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

  • 给河北景县父老乡亲的劝善信

  • 给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律师协会的一封信

  • 致吉林省农安县合隆镇派出所警察的信

  • 给河北景县父老乡亲的劝善信

    景县各级官员、父老乡亲:

    大家好!今天我们怀着真诚的心给大家写这封信。我们想告诉大家的是关于温城乡非法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件。

    2008年7月20日下午,河北省景县温城乡党委书记梁国旗指使温城乡政府派40多人(乘6辆车)闯入沈志爻村大法弟子季金荣家。季金荣当时串亲戚刚回到家,正准备同她丈夫一起去给承包地棉花喷农药。突然闯入的这一大群人,不由分说就上房拆除卫星天线并进屋乱翻,把她家翻了个底朝上,并把季金荣绑架到大队部。季金荣挣脱跑到街上,给围观的群众讲真相,而他们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连拉带拽的将季金荣强行拖上车,劫持到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起来。

    随后,他们又到同村大法弟子徐秀艳家把卫星天线拆除,踹开房门进屋乱翻,徐秀艳看到凶神恶煞的这帮人当时就休克了。这伙人自己下手掐人中,后喊来医生给她输液,随即把还在输液的徐秀艳抬上车,也送到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而徐秀艳家里尚有个年仅五、六岁的孩子需要照管!

    同村大法弟子王小平家因大门从里面插上了,这群人如土匪般跳墙进到院子里,非法抄家,并把王小平、王藏岩绑架到景县看守所。

    同一天,他们当中的30多人开4辆车,非法闯入温城乡大温城村王藏起家非法抄家,将屋内翻的乱七八糟。当时王藏起去农田里喷农药刚回来,胡同里堵满了人。她身上还穿着喷农药的衣服就被绑架到景县看守所。

    以上五名大法弟子在景县看守所分别都出现了严重病状,呕吐、吃不下东西,身体非常虚弱,徐秀艳的家人去探望时,徐秀艳是被抬出来与家人见面的。

    就是这样,梁国旗伙同景县公安局却将这五名人们公认的好人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

    乡亲们,请你们评判一下,梁国旗及其温城乡政府人员是什么行为?过去的土匪强盗做偷抢之事还要在晚上,而现在的共产党的党徒们、所谓的“人民公仆”们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开车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无辜百姓强行绑架,并抢夺他们的私人财产。这是人民的“父母官”所干吗?这样的官吏民众还能信任吗?

    我们为梁国旗被权欲冲昏了头脑,被中共的谎言所迷惑从而干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而遗憾,为他及他家人的前途命运而担忧。不是我们大法弟子会如何他们,而是由于梁国旗的行为给五个家庭的老人、孩子、亲朋好友造成精神上的极大痛苦,经济上的重大损失,天理难容。这些也是梁国旗及其追随者必定要偿还的。因为“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原景县县委书记赵明磊,从99年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将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送进石家庄劳教。然而,此后赵家祸事不断,妻子摔伤,母亲得脑血栓最后喝农药而死。赵明磊自己则身患癌症,在北京住院受尽痛苦,最后葬送了年仅五十岁的生命,并在死前还被中共双规。这不是恶报又是什么?

    原龙华镇派出所王群成恶警,99年开始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结果第二年他在德州当军官的儿子从家骑摩托回德州被撞死。王群成和妻子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王群成作恶殃及家人。

    家喻户晓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一直是中共诬陷法轮功的最重要喉舌。从99年开始的新闻攻势,大量诬蔑法轮功的虚假消息大部份由他昧着良心报道。他完全放弃了人的良知而死心塌地的跟着中共指鹿为马,愚弄欺骗国人,煽动仇恨。年仅四十岁的罗京在08年得了癌症,至今还在治疗之中,真是可悲。希望罗京在生命最后的这一段有限的时间内能够认识到自己毒害中国人的深重罪孽,痛改前非,得到生命的救赎。

