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及恶警(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吉林监狱是吉林省第二大监狱,狱中关押二千八百多名长期服刑人员。监狱为了严格的管理制定了各种“监规、监纪”,特别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不但严格管理,还采用了多种非人性的酷刑迫害。造成众多人伤残,十三人死亡。其中迫害的方式有:关押严管、上抻床抻、四肢固定、长期坐板、暴力毒打、关押在小号里(矫治中心)四肢被固定后对其进行暴力转化迫害,手段有:用烟熏、开水瓶烫、脏布堵嘴、用针扎、拳打脚踢等多种酷刑折磨。

从零二年起至今,以原监狱长李强、现任监狱长王坤、副监狱长刘伟为首,亲自指挥谋划了对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各种残酷迫害。而监狱教育科的干事李永生、王元春则是直接参与并实施各种迫害的主要打手,从零二年至今,在监狱中发生的所有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迫害几乎都是经此二人之手。恶人们将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长期固定在固定床上后,对他们采取用开水瓶烫肚皮、烟熏、针扎、拳打脚踢、塑料管抽打、用脏布堵嘴、上抻床抻等令人发指的酷刑,以达到逼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的目的。

而监狱内各监区教育改造队长和小队狱警则积极追随参与迫害。在各监区成立强制“转化班”。唆使其他刑事犯对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严密的包夹监视,随意打骂。

几年血腥残酷的身心迫害,在吉林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至少就有十三名,分别是:刘成军、雷鸣、张建华、何元慧、林世雄、魏修山、孙长德、曹洪延、王贵明、崔维东、郝迎强、王启波、杨光。


吉林监狱正门

吉林监狱恶人榜

李强:原吉林监狱监狱长。现任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干部管理处处长。吉林监狱从零二年开始,以监狱长李强为首,政委刘长江,刘伟、李时进、李壮等人组成迫害小组,对各监区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办学习班迫害转化。各监区在迫害转化中都积极参与。先谈话,不放弃信仰就恐吓,然后拳脚相加,强行拖到严管队上抻床、固定床,最后长期坐板,从早上四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李强还利用加分、减刑来诱惑、教唆其他刑事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当时的刑事犯徐志刚、王臣、江旬等人就是受到李强的利诱唆使,对被关押到严管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酷刑迫害的帮凶。


恶人李强

王坤:现任吉林监狱监狱长。零四年王坤掌权以来,从表面上看“政绩显赫”、“管理有方”,吉林监狱在社会和上级有关部门中被评定“文明监狱”。但背地里对法轮功修炼者却从来没有停止迫害,酷刑迫害伤残了众多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致多人死亡。


恶人王坤

刘伟:吉林监狱改造政委,副监狱长。多年来一直指挥并参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在零六、零七年间的狱内总结大会上,刘伟公开对二千多名服刑人员叫嚣:“你能死得起,我就能埋得起,最多我搭上点丧葬费,大不了给我点行政处分。”这番话足以证明监狱恶警对服刑人员的生命视如草芥,每年都有被打死的、有病延误医治死亡的、还有承受不住监狱内恐怖环境上吊自杀的。


恶人刘伟

李永生:教育科干事,从二零零二年吉林监狱开始关押法轮功修炼者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在吉林监狱充当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急先锋,几年来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他那惨无人道的酷刑手段迫害致残、致死。在零三、零四年间,利用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经常以谈话为由,如不放弃信仰就强行关押严管小号,抻床抻,固定四肢,指使犯人参与迫害。


恶人李永生

特别零三年起,李永生、王元春非法设立暴力“转化”班,即“矫治中心”。并将各监区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关进“矫治中心”。在“矫治中心”里,他们在原有小号内的地铺上用自制的手铐脚镣强制固定被迫害者的四肢。当时小号内有二十多个小单间,每个单间都有一个固定床,每个固定床都固定着一个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李永生将他们长期二十四小时固定在固定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不允许犯人私自打开被迫害者的手铐脚铐,连上厕所都不允许,吃饭、大小便都在固定床上解决。李永生教唆、利诱刑事犯人说:“你们的‘转化’力度还不够,要再加大力度‘转化’,我才好到教育科给你们批分(减期方式)。”犯人在李永生的唆使下,采用了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修炼者:用开水瓶烫肚皮、烟熏、针扎、拳打脚踢、塑料管抽打、用脏布堵嘴等。

迫害中法轮功修炼者刁树君、谭秋成、史文卓、孙长君、刘敬新、邹继斌、刘成军、雷鸣、林世雄、魏修山、孙长德、曹洪延、何元慧、梁振兴、蔡立民等,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折磨迫害。其中刘成军,雷鸣等被迫害致死。

