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带好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在明慧网经常看到同修谈带好小弟子的体会,其中也有关于面对邪党拉学生入党团队的时候如何做。结合我们一家三口在这方面的修炼体会,也想谈一谈。

我家很简单──就一家三口,都是修炼人,女儿今年八岁,上小学二年级。

二零零一年初,江氏制造自焚伪案,邪恶最疯狂的时期,我被非法关入本市洗脑班。当时我妻子已怀孕。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女儿出世。孩子满月后我才被放出来。在洗脑班里我用人心执著妻儿的安危,但令我宽慰和感慨的是:据妻子说,那段日子一点也不苦,只想着讲真相和反迫害,她回想那段日子好象是从未有过的最快乐的时光。而那时孩子也特别的听话,妈妈出去买菜,把《普度》音乐开着,孩子单独躺在床上不吵不哭,还会仰头甜甜的笑。

记得当年知道怀孕之前,妻子半梦半醒中,曾有天鸟把珠放在她的嘴中,当时我悟到师父讲修炼人的小孩都是有来头的,妻子应该有孕了。妻子当天去检验时,结果真的有了孩子。从这件事的神奇,以及学师父讲法所得,我们相信孩子到我家真的是要得法的。

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们一直抱着一种理性的心态对待孩子,在尽我们大人的责任带好小同修的同时却又不执著于她的状态。女儿今年已八岁,按同修的说法,她在妈妈肚子里就天天听法,妈妈挺着肚子还坚持发真相资料、讲真相。

我们在对待孩子的状态上,努力做到不显示、不欢喜,也注意修口,特别是不问孩子看到什么。我知道过去有些小同修天目开了的,也是由于大人同修不注意,执著于此,问这问那,结果对小同修的修炼造成了伤害,很多小弟子长大了反而不行了,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父母的责任就非常大。

孩子的状态也是大人修炼状态的反应。由于小孩子是很纯的,父母的状态会很容易在孩子身上反映出来,从某种程度看,孩子的身心状态是我们修炼的晴雨表。可能有人不理解,其实在常人中有遗传的道理,中国传统讲父债子还、祖辈积德儿孙享福、一切都会代代相传,从法理上说小孩生命中有父母的因素,小同修会为父母(隔代养育道理是一样的)的承担,都是很有道理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好状态的时候,我首先想到自己的状态是否有漏,检查自己。事实上是这样,回想我在二零零一年五月被从洗脑班放出来后,怕心很重,真是家里被敲一下门、办公室电话响一下我都怕的要命,以为是恶人来了。那时孩子很长时间也是常常惊恐,在街上听到汽车喇叭响都会怕。随着我修炼提高和怕心的去除,孩子的惊恐也在不知不觉消失了。还有一次我不修口,在一个同事家里显示我孩子从来没有吃过一片药,身体如何好。虽然是为了证实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但心态上有很强的显示和欢喜。结果话说完不到半小时,幼儿园老师打电话来说孩子发烧很厉害,我马上悟到自己错了,孩子是为我这不足承受了。

那么当孩子出现病状怎么办呢?当然我会先从自身修炼检查自己,但对大人来讲,这更是一种很考验人的亲情关。孩子在早几年出现过几次大的魔难,都在师父的呵护和对我们的人心的考验中过去了。

孩子两岁的时候,妻子带孩子从同修阿姨家门口出来,小孩自己用手去拉门,结果被关上的不锈钢门一下子把拇指夹住了,妻子惊的叫了起来。等老同修从三楼下来,拉开门,小孩的半截手指象薄薄的白纸一样,骨头都不见了。老同修阿姨心中定下来求师父帮忙,结果孩子的手在瞬间恢复正常,而整个过程孩子也没有哭。这件事的神奇也成为我们向亲朋好友讲大法神奇的一个好例子。

此外还遇上长长的水管撞上孩子的头等一些危险的事,也都安全过去了。一次孩子发高烧时,晚上我们放师父讲法给她听,孩子在迷迷糊糊中呻吟着,妻子心不稳,用情对待,言行中一片关心呵护,妻子越这样孩子越迷糊。我心里明白,就算是常人在大病中,也有命不该绝的理,该没事也会没事,只是要经受病业之苦罢了,而我的孩子是有师父的,当然不会有事,这个念我很坚定。我严肃的制止妻子的人情呵护,用强大、坚定和严肃的语气告诉孩子要强大起来,不要这样。妻子马上明白了。结果孩子真的坚强起来,也不呻吟了,半夜就退了烧,会笑了。

孩子一出生就在大法的氛围中,她也特别爱大法音乐和电视节目,喜欢跟着晚会的同修演员跳舞。在她二岁左右,我们就开始引导她读《洪吟》了,四岁时开始跟我们读第一遍《转法轮》,第二遍读错字就很少了。五岁以前白天是在帮忙照顾的同修阿姨家,我们晚上才接回来,到五岁后开始读幼儿园时,孩子主动开始跟我们炼功,一切都好象很自然。当然,小孩子的状态是不一样的,炼功不经常,我们也不太执著,但学法是必须的,我们一家三口就是一个集体学法小组。

