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法庭阻挡律师出庭 老教授被判重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山东济南市市中区邪党法院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对六十七岁的大法弟子张兴武教授非法庭审,并非法判刑七年。

非法阻止律师出庭辩护

非法庭审时,张兴武的妻子及妻妹一家被六一零指使的街道委员会软禁在家里,无法参加庭审旁听。法庭外当局更是动用了五十名防暴警察,出动了二百多名警察、便衣部署在法院周围,不允许其他到达法院的亲友参加庭审的旁听,并当场劫持了张兴武的另一个妻妹刘丽杰和大法弟子朱月珍、朱晓东。

更加令人不齿的是,邪党法院执法犯法。在公开进行庭审的前一天,市中区邪党法院就百般刁难张兴武教授委托的辩护律师李苏滨和刘巍,拒绝发给他们上庭证,并非法扣留了李律师的部份身份证件。开庭当天,在市中区邪党法院院长谢雅洁的直接授意下,一群身穿警服的警察武力阻止张兴武教授的辩护律师李苏滨进入法院大门,李律师与他们讲理,这群身穿警服的人,根本不和李律师讲什么情理和法律,只是说,上面有指示,就是不让你进,就硬是把李律师从门口推了出来。不仅如此,谢院长还指使一队防暴警察把守住法院门口的人行道,不允许任何人通过和靠近,围观的群众只能在距离法院门口二十米远的路口站立,过路的人也只能绕到机动车道上方可通过。

按照法院自己的规定,只要在门口传达室进行必要的登记,任何人都可以进入法院。同样是按照法律,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持本人身份证件,进行登记后,即可旁听任何公开进行的庭审。可是邪党法院打着公开庭审的幌子,一方面武力禁止辩护律师出庭辩护,另一方面还非法抓捕来参加庭审旁听的当事人亲友。这种公然践踏法律尊严的黑社会手段,根本就是在以国家之名行流氓之实。不知给他们做出指示的上面指的是谁?邪党法院院长谢雅洁?伪庭长王利民?还是中国的盖世太保机构“610”办公室?在这个天天叫嚷着依法治国的“和谐”社会,一个堂堂的人民法院在想要说说道理的人民面前,演出了这么一场荒唐的闹剧,专政机构公然把法律变成了邪党打人的棍子,向善良的老百姓头上挥舞过去。

为了对邪党法院这种违法行为进行抗议,另一正义律师刘巍与李苏滨律师一道罢庭抗议。在开庭时间已过,无望进入法院的情况下,二位律师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在律师乘坐的出租车后面,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六一零的指使下尾随而去。

流氓庭长公然阻扰张兴武上诉

事情到此还远远没有结束,就在邪党市中区法院作出了没有法律依据的一审判决之后,邪党法院没有按照法律规定通知辩护律师领取判决书,而当张兴武的辩护律师致电伪庭长王利民询问判决结果时,伪庭长王利民却拒绝将判决结果告知辩护律师,并私自违反法律规定,拒绝向律师送达判决书。

张兴武教授的妻子收到邪党法院违法作出的判决书后,想要依法继续上诉时,邪党法院伪庭长王利民又从中作梗。辩护律师受张兴武教授妻子所托,要求对非法判刑七年的一审结果进行上诉,要求二审。当他们去看守所会见张兴武,并请他在上诉书上签字时,却遭到了看守所狱警的拒绝。原来邪党市中区法院伪庭长王利民早已直接授意济南市看守所所长王某,不允许张兴武教授的辩护律师按照法律规定进入看守所会见张兴武,在上诉书上签名。

看守所所长王某对刘巍律师说,伪庭长王利民特别叮嘱,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依据律师法,律师对当事人的会见,是不需要任何机关批准的,有授权委托书、律师证、介绍信即可。不知这特殊情况指的是什么?是伪庭长王利民的违法干涉?还是因为张兴武是法轮功学员?抑或是因为刘巍律师没有听从伪庭长王利民的安排作为傀儡参加伪法庭的一审?作为司法部门的看守所,不能够依法办事,却听从一个法官的安排,任由个人的操作,使法律成为了儿戏,使国家的权力机关成为了个人谋利的工具。

为使张兴武教授可以行使合法的上诉权,刘巍律师致电伪庭长王利民,得到的却是王利民的恐吓。他威胁刘巍律师说,因为刘巍律师对一审的罢庭,他会以扰乱开庭秩序的理由给北京市律师协会发建议书,要求处分刘巍律师。真是流氓嘴脸、强盗逻辑。

