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恶警杨莉为什么阻止律师依法办案(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北京辩护律师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北上沈阳,要求会见当事人之一、法轮功学员王素梅,遭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长杨莉蛮横阻扰。

零八年末,沈阳市沈北新区伪法院枉法诬判奚常海、王素梅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六至十一年重刑,在众目睽睽下制造了“零八沈北冤案”。 王素梅、奚常海上诉,被沈阳市伪中级法院维持原判。接受家属委托,维权律师再次为“零八沈北冤案”受害者申诉。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辩护律师从北京来到沈阳,要会见当事人,展开对“零八沈北冤案”的申诉调查。奚常海、王素梅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监狱和辽宁省女子监狱第八监区。在沈阳市第一监狱,律师们见到了奚常海。

而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律师们要求会见王素梅,接待室一女警看过材料后说:是法轮功案件,不允许会见。律师们从法律角度告诉该女警:法轮功学员也是中国人,有请律师辩护的权利,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是违法的,是执法犯法。该女警自知理亏,说出是领导命令不许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的。律师义正辞严的正告该警察,哪个领导命令不让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哪个领导就是执法犯法。

在楼上,律师们找到了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长杨莉,杨莉依然拒绝律师的合法请求,推脱得经辽宁省司法厅批准才能会见。律师直截了当的说:我们当了多年律师,办了许多案,也没有这样的规定,既然你说得辽宁省司法厅批准,那你就拿出书面文件吧。杨莉说没有书面文件,是上级口头传达。律师质问说:沈阳市第一监狱和辽宁省女子监狱为同级单位,都归辽宁省司法厅管,为什么沈阳市第一监狱可以会见,辽宁省女子监狱就不行?杨莉回答不出来,强横的说就是不许见。

第二天,“零八沈北冤案”辩护组律师又驱车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长杨莉依然无理不让会见。作为执法官员,监狱长杨莉为什么公然践踏法律、阻挠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光天化日下赤裸裸的耍流氓呢?说穿了,就是一个原因,就是害怕自己迫害法轮功的丑行曝光,所以不惜极力掩盖罪行。请看看辽宁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滔天罪行吧。

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七号)沈阳监狱城内的辽宁省女子监狱,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狱警们卖力执行江氏邪党集团在“肉体、经济、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策,已导致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死亡,多人致残或精神失常。为此被邪党伪司法部命名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

杨莉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第三个监狱长,她与原监狱长黄涛(1999年-2005年)、李森(2005年-2007年)对发生在此的桩桩迫害血案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目的,杨莉和层层狱警教唆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洗脑,精神折磨、强迫奴役,手段之卑劣、下流非外界所能想象。目前仍有数百名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被判以重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在此监狱中遭受折磨。

零八年六月,铁岭大法弟子王淑霞,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仅两天就被恶警唆使刑事犯人苏艳祝等活活打死。

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小号”在监狱偏僻的东北角,是秘密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魔窟 ,“小号”走廊的两侧设有十个禁闭室,东侧一至五室,西侧六至十室,据知情者讲,关在六室的没有一个活着出去的。“小号”的墙壁上有斑斑的血迹,虽多次用涂料涂抹过,仍能看出斑斑血迹和成片的血迹。 “小号”楼后就是锅炉房。据知情者讲,在“小号”有的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尸体,直接就被送进锅炉房火化。

这样的罪行,辽宁省女子监狱严密封锁信息。害怕罪行曝光,这就是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长杨莉阻挠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真正原因之一。


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长杨莉

辽宁女子监狱: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 邮编110145
监狱长杨莉  办024-89296666、宅 024-86914173、手机13390118299
副监狱长房淑霞 办024-89296633、宅宅 024-86164016、手机13390116633
政委办公室:宅024-89296677


辽宁省女子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