    从99年到现在十年中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人有很多很多,虽说是罪有应得,但这却是我们大法弟子所不愿看到的。因为我们深深的懂得生命的珍贵,我们明白你们当中的许多人是被谎言所蒙蔽。

    生命可贵,人生一世不易,那么把这一生都“献给中共”,不能作为一个真正独立的人而自由自在的活着,实在是可悲的,可怜的,同时也是可耻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已经十年,在这十年里,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坚持不懈的向世人讲清真相。我们景县有大部份官员和民众了解了法轮功真相,不再被中共的权力、金钱所利诱,不再被谎言所欺骗,让自己的良知主宰自己,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做出正确选择。

    然而,梁国旗还在充当着中共的打手和替罪羊,全县那么多乡镇唯有梁国旗任上那个期间如此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

    在此,我们正告梁国旗及其追随者,你们对大法弟子迫害所造成的一切痛苦是必定要偿还的。恶报是我们不愿看到的,我们希望你们有美好的未来,所以不辞辛劳的给你们讲真相。有句话叫做“回头是岸”,我们盼望你们早日回头,痛改前非,善待大法弟子。这是你们在中共灭亡之时能够保命,有平安未来的唯一选择,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对你们的愿望。如仍不悔改,继续充当中共的打手,那么恶报随时将会降临。中共是保不了你的命的。中共是在毁灭人的良知、善念,是在往地狱里推人。

    梁国旗及其追随者,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和景县各级官员、父老乡亲都在注视着你们的一举一动,愿你们珍惜自己和家人,从中做出正确的选择!立即将五名大法弟子从劳教所要回来,立功赎罪。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不管人相信与否,它确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管贫富贵贱,一视同仁,毫厘不差。

    愿景县的各级官员,父老乡亲,能用良知、正义看问题,都能有美好未来。

    景县大法弟子


    给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律师协会的一封信

    北京市司法局及北京市律师协会工作人员:

    京城五月,又到律师年检时。身为法律工作者,你们也深知每年一度的律师年检独具“中共特色”:在中国,执业律师尽管已经获得国家律师资格的认可,但是每年还都要重新进行一次律师注册,如果注册不被通过,就将面临律师资格被取消、无法执业的严重后果。

    2008年4、5月间的律师年检曾因超出往年的严格而备受国内外瞩目:全国多名律师的注册申请遭到搁置、延期、甚至被吊销执照,司法局和律师协会给出的理由是这些律师接受并办理了政府不喜欢的“敏感案件”。所谓“敏感”,实际上也是深具“中共特色”的政治专词,它充份暴露了中共在律师年检中采取的政治标准,也让人们认清了律师年检的真实面目,那就是中共通过施加政治压力的强制手段逼迫律师服从人治违背法律成为其暴政的驯服工具!

    同时,我们也看到,在当局利用年检打压正义律师的非法行径中,司法局成为中共破坏法律实施、迫害正义维权律师的主要工具,本是律师之家的律师协会也成为其帮凶。律师帮助他人维权却造成自身基本权利无法保障,不幸沦为弱势职业群体。年检制度迫使律师在生存压力和法律公正之间做出两难选择,很多律师因此不敢去办理一些政府不喜欢的案件,也不敢去为那些弱势群体依照法律进行彻底辩护,而那些坚守正义公平原则的、敢说真话的、遵纪守法的正义律师却不能通过注册,只有被迫转行。本该在法庭上侃侃而谈、潇洒自如的中国律师困惑:“我是律师,还是狗?”,他们和所有渴望公平正义的中国民众一样,有着哈姆雷特式的无奈:“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悖论,又何尝不是中国法律界的悲哀、荒诞和大不幸?!

