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黑幕(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接前文)

中共官方发起大规模产业化器官移植

中共官方通过行政、经济、政策等手段在全国范围内鼓励移植,同时通过几个主要中心用英文对全世界进行广告,吸引外国人到中国换脏器,不但收入大大超过国内患者,而且病人术后回国,更能掩人耳目,同时缓解对全国医疗系统术后护理的压力。曾经以五种语言面向全世界招揽病人的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宣称同样的精神:“……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如此之多,这全归功于政府的支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门、司法部门、卫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颁布了一项法律,以确保器官捐献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

因中国医疗水平问题,器官移植术后并发症大大超出国际水平,以肝移植为例,因为术后护理不佳,预后很差,移植后生存半年以上者仅六例,生存最长时间为264天,因此,中国从1983-1990年全国肝移植完全停止,7年内全国没有开展一例肝移植手术。接受肝或肾移植的病人健康程度都很差,术后后却需要大量免疫抑制药物来预防对外来器官的排斥反应,这样使得病人成为一颗定时炸弹,不时就出现健康问题,甚至严重的突发事件,比如感染、大出血、高钾血症、呼吸衰竭、心功能失常等等。手术本身的工作量比起术后的工作量是一比十左右。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医疗人员围着病人转,维持这些手术后的病人,这也是从2001年以来,大量外国人跑到中国换器官的原因,因为他们会回到本国进行术后护理,中国大陆的移植界只是赚钱而已,没有更大的压力,才能放开手脚进行大规模商业性对外移植。

在中国大陆,一个肝脏移植包括医疗费用售价十万美元,肾脏每个六万五千美元,心脏十五万美元。仅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一年的收入就是一个亿人民币,而且器官为免费,不计成本,手术本身的费用和书后医疗护理不超过两万美元,利润超过百分之三百。从共产主义创始人马克思《资本论》中可以发现这样的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正是器官移植的暴利养肥了从军队高层到地方医院主刀医生到器官贩子的层层参与者,并使每个环节以利益为中心捆成一根流水线,大规模的利用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移植谋利。全国的法轮功学员的资料,包括移植资料,都有一个统一的系统管理,比起各地零散的死刑犯而言,大大方便了在全国范围内配型和器官的调配,也完全配合了大规模产业化器官移植的需要。

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成为器官供体库

从一九九九年开始,随着迫害法轮功的开始和逐步升级,法轮功学员成为活体器官的主要来源,在移植界,决定结果的好坏有几个要素,1.组织配型,越接近完全匹配效果越好。2.断血时间短,就是从器官离开供体到移植到受体上的相隔时间越短越好。3.器官来源于死者还是活人,来自死者的器官永远没有来自活体的器官效果好。4.供者健康状况,年轻人的器官比老年人好,身体健康者比病人的器官效果好。

在中国的看守所和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普遍的抽血,而且数量很大,因为正常的抽血体检,血常规、化学指标加上肝功只需要两管血,6-10毫升。而移植需要的就多了,组织配型、肝炎病毒、巨细胞病毒、艾滋病、血常规、肝功能、凝血、配血、妊娠试验等等项目一般需要八管血,40-50毫升。黑龙江省哈尔滨劳教局、四川女子监狱、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吉林省长春铁北监狱、吉林省辽源市白泉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广东省广州天河看守所、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等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抽血已经在世界媒体上曝光。

中共将法轮功学员宣布为阶级敌人,沈阳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仅在吉林省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重刑犯,各种政治犯,地址不详。此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库还被设在中共战备用的秘密军事基地里,这种秘密基地容量非常大,一般都设在数座山中的一座大山里,这种几乎被掏空的大山都是由工程兵施工,内部设施非常完备,应有尽有。全部由军人把守。

法轮功学员经配型后,数据存放入数据库,从有患者要求器官移植入院开始,通过军队或地方医院专人或器官中介向该数据库提出查询,查询结果由器官调配中心统一管理,发现配型合适的法轮功学员,则就近通过军队系统或当地监狱、劳教所用专人专车送往医院,进行活摘器官。如因交通、保密性或其它原因无法送往医院同时进行活摘手术,则按计划时间取肝、肾,最大程度缩短冷缺血时间,之后运送到当地医院进行移植手术。

在非直系亲属的人群中,器官不完全匹配率是百分之一左右,要找到一个不完全匹配的移植可用器官,一般需要三百至四百的人群作供体。就是说,器官不是标准化的灯泡和插座,一个活人的器官摘下来就可以给另一个人安上,而是要有几十甚至几百个器官才能选出一个可以用的去搞移植。因为器官供体必须与接受者相匹配,这样,接受者的抗体才不会排斥供体的器官,不然肾脏安上去会造成免疫反应,肾脏无法在受者身体内存活,肾脏会死掉,需要再次换肾。然而,寻找合适的供体并非易事。为了减少免疫排斥反应,首先血型(ABO血型)必须相同;淋巴细胞毒性试验必须<10%或阴性(细胞毒性试验是指受者的血清与供者淋巴细胞之间的配合);淋巴细胞转化率(淋巴细胞混合培养)要低于20%─30%(需要5~6日才有结果,实用价值有限);HLA组织配型(国际标准是直接测定供者与受者HLA-A、 HLA-B,HLA-C,HLA-DP,HLA-DQ,和HLA-DR等6个位点)是影响器官存活的主要因素。HLA位点具有众多的等位基因,造成HLA 的极端多态性。在非直系血缘关系的人群中,几乎不可能发现HLA完全相同者,因此,一般非血缘关系的人之间的匹配程度都属于不完全匹配。

