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同修讲述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七•二零”以前,在集体学法炼功的小组里,我认识了同修A。同修A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的丈夫和她同时得法,在集体学法、炼功的日子里,两位同修都是每天去的最早,六十多岁的人了走起路来两脚生风,和年龄真是不符,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可是因同修文化较浅,写作困难,就找我代笔,两位同修口述,讲述她们在修炼方面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中的事迹。

得法前,同修A患有严重的肾炎、心脏病、腰椎盘突出、尿频、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等多种疾病。时常不能下地干活,有时连饭也做不了,可是不做又不行,全家人还等着吃呢。经常坐着烧火时,就怎么也起不来了,也只好等着家人回来扶起来。就是这样,因为自家的“成份高”,邪党的干部还要她给队里喂猪,还扬言说,如果她喂不好队里的猪,年底就扣她工钱,再批斗她。A在病魔的折磨下、邪党的欺负下彻底垮了,无法活下去了,想一死了之。望着炕上躺着还小的孩子,泪流满面。曾三次拿着绳子去死,都被孩子“妈妈”“妈妈”的叫回来了。看着孩子再也没有勇气去上吊了。A的丈夫也述说着修炼前的不幸,身体糟透了,多种疾病缠身,尝尽了世上的苦楚,看透了世态的炎凉。他们经常祈求苍天:“老天爷啊,救救我们吧,可怜可怜我们吧,这样的磨难何时才有个头啊。”

就在他们生死不保,苦苦挣扎的时候,喜得大法。那是九八年三月,邻村的一个朋友修炼法轮功,找到A的家里来,介绍了她修炼法轮功后的神奇变化。她对A说:“你相信这个大法吧,只要你不是特意去追求,肯定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夫妇俩是抱着试试的心理请来了大法书。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五套功法,慢慢学、炼起来了。在听完师父的讲法录像后,奇迹出现了。以前坐下都起不来的双腿,竟神奇的好了,走路不疼了,其他几种疾病也好了许多。丈夫看到妻子的变化,受到了震撼,也积极的学、炼起来了。师父看到了两位弟子的诚心,多次给清理身体,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多年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由于两同修的超常变化,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同修A根据自身的变化给周边的人和亲戚朋友洪法,让很多有缘人走上了修炼之路。

九九年的五月,在部队当兵的大儿子,在烟台办事时,为救落水儿童而去世,当年二十九岁。在全国及部队表彰了他的先進事迹。老年丧子,这对同修A的打击太大了,呆呆的说不出话来,部队领导害怕老人出事,派专人看护,专车护送。这时同修A突然看到在车的正前方有一个很大的法轮金光闪闪在旋转着。马上悟到是师父在帮我,鼓励我度过这个难关。部队领导征求两位老人的意见,需要什么都可以解决。两位老人说明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要听师父的话,处处为别人着想,什么都没要。同修光明磊落的态度,感动了部队,感动了地方政府,展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貌。

正当同修们全心全意投入到大法修炼、幸福的沉浸在师父洪大慈悲的救度中、沐浴在佛光普照中的时候,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利用谎言在全国媒体、公安、政府、军队等对大法和大法徒進行了铺天盖地的诬陷和迫害。同修A说:虽然当时惶惶不知所措,但自己心里老守着一念,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自己修炼的身心变化就能说明这一切。

邪恶的迫害在逐步升级,弥天大谎越演越烈。同修A想;不能再等。要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不能让恶人这样诽谤大法。和丈夫约了几个同修坚决走出来去北京证实法。在去往北京证实法的道路中,也发生了神奇事。警察拦路搜身搜包,同修A心里求师父:我拿的钱不许恶警看见,不要被他们搜去,留着钱还要去北京证实法呢。果然恶警搜遍了身上和书包也没看见钱的所在,而同修A的钱就放在书包里,搜包时同修都看见钱就在包里平放着,邪警却看不见。在北京证实法中遭恶警绑架,在派出所里,同修A给警察讲自己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大法是教人行善的、做好人的,不是电视说的那样,那是骗人的。警察明白真相后同修打坐炼功也不管了。被当地警察劫持回后,邪恶的警察恶狠狠的给同修用力砸上手铐,勒的很紧。同修A正念很足,感觉师父就在身边,心想我不能在这里受迫害,我要回家,有很多大法事等着我做呢。这时只感觉那手铐软绵绵的,手腕一点也不疼,低头看时,手铐已经松开了。同修A正念闯出魔窟,顺利回家,自己悟到只要信师信法,师父处处都在帮你。

从九九年七二零后,到二零零四年期间,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的年代,同修A怀着对师父的坚信,主动肩负着做资料,自己做还没有这个条件,就联系外地同修把做的资料都放到自己家里,再发放给能做的同修。但不管怎么忙,同修A和丈夫都能静下心来学法炼功,从未间断过。一天最少学两讲大法,时时以师父的教诲来指导自己,很少受干扰。在同修A的带动下,很多同修去掉怕心,为证实法走出来。就这样,同修A很自然的成了很大一片的总协调人。同修A及丈夫就抱着一个理:我们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坚修大法心不动。“六一零”的一次次迫害都没成功过。

同修A口述这么一件事也挺神奇的,她有一个大姑姐,也是满身是病,最突出的是严重的高血压,做什么事都发晕。有一次不小心从平房上摔下来,把腰摔断了,躺在炕上不能动,大小便都得有人接,痛苦极了。同修想,我一定要告诉她大法,师父一定能救她。她每天在炕边读法给她听,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奇迹出现了,三天后,大姑姐能自己起来了,慢慢能下地了,大小便能自理了。同修A教她五套功法,开始修炼起来。来回只有七天时间,摔断了腰的人,七天后精神焕发自己走着了。丈夫看到后惊呆了,子女们都流泪了,认识她的人看见了都说神奇,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因为此事,大姑姐的丈夫也得法了,身边的人受影响也很大,都说大法好。很多有缘人因此而得法。她非常感谢同修A,而同修A说:“不要感谢我,感谢师父吧,是师父救了你!”

大法在同修A身上出现的奇迹,不但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最受影响的还是她的下一代。女儿看着爸爸妈妈身心的变化,也跟着修炼起来,走入了证实大法的行列中。尤其在救度世人、面对面讲清真相中,同修A紧跟正法進程,师父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严格要求自己,遇到问题向内找,每一思一念都用大法来衡量对与错。在一个暑假二十多天的时间里,她劝退了五百多人。

同修A对我的帮助也很大。我得法比较晚,九九年正月二十得法,在集体学法的日子还挺精進的,晚上集体学法,早上户外炼功,从未间断过。在七二零迫害期间,看不清邪恶的本质,对法理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在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的迫害中,一度消沉、观望,带修不修的,不敢站出来为大法遭遇的不公待遇而鸣不平。同修A在一次打坐中,看到我就坐在她的面前,她悟到,是师父点化让她拉我一把,一定是我不精進落下了。那是在零零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同修A打听着找到我家,一看状态不太好,就讲述了自己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讲了师父对众生的慈悲,大法的美好。我是流着泪听完的,非常感动,对自己的不精進而感到羞愧。通过那次切磋后,坚定信念,信师信法,走出来在证实法的道路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兑现着自己的史前大愿,在师父的呵护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感谢师父的慈悲,没扔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