    去年以来,中国大陆律师年检制度的合法性开始受到普遍质疑,对司法部门利用政治审查手段打压控制律师的行为抗议之声不绝于耳。今年,律师年检形势更为严峻,也吸引了全世界更多关注的目光,人们都在期待----这把高悬在中国正义律师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能够被真正体现法律精神的正义之剑所取代。

    维权律师是中国黑暗腐败的司法现状的唯一亮点

    律师的职责是最大限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又是一个天然的人权维护者。在法治社会,律师的正确位置应该是处于政府和公众之间“中立的法律专家”。但是在中国大陆,律师仍然被强行捆绑在行政部门和官方律协的官僚体系之下,远远不是具有独立地位的自由职业者。由于中共统治的专制与暴力,法律乃是一纸空文,所以这个政权对“中立的法律专家”有着天然的畏惧------因为法律专家会识破中共法律的虚伪,因为中立会不甘为暴政的驯服工具,所以,中共将人权律师列为“不稳定”因素之一,要运用一切手段监管、控制、消灭这个群体的中立立场,对不听话的律师施以毒手,迫使其为己所用,欺骗蒙蔽民众。呜呼!一个连律师都不能独立的体制,实在是一个恐怖的体制!

    近年来,随着中共暴政加剧,社会矛盾不断激化,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不是贫富间的社会阶层冲突,而是中共政府与民众的冲突,并且这种冲突日益尖锐,一触即发。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中国律师阶层经过艰难、痛苦的反思,天职与良知觉醒,终于有富于正义感的律师敢于抬头向这个体制发出拷问,敢于面对贪腐官员,社会强权,秉持法律正义,为社会弱势群体主持公道。他们开始关注并勇敢介入公民的宪法权利遭受政府权力部门侵害的事件,如强拆、农民失地、三鹿毒奶、异议人士、少数民族 、法轮功信仰者等案件,这些所谓的敏感案件因其背后深刻的体制背景而具有普遍社会意义,这意味着维权律师代表所有受侵害的公民为宪法赋予的公民权而斗争,受益的将是全体公民。这些律师被国际舆论界誉为“中国的良心”,视为中国人权进步的希望,是目前中国黑暗腐败司法现状的唯一亮点!

    敢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

    涉及法轮功信仰者的案件是所有“敏感”中最敏感的神经。从上个世纪的1999年江泽民集团悍然发动镇压法轮功以来,到今年已经整整十年了。十年间,中共与江氏集团动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动用一切媒体、司法、军警、特务、党政、外交,进行了全方位的镇压,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洗脑、毒打、电刑、强奸、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乃至活摘器官,惨无人道的迫害手段令人发指。在这场惨绝人寰、毫无法律依据的残酷镇压中,中共利用国家司法系统毫无顾忌地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公检法三位一体,被盖世太保——“610”邪恶组织捆绑成了铁血同盟,共同实施迫害,可以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更为嚣张的是,迫害之初,中共熄灭了司法体系内一息尚存的自由火种,公然违法:司法局规定不允许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辩护,所有律师事务所都被告知“不许接法轮功的案子”。这项内部规定应后来“做秀”审判的需要,演变为所有律师均“不许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当时,被中共无所不用其极的造假抹黑宣传所毒害,很多律师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对法轮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误解,加之身处矮檐之下,中国律师几乎没有人敢违抗这样一个非法、荒谬无耻的内部规定,没有人敢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在那段黑云压顶的日子里,很多人都知道,杀人越货都能“捞”出来,但是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却闻者噤声,无人敢为出头。很多律师闻法轮功色变,避之犹恐不及,一些律师为了挣钱接手法轮功案子,底线是只做有罪辩护。

    十年来,中国社会发生很大变化,中共暴政使社会各个阶层民众的基本权利受到侵害,民众对中共的真实面目了解日深,维权运动风起云涌。在这三千多个日子里,法轮功学员坚持“真、善、忍”原则,秉持大善大忍的精神,在身心承受巨大苦难之时,锲而不舍的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功教人向善却无辜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以和平、理性抵制迫害,启发人性善念良知,获得越来越多各界人士的理解和支持。

