审问了我母亲,我就在隔壁,我没想到,现在的公安,现在的派出所是这种态度。我母亲当时已经是六十四岁的老人了。他们的那种态度极其恶劣,因为他们审讯我母亲的时候是关着门,所以我不知道他们是拍桌子还是摔东西,反正是非常响。我母亲那三天在派出所一直戴着手铐脚镣,他们还不允许我母亲睡觉。表面上没有看到伤痕,但是我感觉到我母亲身心很疲惫,精神遭到一定伤害,萎靡不振。”

妹妹被捕

同年六月十一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国保大队把田小玄绑架至宝清县公安局。在田小玄的强烈要求下,田丽君十五号才得以见到妹妹,田丽君说:“我妹妹也是身心很疲惫,精神状态几乎要崩溃了。他们抓我妹妹的同时没有通知家属,我妹妹怕我不知道,所以跟他们强烈要求见我,他们才通知(我)的。”

经济损失

从二零零八年一月到第二年一月,因为邪党的迫害,田家一共遭受了十四、五万元的损失,田丽君一一数到:“从我们家出事之后,我母亲和妹妹在派出所的所有生活费用,加上聘请律师的费用,再加上派出所私自没收的,再加上我们家被抄走的一些设备,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复印机,扫描机等等,加在一起将近十四、五万。仅仅设备就有十万。”

田丽君还透露:“在双鸭山市看守所里,一个盒饭要八块钱,每天两盒,共十六元。一年下来是很大一笔数目。而且偶尔还得往里面存点儿现金,因为看守所不许家属往里面送日用品,生活用品必须由家属在那里面存钱,在那里面买,价钱很贵。我母亲的费用和我妹妹的费用都是如此。”

据曾经于二零零零年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在双鸭山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透露,看守所里面的饭分为两种,一种是不用付钱的饭,夹生的窝头非常硬,难以下咽。还有一种是盒饭,非常贵,能看到一些咸菜之类的东西就算不错了。

开庭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黑龙江省宝清县邪党法院对九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审判,其中田小玄被枉判八年。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的唐吉田律师为田小玄做了无罪辩护。开庭时,田丽君作为家属也在场,她回忆说:“律师当庭主要想证明,我妹妹没有危害任何社会安全。无论是过去学法轮功的还是现在学法轮功的,都没有危害任何社会治安,没有干任何事情。但是法庭阻止律师发言。”“他们抓我妹妹的时候,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说她参与了任何事情。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把我妹妹判了八年。”

家人炼法轮功受益

说到家人修炼法轮功的情况时,田丽君说:“我们家的人始终都非常善良。我母亲原来有眩晕症,每年都必须打点滴。自从炼了法轮功之后,我母亲再也没有打过静点,从来没有住过院、打过针。我是她女儿,我很了解这件事情。我妹妹也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我母亲才让她学法轮功的。我妹妹和我母亲做的事情都是出于善意,为了自己身体更健康,为了大家能够身体更健康。”“我父亲腰椎盘突出,自从学了法轮功之后,身体变得非常强壮,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能种地。我感觉法轮功对我父亲的影响很大,他的身体非常好。”

周围的人看到或者听说这一家人的遭遇后,他们虽然现在还不敢公开直接批评邪党,但是他们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他们的看法,田丽君说:“很多我们身边的人看到我们家这么善良的人,就因为学法轮功遭到今天这种迫害,他们都说,我们家的人非常好,一些人还说,学法轮功是好的。”

呼吁

最后,田丽君作为一位未修炼法轮功的家属表示:“我呼吁全球的人们帮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使他们能早日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