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阳生命垂危 监狱称保外就医须放弃信仰(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大法弟子周向阳自二零零八年六月绝食反迫害到现在已经三百多天了,原本一强壮、阳光的小伙子,目前已经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港北监狱称:保外就医必须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大法弟子周向阳

三十二岁的周向阳,二零零四年八月九日被非法关押于港北监狱至今,挨骂挨打无数,关禁闭无数,多次生命垂危。由于其家人均修炼大法,监狱对他更是严加监控,其家人仅有的数的探视,监狱都进行录像录音,做重点分析,一旦认为“有碍转化”和“影响大局”,便立即封杀。

三个月前,港北监狱恶警队长就透露对周向阳一天灌食五次,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前一、两次周向阳的父母探监时,恶警队长宋某某认为他们在电话中“使用暗语”,于是禁止他的父母接见。两个月后,其他家人再次去探监,当时周向阳是被四个刑事犯包夹背着出来,整个人又弱又小很瘦,面色苍白,脸瘦的只剩下一条状,说话声音时断时续。即使在这种状态下,周向阳身边的包夹还要时时监控着周向阳的说话倾向,稍有认为是透漏了监狱迫害信息的苗头,就朝周向阳腿上或脚上踢一脚,以示所谓警告。

在最近一次家人探视中,周向阳话说到半截就撂下电话,许久才拿起电话,告知自己刚洗了个澡,手有些麻木。这是港北监狱恶警为了避免他们在周向阳身上留下行凶的痕迹,每次在周向阳家人探视前,都要安排专人提前给周向阳洗澡,并提前威胁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四月初,周向阳被送往公安医院紧急输液十五天;五月中旬,又被送往公安医院,每次都是生命垂危而采取的紧急措施。

最近,港北监狱企图推卸迫害责任,通知家属可以给周向阳办“保外就医”,但要求其家属写好一切“保外”所要求的“条件”,其中包括不修炼等等,并且要把周向阳的户口从天津市转出去,转到一个和他的家乡毫不相干的村子里,并威胁其家属不准外泄此秘密。还称说这已经是对周向阳的“特殊照顾”。当其家人为此事而奔波的时候,又突然被告知:“周向阳不符保外条件。他的情况是跨省出了名的,比较复杂,回去等通知吧。”

这个结果令周向阳家人惊诧和失望,却完全符合了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写“三书”拒绝放人的迫害政策。这是港北监狱十年以来惯用的伎俩和迫害手段,放人的前提是写“三书”,不但其本人写,家属炼的也得写,不炼的也得写。港北监狱手段阴毒,流氓耍到了家。

“保外就医”本应该是对基本人权──生存权的一种保障制度。然而,在中国,劳教、劳改制度是中共邪党专制下的整人制度,不仅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而且对于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监狱“保外就医”的条件不是身体状况,而是放弃修炼,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保外就医”由此沦为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带着伪善面具的手段。

其实,众多法轮功学员是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被狱方允许“保外就医”的,因为早已错过了治疗时机,很多人回家后不久便含冤过世。天津港北监狱的所谓“保外就医”也是如此,足见中共邪党的伪善和阴毒。

天津港北监狱必须立即无条件让大法弟子周向阳回家!更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无论如何伪装,罪恶就是罪恶,法网必有收紧的时候。为你们自己的将来想一想,莫要做历史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