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方方讲真相 坦坦荡荡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一、大法是更高的科学

1996年我就见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当时看了几页,想买,因有事忘了买,错失了一次得法的机会。此后几年里,过的十分不顺,儿子常年多病,老父瘫痪在床,夫妻矛盾白热化,最后导致丈夫与我分手。我带着儿子单独过,在自家门面开个小书店,艰难维持生活。

直到2002年,我得到一本《转法轮》,静下心来看了一遍,觉的真善忍太好了,以后我就按真善忍做人。但对于法中神奇的事,我压根儿不信,可是我信气功,所以我就把他当成气功的指导书。

我原本就是开了天目的,所以看书后,看到一些光或图象并不惊奇,反而认为这些我早知道了,一些现象、一些状态我早就出现了。

有一天,我突然想,大法要真能使人修成神而我却不信,岂不错过了万古机缘?!

2003年过年时,看了师父讲法,我想就是我想修,也没师父管,因为师父说他在三界外正法。然后我看到师父巨大的法身头像在空中闪现,一连三次。这本是师父在点化:师父有法身管我。可我不悟,以为是幻觉。

正月底,我决定姑且相信大法,所以就开始炼动作,当然书也看。其实从得法那天起,我就经常看《转法轮》,都看了好多遍了,其他的大法书,只要找的到的,我都看了。当时还看《明慧周刊》。

一看书的时候,就知道有个法轮在腹中转。炼功的第一天,一个法轮从我大腿根一直转到脚踝,有点痛,鸡蛋大,当时觉的太神奇了。

当年的二月很冷,阴雨连绵的,晚上十点,马路上已经没有人影了。我每晚于这个时候炼功。才开始炼,就碰到魔的干扰。一连三天,魔在我耳边或在我门外边说话,吓唬我,我跑门外一瞧,没人。我知道是考验,魔就不来了。

2003年我食物中毒时,看到师父的法身为我调整身体,师父发出的一束光射到我身上,我立刻就好了,啥事也没有了。

这些事让我真正相信大法,相信大法是科学,是更高的科学。《转法轮》不是一般的气功书,他是直指人心的;师父也不是一般的气功师,他是度人的。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2002年春,我看了《转法轮》,并经常读给父亲和儿子听,结果常年得病的儿子无药而愈,从此不再吃药。瘫痪的父亲在听了一天《转法轮》后就丢掉拐杖,当街表演金鸡独立,半身不遂完全好了。第二天听第三讲,讲到附体,他不信,腿又不灵了。

2003年仲夏,我食物中毒,不想去医院,心想死了才好,一了百了,亲人们知道了都骂大法。为了不使大法蒙冤,我只好吃药,可药到口里,不知怎么又吐了,他们就不再说什么,都回去了。

到晚上九点多,师父给我清理,我一下就好了。他们当晚就知道了,都说大法太神奇了。四弟第二天就看大法书,当时就得了法轮。到他炼功时,因思想中骂师父,他分不清是思想业力在作怪,我当时也不知咋回事,导致他炼了几次后就没炼了。

这年暑假,二弟带女儿回家探亲,听说大法的神奇,也看了书,总说真善忍是好的。

到2004年正月初一,我和三妹去爬山,一向病蔫蔫的我走路健步如飞,如履平地,倒是她走的气喘嘘嘘的,这使她对大法刮目相看,决定看看是怎么回事。一遍看下来,她决定学法,而且一直走到了今天。后来,她一家人在历经魔难后,也相继得法,得法后她和孩子都无病一身轻,她丈夫几次遭遇生死大难,都是师父救了他的命。现在他虽然因看到妻子修大法常遇魔难而不敢修,但他经常向朋友、向亲人证实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2006年,二弟的女儿因脚崴了,念了五句大法好,就好了,非常相信大法好。

而四弟媳妇未婚之前就得了法,2004年难产,我见了之后,让四弟念了一句大法好,她就把女儿生下来了。2006年,她也请了一本《转法轮》,小侄女几个月时,就听了师父的广州讲法,现在也知道大法骂不得,会遭恶报的。现在弟媳的外公和母亲也得了法。

