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张洪英、张家霜、吕涛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

一、三位法轮功学员受害情况如下:

吕涛:女,今年36岁,出生四川米易县、曾就职于四川省攀枝花宾馆,2000年因坚持继续修炼法轮功被迫失去工作,后回四川米易县住。

张洪英:女 ,今年39岁,出生四川米易县,原住址:四川米易县挂榜乡,2006年搬入四川米易县攀莲镇。

张家霜:女 ,今年37岁,出生四川米易县,住四川米易县攀莲镇。

二、相关责任单位、个人在职职位及任职时间。

四川米易县得石乡派出所负责人:
四川米易县法院院长:唐炬洲、任职时间:2000年至2007年。
四川米易县法院院长:唐亮洪、任职时间:2007年至2009年。
四川米易县检察院检察长:庄严、任职时间:2007年至2009年。
四川米易县政法委书记:王永祥、任职时间:2007年至2009年。
四川米易县县委书记兼县长:张伟、任职时间:2005年至2009年。
四川米易县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李国洪、2007年至2009年。
四川米易县副县长:朱兵、主管综治办(维稳办)。
四川米易县政法委反邪教办主任(现任):高义成。
四川米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杨梓华、任职时间:1999年至今。
副队长:李雪松、任职时间: --- 年至今。
成员:周林、任职时间:1999年至今。
成员:徐欣、任职时间:-----年至今。
四川攀枝花市国保队负责人:
邱天明,张柏林:田萍是攀枝花市国保队的正、副队长 ,自19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以来,到现在一直在参与迫害法轮功。

三、迫害经过:

1.遭绑架 转押迫害 亲人被株连迫害

2006年11月2日,四川米易大法弟子张洪英、张家霜、吕涛在米易小得石发真相资料被长江造林局攀枝花得石分局(原小得石储木场)派出所绑架,当天,米易县国安与攀枝花市国安人员一齐参与迫害三位大法弟子。他们把三位女大法弟子吊在窗户上、脚不沾地、抓她们的头发往墙上碰,吊了三天、把三人绑在一起,放在公共场合叫世人来观看辱骂法轮功学员。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骂她们:你们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不去卖淫?却去炼法轮功。

2006年11月5日,三位大法弟子被国安人员转押到米易看守所。在转押过程中,周林等国安人员用黑塑料袋将她们的头套住,象运货物一样运到米易火车站附近的一个秘密黑窝,逼她们说出资料的来源。把张洪英铐在院子里冻了一夜,又把张洪英和吕涛合抱一棵大树铐在一起,冻了一夜。那是11月的冬天,天又冷又干燥,她们口又渴却不给一口水喝,后又被押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杨梓华、李雪松、周林、徐欣把她们从早上9点一直吊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连续吊了四天,手都被吊爪了,(周林还扳了好久才扳直,)抓住她们的头发往墙上撞。

家属因此也遭到迫害,2006年11月5日张洪英、张家霜的母亲高龙英在家被国安恶警骗去说是问话,结果被攀枝花国安和米易国安杨梓华、周林将她吊在米易县攀莲镇派出所的窗户上,脚不沾地,她高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把衣服拿来塞住她的嘴,才将她放下来,又准备吊她的时候,她将双手抱在胸前,攀枝花一个国安人员和米易国安杨梓华就来扳她的手臂,一下子就将她的手臂扳成粉碎性骨折,11月6日被送到米易县中医院、缝了十几针,还专门找了四个闲杂人员看着她,不准她离开。邪恶之徒说将她们打死就打死。邪恶下死手的追问资料的来源。

2006年11月12日攀枝花国安和米易国安周林及米易县城北居委会罗X等6人到吕涛的父亲吕显贵(65岁)家,因其拒绝开门,这伙人就翻阳台,并用小刀割开纱窗强行翻进屋,把吕显贵用塑料袋套住头绑架到米易县火车站附近的一个黑窝内,用手铐将他铐在凳子上一夜,逼问电脑、打印机在哪里?老人说出了放电脑和打印机的地方,这伙人非法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打印机及其他相关财产后才放了他。

吕涛的母亲江益兰的退休金(每月1800元),从2006年11月开始到2007年底被全部扣发,从2007年底才开始每月只发300元直到现在。

2007年2月12日,周林将吕涛的母亲江益兰哄骗去公安局,在他们的办公室就开始用刑:被强迫吹电风扇、铐上手铐拖去拖来,承受不了被迫说出吕涛把资料给了邓昌兰(当时已死),后来在法庭上被公诉人作为吕涛做了多少资料的证据,凭他们胡编乱造米易县撒莲有多少大法资料都是邓昌兰发的,这些资料都是吕涛做的,这些是江益兰做的证。

