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拿起笔,往事在我脑海里不断翻腾,依然震撼着我的心灵……

我于九八年二月份喜得大法。请到《转法轮》,我真是如获至宝,捧着他读啊读啊,顾不上吃饭,更顾不上睡觉,真可谓是如饥似渴,爱不释手。我一连看完了《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卷二》后,方才长长的嘘了口气——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真正明白了师尊是在道德败坏,人心下滑的末法时期救度众生来了。

“这大法真了不得!”

得法三个月,我被大法深奥的内涵所震撼,于是劝母亲修炼,因母亲几年前患脑血栓一只眼睛失明,心想她只要真修,身体一定会好的。因为我得法几天师父就在我的小腹下了法轮,身体调整的特快,心想能替母亲承受点也行啊!现在想来,当时对亲情的执着、对病的执着多大啊!我抱着这样的想法進入了梦乡。

怎么也没想到,天亮醒来,我除了头和上肢能动,下半身竟然“瘫痪”了,只能平躺着,一动也不能动,两腿半蜷着,并且疼痛难忍,大小便就更难了。丈夫试着搬起我填上便盆,刚一触着身子我就疼痛的无法忍受,只能在我的身子底下塞上塑料布替代。未修炼的丈夫见此状况,不由分说,立刻要送我上医院,但我心里明白这不是病,是我执著母亲的病求来的。师父的话响在我的耳边:“一个常人修炼你可不要有替亲人承担罪过的想法,那样大的业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我这里讲的是不同层次的理。”(《转法轮》)当时对师父的话理解的也不那么深,我躺在床上心里对师父说:“弟子错了,没有听师父的话,竟敢以身试法,请师尊原谅弟子,我永远记住这个教训。”这次真正的让我体验到大法的严肃。这时就觉的腿好象疼痛减轻了许多,我坚定的对丈夫说:“我一定会好的,现在就好多了,你放心吧,不用管我,你只管回家和大哥收麦子去吧。”他怎么也听不進去我说的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快走,快走!”我说:“你让我去是为我好。但我相信大法,决不去治疗,因为这是在消业。你要是在我昏迷中把我拉到医院,醒来第一件事我就是出院回家。”气的丈夫骂我一顿,甩手而去。

这时我让女儿(同修)拿大法书来,她递给我《转法轮卷二》,我就这么平躺着看起来……读着,读着映入我眼帘的行行大字闪闪发光,我激动的泪流满面,女儿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我明白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俩边学边切磋。我深刻认识到修炼太严肃了,执著亲情,求去病都是有求之心。看完了《卷二》,女儿又拿来《转法轮》,我伸手接过来,女儿惊呼起来:“你能坐起来了!”我试了一下,腿不那么疼了,神奇,太神奇了。我对女儿说:“我要起来炼功。”于是,她搬来三把椅子,扶着我从床上慢慢的溜下来,哆哆嗦嗦的倚着床和椅子炼起功来,当我炼完第一套功法后,女儿见我衣服都湿透了,劝我休息一下,我说再接着炼第三套。当第三套功法炼完时,我已象往常一样了!我流着泪跪在师尊的像前感谢师父。这时丈夫已从老家回来了,不由自主的说:“这大法真了不得,你好好炼吧!”

放下执著才能升华

去年春天,我因染发焗油而导致“皮肤过敏”,实则是旧势力借我的执著進行迫害。开始先是脸发烧、起泡、裂纹,接着流黄水,起疙瘩,脱皮,满头包括耳朵都奇痒无比,再后来脸色逐渐变青,变紫。人们见到我都吓一跳,认为我是药物中毒,或有什么大病了,了解我的人有的说:“你炼功咋炼成这个模样了?赶快去医院,不能再拖了。”面对这种情况,听着人们的议论,我苦不堪言,这严重影响了我讲真相救众生了。于是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向内找,是自己太在意表面的美而形成了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坚决不承认它,发正念否定它,解体它,铲除它,我是师父的弟子,即使我有漏也在师父的法中归正,一切由师父来管。但一段时间后,作用不大,那期间我只能去散真相资料救人,无法面对面讲真相。面对几个月的身体迫害,同修们帮我从法理上提高认识,帮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因素,但是还没能根除。我再学法向内找,才发现我对此已形成了新的执著,求好看,怕吃苦,为康复而学法、而发正念。我无意中把它当成了病,每天想着它,执著它,所以一拖就是半年。我终于悟出,“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说放下了,他其实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的到。”(《转法轮》)

我悟到就做到,放弃它,不想它。我市协调人外出,我每天除了学法,做三件事外,先后几次去农村和走不出来的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和老同修一同发资料,讲真相,并积极联系组织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以及资料的协调等。渐渐的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现在又是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好多人都惊奇的问我:“做美容了?”我可以直言不讳的告诉他,大法如何改变了我。

这真是,“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