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卖票过程中同化大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神韵演出在渥太华已经举办三年了,从二零零七年的第一场演出二千二百多个座位,到二零零八年两场演出四千四百多个座位,再到二零零九年四场演出八千八百个座位。每一个座位就意味着一个即将被大法救度的众生。几年来,渥太华学员都把卖票当作救度众生的重要形式之一。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神韵的演出,场场会有很多人从开始落泪到最后,还有更多的人不断在抹眼睛。场场都是这样,人觉的很震撼。这个空间是孩子们在演,另外空间很多我的法身与很多神都在做。(鼓掌)震撼力和对人的改变,很象我当年亲自传法,(鼓掌)所以对人的改变很大。”因此,渥太华作为神韵举办城市,能把更多众生带入剧场,接受大法慈悲救度,也就成为我们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责任。

每年的八月末、九月初,正是学校开学的季节,放假休闲的人们也回到了正常繁忙的日常生活中,各类超市、商店、商场好象一下子热闹起来。作为卖票策略之一,二零零八年,渥太华于九月五日开始向公众售票。

为了能让渥太华的更多的人知道神韵,从九月初开始,当地学员利用各种媒体,加大宣传力度。配合媒体宣传,几乎所有的学员被分派到商场、商店、政府部门,到人流量汇聚的地方,覆盖渥太华东、西、南、北,全面的铺开卖票。这样,从媒体上看到、听到神韵演出信息的人,又不断的在各个售票点看到我们的学员在卖票,多重的印象,配以当地学员得体的服装和深入的讲解,给渥太华民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加之,在过去的两年中,神韵在渥太华的推广以及全世界范围的影响,使有些人见到我们时好象相见恨晚。这样,到十月十二日的一个月零一周的时间里,我们的学员和剧场一共卖出一千七百五十四张票。

一、卖票过程去掉人心和观念

卖票开始后,大家都尽心尽力的站好自己那一班岗,不断的想办法,如何把众生带進剧场。有的同修推迟了学业,有的推迟了工作,有的同修放下了手边其它的工作,随叫随到,有的同修在家庭、大法工作、常人工作十分繁忙的情况下,还要求出来卖票救度众生;我也接到一些电话,询问,这周的卖票为什么没有安排他(她)?我赶快给同修的名字加上。

卖票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卖出票,卖不出票,大家共同交流,去人心,信师信法,改变观念,讲清神韵真相、站商场吃苦等等过程。

卖票两周过后,我发现,有的学员卖票多,有的学员也同样辛辛苦苦的站一天,但却卖不出去票或卖的票少。从往年的经验,也是这样,但那时我们的总票量少,不太能卖票或感到卖票困难的同修就没有安排卖票。此时,我又发现同修表现出卖票的能力不同,差在哪里呢?

我看到尽管大家努力的心是一样的,但可能同修各自的观念不同,从而方式也不同,其结果也不同。于是,我们立即通知同修开培训会,其实就是同修们通过交流互相在法上提高,在技巧上互相学习。

我将偶然拍摄的一位同修的卖票过程,做成投影演示给大家看,大家在笑声中,看到了这位卖票学员卖票时的正念和为顾客提供的完整的服务的技巧。于是,大家敞开心扉,交流自己卖票的心态。例如,一位学员说,某连锁店的人太多了,她不停的使用为销售人员制作的画册,把神韵的内容、艺术成就、世界规模、渥太华过去几年的演出盛况、名人评价等等一一介绍给每一位她有机会说话的客人,再热心的为顾客找好令他们满意的座位。这样许多人当场买下了票。也有许多人不能马上决定,但由于了解了神韵的真相和票价优惠信息,会和家人、朋友商量或思考后,再回来买票。这些不断抓住机会讲真相的学员,带着大法的力量常常在连锁店从早站到晚,不断把众生领進神韵的演出剧场。

交流中,有些同修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沿袭了过去发资料的方法,让众生回去再看,再使他们买票。通过交流,她意识到,拿到传单不是目地,当场我们就有能力讲清神韵,让众生买票,其实是给众生搭了一个更容易進入剧场的“台阶”。师父针对我们得法的困难曾说,“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机缘凑成的,你才能够得到这个法,不是很容易的。”(《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我们能在商场里与这些众生相见,有缘介绍神韵,也是机缘凑成的,我们千万不能错过呀。如果众生回到家里,很可能一点干扰,就使他错过机会。

