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 慈悲正念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十几年的修炼中,各种心性的干扰,证实法中的神奇事迹以及同修们整体提高等方方面面,无不从大法中得到了化解,得到了提高,得到了证实。下面我选几件事说说,意在交流,有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突破人念,用修炼人的观点看问题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我有一老公公,在“七·二零”以前就不怎么认同大法,“七·二零”以后又受邪党电视的毒害,加上我们夫妇俩多次去北京证实法而遭到邪党的非法关押,非法抄家,勒索钱财等,又被邪党多次欺骗和威胁,使公公变得更不认同大法,只要谁一提法轮功他就咬牙切齿的骂师父,骂大法。在社会上也给我们造了很多谣,说我们这不好,那不好,甚至到乡派出所找警察抓我们,警察到我家,他趁我们不在家,把我们的录音机,大法书,磁带等都让邪党拿走了。

为了让他认同大法,我们用尽了人的办法对他好,想办法让他生活怎么舒服。我家经济不宽裕,但只要他想吃什么,哪怕借钱也要给他弄来满足他,总是处处关心他,照顾他,让他吃好穿暖,尽量做到无微不至,以为这样就是在修善,就以为能感化他。但越是那样,他越说我们看不上他,虐待他。

我们也不断的给他讲真相,也发正念,但就是不管用,讲真相他也不听,白天专人看着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晚上不让亮灯,总之是想法阻止我们修炼。

刚开始我们对他很好,后来看他越来越坏,就转为恨他了,以为他就是旧势力一伙就是搞破坏来了,于是排斥他,否定他。最后弄的仅仅四口之家,却分成了两下,公公单独过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佛家讲普度众生这句话的涵义:是把你从常人最苦的状态中拿到高层次上去,永远不吃苦了,解脱了,他讲的是这个涵义。”“要叫人类什么病都没有了,过的舒舒服服的,叫你当神仙你都不去了。没有病,又没有苦,要什么有什么,这多好,真是神仙世界了。可是你是变的不好了掉到这一步上来的,所以你不会舒服的。”

师父的法点醒了我,原来我是在用人的办法在做,是对情的执著,爱是情,恨也是情,让他在人中生活得舒服自在相反还还不了业,业力大了就更难得救。而真正的善是使生命得法,得度,解决生命的根本问题,这才是修炼人讲的善。

认识到不足,扭转思想,去掉情,再用修炼人观点一看,是因为我们没修好,有情在,而旧势力操控着常人在做坏事,最后被淘汰,好可怜啦。常人是受害者,是我们要救的人,我怎么还去恨他呢!于是我们发正念清除操控常人做坏事的因素。再与他讲真相,现在讲真相也不再是带着指责、埋怨的情绪讲,而是把他当成是被毒害的众生,心平气和的慈悲的讲。

于是公公也开始变了,真相他也接受了。后来他还走入了修炼。现在他也常常给周围的人讲真相了。突破观念,用修炼人的观点看问题,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二、有师有法,什么都会变成好事

二零零七年底,由于忙于证实大法的工作而忽视了个人学法和修炼,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丈夫同修被一辆大车把脚趾头压掉了四个,司机立即打出租车,把丈夫送往医院。我一看,在这救人的关键时刻出现这事,这不就是旧势力干扰救度众生吗?于是立即发正念,同时不停的和丈夫背法,能想起哪段法就背哪段法。

有了大法的力量,丈夫升起了正念。他说,我去医院不就是承认了旧势力吗?我所承担的救众生的使命就会被耽误,那又有多少众生会失去得救的机会,一个生命被毁,那将是一个大穹被毁,想起(《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

于是他毅然决定不去医院,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便叫司机开车把我们送回家,司机看我们不去医院,又找来村干部,找来社会上的地痞子,家庭中的亲人,三番五次,软硬兼施的想把他送去医院。这一切都被我们从大法中升起的正念和大法弟子的善感化了。他们也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他的脚没经医生的任何处理,却只流了一点点血,也没肿,也只有一点点的疼。后来司机又给拿来五万元钱给予补偿,也都被我们拒绝了。

在此同时,我们夫妇俩加强学法,发正念,同时向内找。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漏,让邪恶钻空子迫害。学着师父的讲法《走向圆满》,对照法,查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当初因为有病,所以家庭经济困难,妻子儿女也都过着贫困的日子,自得了法,希望炼功后身体好了,能挣钱过上一个好的日子。抱着这颗心走進了大法。用法一对照,这哪是修炼人标准啦,这不就是执著人世间的美好生活吗?和师父的法、返本归真的目标相差太远了。于是决心去掉执著,提高上来。随着心性的提高,他的脚也迅速好起来了。

