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智慧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有个男孩叫炯儿,九五年出生,现在正在初中读书。炯儿虽然才十四岁,修炼大法却已经有十年了。大法遭邪党迫害以后,炯儿一直坚持做三件事,发资料,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没有怕心,做的也比较理智,几年下来,善劝很多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邪恶组织。

四岁得法

炯儿一生下来,正赶上计划生育特别严紧恐怖,就把他送到了乡下。一直长到四岁的时候,才把他接回家中。那是九九年的上半年,我带他到学法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讲法录像,四岁的孩子,象个大人一样,听的聚精会神。十年过去了,直到现在,炯儿对当时听法的情况仍然记忆犹新。

六岁发资料

炯儿六岁的时候,大法遭到残酷迫害已是两年了。我走出去发真相资料的时候,他就经常和我一起去发。他曾问我:“妈妈,发资料是干什么的?”我说:“是救人的。”他说:“妈妈,我也救人。”就这样,风雨中我们母子俩不断的这样做。在做的同时,我给他读大法经书,学《转法轮》。每一次发资料的过程中,他没有观念,都是很顺利的安全到家。

有一次,我们俩一起出去发资料,那时炯儿才八岁,他拿的有五十份真相资料,我拿四十份。发着发着,我们俩走散了。我有点着急。心想:才几岁的孩子,怎么办?转念想,有师在,不用担心。当我们各自发完资料回家,同一个时间在自家门口碰面。他说:“妈妈,我找不到你一点也没怕。我就想,发完赶快回家,别叫妈妈挂念。”

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次。二零零三年的一个上午,我被恶警绑架,下午脱离魔掌回到家中。回来后,炯儿说:“妈妈,你怕不怕?”我说:“开始有一点怕,但是心中背着师父的经文《洪吟二》〈怕啥〉,就啥也不怕了。”那天吃过晚饭,孩子的爸爸害怕,怕我再出去,就看的很紧。因家中还有一些真相光盘、资料没发出去,我就对炯儿说:“越是迫害,我越要发资料,解体邪恶。”炯儿说:“妈妈,我自己一个人去吧,放心吧,安全到家。”我说:“你要小心,安全第一。”我在他爸爸面前给他打着掩护,就这样,炯儿走出了家门。一个多小时以后,他回来了,带的资料、光盘全部发完。炯儿告诉我:当发到其中一户人家时,忽然,从门缝里伸出来一只手,把真相光盘接了过去。我没有害怕,也没有想什么。我为孩子感到高兴。

那是炯儿第一次单独出去发资料。从那起,他经常一个人出去发资料。我感到他做的比较好,很单纯、善良。因为,他非常清楚,是师父叫他救人的。

十岁面对面讲真相

炯儿十岁的时候,经常参加学法小组学法。有时他和我一起去,有时自己一个人去。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心性的提高,学法小组的不少同修冲破干扰,开始了面对面的讲大法真相,效果很好。炯儿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心里很着急。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突破,跟上正法進程。

有一次,他见到一个年迈的老太太,他说:“老奶奶,法轮大法好。”老太太愣怔住了。炯儿说,他自己不好意思了。

虽然第一次讲的不太自如,但毕竟已经开了头。从那起,他就试着跟他的好朋友讲真相,跟同桌同学讲,慢慢的,越讲越有经验。他利用一切机会,不放过一个有缘人,放学路上讲,到同学家里讲,给老师讲,给退休的老警察讲,大人、小孩、党团员,他都敢讲,讲的效果也越来越好,到后来,甚至听他讲过的同学、老师和他一起去讲。

智慧劝三退

那天,放学回家的路上,炯儿向一个同龄小朋友讲真相。问他:“你看到墙上写的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了吗?”接着告诉他:“你看现在好人都被抓,警察、政府太坏了,退了吧,退了就平安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对他说:“课本上的刘思影,说是皮肤百分之九十烧伤,却还能唱歌;还有,电视里那个名叫王進东的男的,衣服、头发都烧焦了,身上的雪碧塑料汽油瓶还没烧着,很明显。那不是造假骗人吗?”炯儿告诉他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正在炯儿讲着的时候,那小朋友的妈妈出现了(其实她就跟在孩子的后面)。炯儿就说:“阿姨,退了吧,退了就能保平安。”那阿姨说:“我们相信,我们俩都退。我回去给孩子的爸爸也讲讲,我们一家三口都退。谢谢你!你怎么懂这么多?”那阿姨为了感谢炯儿,就特意买了两个白吉馍(外面是饼,里面包肉的馍馍)给炯儿吃。炯儿说什么也不接。但是,这位孩子的母亲非常坚持,炯儿才不好意思的接下来。

