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丈夫的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一直认为,我有一个好家庭,孩子很乖,并且和我一起修炼,丈夫不修炼但很支持我修炼,虽然我们不富裕,但是日子过的也算可以。没想到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我突然发现丈夫有外遇,不但有外遇,而且生活非常堕落,多年前就背叛了我。

当我确认了这件事的当天晚上,我和他摊牌了,告诉他我是怎样发现他有外遇的,怎么认定的,他的一切我都知道了。他看瞒不住了,只好承认了,并要求我原谅他,给他改过的机会。我说:“行,但你得修炼。”丈夫答应了跟我一起修炼大法,并且说:“我要不修炼我也约束不了自己。”我很平静的对他说:“一个好的家庭,妻子把丈夫既当作丈夫又当作孩子,你看妈妈爱护孩子,孩子犯错误,妈妈不是拿棍子打死他,赶他出去,而是教育他改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犯错误不要紧,关键是知错能改。这就是最可贵的,也就是最了不起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改好。”听我这样说,丈夫很感动。我又接着说:“我两次到北京证实法,当时你面临着再就业(他刚从部队转业正等待分配),但却非常支持我,没有你当时的支持,我很可能修不到今天,我世界的众生都感谢你,我咋能不管你呢?你也是众生啊!我要是不能善待你,我也修不成啊!”我苦口婆心的规劝他,鼓励他,劝他好好修大法,从新做人。我们一直谈到天亮。

虽然我说的很平静,很理智,但我觉的我的身心很疲惫,我好象从远古走来,两行深深的脚印充满了血迹。

一夜未合眼,我说什么也睡不着了,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和丈夫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由于他父亲早逝,母亲是家属,没有钱供他上地方大学,他就考了军校,在部队一待就是二十年。当时认识他的时候,他家很穷,我们结婚的时候可以说什么都没有,白手起家,我们的日子过的很艰辛。我在地方工作,我俩远隔千里,两地分居六年。我自己带孩子,一切苦一切难都是我一人承担。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悲从心来,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我大哭一场,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昏天地暗,孩子看我哭,孩子也哭,哭的差点背过气去。可我看看丈夫他却一滴眼泪没掉,没有丝毫的痛悔,没有一点诚意,至此我的心彻底的凉了,这样铁石心肠的人还有救吗?我的怨恨心起来了,感到心如刀绞,万箭穿心,我被他伤害的遍体鳞伤,心都碎了。痛苦的无法形容,感觉天都要塌了,若不是修大法了,我真能头朝下从楼上跳下去。

从那天以后,我们经常吵架,那真是战火纷飞,一向平静的家再也不安宁了,摇摇欲坠了。我觉的自己太委屈、太窝囊了,怨、恨一齐涌上心头。我的所有人心都起来了,有时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常人。我想到了离婚:离婚吧,那就把他彻底的推下去了,无拘无束,他会更加堕落,就彻底毁了。那是我不善、不忍、不宽容,是大法的法理所不允许的;不离吧,觉的实在太窝囊,心头之恨难消,所以我左右为难。那时觉的自己就象泡在黄连中一样,每天都要哭一场,一连持续了四十天,修炼前的那种心难受、脚心、手心难受的老毛病又犯了,我知道我的心性一天天的往下掉,身体一天天的消瘦。

有一天夜里,刚发完十二点的正念,我就看见一个魔的脸,是个女的,脸象树皮一样,丑陋无比,我吓的头皮都要炸了,立刻喊师父救我。我知道魔钻了我放任的空子,若不是修大法,我们这个家真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

有时痛苦的不行,我就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帮我。有句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是啊,人的情是靠不住的,多年的夫妻都能如此背叛,现在的人还有什么道德可言呢?在这世上谁能真正的珍惜我?没有。只有师父真正的珍惜我们,度我们出苦海,所以我暗下决心,我要放下人心,不管怎么苦、怎么难,我都要跟师父坚修到底。

尽管我在魔难中,但没耽误做大法的事。我照样该做什么做什么,真相照发不误,集体近距离发正念也没停下,有时眼泪没干就出去发资料了,若不是师父的呵护,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多危险呢!

