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市宋新春一家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宋新春一家四口,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还有一个小儿子。在这被迫害的十年中,宋新春一家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经常被绑架、勒索。

宋新春,男,54岁,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农民,妻子姚秋红52岁。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宋家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可是,他们现在不但妻离子散,连温饱都成问题。这场长达十年的迫害,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少说也有二十万元人民币之多。这对一个中国农村的农民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

2008年8月,文登市公安局以奥运会将近为借口,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文登市宋村镇周格村妇女主任于兰明带领恶警到烟台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宋新春全家的地址。8月5日傍晚,以文登市公安局向洪平、国保大队长徐某、王玲、于建光、李英林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及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解家庄镇的两名片警蜂拥至宋新春家,非法闯入。他们没有表明身份,没穿警服(解家庄片警穿的警服),也不出示证件,在没有出具逮捕证、搜查证的情况下对宋进行非法绑架,并对其家进行非法搜查抄家,把宋新春及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一起绑架至文登市拘留所。他儿子因当时外出未归,而幸免未被带走。

当时是夏天,宋新春打着赤膊被人拖了出去,鞋都被拖掉了,脚也被拖破了,流了很多血。因为他不配合绑架,被恶警戴上手铐拖上了车。他强烈要求穿上衣服及鞋,但恶警不理睬他的合理要求,他就只穿了一件短裤被带走了。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以后,姚秋红为说一句公道话,讲句良心话只身一人到北京上访。上访期间,被恶警绑架送入地下监狱。之后,被文登市宋村镇政治指导员向洪平和宋村镇周格村妇女主任于兰明转押至宋村派出所。不久,向洪平和于兰明把姚秋红押送到镇上一个旧火柴厂作义工,失去人身自由。以后,让家属拿2000元钱把人赎回,并承诺如一年内,姚不去北京上访就会归还2000元钱,并开有收据。可这2000元钱至今未还。由于姚秋红被非法定为重点抓捕对象,她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9月,姚秋红辗转找到在外地打工的丈夫,丈夫给她安置了住所。她有一个儿子当时才十二岁,由于共产党的株连迫害政策,孩子在学校受歧视,学校的老师不让他上课,上课时一个人在外面扫树叶,受尽了欺侮。姚秋红只好让女儿偷偷的把弟弟带了出来,跟她一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这期间文登六一零不断的派人跟踪查找他们母子,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搬家。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母子俩生活异常艰难,他们挖过野菜,拾过烂白菜帮,捡过破烂。后来他们在一个小村庄落了脚,在那里过了几年稍微平静的隐居生活。

2008年8月,奥运会临近的几天里,文登公安局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也四处抓姚秋红,周格村的妇女主任于兰明亲自带领恶警到烟台打听她,他们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了姚秋红母子的下落,于8月5日晚,以文登公安局向洪平、王永建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疯狂绑架姚秋红全家。宋新春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突然一大帮恶警蜂拥而入,闯进家门进行绑架、抄家,恶警们不表明身份,更不穿警服,不出具逮捕证、抄家证,宋新春和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就这样被强行绑架到了文登拘留所,十五天后宋新春和女儿宋玉仙才被释放,而他的妻子姚秋红却被非法送到淄博劳教二年,而且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好端端的一个家庭一夜之间便四分五裂、妻离子散。

姚秋红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押到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她第一次被四大队的恶警杨金红、吴秀丽、刘青、范乃凤等按住专打胸部阴部等地方,拳打脚踢,阴部被皮鞋踢的流血。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还是因为姚秋红不配合恶警,坚修大法,又被恶警范乃凤 、吴秀丽、刘青、孙华等打的遍体鳞伤当场昏死过去。恶警一看不好,赶紧叫医生检查,医生告诉恶警她有肝炎病,不能再打,再打就出人命了。恶警们才停止不再打了,可是用了更恶毒的酷刑折磨她,白天晚上不让睡觉,叫犯人轮流看管,吃喝拉尿都在一间屋里,就这样整整43个昼夜没能睡觉。