    可喜的是,近年来,大陆律师群体的良知和天职意识逐渐觉醒,他们中的一部份正义之士勇敢地站了出来,为被非法绑架和监禁的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并在司法系统中为法轮功学员据理力争,尽管遭受当局各种压力,仍然坚持不懈、毫不退缩。时至今日,为法轮功修炼者做无罪辩护已成为大势所趋。国际舆论对这一律师群体表示了极大的敬意,他们赞赏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所付出的努力并表示这个过程是“很有意义的”。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上,都为中国法律和人权状况的进步做出了卓越非凡的贡献:首先,他们从中国现行法律的层面论证了信仰法轮功无罪,传播信仰无罪,宣讲自己的苦难遭遇及澄清事实无罪!中共自窃国建政以来,一直以暴力和谎言愚民,普通民众出于恐惧,用“党说是啥就是啥”、“党叫干啥就干啥”的“党文化”思维,不知人权为何物。辩护律师在法庭上的慷慨陈词清晰深邃、掷地有声,令旁听者悚然心惊,原来,依照中国现行法律,直到现在修炼法轮功都是合法的!而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传播法轮大法的言行,如制作散发书籍、传单、光盘等宣传品,挂条幅标语、当众宣讲、上网下载等都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合法行为!

    其次,他们从普世原则的角度谴责了当局利用公权力粗暴侵犯和干涉公民信仰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暴行。公权力不应涉足社会私域,政府绝无理由介入灵魂事务;思想(信仰)不构成犯罪,刑罚只惩罚行为,这些从未在中共意识形态中出现过的普世原则将现代法治观念引入中国法律和中国社会。

    再次,他们身体力行,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以大量确凿、翔实的证据揭露了中共司法机构在法轮功问题上令人发指的执法犯法、恶人丑行,在很大程度上震慑了暴政体制下执法者无所忌惮的集体犯罪!

    第四,以法律人平等理性的视角,重新认识被中共抹黑的法轮功修炼群体。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是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的修炼团体,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自愿的、免费的,不分男女老少,从几岁幼童到高龄老者,修炼者每个人都是社会中的一员。对个人来说,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和平,而且能开启智慧,逐渐达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奥秘的自在境界;对社会来说,修炼法轮功能增加社会的稳定、包容与祥和,提高人们的整体精神生活质量。法轮功自传出以来仅凭人传人、心传心便修者日众,历经十年镇压屹立不倒、日益兴盛。

    通过与法轮功学员的近距离接触,这些正义律师看到了真实的法轮功,看到了法轮功修炼所带给人的纯正、在受迫害的情况下仍能先他后我的境界,一位律师感慨颇深地说:“我们所见到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都是最守法的公民,他们的言谈举止都是全国人民的楷模,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他们身上体现的这种勤劳,勇敢,坚韧,这种宝贵的精神,代表了中华民族儿女身上的最好的品质。”发生在中国的这场迫害不仅是针对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也针对着所有自愿信仰和追随真善忍的人们,是对人类正义、道德与良知的无情毁灭,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正义之举不仅维护了法律的公正,也捍卫了人类正信的尊严,在人类进步史上也将留下光辉的一页!

    他们是中国律师的精英,理应成为中国法律界的骄傲,但是在中国大陆的黑暗现实中,他们却成为司法系统想方设法控制打压的对象。“610”、国保、警察、司法局、律师协会、公检法相勾结,站在邪恶一边助纣为虐,都在迫害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在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案件中,辩护律师遭受了来自这些权力部门各种形式的干扰与打击,首先是约谈、威胁,甚至恐吓;然后有贴身的跟踪骚扰,对家人的贴身跟踪、骚扰;电话监控;公检法机关百般刁难,阻止会见、出庭,甚至受到人身攻击、黑帮式的绑架、各种酷刑折磨;通过司法局、通过律师协会,委托律师事务所对律师的办案进行限制、警告;有些律师被律师事务所解聘,也包括律师职业证年检不予通过等等。

    看清形势,停止迫害,脱离中共,选择光明未来

    十年迫害,法轮功不仅没有被压垮,反而在反迫害中得到更广泛传扬,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有法轮功修炼者达一亿之众。而愚蠢又丧心病狂地与“真、善、忍”为敌的中共从它开始镇压法轮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其灭亡的结局,十年间,中共在国外国内千夫所指、败象尽显,党运衰竭,末日将临!