由于我在当地炼法轮功很出名,我有一个想法,我自己做好,我的孩子做好,就是证实法的一部份。所以我一直很注意引导孩子在学校做好,并且以我大法弟子的良好表现与老师和家长们沟通。孩子五岁读幼儿园的学前班,一年后就要上小学,在短短一年中,孩子虽然因为入园晚在学习方面不出色,但小弟子纯正的一面让老师们感觉很好,那一年获得了园里的年度“好儿童”称号,我被邀请在全体家长会上发言。虽然当时因为自己的状态,没有在发言中更好的证实法,但我本身作为大法弟子是公开的身份,能够这样在会上发言,也是老师们的肯定,这也是一位刚得法的老师后来跟我讲的。

二零零七年九月,小孩升小学一年级,一个星期后班主任来家访,老师是一个刚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她问我:“你有什么心得能让孩子与众不同的好。”我当时说了三个原因:一是父母自身要正,以身作则;二是家庭清静,没有吵架、离婚、麻将声;三是最重要的我是学法轮功的。老师一听呆了,经我慢慢解释才明白过来,最后还拿真相资料回去看。

我一直跟孩子的各位老师保持良好的关系,每逢节日发短信问好,还设计圣诞卡(带有大法真相祝福语)给小孩送给老师作礼物。那时本地有一同修小孩比我的小孩稍大,但初期受到学校压力很大,因为同修一家以前被迫害严重。我个人认为对学校,我们应抱着慈悲众生的态度理性去交往,针对他们要注意表达方式,尽量慈悲和理性,当然面对无理的歧视时我们要找他讲真相、讲道理,威严同在。

谈到入队问题了。说实在话,在小孩出生不久,我就担心孩子将来在学校是否面临压力,那时还没有想到入队问题,到《九评》出来后,就想到入队问题了。当时认为很难处理,初期还想,会不会很快结束了,轮不到我的孩子经过这事了。直到孩子准备读小学,我有点紧张。也听说同修家有没学法的小孩,同修让他先入了再退,其实是不对的,尤其作为学法的小弟子,能这样做吗?师尊是讲过邪党强拉入队不算,但我们不能更严格要求吗?我悟到:大法弟子的孩子不入队也是证实法,因为很多明白真相的常人都不敢这样做的,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带这个头。信仰本身就应该自由,难道不信仰也没自由吗?大法弟子就要打破这个死结,做第一批不入党团队的,和三退大潮一起,带动常人社会的天象变化。

众所周知,《九评》和三退大潮,使中共心惊胆颤,在“保鲜”运动中拼命拉人入党团队,竟然将入队年龄下降到幼儿园的六岁孩子。我决意坚定小弟子的心,坚持不入队。

可能自己这个心重了,小孩也有压力,老担心入队,有时候回来说老师好象通知让入队了,我马上在家发正念。回头问老师,说是小孩听错了。到后来小孩说班级组织他们到一个室里学习,还放录像,只有那些老师认为听话的才参加的。我知道这是入队的前奏,我对孩子说:不用担心,爸爸帮你。我连夜写了一封致老师及学校领导的声明,声明中提到信仰自由及不入(邪)党也自由(其党章规定);提到谁也没有权力让别人加入一个腐败、独裁和充满暴力的组织;提到希望老师们用良心看待;提到声明我家孩子不入队;提到不能受歧视,任何侵权都会受到追究,等等,并欢迎老师与我交流。

在当天晚上我还特意打电话劝退了班主任。第二天孩子带着信回学校,老师们都看了,一直传到校长那里,人们的明白的一面做出了好的选择,小孩不用入队。原来的班主任可能关系没摆正,在年末的学生考核中给予了孩子思想品德方面中下等,我打电话问她,但也没怎么去责怪,照样对她保持礼貌,过年以短信问候她。第二年换了老师,我与老师之间的沟通也很好,孩子学习進步很大,各方面表现都很好,还当上了班干部,那学期班主任还在学生手册上给了孩子最高的评定。我认为这是因为小弟子自身做好了,以及我作为家长重视以自身做好证实法所带来的良性影响。通过老师对我们家的良好印象,我很方便的在路上与老师交流孩子情况时,送上了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盘。孩子作为小弟子,今年主动参与到做三件事中来,也劝退了几个小同学,让他们看上了美好的神韵晚会。

现在,我不再担心孩子将来的路。她已经得法,和我们大人一样,都在走出自己的路。其实还应该庆幸小弟子能赶上这个伟大的正法时期,因为,他(她)同样有使命,有他们的众生要救度。

以上是在带小弟子修炼和证实法方面的一些做法和体会,谨以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