即便是不完全匹配的器官,最起码在这六个点中要配上三个HLA-A、HLA-B和HLA-DR,而这三个点还每个存在两个等位基因,有三个来自父亲,另三个来自母亲,如果要做移植,这六个点中必须有五个以上能够匹配才可以,在非亲属人群中这个机率非常的低,这就造成了在美国找到一个可移植肾脏的时间需要长达2到3年,甚至更久。一旦确定了可被移植的器官,供体和受体之间还要作进一步更特异的配型试验(Crossmatch),这又降低了器官移植的匹配可能。

在美国,有一个庞大的志愿捐赠器官人群。美国的成年人几乎人人都有驾驶执照,当一个人在申请驾驶执照填表时,就会让这个人选择,如果出现交通事故当场死亡的情况下,他/她是否愿意捐献器官,以及愿意捐献哪几种器官等等,然后把答案输入全国性的资料库里。百分之三十的美国人,约八千四百万人,已签了死后捐献器官的文件。美国有高度发达和普及的医学技术,几乎对每一个人都保存血样等方面的资料,这些都储存在资料库里,随时可以被调用。美国有八千四百万的潜在供者,才保证了美国每年进行的肝移植跟中国数目相差不大。

全国人大代表敦促最高法院复议所有死刑案件时称,大陆每年判处执行的死刑犯约有一万人。受“人死也要全尸”的传统习俗的影响,中国人一般不愿意器官捐赠,同意出卖器官的死刑犯及家属只是极少数,死刑犯本人或者家属同意捐赠器官的比例不到5%,无人收殓的比例最多5%。这样死刑犯真正可以提供器官捐赠的人数每年最多1000人左右。就算是这一万名死刑犯人的器官统统被活摘用来移植,因为配型的关系,最多也只能保证200-1000例器官移植的成功。

中国如此大的移植数量和器官配型速度,仅靠捐献和死刑犯提供甚至把黑帮绑架都算上也是远远满足不了需要的。值得注意的是,因为配型和排斥的关系,不是这一千人或者一万人的器官摘下来就能用,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进行的41500个器官移植,背后需要四十万甚至四百万的潜在供体才能保证这些器官和接受者匹配。这个潜在供体库就是全国各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学原因

器官移植的成功率就在于器官的质量和冷缺血时间,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两个难题。此外,法轮功学员可以在全国统一调度,进行统一配型,活体运输,不受地区和时间限制,与死刑犯不同,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程度高,可以把活人运输到医院之后进行移植,之后焚尸灭迹,最方便使用,器官质量最好,最容易存活,手术效果最好。

活体移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标准流程是在同一家医院的手术室里摘除器官,马上在隔壁的手术室进行移植,在做手术的同时是两边同时进行,一边把受者的盆腔打开,在腹膜后准备肾脏植入的区域,游离出膀胱和动脉准备吻合,另一台是摘除肾脏,肾脏摘下来马上跑过来进行清洗血液,清理血管和输尿管,之后进行移植,冷缺血时间接近于10-30分钟,容易存活。

把一个法轮功学员以换地方关押为借口送到就近医院活摘器官,比起把一个等待处决的死刑犯器官经过长途运输到医院做手术,其效果好得多,器官质量也好得多,操作方便的多,引起的后效果也少得多。此外,因为要吸引海外病人前来中国换器官中国的器官服务中心对外标榜,等待一个供体只需一星期,这意味着要按照移植的要求来决定行刑的时间,不但涉及环节众多,而且难以掩人耳目,而把活人转移到医院,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由军队牵头全国秘密运输,更大大减少了泄密的风险。

死刑犯从枪决后开始,如果有现场的医疗团队马上开始取器官,也要经过消毒,备皮,器官处理,运输等等,会大大拖长断血时间。而且被枪决的人已经成为真正意义的死人,从把尸体弄上手术台固定好,消毒完毕,铺好单子,固定和准备好器械到开始取器官,这需要起码10-30分钟的时间,这样的器官已经早已不是来自于活体,会大大降低器官的质量,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犯人送到等待移植器官的医院的手术台上进行死刑,这是对移植医生最有利的情况,但是死刑犯无法执行异地枪决,而且中国的死刑犯往往患有性病、肝炎等传染病,许多人在杀人前还是吸毒者,这些都会大大降低器官的质量。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配型的关系,在甲地的器官未必可以移植到甲地的患者身上,往往还需要经过运输,这又大大的拖长了断血时间,而且死刑犯无法执行异地枪决,难以调度,无法全国统一管理,无法满足专业化和市场化的需求。

以山东济南市千佛山医院为例,院方全力组织用“流水”作业方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与省监狱和省女子监狱等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形成了具有从活体器官库的建立、活体摘取器官、移植,到器官移植市场中介及利益分赃等完整环节的“一条龙杀人产业”。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