现在我那老父天天看大法录像,常常体验大法的神奇,可是悟性比较差,所以时时消业,时时念大法好,却总忘记是大法让他好的。但有一点,就是他喜欢听师父讲法,他说讲的有道理。

三、信守誓约救众生

通过学法,还有师父的多次点化,我知道我是带有使命下来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当我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一天同修给了我几十份真相资料让我发。一开始,我还不理解,后来一想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发就发吧。第二天天未大亮,我就把真相资料发完了,发的过程觉的很兴奋,没什么怕的。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得到真相资料,但总觉的不够发,不够,我在店里当面发。人们对大法都有同情心,只是叫我注意安全,也有几个不信的、反对的,我就跟他讲道理。

我除了在店里、在墟上讲真相,还经常背着大包小包的真相资料下乡发,一到星期天就下乡,一到节假日就下乡,平时的晚上就在附近发。

开始发真相资料时,总是叫众生看不到我,如果有人看到了,我就发正念让他忘了他在干啥。有时有执着,到湾村时到处有人,发正念也不灵,我就背法,求师父清场,然后大家又都适时的避开了,让我顺顺利利的发完了真相。

我从小有个怕狗的心,那天一只狼狗从当时无人的一个砖厂悄无声息却又气势汹汹的过来了,我紧张的在心中唤着“师父!”那狗立刻停下了,然后转身走了。

还有一天,一只狗追着同修跑过来了。我在心里说:“你要善,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结果那狗立刻摇着尾巴,倒贴着耳朵,呜呜叫着,不追了。后来再跟另一同修出去,看到别人不怕狗,狗叫也不理,只管发真相,再加上师父在梦中也点化过,看到狗不理就可以了,从那以后也便不怕了。

有一天,我又带了几千张真相资料出去,一个人,本打算坐车去的,在赶车的路上,不认识的人一个个对我笑,我想这是有缘人,不能错过,就当面给。然后就一路面对面的给,面对面的讲,大家都接受,直到把所有的真相资料发完,几十里路走下来,没一点事。从那以后,我就总是面对面的发真相资料,这样做下来几年了,直到去年八月份,因救人心切的执著一直被掩盖,所以在乡下面对面发真相时遭恶人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将近一个月。

重获自由后,我把店关了,打算静下心来把法学扎实些。因为师父说了,学好了法,去人心并不难,学好了法才能证实好法。

现在,我摆了一个流动书摊,仍然是一边卖书报,一边讲真相,送《九评》、光盘和其他真相资料。也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告发过一次,一辆警车开到我书摊面前,我很平静的发着正念,求师父化解。只见那警察没有下车,只是对着手机说:“这里没有什么事呀!”对方可能说是法轮功在如何如何,那警察回答了一句“法轮功啊——”就把车子开走了。

四、面对干扰者讲真相

刚刚炼功时,隔一户住的居委会主任总在我炼功时一双眼睛象鹰一样盯着我,有一天还直接当着众邻居的面对我说(大意):你不怕死!你还“做操”!我说做起来一身舒服。后来听说这个人很邪,曾经多次恶意告发过大法弟子,所以从那以后,我就经常给其讲真相,送《九评》给她看。后来她说她相信我能救了她,我告诉她,救她的是大法师父,不是我。

到2004年,我把店搬了一下,新到一个地方,住家与店面就分开了。一天我在后面楼梯间炼功,一个女人看见了,说:“你还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哇,怎么好怎么好的给她讲了一阵,她没反对,走了。后来知道她是本地居委会主任。再见到她时,我又给其讲真相,并告诉她善恶有报的实例。她说:“我原来把资料都扔了,怎么办?”我说不知者不为罪,你今天明白了真相,就是你有福了,并给了她护身符。

后来,我自己做九评在店门口发,弄的几十里之外的不认得的人都来找我要真相资料、要九评,我又动了人心,心想这不得惊动市里吗?结果有一天真来了一个不寻常的人。来人戴一副茶色墨镜,浑身散发着一种气势,一看就非比寻常。师父说,讲真相是最有力的。我就给该人讲大法的真相,讲九评。