王元春:教育科干事,曾是小队管教,后调到教育科。和李永生狼狈为奸,设立“矫治中心”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王元春在六监区成立“转化”班,利用犹大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每天十几个小时轮流围攻,利用歪理邪说攻击大法迫害学员。如法轮功修炼者还不放弃信仰,王元春就将其押到严管或小号进行强制转化。王元春对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采取强制关押严管、小号,上抻床抻、固定四肢、长期坐板等酷刑迫害手段。王元春不但利用酷刑折磨,制造恐怖气氛;还唆使刑事犯人对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长时间使用暴力轮番上阵围攻、关押严管小号。


恶人王元春

在吉林监狱王元春和李永生一样充当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急先锋,至今还在继续参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刘铁军:不仅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此人还贪得无厌,经常索要犯人钱物。刘铁军调到一监区当改造队长期间,监区管理十分混乱,犯人郝文福强烈要求面见监狱长,犯人范铁军不让,逼郝文福用撞玻璃断命的方式抗争。最后狱方怕发生意外,副监狱长刘伟才肯答应面见郝文福。郝文福反映刘铁军违法乱纪,曾多次写信给监狱领导,刘铁军不但没有送到,私底下把信撕掉销毁。刘铁军指使犯人打人,打人者不押严管,反而将被打者关押严管。这类事件很多。


恶人刘铁军

孙凤军: 零八年被吉林监狱重用为严管小号主任。孙上任就私自定了一条规定:所有被关押严管的服刑人员首先上大挂抻。零八年秋后,法轮功修炼者张文丰、刘玉和等人被关入严管队。刚进去就被抻上,有的被抻残,有的被抻死。张文丰被穿连体衣(束身衣)、上大挂抻等,被迫害的十分严重。刘玉和被上大挂抻残,双手麻木,并且不让上厕所,大小便都在大挂上解决。


恶人孙凤军

孙凤军还贪占无度,索拿犯人钱物更是家常便饭。刑事犯孙兴合利用关系网花钱,买了个管理犯人的差事,成为孙凤军的打手之一。零九年三月十一日是七监区接见日,犯人庞玉童送给孙凤军绿猫高级香烟一条,七监区犯人兰武杰、刘崇峰、王哲仁等人都在现场看到。

孙文:吉林监狱医院院长,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致使法轮功修炼者有的被强暴实施灌食迫害,对有病的也不给办理保外就医,对不配合的法轮功修炼者采用各种方式迫害。孙文对法轮功修炼者林世雄、郝迎强、杨光、王启波等人的死,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吉林监狱酷刑简介:

吉林监狱对服刑人员令人发指的酷刑迫害在世界上臭名远扬,非法迫害致死、致残了众多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

严管队是吉林监狱使用酷刑的重地,现改名为“惩改中心”。零八年前严管队设立在监舍楼的二楼、三楼东侧十监区的监舍内。零八年秋,搬到监狱教育楼西侧顶楼(超市楼西侧)。下面详细介绍一下严管队内非法设立的酷刑设施。

酷刑——抻床:零二至零八年,一直是采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要酷刑之一。在四块厚一百毫米左右的铁板上,钻上十八个带丝扣的小孔,按照顺序排列,在每个小孔上可自动拧装手铐,根据被抻人的身高长短而定。四块铁板上分别安装在床上用螺丝固定住。


抻床(演示图)

被迫害者被脱光衣服拖到抻床上,先把一只手固定在一只铁铐内,犯人用脚蹬被迫害者先固定好了的那只手的身体侧面,然后几个人在用力拽被迫害者的另一只手,固定住,就这样双手先被抻起。然后用双脚用力向下蹬被迫害者的肩膀,其他人用力向下拽被迫害者的一只脚,固定住;在拽另一只脚,固定住。被迫害者的整个身体被固定在抻床上,身体悬空离开床面,犯人在腰部下面塞上铁板手或尖锐物品,身体腰部下落就会被扎痛扎伤。使受害者处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身体各个关节马上被抻开。为掩人耳目,被迫害者刚被固定住之后,嘴里就被塞上一个橡胶球,这样被迫害者就无法呼喊求救。此酷刑就象五马分尸一样,手段极其残忍。被迫害者在抻床上抻几分钟后,就基本被抻残,严重的被抻死。