2007年3月5日,吕涛的哥哥吕波和嫂子乔菊月到米易县检察院询问吕涛被非法起诉的情况,在检察院碰到周林,被周林伙同杨梓华、徐欣将吕波按在地上强行铐上手铐,把他们二人强行绑架到米易县攀莲镇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吕波被放回,乔菊月在派出所被戴手铐,到下午5点多被杨梓华、徐欣非法关押到米易看守所,后又转移到四川眉山市东坡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放出。

2007年5月10日,米易县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吕涛的丈夫王建因吕涛的被抓受到牵连而流离失所在外,不幸于当日也被非法抓捕进米易县看守所,因不报姓名被米易国安非法关押长达3个月之久,(但他们在5月10日就认出了他是吕涛的丈夫王建),出来时被敲诈勒索500元。

2.第一次非法庭审

吕涛、张洪英、张家霜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8个月,家属不能见。于2007年6月17日(星期天),米易法院非法对大法弟子吕涛、张洪英、张家霜开庭。那天没有通知家属,这消息是秘密传出来的。当天到场旁听的有三十多人,都是家属和朋友,审判长周开琼上班来到法庭外,见这么多人有点惊奇。当家属问庭长周开琼,你们既然开庭,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家属?周开琼说:我们不通知家属,你们知道就来,不知道就算了。

开庭时,法庭的正中间坐的是法官周开琼,其两旁各一个陪审员,左边是公诉人朱正富和另一个人,右边是三个律师都未说话,前面还有一个书记员姓金。

吕涛、张洪英、张家霜三人被铐在一起,坐在第一排,(因三人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之久,身体很瘦。)。第二排是法警,旁听人员离开第二排有两米多远。

庭审时公诉人朱正富公布了吕涛、张洪英、张家霜三人的所谓违法行为,三人不服,吕涛说:发真相资料是事实,那是在救人。张洪英说:法轮功真相是启发人的善念,不是枪炮、原子弹,张家霜说:修“真、善、忍”是邪教?那什么是正教。法官和公诉人无言以对,开庭大约半小时,公诉人马上叫休庭。 宣布一个月后再审

参加此次非法庭审的有:
米易县法院:
主审法官、审判长---周开琼:法院刑庭副院长,主办这方面案件的法官。办公室电话:0812—8171749,任职时间:1999年至今
起诉机关名称:米易县检察院起诉科长朱正富,任职时间:1999年至今,朱正富:主办这方面案件的。办公室电话:0812-- 8177937

3.第二次非法开庭

2007年7月11日,(提前三天通知家属)这次去了许多人旁听。法庭旁听席上第二排以后全是家属和朋友,大概100多人;第一排坐了大概15个武警,庭外站了许多朋友。

开庭时,法庭的正中间坐的是法官周开琼,其两旁各一个陪审员,左边公诉席上是检察院起诉科的公诉人朱正富,两边还有两个人,右边是三个律师(法庭指派的)。前面还有一个书记员姓金。

9点过后开庭,吕涛、张洪英、张家霜三人被法警用手铐连铐在一起带进法庭,坐在第一排。(每个人都比原来消瘦,因为她们已经被非法关押了9个月了。)

公诉人朱正富宣布他们是如何调查吕涛、张洪英、张家霜她们三人在米易得石乡散发资料、群众怎么揭发等等,说了两个多小时。公诉人朱正富和律师都说根据法律第300条,要判三到七年。在庭上,大法弟子不承认是犯罪,张洪英说:发真相资料是灾难来了,在救人;吕涛说:法轮功是教人修“真善忍”,我原来得了肺结核炼功后好了,在单位连续三年先进。

张洪英说:你们刑讯逼供,吊打我们,把我妈的手臂都打断了。张洪英的母亲高龙英举手要发言,法官却不准她说。她站起来把被扳断的左手臂伸出来给法官看,她手臂上的线缝还在,伤口约两寸长,大家都看得见的。那是在2006年11月6日在米易县攀莲镇派出所被恶警杨梓华等抄家、绑架后逼供时打的。

当吕涛说:在看守所警察把我们吊起来打,从早上9点到晚上睡觉。法官周开琼马上制止说:把证据拿出来,吕涛的母亲江益兰要举手发言,法官不允许。

在这次非法庭审中,法庭方坚持说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是犯罪,大法弟子不服: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在救人,对公诉人的胡编乱造和法官的不讲理,旁听的人心中气愤,空气十分紧张,快到12点了,法庭宣布休庭,下午开庭。法警强拉三位被铐在一起的大法弟子走,张洪英高喊:同修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们,愤怒的人群一齐喊:无条件释放她们!吓得武警们一齐从座位上跳起来,慌乱中,法警立刻将三位大法弟子塞进警车,开起车就跑,旁听的人都在喊:迫害好人,要遭恶报!