另一个同修也交流,当时她和前面这位同修交错的站在过道上,不错过每一个人,把传单送到他们的面前,把自己当作了神韵的“推广者”,而不是一个“卖票者”,保证众生真的能抓住被救度的机缘。

通过交流,同修们意识到,在商场卖票时,要从“推票” 的观念转到“卖票”的行动上,当然,我们不求次次都能卖出票,但改变观念后,卖票的过程发生了很大变化,众生能带着更多信息离开了。后来,我观察到了同修售票时的状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有一位同修,最初因为英语不流利,主要发资料,当她意识到要“卖票”而不是“推票”时,开始让我们给她准备讲解神韵的简单稿子,她将它背了下来,并不断的修改、填充。每次卖票时,她都非常慈悲的为顾客服务,从神韵的精湛和珍贵,讲到票价的优惠、座位的好处等等,直到他们买了满意的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她的英语水平,在平时还是不是那么好,可在卖票过程中,却满面慈悲,如意应答,非常流利,很多客人愿意听她讲。她可以熟练的独立处理整个卖票事宜了。我感受到大法的超常,我感到这位同修实在的在用功能卖票了。

二、学好法 同化大法 是大法在救人

在同修的交流中,有一位卖票一直很好的同修一直没有说话,我提议让她交流一下。她想了想,只说了一句简单的话:“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我们大家都静静的听着,我感到这一句简单的话语穿透了我的心,我真的感到很震撼。师父利用神韵大规模的救人,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无论是卖票、做媒体等等都是师父在世间的法力的体现。我们只有真正的同化大法,大法的法力才能如意的在我们身上体现,才能救度众生。所以,我们都意识到在神韵举办过程中,修炼是第一位的。如果我们没修好,我们个人的执着就会影响众生买票,就会影响众生的被救度。

一位同修也交流了在卖票过程中,放下一切观念,一旦心里出现人的思想,马上排斥,灭掉。所以,她发现,卖票前,学好法,炼好功,是保持神念的基础,不然的话,也真的卖不出去票。有一位学员平时其他大法工作比较忙,卖票前,有时没有时间学法。没有学法时,就会出现没有人感兴趣买票的状态,这位学员就会拿出《转法轮》静心阅读。一会儿,就会有人过来买票。当然,这位学员也交流,最好在家就学好法,可能救度众生的效果会更好。

这一次交流过后,每位同修都增强了卖票的信心,后来,真的所有同修都能卖出票了,这更增强了大家的信心和信念。大家互相鼓励着要把修炼放在第一位,千万不要让个人的修炼问题障碍了师父救度众生。

我作为交流的召集人,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正念和心性也在交流的基础上,得到了提高和加强。就象师父对辅导员的要求:“辅导员对工作要尽量负起责任来,麻烦的工作也要主动去做。有的辅导员可能年岁大了,对法的理解上差一些,自己感觉好,但说不清,就可以找一些助手协助辅导员工作。本着对法负责,不是你个人的得失,你个人的得失也紧紧和法相连系。做辅导工作,不要掺進个人的各种念头,否则都会影响个人和集体修炼。”(《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三、正念和圆容整体

经过一个月的卖票后,我发现了另一个问题。由于神韵演出在当地仍然不是人人熟知的那样的演出,有的人一见到我们就很感兴趣,过来问,要买票;有的漠不关心;有的喜欢,但犹豫不买票;有的感兴趣,但不能做主,要和家里人商量。针对这些情况,我们又组织了一次培训,针对不同的情景,大家共同交流怎样去让顾客买票,或做回头客。同修们各抒己见,一致认为慈悲、正念和讲清真相是非常重要的。

一位同修当时因为小孩小,没上班,几乎一周有四五天的时间在外面卖票。她说,每天早上,一到商场,准备就绪后,她站在售货车前,她感到自己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发出强大的正念和慈悲的场,穿透到无穷远,让她自己的空间场中充满祥和,让每个众生都感受到神韵的美好。这位同修在讲真相时,都要给每个众生讲明白,即使这个人没有条件买票,他也知道了真相,也为他今后买票奠定基础。这位学员无论走到哪个商场的摊位,就象一个镇守一方的神一样,救度着众生。