我没放弃要救度丈夫的想法。自从我九八年得法后,师父的法、明慧周刊、真相资料都给他看,大法的一切对他是公开的。他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被镇压是冤枉的,所以他支持我修大法。可是让他修他不修,现在我才知道他是被色心障碍住了。记的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我第一次上北京正法,去之前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考虑到我去北京,很可能工作没了,家没了,或者坐牢甚至失去生命,还可能影响到他,因为他正等着分配工作。我哭了好几次,恨自己人心这么多,咋就迈不出这一步呢?大法遭魔难,师父被攻击,大法弟子遭迫害,我不能无动于衷啊。于是就和丈夫商量,丈夫说:“不要怕,想去就去吧,家里有我呢,孩子我带,没有工作我带孩子去打工。”在丈夫的鼓励下我终于去了北京,为大法说了真话。第二次去北京,他也支持我去,有时还能在法理上切磋,帮我树立对大法的正信。我想这一切都是为他得法奠定基础。而且,他也知道他的行为是不正的,大法弟子是最正的,最善良的,他也不想失去这个家。想到这里,我略觉宽慰。

在这魔难中他走入了大法,开始了新的生活。

丈夫走上了修炼路,可我的人心迟迟放不下,就象师父说的,抱着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真修》)。我越觉的委屈,邪恶就越加强它,让我恨,让我怨,让我陷在人的理中跳不出来。看到我当时这种状态,师父着急,同修也着急。同修多次和我们切磋。

(一)站在常人的角度上看

丈夫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违背了人伦道德,伤害了我,是他不对,不管我怎样委屈、怨恨都是可以理解的,正因为此,我陷入了人的理中。我认识到我必须从人的理中走出来,不能被人的理束缚住。

(二)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上看

我这种状态是错误的,是陷在人中了,没有在法上看问题。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 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变过的,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现出来 却一定是偶然状态,因为在这迷中、在和常人一样的状态下,才能够表现出来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这就是修炼,这就是正 悟!”我是大法弟子,就得用法理要求自己,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站在法上看问题,不能用人的理看问题。在法上悟,这件事情决不是偶然发生的,是旧势力利用我和丈夫的因缘关系给我设的巨难,目地是毁掉我,毁掉众生。就象师父说的那样:“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转法轮》)对照师父的法,我的心亮堂了许多,心也不那么堵了,不平衡的心平静了许多,是我的业力就得我自己还。

(三)常人是最苦的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知道,现在地球上的人绝大部份都是从高层次上来的,都是天上的主和王,都是来得大法的。旧势力出于为私的目地,做了一些邪恶的安排,在地球上安排了共产邪灵,推行无神论、唯物论、進化论,迷惑众生,不叫人们信神,说没有神,也没有因果报应,叫人们向钱看。用无神论迷惑人,用党文化毒害人,用色欲麻醉人,吞噬着人们心中那点可怜的良知、道德。不讲良心了,没有道德的约束,和动物有什么两样?人们为了自己的私利,为所欲为,啥都敢干。在邪灵的操纵下,邪党就是用淫乱害众生的。这是共产邪灵用的最得心应手的。在另外空间看,旧势力为了彻底毁掉人,让万魔出洞,祸乱人间。你看,现在全国上下,吃喝嫖赌成风,笑贫不笑娼,到处是妓女,繁荣“娼”盛,人们把淫乱当成了时尚,在醉生梦死中挣扎着还不自知,还觉的自己有本事,活的潇洒。岂不知已在地狱中了,最严厉的惩罚在等待着自己。有一次,孩子在另外空间看到丈夫身上巴掌大的地方有一百多个洞,每个洞里有一个小虫子,没虫子的洞满是虫屎,浑身上下流脓淌水,都是狐狸咬的印迹。还说丈夫从天上下来狐狸精就跟上了,跟了多少世了,目地就是阻碍他得法,毁掉他,同时把我也拉下来毁掉。旧势力就是这样利用恶党毁人的良知,毁人的道德,把活生生的人变成了鬼;还冠冕堂皇的说,人都变异的不如动物了,不符合人的道德规范了,不配得大法了,为了宇宙的安全,毁掉就毁掉吧。无情的毁着来在世上的主和王,把他们推向地狱。多邪恶呀!师父说过现在世人的道德水准都在地狱以下了,业力大的走路都掉渣。是呀,人在迷中,人知道什么啊!整天在党文化中泡着、毒害着,还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人在无知的毁着自己。就拿丈夫来说吧,他不但伤害着别人,也伤害着他自己。对我的伤害是看的见的,可是对他自己的伤害有看的见的,也有看不见的。同时对社会道德的败坏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造的业那是進地狱都无法偿还的呀!所以说常人才是最可怜的、最苦的、最应该救度的。