酷刑——固定床:零二至零八年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要酷刑之一。被迫害者被脱光衣服强行拖到抻床上,四肢分成大字型固定住,被迫害者身体不起空。虽然没有被抻时撕心裂肺的痛苦,但因被迫害者长时间被固定,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四肢出现麻木,疼痛难忍,失去知觉……轻微的会出现昏厥、休克;严重的会导致身体残疾,甚至死亡。


固定床(演示图)

酷刑——连体衣:(又称:束身衣)零八年秋开始成为迫害手段之一。监狱自制,用厚布做成长一百七十厘米左右的“连体衣”。只有嘴巴那个地方留个小口呼吸。被迫害者双手和身体强迫被绑住或用胶带缠住,然后强行装进“连体衣”内,把拉链拉上或绑上,就象一个死尸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时间一长就被折磨的气喘吁吁,喘不上气来。然后恶警指使刑事犯开始行恶,对他们拳打脚踢。有的被打成伤残,有的被折磨致死。

酷刑——小号大挂:(又称:吊挂)设立在小号的里边。刑具被固定在墙上,手铐固定在一个可以上下活动的铁链上。强制拽被迫害者的双臂,将双手铐住。然后把手铐向上拽,身体被拽起,脚尖点地。此种酷刑使被迫害者的双臂和手腕被手铐抻伤,失去知觉。时间稍长一点,就被抻残,严重的被抻死。


上大挂(演示图)

酷刑——坐板:在严管队里有十多排长凳。前面几排的凳面宽度不足六厘米,高三十厘米,后几排的凳面稍微宽一点。每天早上四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时间一长使整个臀部坐坏发生溃烂。坐板的过程中,不允许晃动,如果晃动一下,就会被几个管理严管的犯人殴打。如果不服从就会遭到管理犯人的毒打,严重的就给上大挂。


坐板(演示图)

种种酷刑迫害的见证

法轮功修炼者刁树君,吉林省白城市人。在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监狱当天,监区恶警管教刘铁军为达到转化目地,制造恐怖气氛。强迫刁树君坐板,并指使刑事犯人参与迫害。不许刁树君和别人说话,更不允许随便上厕所。每天早上四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如不服从或坐不直,包夹犯人就对刁树君殴打。

恶警管教张桂林以刁树君不服从管理为借口,强行把他拖到严管队上抻床抻。双手臂被抻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协助管理严管的刑事犯徐志刚怕出事,把刁树君放下抻床,并强迫长期坐板迫害。

零四年李永生把刁树君等法轮功修炼者送入“矫治中心”进行迫害,把刁树君等人强行固定在小号的固定床上。刑事犯人用脏布堵住刁树君的嘴,用开水瓶烫刁树君的肚皮,立刻被烫起许多大泡。上厕所也不让他下固定床。小便时犯人用尿瓶接着,刚要便出犯人就拿走尿瓶,这样小便整个便在身体的屁股下面,由于长时间固定在床上,尾骨部被磨烂发炎,腐臭难闻。再加上尿的淹泡更是臭气熏天,伤口溃烂。大便时在腰部塞一块硬泡沫或木板,屁股下塞一个大便盆。长时间的迫害折磨,使大小便失禁,而且便不出来。犯人往刁树君的嘴里灌药(甘露醇),往肛门里面打肥皂水。甘露醇能破坏人的胃肠及消化系统,但还是便不出来。刁树君为此绝食抗议迫害,后生命垂危,被送到监狱医院抢救,造成肺炎加重,至今疼痛难耐。肚皮上还留下了被烫伤的疤痕。

法轮功修炼者张文丰,吉林省德惠市人。 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晚九时左右,张文丰在吉林监狱三监区三小队五楼宿舍509号监舍,晚上吃饭时,刑事犯人在他的饭食中下了药物,将他迷昏后对他进行了性侵犯。第二天张文丰早晨起床时屁股下面有粘连的脏物流出,并感觉颈椎很难受,怀疑被犯人用药物迷昏后被打造成的重伤。迫害发生后张文丰把此事反映给负责恶警管教柴洪军。柴当时说:“这件事我会反映给监狱领导处理。”可过后柴洪军却找借口把受害者张文丰强行关入严管迫害,一个半月后才解除严管。

零八年九月大约十七、十八日。一天早上张文丰起床后,感到脑袋发胀,眼睛发直,全身无力……。出工后到了中午,天气很热,张文丰把衣服袖子撸起来,发现右手腕静脉血管处有一个类似针眼的痕迹。立即意识到在自己熟睡时被犯人注射了不明药物,才出现以上不正常状态。他把此事反映给恶警管教柴洪军,要求到医院做体检。当时柴说:“行,我领你去!”第二天柴领张文丰去监狱医院,张文丰当时要求做体检,医院不给做,大夫只看了一下敷衍说:“不是针眼。”九月二十三日,恶警管教柴洪军又一次把张文丰强行关押严管!

