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协调办神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二零零七年一月,渥太华首次举办神韵演出。虽然我们没有任何经验,但距离演出仍有五个多星期时,二千三百张票全部售罄。国家艺术中心(NAC)的工作人员兴奋的告诉我们:所有的站票也全部提前卖光,这在国家艺术中心(NAC)是从未出现过的。

作为渥太华神韵演出协调组成员之一,回顾三年来走过的修炼路程,深感师尊的细心呵护,同时特别见证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所说的:“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

一、协调一致

二零零六年六月,由于渥太华两名佛学会成员承担了另一重要、紧急的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项目,渥太华是否决定举办神韵演出,同修、包括主要协调人中都存在着分歧。但是我们最终决定:要上演一场。虽然决定前,我们各抒己见,当时对神韵是师父直接正法在法理上没有那么清晰的认识;可是决定一旦作出,大家想到的就是放下自我,无条件地配合。

制作的晚会推广计划也是从全体学员证实法的各个项目考虑,尽量减少对其它项目的影响,尽可能使用最少的人力有效地做。因此,没有动用参与揭露中共“活摘器官”项目的两名佛学会成员做协调人,也基本没动各大项目组的同修,拉神韵赞助也和大纪元的市场销售紧密结合在一起。只要有好的想法,大家都全力配合,正念支持。

卖票前,有学员表示:我们一定要让晚会一票难求,给未来做个参照。这一想法立即得到了更多学员的认可和行动:大家集思广益,从站商场卖票、贴海报、如何有效发传单、在单位、华人社区卖票、到寻找有效媒体赞助,全都是主动参与交流并自觉的在做。虽然全力参与人员只有十来人,但都好象進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非常祥和,圆容的在相互配合着。媒体宣传和卖票点卖票的配合就象是神安排的天衣无缝。甚至卖票三周连我们总共卖了多少票都没顾上数。第四周时,还是在一名学员提醒下,我们询问NAC后才知道:仅仅开卖四个星期,学员加上票房一共卖掉了超过一半多,这时离开演仍有三个月。

回顾第一年我们走过的路程,我们亲身经历了:在我们整体协调一致时,大法的无边法力。

二、“经验”和“个人能力”

二零零八年一月,渥太华有两场演出:周日、周一各一场,共四千四百张票。由于第一年的顺利,我产生了欢喜心和证实自我的心:认为自己的计划和办法好,而没牢记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

结果,二零零八年推广计划就变得不顺利了。每个参与同修都不同程度的有了“经验”,这经验不觉中成了同修“自己的能力”,加之工作、生活上的变化,沟通和配合一直做得不好。而我们是大法弟子,修炼是第一位的,在不同阶段,师父都给我们安排了要修去的人心。如果忽略了这一点,我们的修炼就会停滞在那里。事实上,当时一旦计划没能实施,我们不是向内找,抱怨心出来,相互指责,使得我们找不到大的免费商场卖票。整体之间的间隔也在加大,票卖的很慢。

渐渐的,我们都开始意识到必须要向内修了;否则,将会影响到救度众生的大事。当我们心态归正后,都放下自我时,奇迹又开始发生了:二零零八年演出周日的票提前卖光,两场票约百分之九十六都卖出去了;即使有常人认为周一演出票难卖。

演出结束后,每位参与协调的同修都严肃的查找做得不好的地方,特别是修炼中的不足,听取学员意见,讨论改進的方法与措施,下决心做得更好。

三、十万份传单

作为协调人须要法理清晰,有责任在每次正法形势变化时,及时抓住机遇,“坚修大法紧随师”,为整体提高与升华负责。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指出:“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

大渥太华地区只有八十八万人,加上邻近省的城市也仅一百二十万。二零零九年,我们珍惜佛学会协调的机会,虽然难度很大,我们还是决定要助师救度更多的众生,上演四场八千八百张票。一开始大家就是互相鼓励,补充、圆容。从购买古装提高卖票效率、开发周边城市卖票、到市场销售培训,一有好主意,大家就配合。一名协调人总是默默无闻的帮助把一些好的建议给实施了。然而并不是事事都那么顺利,没修去的人心不时的会暴露出来。

二零零八年八月,第一批神韵演出传单后印出来后,我们发现出了关键的错,周五晚场八点的演出印成了下午二点。我心里很不好受:自己太自信了,传单审稿时,没有诚心给大家足够时间去阅读、导致这么大的错。

