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恶党书记:请外地律师,报复你全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重庆市六十六岁老人江锡清被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后,家属坚持讨回公道,不断被当局相关人员迫害骚扰。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重庆市江津区中共政法委书记万凤华威胁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说,谁叫你们请的律师,如果以后再有外省的律师出现在江津区,就对你们全家进行报复。

五月十三日下午四时,江宏接从北京来重庆调查父母江锡清、罗泽会被迫害一案的律师张凯、李春富,刚到江津区江宏家中时,即被江津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三十多人围攻、殴打、非法抄家、绑架,江宏家中的关于江锡清、罗泽会被迫害的详细资料、证据,被邪党恶警们非法抄家抢走,老人的两位子女江宏、江洪斌(音)被打成重伤;两位律师张凯、李春富被江津区“六一零”恶警当场殴打并用手铐铐走。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正月初二)下午,家人去劳教所见他时,人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家人在二十八日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声称人已去世。在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七个多小时后,子女们发现: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

江锡清为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妻子罗泽会以前患多种病,求医无效,在一九九六年幸遇法轮功,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康复。江锡清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更加辛勤工作、关心他人,乐于助人,身体一直很好。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罗泽会去亲朋好友家串门时,被江津区油溪派出所非法抓捕。五月十四日,江津区公安非法抄了罗泽会的家,并绑架了在家中的江锡清。在无任何法律程序下,江锡清被劳教一年,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几天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罗泽会被非法判刑8年,在丈夫被迫害致死前不久,被秘密劫持到重庆永川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江锡清老人被迫害致死后,江的家属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劳教所对此负责并严惩凶手。西山坪劳教所的恶警们妄图逃脱他们的罪恶,串通地方的邪警、国安大队和公安派出所对江家属进行骚扰和威胁。先是对江的大女儿江宏进行骚扰,因家中没人,各级派去的二十余人扑了个空。后来就对江的儿子江洪斌进行威胁,并找到他所在的单位地税局局长一同去施压,要他们放弃追查凶手。

恶警们后来就对江的二女儿江萍家进行搜查,由江津区国安大队穆超恒带来的男女有二十余人,其中有德感派出所的江奇,综治办龙永利等,这伙恶人没出示任何手续就开始搜查江萍家。穆超恒首先就是抢江萍的挎包抓手机。恶警认为江被迫害死的那天亲人们去见遗体时,重庆相关部门的恶警和劳教所的恶警在那天说了很多不敢公开的话,很多的话都是他们的罪证记录,所以他们怕被曝光作为证据,想毁掉证据。

高精度图片
重庆法医验伤所的尸检病理报告,清楚地写着江锡清左边肋骨断了三根(第4、5、6肋骨折)。

高精度图片
医院发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

其实,根据劳教所单方面强行进行的法医检验报告,江锡清左肋骨断了三根(第4、5、6肋骨折),胸部等处有青紫皮下出血,江锡清生前遭受暴力侵害无疑,劳教所以前声称的“刮痧”不可能刮断三根肋骨。江锡清老人遗体上有多处淤伤,满身青紫,西山坪劳教所1月28日对家属称江锡清死于“心肌梗塞”,二十九日又改口说“刮痧”后死亡。

五月一日,家属去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一年有余的罗泽会,见到她已经被迫害的全身浮肿,走出来时需二人搀扶。原本因修炼康复的身体,现在因遭受邪恶的迫害,又出现了严重的糖尿病,胃病等病患。

家人百般无奈之下,特聘请北京的律师,想通过合法的法律途径来捍卫公民的生存权。万万没想到,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北京律师刚到江家时,江津区的公检法执法人员几十人冲进江家,对两名律师及被害人家属大打出手,共有六人被暴打受伤,一名律师耳朵被打失聪。随后用手铐带走两名律师及罗泽会的儿子江宏斌。

重庆市公检法执法人员赤裸裸践踏中国宪法、法律和司法体系,明目张胆的犯罪。为了伸张正义的北京律师都受到国安的抓捕和殴打,试想一个普通百姓,生存权利在哪里可以得到维护呢?今天的受害人是江锡清与其家人,明天的受害人可能就是你我他,所以我们恳请全社会都来关注这一事件,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共同来维护正义,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1/201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