刘巍律师罢庭,是对邪党法院拒绝辩护律师进入法院、阻止张兴武教授妻子及其他亲属旁听和非法抓捕张兴武教授亲友的多重违法行为的抗议。而且,并没有相关法律规定律师罢庭是不合法的,辩护律师因为邪党法院的违法阻止,无法进入法庭进行辩护,扰乱开庭秩序从何谈起呢?伪庭长王利民抓其一点不及其余的丑恶嘴脸,更加坚定了刘巍律师为当事人讨回公道的信念,她一再致电伪庭长王利民要求当面就看守所不允许会见当事人的事情进行对质,伪庭长王利民却一直拒接电话。刘巍律师又致电邪党市中区法院当日值班电话,当值班人员听说是找伪庭长王利民的,就接着挂断了电话,并再不接听该部电话。

刘巍律师及张兴武的妻子只好在大厅等待,其间刘巍律师一直坚持不懈地给伪庭长王利民打电话。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伪庭长王利民终于接听电话并同意会见,他把会见地点选在了邪党法院的第三审判厅,并带了书记员进行笔录。会见过程中,伪庭长王利民拒绝回答刘巍律师关于看守所因他的叮嘱不允许刘巍律师会见当事人的质问,仅同意给张兴武的妻子进行笔录。在问讯过程中,伪庭长王利民禁止刘巍律师与年近七十的张兴武教授的妻子就不明白的问讯进行沟通,并对刘巍律师叫嚣说:你拒绝一审出庭,就是自动放弃了辩护人的资格。

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出庭与否或律师究竟是不是辩护人是律师和委托人之间的事情,身为一名执法人员,位居副庭长职务的伪庭长王利民,无视法律规定,私自插手律师及委托人之间的私人事情,私自剥夺了律师的合法辩护资格,这是公然违反法律的行为,邪党治下的表面繁荣、歌舞升平的“和谐”社会中,法制及道德的败坏可见一斑。

整个问讯过程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在问讯过程中,张兴武的妻子提出上诉请求,伪庭长王利民却一再强调,是张兴武本人放弃上诉资格的。张兴武的妻子与他共度了几十个春秋,深知丈夫是不可能承认这种违法的审判,必定会要求上诉,便向伪庭长王利民要求看丈夫签字的放弃上诉的申请。伪庭长王利民狡辩说,张兴武不签字,但是我们有录像为证,而且,还有证人及证词。在对张兴武的判决书中,不乏证人和证词,但牵强附会、作假证、假口供比比皆是,所以,张兴武的妻子要求,把我的笔录给张兴武看,让他写放弃上诉的申请,我们才可以放弃,否则,我们要求去看守所会见。其实,伪庭长王利民对看守所的特别叮嘱已经使他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如果是张兴武自己放弃上诉权的话,那让律师会见一下,让张兴武自己来说,不是更具有说服力吗?

问讯结束后,伪庭长王利民并没有对不允许会见当事人给律师一个说法,也没有给当事人家属一个允许上诉的明确答复,只说我们要再去提审,问一下当事人的态度,研究一下给你们答复,就匆匆溜走了。5月4日,当张兴武妻子再次致电伪庭长王利民询问时,伪庭长王利民说,把上诉书送来吧。张兴武妻子于当天便将上诉书送至伪庭长王利民手中,但上诉书送去之后,便如石沉大海。张兴武仍然不被允许会见,伪庭长王利民仍然不接听家属及律师打去的电话,而张兴武教授二审是否已经被邪党法院允许立案仍然是个谜。

在此正告受到“六一零”邪恶组织指使,具体实施迫害的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工作人员(尤其是指挥和部署整个过程的院长谢雅洁及伪庭长王利民),你们手中的权力是给你们惩恶扬善、维护法律尊严的,如果你们违背了法律和道义,助纣为虐,甚至借此作为升官发财的梯子,抑善扬恶,枉判无辜,迫害道德升华的修炼人,就是犯了人世间无以复加的重罪!你们现在的一切言行都作为将来接受审判的依据,历史已经给你们记录了一切,人类将不会忘记你们的所作所为,因为那将是人类告诫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罪恶的教训!

同时正告一切迫害过和正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邪党组织及个人,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必然遭受历史的审判。你们必须悬崖勒马,弃恶从善,不要再助纣为虐的迫害良善,抓紧弥补罪恶,弃暗投明,为自己、为家人理智的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否则,前车之鉴,你们必遭恶报,后悔晚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