    法轮大法是正法,天地为证!善恶有报,自古迫害正信都是以失败可耻收场,历史为证!迫害大法的元凶和所有协从难逃法网,不久的将来就要兑现!-----这,就是当今特殊的历史时期、纷纭变换的年代所蕴含的伟大意义!

    作为司法局和律师协会的工作人员,你们丧失法律原则及执业操守,一味听命于邪党助纣为虐,迫害正义律师,已经铸成大错。如果说你们是不幸被挟持,坐上了中共这列通向悬崖断壁的快车,那么现在,希望你们能够抓住老天赐予的最后机会救赎自己:

    第一,停止迫害

    身为中共暴力工具的一部份,你们也许经常会在人性和“党性”之间挣扎。你们中间的很多人都知道迫害法轮功完全是错误的,都不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行动,都想阻止这样荒唐透顶的镇压运动。可是党总是这样对你说:“看你的党性哪里去了?!”“党性”就这样压制了人性,绝大多数的党员们只好违心的压抑自己的良知,服从“党性”。但是,

    “党性”实质就是黑性,就是魔性,就是恶性,它与人性,与良知完全是对立的。

    作为国家司法的公务人员,你们只有忠诚于国家和服务于社会的义务,而没有接受某一政党领导和执行其政党意志的义务。政党组织亦无权将自己的组织事务---党务强加于政府组织和公务员。公务员是国家公务员,而不是某一政党的“党奴”。这是理性国家制度最简单的道理和常识。

    中共迫害法轮功给中国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也耗费了中国纳税人大量的钱财,结束对法轮功的这场残酷的迫害已成为中国最迫在眉睫之事,结束迫害,结束我中华赤祸巨难,从自我开始,从现在开始!希望你们人性复苏、天职意识觉醒,能够以人性重新认识法轮功,尽法律工作者的职责保护正义的维权律师,呵护善良,你就是善良!

    从古到今人类社会都有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邪不压正”,如果我们每位都能秉承正义良知,共同谴责迫害,制止恶行,行恶者绝无立足之地。在人生的舞台上,其实从来就没有单纯的观众与过客,我们每个人都是演员,我们的每个念头,每个言行对剧情的发展都会起着不可忽略的作用,都有可能决定事态的走向与结果,甚至,将改变历史的进程。

    第二,三退保命。

    2004年国外大纪元网站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以来,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引发了席卷全球的退党大潮,迄今为止,已有超过五千万的民众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中共高层极度恐慌,中共体制内的很多人都清楚地看到了中共的末世败象,纷纷安排后路,更有许多高官也悄悄的打电话到大纪元声明退党。

    上天从很多方面警告于人,如古今中外有许多预言,中国有《推背图》、《烧饼歌》、《梅花诗》、《马前课》等,西方有《圣经启示录》等。记载着天灭中共时其追随者被一同诛灭的可怕惨景。

    2002年6月,贵州平塘县发现的亿年“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这一切都是上天警示于人——“天灭中共”,劝善念尚存的人及早抽身,解脱罪业,不当替罪羊。

    所以,声明退党、退团、退队,是从心灵中摆脱这幽灵的唯一途径 。为了你的安全,上国外大纪元网站退,或悄悄地贴在公共场所也行,用小名、化名都行,是生命与良知的选择。

    第三,善待大法

    我中华古国上下五千年是神传文化,中国人有着悠久的信神传统,但是中共以本不存在的、不可能实现的所谓“共产主义”营造了一种反信仰的“信仰”,是打掉正统的、自然的、与生俱来的对神佛的敬仰——正常的信仰,而被迫接受这种反信仰的“信仰”者,也会成为共产党的殉葬品。

    信神是美好的,因为神佛真实存在;生命善良,将永远得到神佛庇护!