那几天里,这人天天来,来了就坐我身边。因知其来意,我故意不动声色,只发正念,只要他一开口,我便就着他的话,给他讲真相。几次他耍花招,要去我里屋,我虽当时不知是计,但因我没有他要的东西,他便没有得逞。

一天,我在跟他讲九评时,他提出要九评看,我一时没意识到什么就答应了。我刚進里屋拿出放在床头的九评,他也快步跟進来了,進屋就到处看,还跑到天井里看,我只好假装什么也不懂的走回前面坐下,他也跟出来坐下。

还没坐稳,他口气不同寻常的说:“你跟我来!”然后快步走進里屋,在我床上坐下来,我便也坐下来。这时他取下了墨镜,说:“你知道我是谁吗?市里早就注意你了!你知道共产党有多毒吗?他们在天安门把大学生用机枪扫,坦克压……。”我说:“正因为它这么毒,我才要揭露它、解体它,不许它再杀人!”他说:“我是看你的儿子才这么大,你以后要小心点!”

后来他又来过几次,只是来做生意,墨镜也不戴了,态度也友好了。那一身唬人的气势也没有了。我当然还是跟他讲真相,并劝他退党。我说如果天灭中共是真的,你退吗?他说他不退。我说你是不相信,才说不退的,你要知道是真的,你肯定会退。后来有一天,他说他要走了,要到外地去,并告诉了我他的姓名。

有一天,我忘了是怎么的,反正是又产生了怕心,怕警察也知道我在公开发资料。结果过了两天,三个戴巡逻袖章的人進店来了,他们左看右看,看看没什么,走了。我看他们走出去,心想,既然来了就要给他们讲真相。结果已经出门的他们又折回来了。我问:你们要什么?其中一个瘦高个说:听说你这里有资料。

我的资料就放在桌上,只是他们没看见。我指着报纸说:你看你要什么资料?他说不是这个,是法轮功资料。我说:法轮功啊,法轮大法好啊!然后就给他们具体讲,讲完后,其中一个胖点的说:“好,你就在家炼吧!”我说可是政府不让炼,那瘦个子说:“炼功我不管,发资料我就抓起你。”我心想,你说的不算。我心里说完这句话,就好象有只老虎要追他们似的,他们飞快的跑到车上,车门还未关上,瘦警察就开车跑了……。

后来又有一天,当地一个有点熟的人,他的亲戚是个警察。他到我店里,我给他讲《九评》,他问我有书吗,我就拿给他看,心里怕他说我发九评,就说卖给他。结果第二天派出所所长带着两个警察来了,说我卖九评。我说没卖,我没卖过一本,边上的邻居也帮着说没卖过。那所长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总是笑眯眯的,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想讲九评,可就是不敢,最后那所长带人走了。

几天后,又一个所长带着两个人来了,我知道是我害怕讲九评引来的迫害。看着这些人,我心里有些怕,心脏有点跳的不正常。我当时正在吃早饭,所长说要我到局里走一趟,我便放下碗,心想去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那所长说你先吃完饭。我便利用这个时间发正念。所长要警察搜我的书和资料,并说自己看看就算了,不能发。

一个警察就在我店中的柜子里翻,我稳住了心,给他们讲真相,直接讲九评。我一讲九评,有个警察就笑了,而所长则走到隔壁去了。我不时的讲着真相,不时的跟他们说:“我的资料每样只有一份(虽然九评他们翻出来三本),是我自己在看。”讲着讲着我不再害怕了,我求师父帮我,不让他们拿我的东西。讲完了九评,所长过来了,说:“走吧。”那小警察抱着一大摞资料说:“资料还没清完呢。”所长说:“放那儿吧。”然后他们就走了。