姚秋红被非法关进劳教所体检时,就是小三阳,不能吃饭。三天后,吴秀丽等恶警强行把姚秋红带到医院去给她“看病”,到医院后姚不配合她们的检查,被六、七个男女恶警踹肚子又被强行灌食,灌完后管子不给拔出来,被拉回劳教所四大队管教休息室安排人看着,晚上才把管子拔出来,用这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灌食一次就让姚秋红自己付款200多元。姚秋红拒绝“转化”,吴秀丽把她叫到管教休息室,把她双腿分开绑在椅子上,姚回来时两腿都不会走路了。到5月9 日她已经被非法关押240天,至今未回。

女儿宋玉仙,27岁,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她曾被三次非法绑架。第一次,在2001年1月底,她到北京上访,行至海阳市车站被恶警以未带身份证为由扣押至东村分局。在东村分局,恶警以搜身为名义在寒冬腊月把当时只有17周岁的她扒光衣服。其后又被文登市宋村派出所向洪平等几个恶警带回文登,非法关押在宋村镇火柴厂作了十多天的义工。因为快到春节,恶警们不想在火柴厂值班,又想捞油水,就说只要大法弟子每人交1500元人民币就可以回家过年。因为是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没有一人想交1500元钱。后来,恶警又欺骗说只要保证一年之内不再去北京上访就原款返还,并可以开收据,一年以后凭收据来取。当时大法弟子信以为真,就交钱领了收据。可是一年后去要钱的时候,恶警却以开收据的人已不在政府工作为由拒不支付。这些钱到今天恶警也未归还。

第二次,2002年5月22日,宋玉仙再度在威海被绑架。这次以王永建,于建光,李英林为首的610恶警将她非法绑架至文登公安局。在610办公室,因为宋拒不配合恶警的非法要求,五六名恶警对只有18岁的宋拳打脚踢,实施暴力。天黑后非法关押至文登重犯监狱。在非法关押期间,每周一至周五都会有恶警对宋进行所谓的提审。他们问不出他们想要的所谓供词,就对宋刑讯逼供。期间,李英林对宋拳脚相加,还用一根一尺多长、两尺宽的木板用力抽打宋的大腿(当时是夏季,宋只穿了一条单裤),他还用拳头用力向上顶宋的下颌骨,几次下来,致使宋嘴都张不开,不能吃饭喝水,也不能说话。于建光、李英林还揪着宋的头发向墙上撞,把宋的头发都揪下来一地。有一次刑讯逼供过程中,李英林拿一个木板暴打宋时,有一个身影从门缝一闪而过,王永建给李英林使了个眼色,李才停止了对宋的暴打。由于多次逼供无效,恶警找来宋的亲戚。在宋的亲戚给了王永建500元人民币的好处费后恶警释放了宋玉仙。宋玉仙被释放后寄住在亲戚家,恶警多次到她亲戚家骚扰,宋玉仙无奈之下只好从亲戚家搬出,从那以后流离失所。王永建在2002年是610办公室的头目,现已被调走。

2008年8月5日傍晚,在宋玉仙几经周折找到她 家人不久,她连同她的父亲宋新春,母亲姚秋红一起被绑架至文登拘留所,并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在未开庭的情况下,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同母亲一起被送往淄博王村女子监狱。由于体检时发现肝炎发作被送回文登拘留所。因拘留所不敢收现已回家。

宋新春一家四口在被迫害的十年中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们会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而这场长达十年的迫害,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少说也有二十万元人民币之多。这对一个中国农村的农民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可是他们现在不但妻离子散,连温饱都成问题。

文登国保大队  电话:0631-8983935
淄博第二劳教所 电话: 一大队  :0533-6689411
二大队:0533-6689374
三大队:0533-6689415
四大队:0533-6689414
管理科:0533-668984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