    请你们相信,也请你们牢记:

    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是人类步入未来的唯一希望!

    全世界正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你们,注视着2009年的律师年检。人在做,天在看,让你们的生命能够善良做主,采纳善言,正确抉择。

    祝愿你们拥有美好的明天!

    北京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


    致吉林省农安县合隆镇派出所警察的信

    合隆镇派出所的警察们:

    在网上看到本镇派出所的张明、午甲辰、及江副所长配合县国安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绑架大法弟子段立杰、段立英、张忠良的情况,我非常难过。我不但为大法弟子遭受非法迫害难过,更为你们的所为感到担心,因时间不等人,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本着对老乡负责的态度给你们写此信。希望你们理解我的心意,早些醒悟,别再干伤天害理的事了。

    合隆镇派出所自二零零七年五月份以来,又开始甘心情愿的受中共恶党指使,对大法弟子进行新的一轮又一轮迫害。去年一个女大法弟子在市场遇到本镇派出所所长的孩子,好心的给他讲大法真相,这本是给所长全家选择美好未来的一个机会,然而这位所长不但不感谢这位大法弟子,反而将她绑架到派出所进行毒打,真是达到好坏不分、善恶不辨的程度了。

    几年来你们一直在维系着这场邪恶的迫害,我深知并不是你们不懂法律,也不是你们真正的个个都没有了人性,也不是你们对大法弟子有什么仇恨,而是你们一味昧着良心认为拿谁的钱就给谁干,为此你们可以得到奖金、甚至提拔;你们之所以敢于这样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也是因为你们知道你们面对的是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利用了他们善良的一面,又有上级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命令作后盾。

    大法弟子不是罪犯,对善良百姓残酷迫害的行恶者才是真正的在犯罪。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照李洪志师父的教诲,以“真、善、忍”来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做一个好人。难道你们不认为国家的好人越多越好吗?难道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人也错了吗?在金钱与升官双重利诱下,你们完全放弃了人民警察必备的职业道德。对大法弟子绑架、非法抄家、巨额罚款(在农村没钱就夺走人家的口粮、牲畜或生产工具)、对人身体施以各种酷刑迫害、甚至非法送去劳教,你们的这些行为失去了做人的道德底线。其实你们也完全知道,他们很多人是因为身体有病而又无钱医治,通过修炼法轮功才使身体恢复了健康,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你们要他们放弃修炼,放弃做好人,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你们为了执行上面的指示,而将法律与良心完全放弃了。这不是你们的最大悲哀。因为你们不知道你们这样做将来的后果是什么!?

    李洪志老师不是用钱和权力,师父既没有钱也没有权,就是用他的一部大法改变了上亿人的心,使上亿人达到身心健康,得到了全世界爱戴和修炼人虔诚的敬仰。而江泽民利用他当时拥有国家的最高权力,动用全国的所有的专政机器和国家的巨大财力、物力及垄断性的一言堂宣传媒体,开足马力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陷和陷害宣传,采用抄家、罚款、办洗脑班、开除公职、学籍、劳教、判刑、直到残忍的活体摘除大法弟子器官高价贩卖获取暴利并焚尸灭迹,然而,这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忍迫害进行了长达十年多了,不但仍然无法改变修炼人的人心,相反,法轮大法在全球洪传至114个国家和地区。这说明了什么,你们不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吗?