我以为他们还要让我去公安局,就把店门拉下来,准备上锁时,所长却把车门关上了,另两个警察上车后,也把另一个车门给关了,我才知道考验过关。

五、做而不求,变在其中

一个年轻人,从2003年开始,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2005年后,又给他讲九评。每次讲的时候,他都不爱听,而且一讲就走,几年下来都是这样。有一天,他又来了,还没等我开口,他先讲话了:“唉,你那法轮功的书,有吗?给几本给我,我领导要看。”他要的是《九评》。过了几天,他又带了几个同事来,都是要真相资料的。

有个警察,我给他讲九评时,他非常小声的在我耳边说:“这个事你跟我说没关系,不要跟别人讲。”半年后,他自己站在马路上大骂共产党,现在不用说已经三退了。

还有个警察,一有新的真相资料,我就背着他,给他送一份。有一天,我当面给他讲真相,他说他要炼法轮功,他附近有个炼法轮功的身体非常好。一天,我又给他讲退党的消息,他凑到我耳边说:“别说了,这个事自己知道就行了!”给他三退卡,他不要,给他大法护身符,马上就接过去揣兜里。

有个工厂的科长,给他真相资料和九评从来都不要,还不爱听。给他真相币开始也不肯接,只说做生意就做生意,别讲这些事,因此我也不跟他讲,只是给他发正念。因经常见面,隔了一段时间,我便问他,今天退了吧,“不退”;再隔一段时间,我又问,还是两个字:“不退”。从2005年问到2008年,有一天,我又问“退不退?”,他爽快的回答:“退了吧。”

今年传神韵光盘,有个人到我摊上买东西,我给他讲真相,不听,说不信共产党,也不信法轮功。来了神韵光盘,我给他一份,他伸手要接,可能想到我是炼法轮功的,又不接了。到三月底的一天,他来问我,那个晚会真的好看吗?我说当然好看了,全世界的人都爱看。他说那你就给我一个吧。我说你来晚了,今天没有了,你真要,明天来吧,明天早点来,来晚了又送完了。他说那你给我留一个吧。我说好。第二天,他真来了。

六、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能够一路走来,全靠师父的慈悲呵护、点化和扶正。前面很多事例说明了这点,这里再举几个例子。

得法前,我就喜欢给人算命,学法后,仍然放不下,看到别人算的准,就执著的不行。有一天,一个同行来了,我就跟他津津有味的说起算命来。说着说着,觉的胸口痛,我想可能是师父不让我说,马上就不痛了;我不信,又说就又痛,不说就不痛,再说就使劲痛,偏说就更痛,痛的前心通后背,停嘴就不痛。那个同行看到了,说你师父怎么这么灵。

得法前,我的家庭矛盾白热化,令我无法忍受,所以一直有个自杀的念头。学法了,我也不会用法去对照。一天我到外地進货,在车上看录像,录像中的主角最后自杀了。当时我就用手指甲在另一只手的腕上轻轻划了一下,哇,好痛!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能自杀!后来又想起大法书上说的:“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自杀也是杀生。从此我彻底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得法之初,对丈夫的恼恨之心根本无法放下,所以我曾一度放弃修炼。因为我觉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放下那颗心,放不下人心,就会修不成。有十天的时间,我不再看书学法了。可不看书学法,心里很难受,总是莫名其妙的为了一丁点儿小事感到心酸,想要落泪,没有一天不想哭的。直到有一天,我又拿起大法书来,这种状态才消失。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要失去这万古机缘!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放不下这法了。

当我有执著不愿讲真相时,师父让我梦见,我周围的一切都被炸成了碎片;当我有争斗之心时就让我梦见,我所在的房子被炸掉,或者有生命被处死,或者表现在生活中有车祸。我知道我只有抓紧时间讲清真相,我对应的众生才能有希望被救下来。而当我发正念时,师父就经常让我看到被我救下的生命。

当我讲真相时,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有一天,三个官兵到我店里来,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要恶意举报。当时我不怕,看到他们在街对面猛打手机也打不通,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护佑着弟子。

今后,我一定抓紧有限的时间,多学法,不断修去执著与人心,更加精進的做好救人抢人的事,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