还有一位同修多年来协调中使馆前抗议的排班,她也是中使馆前值班发正念的主力。这位同修年龄偏老,英语不是很完美,但她源于对大法的正信,修炼的扎实,对神韵的深刻理解和救人的慈悲之心,正念极强,在不同的场合,她的救人之心都能感动顾客,来向她买票。有的买完票,好象就成了她的亲人。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在这位同修说服了她的妈妈给她买了票之后,依偎在这位同修的身上,就象依偎在妈妈身上,那是被救度后的无言感激。

一位同修交流了在卖票过程中,正念的作用和商场卖票的小组同修形成和谐、圆容、不破的整体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一般商场卖票安排二至四人,周末根据摊位的大小会增加或减少人员。我们理解到我们的卖票小组不只是在做常人事,而是救度众生的大事,同修的不同状态,不仅要圆容,更要正念加持,默默配合。有一个月中,我们在一个不大的商场中有两个摊位,两个摊位共用一个收款机,和一部份票,当我们正念的圆容一切时,在操作上从没有任何冲突,同时,两个摊位的同修形成的正念场,将整个商场范围的空间覆盖,在其中卖票,感到其乐融融,众生也很愿意听我们讲。这个商场不是很大,却能持续的每天卖出几十张票,圣诞高峰时,最多一天卖出近九十张票。当时,离渥太华开车一个半小时的城市的同修也来参与到这个商场售票,大家无条件放下自我,取长补短,配合非常默契。在另一大商场也是持续的卖了两个月的票,有些经常逛商场的人,会象老朋友一样跟我们打招呼。

值得一提的是,当能说英语的同修到商场卖票后,老年同修默默的在家里发正念,也有老年同修就到商场里,坐到货柜旁边的休闲长椅上,默默发正念,清理空间场,让更多世人认识神韵,抓住被救度的机缘。

经过去年在很多的人流量大的商店、商场和政府部门卖票,我们八千八百张票共卖出了百分之九十八,同时也播撒下很多的种子,为神韵不断的为人们耳熟能详打下一定的基础。

四、协调渥太华学员售票

在过去三年中,我非常幸运的有机会协调渥太华神韵晚会的票务管理和售票人员安排。

第一年,渥太华神韵演出(当时叫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做准备工作时,我找时间给几乎所有的同修分别打了电话,包括不常出来的人,我真诚的向他们征求对办神韵的想法,包括票价的意见、推广的地点、方式,他们能参与的方面等等。我收到了同修方方面面的建议,有的还特意写来书面的建议。通过与每个同修交流,使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他们是我们办好神韵的重要的一员,同时,我希望能找到每个同修能参与神韵的切入点。由于当时我们只有一场演出,两千两百张票,后来,真正落实到计划时,由于整体的到位和师父的加持,卖票、推广十分顺利,提前五周就买完了票,又卖完了站票。为今后渥太华的售票打了一个较好的基础。

第二年,渥太华有两场神韵演出,从一开始心性的摩擦就出来了。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第一年太顺利了,产生了自我和欢喜心,同时,心性摩擦出来时,没有马上向内找,而是互相有怨气,去找别人,这样直接的影响就是我们找不到大商场卖票。到离演出还有三个月时,协调的同修一致认识到,必须修炼了,不能再互相指责了。这样,我们艰难的找到了一些人流量较小的商场卖票,每天最多卖出十几张票,就很好了。但由于只有两场演出,在大家归正了修炼状态后,票也神奇的卖出去了。

第三年,渥太华有四场神韵演出。首都渥太华是个中型城市,约八十七万人口(加周边小城市有一百二十万人口),是加拿大的政治中心,不是商业或艺术之都。四场演出意味着一百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买票。所以,在做计划时,很早就和学员商量,征求大家意见。当时,由于自己修炼状态的局限,每每听到反面的意见,心里还隐隐作痛,但要协调整体、办好神韵的正念在,就只有把这个让我痛的人心物质去掉。渐渐的大家的心靠到一起来了。我们不时把规划的细节向大家汇报,同时,协调小组中又有更多的佛学会成员参加,大家分工合作,找商场、拉赞助、做媒体宣传、贴海报等等,合作的非常溶洽。