有了大法,旧势力的破坏不但没成功,相反却使大法得到了更好的洪扬,使世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修大法的人,有许多人纷纷三退和索要大法护身符。

三、手机短信讲真相

从周刊里看到同修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于是也想做,便买了一个手机,让孩子教我打字,发短信。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我觉得挺好,于是找到其他同修和他们交流,发展更多的同修都加入到手机讲真相的行列中。

刚开始发展很慢,因为有各种人心的障碍。后来我们就找同修学法交流,同时破除他们的障碍,经济上有困难买不起手机的,我们就买好现成手机,给他们用。有怕心不敢做的,我们就学法从法上交流。打字有困难的,我们就打好现成的内容,存在手机里,只需按几个键就可以了。

通过我们几个协调人的共同努力,使我们地区由一个发展到十个,百个,把周边地区也带动起来了。甚至有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也加入到手机讲真相的行列中来了。他们说:“发材料,远处我们去不了,现在有了这方便的手机,不用往远走,就能把真相讲到全国各地,还不用担心有人举报,这多好。我看手机应该是我们大法弟子人人都有一个,那真相就能达到无处不及了。”

现在有的同修发了几千多,甚至上万条了。其中回信中有支持的,有感谢的,有询问的,当然也有骂人的,最先有收到短信骂人的,也会把同修气够呛,有来电话的,也把同修吓的把手机都扔到一边。我们就经常走到一起学法交流,通过学法,从法中认识,修自己的心,用正念看问题。现在无论收到什么样的短信,都能平静的与其讲真相。

刚开始,同修不知怎么编号码,只知道几个亲友的号,往下就不知往哪儿发了,我们就告诉他,只要把前三位如130~139固定下来,后面随便编数字,只要够十一位一般都有人收到。有针对性的号码,如营救同修的或公检法的号码,我们就给能打字的同修发,方便他们有针对性的编内容,其余的真相内容是:“自焚”真相、“四·二五”真相、《九评》、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情况,大法在国外的洪传情况、活摘器官,善恶报应,神韵,三退等,内容多从周刊,周报或真相小册子里摘录,随时更换,使我们的真相短信内容与正法進程同步,也使真相内容不至于因同一内容发的太多而被邪党封卡。有能力的教他们群发,没能力的教他们一个一个发,只要持之以恒,哪怕一天只发十个八个,也不给同修说泄气话,只是鼓励他,让他精進。有的同修卡被封了,不去指责同修心性有问题,而是帮助同修向内找,同时正念加持同修。

由于都在法中修,同修们在一起都能交流自己的心得,同时把好的经验介绍给对方,同时也在帮助那些还没参与進来的同修。

四、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

前一段时间,我地区有A、B两同修在大集上讲真相被恶警绑架,知道消息的同修立即通知别的同修,你通知他,他通知我。一时间知道消息的,无论是赶集的或是没赶集在家中忙活的都放下手中的活赶到了派出所,不用协调,不用安排,同修们都在主动的配合营救同修。有直接到派出所找警察讲真相的,有找A、B同修谈话,提起她们正念的,有在派出所里发正念的,有在派出所周围发正念的。一时间,派出所里里外外全是大法弟子。

当有同修直接拉A同修,叫她出来时,而A同修没认识到否定旧势力,却主动配合邪恶,说到那里提高去了。邪恶让她干啥她就干啥。看到此情况,有的同修有些波动,埋怨A同修没有正念。这时,协调人立即从法理上進行交流:“我们不能看同修的不足,得看同修的长处,同修讲真相救人是伟大的,是在做师父让做的事。即使同修有漏,也有待于她从法中归正,也不允许旧势力来迫害,我们不能站在旧势力那边去指责同修的不足。迫害她,就是迫害法,我们决不允许。”于是从新调整心态,又形成 了一个强大的正的场。下午2点多,在同修们吃饭时,由于放松了正念,A、B两同修被送往了县看守所。

两同修被送走后,我们仍然没有放松营救她们的心。有打电话到县公安局、乡派出所、所长以及家属的,有写信的,有贴材料的,有同修用寻求救援的方式,把短信发给了我们乡的各个村干部,既曝光了邪恶,又震慑了邪恶,当然发正念就更不放松了。同时用正念加持同修:“同修到那里,不是被迫害去了,而是到那里除恶去了,大法弟子在哪儿,哪儿的邪恶将被灭尽。”时间不长,A、B两同修回到了家中,又汇入了正法洪流中。

以上是我们近几年在法中修炼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