十万份神韵演出传单出了错!一个协调人一听就急了,对我意见很大。指责我自我太大,导致出这么大的错,列举出我在近一段时间内的执着自我的言行,言辞激烈。另一位协调人也在旁边附和。当时,火药味就上来了,一下子那个场就不祥和了。

几天后,另一名当时在场的同修说:我有一事想提出来跟大家讨论。这名学员说,他印错了传单,大家指责他时,他很内疚。请大家悟一悟。

后来,该协调人跟我交流:这件事对她震动很大,这件事像一个重锤使她猛醒,使她渐渐不再盯着别人的错。之后,我也为该协调人在这方面的变化而高兴。

其实,这件事使我们都進一步理解师父讲的,任何事情的发生,矛盾的产生都不能看表面的对与错,修炼人是应该无条件向内找。表面上可能是别人的错,其实是我们每个人向内找的好机会。指出别人的问题时,心态也很重要。师父也告诉我们,出了错不要纠责任,应该是帮助圆容好。谁都可能出错,别人应宽容对待。这件事对我也是警醒。我们过去往往很少出错,都是因为相信整体的力量。自我的心太强,就会被邪恶钻空子。

当然,十万份传单出错后,渥太华学员整体都表现出宽容、乐观。大家认为不能丢掉传单,哪里错了,就在哪里改过来。于是,大家有的买笔,有的分传单,有的要打印粘贴,学员整体上都主动的去矫正这一疏漏。有的学员还交流,即使传单审稿、打印中没参与,这一笔的修改也要把正的能量加到传单上,让人们真正的去了解神韵。后来,几乎所有的学员参与了修改,这十万分传单基本上发出去了。

四、拉赞助

二零零七年渥太华神韵首演后,当地一家西人大报的记者G受中共使馆操纵,虽没看演出,却写了很坏的报导,对我们干扰很大。我们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谎言、讲真相;并不断约见G和报社社长。我也不断给看过演出、负责赞助的R讲真相、并介绍观众对演出的赞誉。但中共一直没闲着。二零零七年下半年,中共又邀请记者G去中国免费旅游一趟。G去了苏家屯,又写出了恶毒的文章,企图否定中共活摘器官的事实。我们就继续给G和报社讲真相。筹备二零零八年演出时,由于我的正念不足,没能促成这家报纸赞助。

筹备二零零九年晚会时,我意识到:正念要强,一定要让他们赞助、才能挽回损失,才是真正的慈悲。二零零八年一月演出一结束,我就告诉该报负责赞助的R:我们演出获得了空前成功。即使中共大使馆如此干扰,我们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演出加了一倍后,获得了更大的成功,这对R震撼很大。当我提出赞助的要求时,R虽没有拒绝,但看得出R却非常为难。

终于,到了七月初,R答应见面、他还约好了另一位报社的同事一块周五见面。真不容易!等了半年。那天,见面前,我开车一上路就唱起了“法正乾坤”。很快,在路上接到了R打来的电话,说:另一个人来不了,所以见面取消。我马上要求安排下周见面,但R说他要休四个星期的假。我当时头发懵,立即意识到:“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论〉)

四周后,R休假回来了。多次电话后,R终于约好八月中旬见面。这时,我想到了师父《转法轮》中讲的“修罗汉”的故事;心想这次一定要严肃对待,只能有救人的心。于是,我特别约了另一名正念强的学员和我一同去谈,帮我发正念。

R一见面就问:二零零九年演出是否和二零零七年的演出传递的信息一样?言外之意是否还有法轮功的内容。我说:“一样。演出弘扬的是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法轮功的部份是传统文化的精髓,不能没有。”R就不再问了,开始讨论赞助的细节。过几天,R告诉我:他们决定赞助,以及赞助的方式。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意识到:协调人也都有他(她)的局限性,任何心都是旧势力干扰的理由,但整体配合好就能弥补不足,不容易被干扰。师父曾讲过“大道无形”,佛是“聚之成形,散之成物”(《纽约法会讲法》)。换句话,我们可以任意组合、形成各种形式的团队;整体的形式是不分大小的。一名协调人交流:每个点的卖票情况反映了那个点整体的修炼状况,而不是某个人卖的多好,是整个场决定的,因此,大家一定要互相补充、扶持。另一名协调卖票的负责人对每个点形成最好的整体非常重视,根据每个学员的修炼情况,细心搭配不同学员形成最佳组合、最强的救度众生的正念场。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五、买商场的摊位

