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国安局对朱均秀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成都市大法弟子朱均秀和丈夫于2005年6月中旬被成都市国安局歹徒绑架、殴打和抄家。在成都市看守所,朱均秀遭恶警非法审讯,之后又被劫持到一个宾馆迫害。以下是朱均秀自述遭迫害经历。

那是2005年6月16日上午,我的住处被成都市国安局把楼上楼下、里外团团包围几天几夜,19日晚上,我打开门就遭到两个小伙子毒打,打倒了拉起来再打,鼻子打坏了流血不止,头上身上受伤无数处。我的丈夫(同修)被打的更惨,6、7个人围着他暴打,他们有的手持一米多长的钢棍子乱打,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再用高压电棍电击,脚踩在背上,用力铐紧双手折腾几下,立马就看到手铐周围血糊糊的,用口袋把丈夫的头罩住,拖下楼去了。又上来一帮国安,他们把我双手背铐,嘴里堵上一大块脏布,头上笼个口袋,腰被捆住一个人紧拽着,我被打坏的鼻子还在不停的流血,他们不管,立即开始抄家,家里响声四起一片混乱。他们抢走了家里的大法书和大法师父的法像、以及大小电脑、打印机、相机、手机和几万现金、一辆轿车等。后来因我头上笼着口袋,也不知道被绑架到了什么地方,折腾威逼到凌晨三点多钟,又被绑架到了成都市看守所迫害。

国安的人(杨处长、张科长、李司机)两、三天又去提讯一次。是因为有个同修坐过一次我的车,国安以此来迫害我,他们先是谎言诱骗、欺诈,后来就威胁、恐吓不断施压。那时我的身体很虚弱,从被绑架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身体越来越虚弱,全身无力。满一个月国安以情节轻微开了释放证,而又没有放我,我的丈夫也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才放的(他们找不到任何借口继续迫害他)。

我又被国安蒙上眼睛,秘密转移到一个宾馆,恶人找了两个包夹背我上楼,谎称把你的身体养好点才回家。实际上是对我进一步的迫害,他们不让我知道在什么地方、是那个宾馆,厚窗帘紧闭谁也不准打开,在宾馆更方便他们天天施压、恐吓:你不配合,随时都可能再把你扔进去,判你个15年……这些年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修炼人,从不讲法律,随心所欲。在宾馆被非法关押折腾了一周后,国安又蒙上我的眼睛,背下楼塞进车里,绑架到邪恶至极的新津洗脑班,他们合伙做丧尽天良的事,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放弃修炼,逼迫修炼人做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事,每天强迫看电视邪恶的欺世谎言。国安几天去一次洗脑班施压、威胁、恐吓。把一些修炼人逼到生不如死的绝境。在释放时国安还把他们打印好的‘悔过书’拿出来逼迫我照抄,否则就继续关押,逼迫修炼人做最不应该做的这些错事、最可耻的事,逼迫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我的心像刀割一样的痛。那次邪恶国安对我的迫害,是我这一身中最让我刻骨铭心、深深痛悔的事。

在这期间,国安用从我丈夫那儿抢来的钱来迫害我,支付宾馆、洗脑班、招待所和两个包夹的伙食、工资等一切费用一万多元。

然而,他们疯狂迫害的行为是徒劳的,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法轮大法真修弟子都会坚修到底的。因为宇宙的法已经深深扎入修炼人的心里,是最伟大的师尊洪传给众生的法轮佛法。

最后,我奉劝那些还在行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停下来,不要把罪恶越积越大,善恶必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