张文丰被关押严管期间,管理严管的刑事犯人范铁军,在恶狱警孙凤军的授意下把张文丰强行拖进小号,上了大挂迫害。张文丰双手被挂铐,两脚尖刚能着地。就这样被大挂抻挂迫害约半个小时后,张文丰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管理严管的刑事犯人把挂铐打开,并恐吓逼问说:“吃不吃饭?”张文丰说:“不吃!”他们就把张文丰全身用胶带绑紧穿上紧身衣(刑具),穿上后整个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像僵尸一样,扔在地上躺了一天一宿,他们拳打脚踢,张文丰最后呼吸困难,生命垂危,才被迫同意吃饭。

张文丰被无辜关押严管近三个月时间,颈椎疼痛难忍,每天都挣扎在死亡的边缘上。胸闷,头胀,多次昏迷……要求到医院检查,监狱大夫说:“这种毛病没有什么特效药,到监外医院检查确诊才能对症医治。”至今张文丰的颈椎疼痛难忍,身心遭到严重迫害,并强烈要求到监外医院检查确诊,及时得到公正处理!现在张文丰被关押在九监区遭受迫害。零九年四月份又被关押严管迫害折磨。

法轮功修炼者刘玉和,吉林省桦甸市人。零八年十月,五监区刘玉和被关押严管,恶人孙凤军指使刑事犯人孙兴合、范铁军、梁新明等人,将刘玉和上大挂迫害,两天的迫害使刘玉和身体被严重抻残,至今双手麻木。更加残忍的是不让刘玉和大小便,强迫刘玉和在大挂上大小便,臭味难闻,大小便沾满衣裤。又强迫刘玉和坐板一个多月,才放回监舍,刘玉和写信上告被严管残害的真相。

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狱警戴俊再次把刘玉和关入严管。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早上八点左右,刘玉和遭到管理严管的刑事犯人孙兴合、梁新明、范铁军的暴打。晚上七点三十分,刑事犯人范铁军将刘玉和叫到严管外面,范铁军、马敬雨、孙兴合、崔永扒光刘玉和的衣服,强制其坐在地上,便进行暴打。边打边说:“严管队打人的事能说吗?是那么回事也不能说!你不是给检察院写信告严管队吗?告马敬雨、孙兴合打你吗?告诉你早就想找茬打你,今天就打你了,看你以后还敢乱说?”恶警管教刘彤、李管教在现场却视而不见。恶警管教董健说:“严管队不打人还叫严管队吗?”在恶狱警的指使下几个刑事犯人打累了才让刘玉和回去。八点十分刑事犯人梁新明又把刘玉和带到厕所又一阵暴打,鼻口出血,呕吐不止。致使刘玉和被打成重伤,当时心脏病发作。刑事犯范铁军,马敬雨见事不妙,拿救心丸强迫刘玉和服下后才让回去。至今刘玉和的双手被抻残,疼痛难忍。现在被关押在五监区遭受迫害。零九年四月份,刘玉和又被关入严管迫害折磨。


弹眼球(演示图)

法轮功修炼者谭秋成,吉林省榆树市人。零四年被关押入严管上抻床抻,折磨的生命垂危。谭秋成抗议迫害,咬破舌头,血流满床。刑事犯人徐志刚把谭秋成放下抻床之后强迫长期固定其四肢。谭秋成被关押在严管几个月,残酷的酷刑折磨,导致他身体严重伤残,现在还在痛苦折磨中。被关押五监区遭受迫害

法轮功修炼者张宏伟,吉林省通化市人。被关押十监区当天,狱警强迫张宏伟坐板,从早上四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并指使刑事犯人严加看管,不许他随便说话,在规定的时间才可上厕所,三顿饭都由犯人给打,每天都吃不饱。刑事犯人用手弹张宏伟的眼珠、鼻子,拽眼眉、头发等。还不放弃信仰就被强行拖到严管队上抻床抻、固定四肢、长期坐板等。张宏伟被酷刑折磨的重病在身,现在还在监狱医院里遭受折磨。

法轮功修炼者孙千,吉林省德惠市人。关押到监狱当天就被关押禁闭室(小号)酷刑迫害。上大挂抻,脚尖离地,四肢被固定在床上,遭到暴力灌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之后被关押严管上抻床抻、长期坐板折磨。几年来孙千身体被恶警李永生、王元春用酷刑折磨的痛苦不堪。现被关押在二监区迫害。