    其实这场迫害不仅是给大法修炼者及其家庭带来巨大的伤害,多少大法修炼者被迫害致残、致死,家破人亡,同时也给政府造成了巨大的不可估量的损失,浪费了上万亿纳税人的财力,使中共这个执政党和执法系统完全失信于民,共产恶党也自然会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走向灭亡。这就是迫害的结果。

    但是,尽管你们对大法弟子进行了如此迫害,大法弟子却从来没有恨过你们。恰恰相反,他们依然冒着被抓的危险给你们讲大法真相,慈悲救度你们。我真的为你们毫无理性的做法感到难过和痛心!你们也同样是受害者,因为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必须承担后果。同时我要明白的告诉你们,大法是受迫害的、是无罪的。因此大法弟子才能堂堂正正到国家信访办去上访,到天安门去讲真相,能够将我们所做的一切告诉全世界,一个真正的犯罪分子他敢到天安门去喊冤吗?同时我们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要求停止迫害。而对大法的迫害本身就是邪恶的,是属于犯罪,而且是犯大罪,因为那是对修炼佛法的人犯罪。对法轮功迫害的所谓上级指令都是邪恶的,是怕曝光的,是见不得人的,也因为如此,所以邪恶的很多迫害密令都是口传,不留文字,为了销毁罪证,以前的很多文件都被毁掉了,从这,你们还看不出问题吗?最终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们,他们会将责任全部推给你们。所以说,你们是很可悲的。

    “三尺头上有神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一到一切必报。因迫害大法而遭报的例子越来越多,九年中,中国公安系统人员“因公殉职”和“死亡率”远远高于过去,有的身强体壮却突然患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时面相恐怖;有的外伤致残;有的得了绝症或家人遭遇什么不测等等,等等。比较典型的有,被中共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公安局长任长霞,2004年4月13日因乘坐的轿车追尾前车而出严重车祸,车里其他人全都安全无恙,只有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的她却飞出车外死亡,且死后三天闭不上眼睛。该市很多明白的警察都知道这是她卖力迫害法轮功遭报了;事隔4年,2008年10月29日她的丈夫卫春晓(45岁)也突发脑溢血死亡,这不是由于默认妻子任长霞迫害法轮功而导致的吗?或者说,是任长霞作恶遭恶报殃及家人了。目前家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另一个典型例子是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2005年11月25日,该邪恶之徒毒打并奸污与他母亲几乎同龄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臀部、腿部多处外伤,恶警何雪健被判刑八年。之后,该流氓恶警得阴茎癌。为了保命,医生将他阴茎连同睾丸一同割除,何匪徒三次跳楼自杀未遂,现在生不如死。

    你们当中的任何人对法轮大法所犯的一切罪行都有记载。例如,农安地区追随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公检法人员,农安县610办公室的周德龙;农安县公安局拘留所的刘中;黄龙派出所的张宇;合隆镇的韩龙山等人,他们的名字以及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都上了大法网站中的恶人榜,如果对法轮大法犯罪的恶人不悬崖勒马,洗去过去的罪业,而是继续行恶,不久的将来必将被送进历史的审判台,善良的人们决不会放过他们,因为人类不是邪恶行凶的乐园,那时这些人的下场将是极其可悲的!所以很多参与这场迫害的610办、国安,包括监狱的一些干警,逐渐认识到了这场迫害的荒谬与残忍后而离开了他们原来的岗位,或是在暗中保护大法弟子,弥补以前对大法犯下的罪过。

    现在中共已在逐渐的被人民所唾弃,2002年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惊现的藏字石上出现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已预示着中共将很快面临遭天灭。经中国科学院等三批15名权威专家考证这六个字是二亿七千万年前天然形成的,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

    海外多国大法学员早已将江泽民、罗干、周永康一伙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告上多国法庭;国内越来越多的维权律师挺身为大法弟子伸张正义,在全国各地出庭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他们认为迫害法轮功纯属违法。近日来农安县不也有多名正义律师准备在法庭上为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吗。

    我奉劝你们,不但要为自己未来着想,更要为你们的家人和子孙后代着想啊!不要为了现在的一点蝇头小利,而被上天推向毁灭的深渊又殃及家人。

    长春大法弟子
    2009年5月10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8/201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