一次, 炯儿与本校同学一起参加乒乓球训练。训练结束后,队友们都很口渴。那天,炯儿身上只装了一元钱,就掏出来想买水喝。就在这时,一个队友说:“把你的一元钱借给我吧,以后再还你。”炯儿虽然口很渴,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把一元钱给了他,并说“不用还了”。

过后,这个孩子过生日,请同班同学吃饭,唯有炯儿不是他同班,但也一块请了。炯儿说:“我与你又不在一个班,为什么要请我?”那孩子说:“你还记不记的那一次打球,你把钱借给了我,自己没喝上水,让我喝水。而我向别人借钱,谁也没借给我。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太善良了。”

炯儿知道是自己讲真相的时候了,他回家匆匆忙忙给我要了十块钱,简单的说:同学要过生日,不能白吃同学的。我答应了他。那个孩子的爸爸在饭店给孩子办了一桌饭,午餐,炯儿一下子讲了八个同龄孩子退出少先队。那孩子说:“别人说我不相信,但是你说的就一定是真的。我相信你,你救了我们。”

还有一次,正下着雨,炯儿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着给有缘人讲真相。突然,有一个年轻小伙子,象有什么急事,走的匆匆忙忙的,一下子撞到炯儿身上,差一点把他撞倒。小伙子说:“对不起,我有急事。”炯儿说“没关系”。小伙子转身要走。炯儿说:“大哥哥,别走。”那青年说:“我都说了对不起了,还不让走,你想怎样?”炯儿微笑着说:“大哥哥别误会。我给你说个事。”当炯儿给他讲完真相后,那小伙子说,已经有三个人跟他讲过了,他没退。经过炯儿的讲述,他同意退了。

利用补课讲真相

六年级下学期的时候,炯儿每天中午、晚上都要上我家附近的一个学校里讲真相。他跑到学生寝室里,挨个劝退。当管寝室秩序的老师查房的时候,同学们都保护他,把他藏起来。

在暑假期间,他利用补课的时候讲真相。因当时补习班有试听的机会,他就给同学们讲。班里有二十多个各年级的孩子补习外语,他就利用下课那一会讲真相,结果,补习班的同学都退了,还把老师讲退了。其中一个女老师要看《转法轮》,炯儿把《转法轮》拿给了那位女老师。不知什么原因,这位女老师中间又换了一个补习 班,问炯儿跟不跟她。炯儿想,正好是到一个新班讲真相的好机会,就跟着她转了一个新班。结果,那位女老师和炯儿劝退了很多人。

正念闯险关

还有一次。我对炯儿说:你别老在一个地方讲真相,换换地方。由于我的这一念不正,给炯儿加上了不好的物质,影响了他的正念。他去补习班的路上,发现有个警车和一个骑摩托车的在门口。他心里有点慌,到班里跟老师打了个招呼,说有点事。刚离开补习班,警车就跟着他。炯儿就想,你别跟着我。车就在市标大转盘那个地方熄火了。他一转眼,摩托车又跟上来了。他就跑呀跑呀,转了一个胡同又一个胡同,看不见摩托车了。

回到家,炯儿说:“妈,我今天特别累,跑了一个下午,是我的心不对头了,让邪恶钻空子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他说:“妈妈,我在梦中见到师父了。师父说,一切都是假相,别怕,到人多的地方去讲。”

一次讲真相后,他发现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跟踪他。炯儿想,邪恶又要钻空子了。他灵机一动:不能回家,在外面转悠,找个机会脱身。转了一圈,脱不开身,最后,炯儿找了大门外面上着锁的一户人家,大叫:“妈妈开门,我回来了!”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家里怎么没人呀,锁住门了。”跟踪那个孩子说:“我知道你家在这住,我有时间再来。”

炯儿摆脱了那个孩子的跟踪,很快回到家中。

不忘救人

现在,上初二了,学校有早晚自习,每两个星期休息一次。但他还是挤时间学法炼功,一有时间就去讲真相。

对于炯儿劝三退的事,他不让我告诉其他同修,他觉的说出来有显示心理。再说,别人也都在做,并且做的比自己好的多,别显示了。同时,他也很清楚,自己一次一次的化险为夷,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时刻就在自己身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没有师父的保护,自己真的是什么也做不了。

前些天,炯儿做了一个梦,梦到很多人在向他招手。他意识到:三退救人不能松懈。不管学习再紧张,都不能忘了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