卖票开始后,从推广策略上,形成一定的造势,让渥太华的人在东、西、南、北各个方位都能看到神韵卖票,同时配以大量的媒体宣传。这样就要求更多的同修于周日能在政府部门卖票、周末能在商场卖票。如果按平时集体学法出来的同修数目算,远远做不到。同时,我们理解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神韵不是个别学员能做得了的,这是所有学员救度众生、建立威德的机会。于是,我也本着为每个学员好的心,开始和各种修炼状态的同修交流。

有个同修,小孩刚刚几个月,既想卖票,家庭收入又不高,将孩子送托儿所很不现实。因为孩子也是来得法的生命,如果我们把孩子当成最重要的了,而耽误了我们证实法中的责任,孩子明白的一面都会怨我们的。我帮他想了几个可以帮他带小孩的大法弟子,甚至我还去找其中一个,问她能不能帮她带小孩(当时我想,老年同修不能去卖票,但可以做类似的支持性工作)。当然这个孩子妈妈大法弟子非常好,她最后妥当的将孩子安排给一个开幼儿园的大法弟子,这样她负担了很多工作日的卖票,只要她走到哪里,那里的卖票数量就增加;她的经验就是,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她就不停的讲,让人明白神韵真相。

还有一个同修,平时只参加比较大的当地活动,三个孩子四至十六岁,丈夫未修炼。她很想卖票,但家庭负担又重。我就跟她说,你把卖票当作你的一个工作,每周末出来一天,形成规律,这样家人总是知道你这天不在家,最后就会认可了。而如果你这周出来,下周不出来。不出来时,家人很舒服,家人就会期望你总在家。即使你在家更多,他也会有怨言,埋怨你出去了。这位同修真的每个星期日出来卖票。我也不问她,每个星期日,即使我只有一个商场要人卖票,我也照顾她,安排她去。她的家里安排的也很好。因为走在修炼的路上最安全,我们按照大法去做了,家人的表现如何都是过程中的东西,也是我们修炼的过程。

还有一个同修年龄较大,常人工作和其他大法工作较重,我原本没想安排她卖票,但她通过其他同修,婉转的说,她也想卖票,我立即说:“好啊!”结果这个同修正念非常强,救人的心真挚、直白,慈悲让人感受到神韵的美好,人们津津有味的听她讲。她的记忆力很好,过往的人中,没听讲过真相的、听讲过真相的、听讲到什么程度的,她都记的很清楚,下次遇到会有针对性的接着讲。

还有一个同修也是孩子小、家庭负担重,刚开始时,不知怎样突破,我问到她时,我觉得没办法。当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卖票时,她看到了,于是她将孩子送托儿所。她克服了很多困难,和我一起安排她卖票的时间,即使她能出来两个小时,我就给她安排两个小时。有时因为孩子突然发烧,还会有变故,但我都看到她努力的用正念对待。可能是由于她纯净的卖票的心,每次她都能卖出票,即使在人流少的政府大楼,她也能卖票。

还有更多的学员,只要给他安排到哪里,就去哪里。有很多顾客买票时说,我在另一个商场里也看到你们了。

在卖票过程中,每个同修由于个性不同、修炼状态不同,我安排人员的基点不是填空,不是有人就行了。无论人员多紧张,我都要尽量考虑人员的搭配和地点安排,因为合理的安排(如卖票经验、性格特点、会不会开车等)可以形成一个较强的卖票团队,对出票是有帮助的,同时珍惜每一个卖票点的机会和时间,让更多的众生有机会买票。

还有几个同修,英文不太好,但他们发正念非常勤,正念强,会背一些讲稿。我就把他们安排和一个说英语的同修在一起。结果,那天,这个不太说英文的同修发正念,一会儿,带進来一个人来买票,一会儿又带進来一个。那天,在一个很不忙的商场里面,他们卖出了二十多张票。后来说英语的这位同修非常高兴,去掉了很多观念,变化非常大,主动要和那个学员在以后一起卖票。当然,这位同修一旦变了,那是实质上变了,她以后又主动要到各个地方去卖票,即使没有和那个同修在一起,她也能卖出票,而且又积极主动的申请更多卖票点和做集体票;我看到的是她变化很大。

