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传神韵抢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二月初,从明慧网下载并制作了第一张二零零九年神韵DVD光盘后我在想,与本地区和周边地区同修没联系,也不知道谁是协调人,除面对面传神韵外,要不要大量散发?如果大量散发,会不会与同修发的重复?如果有人不珍惜,会不会把盘扔掉?可是我又反问自己,师尊把所有的世人都视为自己的亲人,师尊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如果我的亲人病了,我给他送去治病良药,我还怕送重了吗?如果他看过知道好,他会主动的送给他的亲朋好友。不能只因为怕他扔掉就不救他们了,那还能算慈悲吗?师尊当年传法时,也没有因为有人在无知的情况下坐在大法书上,或者知道某些人边听师父讲法边骂师父,师父就不传法了呀。再说时间就是生命,救人不能等。于是我决定面对面和大量散发结合做,但是要严格按照明慧网的要求去做,并注意阅读明慧网上同修传神韵的文章,根据本地情况吸取同修的建议和经验。

因为我是上班族,刻盘主要是晚上和周末,有时刻光盘速度慢,影响我的发放,于是我用三台刻录机同时运转,一夜能刻五十多张,尽管我通宵刻,第二天上班并不困。不过当我放松学法时,不是刻录机出故障就是刻坏盘。这也是点化我让我坚持认真学法。盘刻好后,逐张检查,放好打印盘贴,装入盘袋(与盘配套买的),再装入自封袋。

出门发盘之前先查看自己的状态是否好,正念是否够坚定:是为形势“紧张”显示自己不怕邪恶而出去吗?是为环境“宽松”些了,抱着侥幸心理出去吗?也不是,我是为了救人。随即发出强大的一念:师尊带着我救人来了,一切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都要被铲除。“面对暴力威胁,我一次又一次的为你而来”,同修的歌声在耳边响起,并激励着我,天国乐团演奏的乐曲《佛恩圣乐》,《送宝》鼓舞着我,我就是给众生送宝来了,我怕什么?这样一想怕心荡然无存。居民楼,报刊亭、花店、书摊、饭馆,都是发放的地点。想到给众生送去的是师尊的慈悲,走在救人的路上,有种神圣、豪迈的感觉。想到警察这个特殊的群体心里沉甸甸的,于是在无人的警车上也放一张。

邪党两会期间,大街上警车几乎无处不在,我问自己:还发吗?回答是:发。我是堂堂的大法弟子,任何时候都不配合邪恶,师父不是说了,“谁惧谁呢?”(《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常人还讲救人于水火之中呢,邪恶越猖狂越要抓紧救人,我们不救众生谁来救?任警车、巡逻车在小区里穿行,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照发不误。

一次走到十字路口,犹豫不决不知先去哪个小区发,这时好象听到师尊说:“孩子,你哪都可以去。”一次回来的路上,心里默默的对师尊说:“师尊,我想让神韵覆盖本地区,把本地区的众生都救了!我想让神韵覆盖邪恶中心!”第二天当我出去发盘时,看到小区里那么多的安全门都打开了,我马上明白是师尊做的。此时我只是觉的盘做的太少了,发的太慢了。元宵节前,我赶制出一批,想在邪党晚会前发出去,与邪党抢夺众生,可发盘时不慎崴了脚,当时天气寒冷,我穿的是皮棉鞋,右脚腕子外侧整个着地,差点坐在地上,可是脚腕一点不疼,回家后不但没肿,反而变软了,双盘比原来盘的更紧了。

当我发到一千五百张时,有些懈怠了。这时发生了两件小事:一个周末,我在我家附近的餐馆为家人定了午饭,可当我按预定时间去取时,服务员却说“忘了”。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说好的事,怎么能忘了呢?另一件事,一天母亲让我到附近的商场买些春饼,可恰巧我常去买春饼的那个摊上这天没有春饼,于是我到对面摊上去问,那个摊上也没有,但说可以现做,让我等一会。我边等边在商场里转,忽然发现,我常去的那个摊上这时又有春饼了,心想怎么不早拿出来呢?那我在这边买了,把那边退了吧。又一想这样不妥,跟人家说好了又不要了,大热天的,这不让人家白忙活吗?不守信用还行?事后悟到,是师尊通过这两件事点化我,定好的饭没给做这么一件小事我都不高兴,那我当初签了救人的约,助师救人来了,这么严肃、神圣的事情,我做做停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怎么能行呢?这是违约呀!常人中的好人还讲要守信用呢,何况神呢?神的誓约一定要兑现!

于是我继续做,继续发,当我发到两千多张时,在梦中师尊让我看到一个画面:一望无际的人群走在一条宽广的大道上,“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要广传神韵,大面积、高效率的抢救众生。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