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意

在师尊华诞暨法轮大法洪传周年纪念之际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温哥华百老汇东街有个经营日久的小商场,商场里有间花店,那里常年鲜花不绝,我是花店的常客。

每个星期都要去趟花店,细心挑上一束鲜花,卖花的姑娘都知道我,微笑着按惯例把花包好。并非迎宾的花束,无需她们费心包扎,我选的花只带回家,总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瓶子里。

鲜艳美丽的鲜花是敬献师父的,我的师父,最最至高无上的师尊,天下只有师父最当得起繁花簇拥的敬意。

因为当俗世物欲横流,当人伦道德无可遏制的一泻千里,当人类几乎要放弃自己的时候,师父来了,师父传出他的高德大法,顿然万道金光破云拨雾,紫气东来,多少沉沦人世的灵魂醒了,复苏了,人类终于等来了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守候着的希望。

已是末法时期,再没有什么能改变人心,只有师父传的法。这就是洪传十七年,遍及全球,修者亿众的法轮大法

亿万个大法修炼者就有亿万个清晰如昨的故事。我的故事从图书馆开始,从图书馆的一张传单,一个免费教功的信息,我还未意识到其中的内涵,就鬼使神差地跑去学了。法轮功和其它功法不同,法轮功一上来便强调修炼中之先修后炼,所以得看书学法。

我还未学会五套功法便看完了一本《转法轮》,掩卷之际,长叹息,人间纵书海浩茫,从今后再无需寻寻觅觅了,因为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书。

从得法的那天起没有再去图书馆,当年珍藏的小说及文学书籍也一并捐图书馆了,我知道我已得到最好的。大法洪传,破尽了一切世间的迷,人间任何智慧学问都不能和大法比。此生,再无忧,不须回首,只想荡尽前世今生的红尘杂念,跟师父回家,回我们真正生命的来处,我们美好永恒的家。

没有刻意记录从哪天起,我用镜框郑重地把师父的像镶起,放在书房注目的地方,然后在师父像前敬上一束插在水晶瓶里的鲜花。

记得师父说过,师父不求弟子任何回报,不要叩头作揖,也不要供养,师父只要弟子一颗真正修炼的心。我懂得师父话中的涵义,很深很深,无限慈悲。然而我敬在师父像前的鲜花还是日久常新,经年不断。

那是一种敬意,超越一切人间的情,一切人间的期许。当我站在师父像前恭敬合十,我知道,只有心无杂念,纯净如初经洗礼的婴孩,那是对师父真正的敬。

一直记得师父说过,师父很喜欢看小孩儿,小孩儿纯真,思想很干净,没有人的观念。修炼就是要返回那份纯真的境界中。

得法的第二年去芝加哥开法会,我们在芝加哥的湖心公园炼功,师父来了,有个小孩儿在师父面前经过,师父慈爱的摸摸孩子的头。我愿自己在师父面前也永远怀有那样孩子般的纯真。

那天在芝加哥的湖心公园,六月,云淡风轻的夏日,我们围绕师父身旁,师父一直慈祥地微笑着看大家,有个学员争先恐后地诉说他修炼中的困惑,说的忘乎所以一不小心掉到湖里去了,湖水并不深,他落汤鸡似的站起来,师父慈祥地伸手把他拉上岸来。多年后想起这个情景,恍然大悟,其实我们不都是师父在这毁人无数的人世大染缸中捞起来的么。

刚开始,我在师父像前敬上不大的一小束康乃馨,或百合花。日久天长的修炼中当我越来越往神圣升华,当我刻骨铭心的体悟“师父”二字的份量,有一天我格外郑重的把那个小水晶瓶子换上一个三足鼎立的水晶器皿,那样可以放花艺用的剑山,我得用心地做这一盘插花。

每天,我向师父合十致意。有时觉得自己不够精進,不敢看师父,便看着花,心里说,师父,我会做好的。我知道,只有勇猛精進,修成完全无私无我的正觉,才是对师父最大的敬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