还有很多例子,一旦同修建立了信心,提高了能力,改变了障碍卖票的观念,那他们的能量是很大的,那是大法威力在修炼人身上的体现。

五、在协调渥太华神韵售票过程中 提高心性

1.去掉当“官儿”的心

我在负责票务和人员管理的同时,还负责着设备的管理,每次同修出去卖票,都是到我那里拿卖票所用的一系列设备和材料,如服装、电视、海报板、神韵讲解书及图片等。随着管的事越来越多,刚开始还宽容大度,为了给大家提供方便,打印出物品摆放标识,尽量把材料分类放好、及时补充。慢慢的,我发现有的同修卖完票回来,物品放的很整齐;有的同修还特意多留一会儿,把没放好的物品整理好,才离开;而有的同修将东西一堆,就走了。

当我几次发现有的同修,不分类,将很多东西一堆就走了,我突然心生一种“严厉”的心来,心想分类的标签已经很明显了,怎么还乱放?我对自己说:“建立一个规则,管起来。”我于是在计算机上敲入了一个材料物品管理的规则,心里还在严厉的想“大家要按这个规则去做。”于是,我打印出了两份,准备贴到墙上。当我取出第一份时,就在我一转身的功夫,那页纸就怎么也找不到了;当我拿起第二份时,不知怎的,锋利的纸边把我的手划破了一个深深的口子。我立即意识到了自己这个所谓“严格管理”的心错了。我的头脑中闪出师父经文中的话:“象常人的官一样了。”(《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马上心里说,我不要当官儿。

其实,尽管大家在一起做证实法的工作需要协调、需要管理,但还应该有一个大忍之心、宽容之心,在基本准则负责任的基础上,还要默默弥补同修的不同做法;可能那弥补的本身正是自己的不足和要提高的地方。而同修的不同表现并没有对与错之分,不能用自己的做法和标准去苛责同修,也不可能所有的同修都做的一样。可能那位同修为了出来卖票救度众生,已经克服了非常大的困难,而卖完票必须急急的向家赶。一个整体做的好是整体上大家提高心性了才做到的,而不是靠严格的规则实施得来的。

2.吃苦的同时提高心性

我是不太能吃苦的人,过去几年的证实法项目中,需要比较大的承受时,我就支撑不住了。在过去的举办神韵的两年中,我都主要负责票务、同修的协调、卖票人员安排,同时也直接参与卖票。但过去的票量不大,没有感到困难。今年的票量较去年翻了一番儿,每天除了上班,还有神韵以外的其他证实法项目要完成,还要及时的做票的更新、分票、人员管理及其它一些琐事。时间安排是针对我心性的直接考验,同时心性的高低又直接影响到身体的承受能力。

过程中,我常常到深夜安排完人员,再做票务更新,说不定做到凌晨几点了,有时即使到凌晨六点了,完成工作后,我就向地上一坐,开始打坐炼功,然后再睡一会儿,再接着上班。没有什么人心时,常常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把法打入到我的头脑中。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交流我这种感受时,他之后给我寄来一个电子邮件,是师父《转法轮》中的这段法:“大家知道修炼人的这个功,特别加上心性标准这个东西,是人一生吃了无数的苦,在艰苦的环境下魔炼、修炼出来的,所以它是极其珍贵的,把这么珍贵的东西拿出十分之八来充实他的世界。所以将来他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这是他的威德,自己经过吃苦修出来的。”

在这个世间,是我们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在身体力行的做一些什么,而另外空间,师父给我们准备的是无上的荣耀和威德,这正是大法的无量智慧与威德的体现。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所以,尽管卖票协调期间很忙,我常常感到一种快乐,也更理解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的:“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

我感到,当我们能全身心的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条路上,在常人中表现“付出”时,不是我们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是师父选择了我们,把我们洗净,使我们返还到来源之处。

在神韵这样一个师父带领和指导下的项目中,师父给了我们法,给我们去掉了生生世世的业力,给了我们救度众生机会,我们现在和未来的责任就是怎样把更多的世人带進神韵的演出中,被大法救度,圆容师父所要的。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