野蛮灌食(演示图)

法轮功修炼者史文卓,吉林省九台市。被关押监狱以来,多次遭到李永生、王元春的迫害。强行拖到严管队上抻床抻、固定四肢等。史文卓多次遭到李永生、邬庆东、白野等人的毒打,导致心脏病多次发作,生命危在旦夕,被强迫长期坐板转化。身体被折磨的疼痛难忍,现被关押三监区继续遭受迫害。

法轮功修炼者金龙哲,吉林省延吉市人。现被关押在四监区,多次遭到迫害。零九年四月份又被关押到严管遭受酷刑折磨。

遭到各种酷刑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有:

现在一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于清元,吉林省四平市人。
现在二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王俭;
现在三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朱德祥,吉林省九台市人;法轮功修炼者马德生,辽宁省清源县人;
现在四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刘海啸,吉林省长春市人;法轮功修炼者邹继斌,吉林省德惠市人;
现在五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辛伟,吉林省长春市人;法轮功修炼者叶松长,吉林省通化市人;
现在六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敖永杰,内蒙古兴安盟科右中旗巴彦胡舒镇人;
现在七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武子龙,吉林省长春市人;
现在八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王延财,吉林省公主岭市人;法轮功修炼者张玉科,吉林省长春市人;法轮功修炼者张克江,吉林省四平市人;法轮功修炼者李光石,吉林省延吉市人;
现在九监区遭受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王殿华,吉林省九台市人;
现被关押在十一监区(老残队)传染病区(肺结核)迫害的有:法轮功修炼者王晓光,吉林省四平市人;法轮功修炼者孙长君、法轮功修炼者蔡立民;法轮功修炼者李占武。

以上遭受各种酷刑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仅是冰山一角,他们既没偷也没抢。仅仅是出于对真善忍信仰的渴望,就被屠杀国人八千万、嗜血如命的中共邪党关入监狱,遭受到各种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而那些社会垃圾(各种刑事犯)在监狱里却被邪共官员捧为座上宾,随意打骂、酷刑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正是天理所不容。从二零零八年开始,吉林监狱有部份狱警已被司法机关立案调查,判刑及行政处分等多人。

另外更加严重的是,监狱内设置多处通讯干扰设备(屏蔽),此设备对人体辐射严重。自从安装该干扰设备以来犯人和狱警都有不同的头痛、心胸气喘、迷糊等一些不正常反映,吃药也无济于事。监狱怕狱内迫害事实真相曝光,对安装在监区的电话也不允许随便使用,更对敢于言明迫害真相的人关入严管小号进行迫害,对不配合他们“要求”的严厉打击,这种“文革”式的整人方式使监狱内的气氛更加恐怖。

以上是吉林监狱的部份迫害事实真相。以后我们陆续报道吉林监狱所有被迫害的事实真相。我们相信,无论是谁参与了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终有一日,必定会受到良心和道义的审判,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也正告那些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人恶警,立刻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否则天理难容。愿所有有缘之士,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组织,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吉林监狱恶人恶警名单:

(这些人都是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凶手!)
李强,原正监狱长 电话:0432-4881551转3001
手机:13843218517
刘长江,负责政治 电话: 4881551转3003
手机:13904429905 宅电:0432-2497756
王玉范副监狱长 电话: 4881551转3006
手机:13804411837
赵信超 副监狱长 电话:4881551转3008   
谭付华,狱政科科长 电话:0432-4881551转3040 宅电:0432-4832386 手机:13644478377

相关地址电话:

吉林省吉林监狱:(0432)
吉林监狱电话总机:0432-4881551
地址:吉林市军民路100号 邮编:132012
吉林监狱的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
传真:0432-4881559
以下是监狱分机号:
3001---监狱长李强 3002---副监狱长王玉范
3003---副政委刘长江 3004---副监狱长王成武
3005---副监狱长刘伟 3006---贺长明
3007---李士进 3008---赵信超 3300---领导值班室
3009---办公室 3020---干部科 3021---干部科
3022---宣传科 3200---团委 3024---纪检
3026---工会 3666---狱政科 3028---管制
3040---教育科 3999---刑罚执行科 3077---驻监组
一监区---3061 二监区---3062 三监区---3063
四监区---3064 五监区---3065、3085、3095
六监区---3066、3086、3096
七监区---3067、3087、3097八监区---3068、3088
九监区---3059、3089、3099
十监区---3110、3120 十一监区--3111、313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