去年九月初,我们全面展开售票。尽管,我们似乎付出了全力,卖票速度还是和期待的目标有较大差距。到十月中,四场的票,我们还没卖出一场的票。只剩两个半月了,协调组很着急。同时,我们在加东联系在某一大连锁店售票一事受阻。由于圣诞前是销售最有效的黄金时期,这意味着我们在最关键时刻失去了计划中有效的售票平台。一方面联系人也找心性方面存在的问题,其他同修也向内找,指出:加东各地对这个连锁店可能太有求了;另一方面,渥太华也开始启动计划中的另一方案:在最大的商场买十一月或十二月的摊位售票。

一名主要处理神韵之外重点事情的负责人看到后,主动承担了联系买商场一事。

一般圣诞前商场里的摊位要在六月底前就要都定好,否则就没了。但我们一联系就发现:那个最大的商场仍有摊位。我们感到了师父的慈悲。由于对法轮功真相的不了解,那个商场很犹豫给我们摊位。通过不断讲真相,终于这个商场同意给我们摊位。谁知,这时我们协调人在买商场意见上有了分歧。

一位负责人找到我,觉得二个月花一万多元太贵,也担心以后作为非营利组织在其它时间段联系免费摊位会有障碍。我非常自信和强硬的说:不会有障碍。同时象命令似的说:这是黄金时间,我们的费用会比与那个连锁店更低,预计只需卖票收入的百分之十到十五就能支付摊位的钱了;就这么定了。在我坚持下,该负责人并没有坚持自己,于是我们买下了第一个商场。我立即花了几个小时,初步把卖票人员安排好。

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一文中指出:“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我也進一步体悟师父所讲:“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精進要旨》〈道法〉)我意识到:即使是证实大法的好主意,我们在圆容大法的同时,也不能简单地强加于人,也要多为他人着想、考虑别人的理解和接受能力。

一周后,我们买下的商场卖票很好。很快,那位协调人接过去安排人员、时间表,并给我打来电话,问是否要买另外一个商场的摊位,因为那个商场周围的居民收入相对高。我立即从这位同修身上看到了她不执着自己,也从别的协调人身上進一步体悟到:“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的法理。之后,我也不断认识到:其实很多时候并不仅仅是方法本身,更重要的是我们那颗圆容大法、不执着自我的心。

六、卖票最后的一个月

我们从九月初至十一月底,三个月卖出了四千张票,進入十二月时,仍有四千八百张。一月二日就开演。协调组开始意识到在一个月内卖出四千八百张票的难度。

长期的付出和大量的工作,负责票务的协调人几乎没有觉可睡,为了分第二天的票,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是经常的事,甚至有时到凌晨六点。这时,另一名学员主动站出来,要和她一起分票。另外一个协调人也主动分担安排站商场的事。更多的学员主动站出来了,处理其它关键项目的另一名负责人也放下了手上的事,一起配合神韵卖票。有的请假,有的把毕业时间推迟,也有的把休产假的时间拉长。

然而,我们又遇到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困难: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渥太华公交系统由于工资等问题没有和市里达成协议,宣布全面罢工;所有公共汽车停运。我们买下的两个商场也受到了冲击,人流量立即开始减少。同时,也有人开始退票,声称没有公车他们无法来看演出。但我们渥太华全体学员没有所动,虽然发正念排除干扰,但也没有把指望放在外在形势的变化;我们内在的变化才是根本。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离开演只有两周半,我们还剩三千二百张票,形势非常严峻。协调组紧急召开了渥太华同修的交流。一个协调人把救人的紧迫感和大家交流,希望大家不留下遗憾。同修交流时刻用正念克服疲劳清除杂念等等人心,保持救人的纯净心态。最关键是再忙、再累也要坚持每天学法、炼功,信师信法是一切的保障。也有同修交流如何加大力度发正念,也有同修交流每个买票点同修间互相包容,互相支持配合的重要性。有同修交流,师父已经把每一个座位都安排了要度的众生,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同修间互相鼓励:现在辛苦点是我们的幸运,如果没做好,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其中,一个协调人在一个小公司工作,用正念请了六个星期的假,其他协调人和公司工作的同修也在最后阶段全力投入卖票。也有不直接参与卖票的协调人及同修,主动、默默的把其他项目和演出相关的各项事务全力安排做好。