通过在法理上切磋,法理清晰了,我不再怨、不再恨了。修炼人碰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有我们要提高的因素在里边。师父说:“我一直在讲,大法弟子看问题一定要反过来看,因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们要走正。常人认为不好的,作为修炼人——想离开这里的生命,就是好的。你要认为是和常人一样的想法,你就永远是个常人,你就永远离不开这里。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的法使我明白了我必须彻底改变人的观念,把我所遇到的苦难当作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修去对丈夫怨恨心。因为人是最弱的,最无能的,是被旧势力安排好的,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除非修炼。所以人是最苦的,认识到了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不应该怨恨丈夫,而应该否定旧势力,不承认这种迫害。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最幸运的。虽然修炼苦,但是我的路越走越宽,越走越亮,我走的是上天的路,是成神的路,有无限美好的一切在等着我。

(四)我们来到人间的目地是救度众生

师父说:“说明确点,就是现在在正法中,不看众生在历史上犯了多大的罪、犯了多大的错,只看众生在正法期间对大法的态度、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们发《九评》、发大法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为了啥?不就是为了救人吗?而丈夫也是众生中的一员。为什么对丈夫不能宽容、忍让呢?就放不下那颗常人心呢?师父说过:“我们能够宽容,我们才能度了人。”(《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没有资格毁众生。自己和丈夫过不去,说白了就是这件事触及了我执著情、维护自我、怕伤害的人心。没有这件事,这颗肮脏的心怎么能暴露出来呢?怎么能去掉呢?还自以为是,觉的自己修的不错,其实差劲透了。师父说:“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不但不应该恨丈夫,还应该感谢他才对呀。

记的有一次,我和丈夫又吵架了,心里堵的慌,我在床上躺了一上午。中午孩子放学了,進屋就说:“妈,你看我给你买啥了。”说着就把一大块糖递过来,没等我接呢,托着糖的一个长方形厚纸片就掉在地上,我一看纸片上有三个很大的字“脱自我”。看到这三个字我立刻明白了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我太看重自己、执著自己了。我立刻说,谢谢师父,弟子错了,弟子明白了。

(五)不断修去对丈夫的怨恨心

师父说过修炼就象剥洋葱一样,需要层层剥。为了修去对丈夫的怨恨心,我努力做到忘掉过去,不让过去的事重现,不指责他,不揭他的伤疤,用平和的心对待他。一旦怨恨心反上来,我就在心里说,邪恶又想操控我了,我不会上你的当,于是我就发正念铲除它,实在不行就求师父帮助。有时遇到矛盾,我首先找自己,承认自己不对了,站在他的角度上思考问题,这个时候丈夫也能平和的找自己的原因,承认自己做的不对,并且能主动的帮我做一些事。表现上我能忍了、能宽容了,实际上起到了帮助我自己的作用,因为宽容别人就是提高自己。

在修炼的路上,丈夫也不断的修自己,积极主动的修自己的色欲之心,成了我做大法工作的好帮手。

大法能改变一切。俗话说:劝赌不劝嫖,作为常人如果犯了这样的错误是很难改邪归正的,因为没人改变他的人生道路,这人也就毁了,而人一旦修大法了,师父就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去掉他的一些业力,使他能够修炼。人在修炼中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知道了因缘关系的存在,善恶有报,就能自觉的约束自己,用大法要求自己做个好人,超越常人的人。丈夫修炼了有师父管,就无需我再执著他的过去了,因为我相信大法能改变一切,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丈夫修大法是丈夫的福气,也是我们全家人的福气,也是众生的福气,我还用怨还用恨吗?自然我那不平衡的心就渐渐放下了,最后完全放下了,心性得到了升华。

我们就是要在艰苦的环境中修成无私无我为他的生命,时刻向内找,遇事不要看谁对谁错,要看自己的心是怎么动的,触动了哪颗人心,符不符合法,不符合法的就把它找出来,修去。我要彻底修去了执着自我、维护自我的心,修出大善、大忍的慈悲心,做好三件事,用正念正行回报师父给予我的。

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