下午,许多朋友去了法院,等着下午的判决,米易国安警察周林强行驱赶,骂骂咧咧说:整了这么多人来,谁叫你们来的,把你们抓起来。有三个朋友走到法院刑事庭,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周开琼在说:她们不认罪,怎么办?刚听到这一句,周林就从里面出来,把这三个朋友撵走了,一个下午过去了,法院也没开庭。

4. 非法宣判

2007年7月17日四川省米易县法院在看守所秘密对吕涛、张洪英、张家霜非法宣判,吕涛被判刑5年,张洪英被判刑4年半,张家霜被判刑3年半。三位大法弟子分别被关押在三个监室,一个一个的判,法官周开琼等从看守所监室铁门的送饭口(大约7寸见方的一个口子)把判决书给吕涛、张洪英、张家霜看后叫她们签字,她们看了判决书都未签字,都把判决书扔出送饭口,不承认伪法院的诬判,可是却没有留下这邪恶的罪证(判决书)。

2009年9月4日晚上8点多,米易看守所人员打电话给吕涛的父母家,说:吕涛、张洪英、张家霜已经被送走,叫家人去拿她们带不走的衣服,家属问:人被送去哪里了?看守所人员说:不知道。家属问: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家属?看守所人员说:怕劫车。

后经家属多方打听,才知道吕涛、张洪英、张家霜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监狱,对外的招牌是成都女子监狱。吕涛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一分队;张洪英、张家霜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二分队。监狱人员不准她们打电话,不准写信。父母去看女儿要当地派出所开证明,当地派出所人员说:父母炼法轮功不给开证明,所以父母也不能见到女儿。

吕涛、张洪英、张家霜从2006年11月2日被非法抓捕到现在2009年5月21日,已被非法关押两年零七个月了,其中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个月,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以上是中共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罪证,由于大法弟子的善良,许多具体迫害的事实还没有写出,甚至忘记了,参与迫害的人员也不知道姓名。人被关押劳改却不要迫害她们的文字证据,但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已经是事实,我们写出来的只是一部份,没有一点夸大造假。当地看守所、派出所、法院、检察院参与迫害的人在,监狱也在,可以去调查。

四、张洪英曾遭受的迫害

99年10月15日,张洪英第一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门的警察暴打,一起的四个大法弟子全部被打昏,血流满地。然后送去北京东城区派出所关押8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星期受到非人虐待,规定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有时不准上。北京当时是冬天气温在零下24-25摄氏度,有两个女警察强迫我们把衣服脱了冻我们,其中有70多岁的胡新玉老人,攀枝花市恶警邱天明说我是领头的打了我10个耳光,体罚弯腰站成90度数小时。在攀枝花驻京办参与迫害的人还有米易县丙谷乡政府的白廷飞和一个叫曾老五的人。

99年10月22日,张洪英被送回米易县看守所,身份证被没收、500元现金被没收,没有给任何的解释和收据。关押期间天天戴手铐脚镣,长达50天,被罚站独凳一天,端水碗、顶墙、背监规是常事。天天被提审。从市政保科到县政保科的所有人都来审讯过我。参与的人有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杨梓华、周林,和其他8个不认识的警察。米易看守所的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刘启潮指导。攀枝花公安一科的彭科长、邱天明等人。

张洪英第二次是被米易伪法院非法判刑4年后,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五中队。2000年6月14日因拒绝“转化”,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不放弃修炼。被强迫背诵监规、静坐、连续每天被洗脑10个小时长达3个月。每天长达12小时的高强度奴役,强迫写“转化书”、写“保证”、写“批”。不写就送进监狱洗脑班洗脑、开批斗会斗争,用绳子捆紧关小间一个星期,疼的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滴。严格限制人身自由,不许和大法弟子说话、不准讲法轮大法、不准给家人写信,不准告诉家人自己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参与的人:监狱长郭荣凤、郑监狱长、张监狱长
队长有:蔡庆华、袁畅、方荣、赖林
警察有:舒畅、李科长和特警队的20多名警察。

五、吕涛曾遭受的迫害

2000年5月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绑架到北京东城派出所,后被攀枝花国安大队邱天明等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后由邱天明的妻子带回攀枝花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她们回来的车费全部算在吕涛头上,在吕涛的工资中扣除。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吕涛被迫辞去攀枝花宾馆的工作,退职费一分也不给。

2003年2月13日,吕涛在四川西昌市被西昌市国安罗毅、周欣、刘国祥等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后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还强迫交了4000元留所费。2004年5月12日,才被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