当时我看到了渥太华学员面对巨大困难用救人的神念,慈悲祥和的对待每一位从面前走过的众生,把神韵的美好有效的向世人传播。我更加看清了:整体的学员就象通了大周天,進入了一种无脉无穴的状态。大家都在主动的做,相互补充、支持、配合,都成了协调人了。那种前所未有每个学员的主动感动了我。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指出:“善解的生命是以最好的方式去给他同化,而大法弟子又是超过这个善解的,因为大法弟子是主动在修,自己在向未来修,要比善解还珍贵吧。”

也许大法弟子的金刚不动、默默相互补充、及每一位弟子的忘我的付出,感动了正神。交流后十天内,我们好象出了奇迹:一共卖出了二千张票!其中一个商场最多一天卖出了一百张票;票房和TICKETMASTER一天最高也售出了九十五张票。

我切实感到:其实协调人仅仅是一种形式,真正的加持是师父、真正使我们协调一致的是这部宇宙大法。

我们四场演出八千八百张票,最后我们卖出了八千六百二十张,近百分之九十八的票。看到这么多人将得救,我们感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感谢师尊给我们整体升华的宝贵机会。

七、神韵演出后

每年协调神韵演出时,由于筹办神韵时各方面的压力和紧张,作为协调人,我们还能比较严格要求自己,时时用法衡量,圆容一致,但还是都有各自修炼的关在当时没有彻底修过去。演出一结束,矛盾也就随之而来。我感到师父为度我们的良苦用心和慈悲。

今年演出后,我和一位协调人的矛盾又出来了。不仅如此,和另一个负责人矛盾也很大。这个负责人提出了一个建议:渥太华联邦政府工作很重要,我们尽量争取在国会开会期间举办神韵,建议今年五月加场,同时明年在国会复会期间办。其他协调人有其它想法。我也提出了不同看法。我们各说各的理,持续了三四个星期,我们都不放弃各自的想法。最后,发现明年的剧场找起来都非常困难时,我们才想起了必须修炼了,已经耽误了大事。

此负责人主动找到我,要交流修炼的问题。那天晚上,我们四个负责人开了个会。一个负责人立即指出了我的修炼问题。她说:“你是神韵越办经验越多,因此自我也越来越大,爱听好听的。其实我们这儿政府工作是非常重要的,那位协调人的想法还是不错的,当然你看到了想法本身的局限性。但问题的本质是她的建议冲了你的气管儿,你觉得不舒服。”

我很佩服该同修的精辟和直言不讳,意识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所讲:“为什么有的时候在各个地区经常发生争论、有时争论不下呢?为什么在证实法中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呢?”“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我也更加认识到,要不断修去自我;不能神韵结束了就懈怠,让邪恶钻了空子。

最后,我想谈一下面对矛盾和魔难的一点感受。我以前总讲我们证实大法顺利时,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但我最近更加体会到:在矛盾中、在逆境中,神的慈悲的另一面。我更加体悟到师父为神韵写的歌词《为何拒绝》中所写:“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提到,“修炼中碰到什么样的事情都是好事。”这段法对我触动很大。

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佛当然不管,那一难就是他设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来。”

我看到了,自己做事时有时夹杂着一颗私心。我体悟:而神所做的一切,在基点上与人根本的不同,就是神的基点是“为他”的。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到:“为私是过去宇宙的根本属性,成住坏灭、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属性所带来的必然性。将来的法是圆容的、是为公的”。

最近在参与解决各地存在问题时,我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就是协调人执着自我的问题。我意识到:让我处理这一切都决不是偶然的,不仅仅帮我再去此执着;也使我认识到,协调人对自我的执着是旧势力对整体迫害很严重的形式。旧势力特别放大此执着,不仅达到了加重对协调人的迫害的目地,同时也间隔了整体、干扰了地区乃至更大范围的正法。

修炼的路却又是很窄的。我一定要学好法,不断提高心性,走一条最正的路。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为我”的路;遵循宇宙的正法理,走一条“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一条“为他”的路。

在去年推广神韵中,我们动用了不少大法弟子,所使用的资源以及和师父所希望要救度众生的广度都与法的要求有相当大的差距。如何走向专业化的推广方式并能够常年上演神韵,也是我们须要突破的。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