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富锦市韩立峰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韩立峰,七零年出生。今年四十岁的韩立峰,曾经是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那时单位条件好,受社会大染缸的熏染,整日和同事吃喝玩乐,还养成了抽烟喝酒的坏毛病。给自己的身体和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一九九八年,整日无所事事的他,偶然遇到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韩立峰马上戒掉烟酒,停止了吃喝玩乐,专心炼起了法轮功。从此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了。得了乙肝和肝硬化的妻子刘桂珍看到他的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一身的疾病都没了。全家人都受益了。这是用任何金钱和办法都不可能改变的,因为法轮功扭转的是人心!很快妻子刘桂珍变成一位对学生认真负责,出了名的优秀好教师。从此这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其乐融融。

可是自从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韩立峰的妻子二次被非法劳教,韩立峰有家不能回。这些年来韩立峰一家被害的债台高筑,前前后后被敲诈五万多块,再加上被抢劫的经济损失,不得不卖掉房子,过起了居无定所的日子。亲朋好友家也不敢去,担心连累家人,这就是法轮功一家的不幸遭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突然宣布要迫害法轮功,韩立峰告别家人,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路,就为了告诉政府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二零零零年二月,北京城血色恐怖,到处是便衣警察。当场就把他抓到天安门派出所。三十多个全国各地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到一个十多米长的大铁笼子里。一两天没让吃饭喝水,大冬天还开着窗户,衣裳单薄的都要冻僵了。来了一个恶警说:“你们还冷啊?”又故意搬来两个电风扇往里吹冷风。

铁笼对面就是一间一间的审讯室,这些恶警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叫出来送到审讯室用刑、毒打。韩立峰被它们打耳光、用脚踢、还用皮鞋跟狠命的碾脚尖。山东有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眼球被打的冒了出来。大家亲眼看到来自沈阳的俩姐妹被警察用凳腿打。其中一个当场被警察活活打死。尸体被抬了出去,为了掩盖真相另一个至今下落不明。中共就为了让百姓和它们学做坏人,停止做好人,放弃修炼法轮功。就是这么荒谬的理由,全国各地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先在那里遭到警察毒打,然后送走。当时北京体育馆装满了成千上万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韩立峰又被送到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5天。被富锦的孙维阳带回到富锦南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在看守所里,又遭到犯人毒打,还要强迫写悔过。恶徒们还扬言说不写悔过就判刑。每天警察都找谈话,逼迫放弃信仰。后来家里人出面,在被非法关押了21天后给他花钱买了出来。回来以后,单位三天两头找他,派出所找他,纪检委找他,又被开除了党籍,开除了公职。单位及派出所又派专人监视他。怕他去上访,剥夺他人身自由。

二零零一年,中共人员为了把韩立峰管的更牢,监视更方便,同意他承包了单位的食堂。这期间,锦山派出所警察张健,到食堂找他,说到派出所有点事。韩立峰去了以后,公安局政保科孙维阳,还有副局长孙延峰早就等在那里。丧心病狂的孙延峰当时就冲上来扇了他几个大耳光,说锦山条幅一定是韩立峰挂的,并且说:”大碴子,是你食堂的,绑条幅的筷子是你食堂的,你还会写字,不是你还是谁?赶快说吧。”又派人把食堂和家里翻了一遍,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及两箱法轮功资料,韩立峰又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提审,遭到孙维洋毒打。孙用脚踢他,又用酷刑开飞机折磨他。后来家里知道孙延峰是在敲诈,就托人给他送了六千元钱,恶警才把他放了出来。

二零零七年九月,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及警察非法对韩立峰及家人跟踪,孩子受到了惊吓,给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身为副局长的于兴录卖力迫害法轮功,对他的妻子和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非法跟踪、绑架。刘桂珍在工作单位被强行绑架并被抢走了家门钥匙, 恶警把韩立峰家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妻子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其间韩立峰母亲去他家找孩子,被屋里的警察抢走手机,吓的心脏病发作晕了过去。韩立峰农村的大姐夫去他家,被非法盘问拘留。韩立峰的表姐家没人,警察就象土匪一样扒窗户,把屋里全翻一遍。

这些公安土匪只认钱,根本就蔑视法律,更别说仁义道德。明知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还要在经济上搞垮。家里没办法又托人给他们上货,一次就被勒索二万六千多元,韩立峰的妻子才从佳木斯劳教所放回来。回来后,刘桂珍去找于兴录索要被抢走的贵重物品,于声称没有。还说下次再来就要把她抓起来。“我们家的东西没有一件是违法的。是我们花钱买的东西。干嘛不要呢?”第二天刘桂珍又去要,结果于真的把她扣了起来。并在孩子中午放学时抢走了家门钥匙,又一次非法抄家,抢走一部手提电脑、一个新MP4、手机等物品。刘桂珍绝食9天,出现生命危险,又被于兴录等人敲诈了一万三千多元,还给劳教了一年才被放出来。

于兴录和裴晓东跟踪韩立峰的女儿时,孩子晚上放学回家拿衣服,下楼打三轮车去奶奶家。在东平路发现一个黄色的QQ车跟踪,就从七校拐到华星。到一个话吧给奶奶打电话。出来时发现裴晓东跟在后面,戴着眼镜,挺着个大肚子,看被孩子发现就躲电线杆后面了。奶奶来接孩子时,孩子恐惧又害怕,要上厕所。出来时发现身为副局长的于兴录在女厕所外面偷偷跟着。气的孩子大声喊:“一个大男的,老跟着一个女的上厕所。”看他不走孩子无助的边哭边喊:“我们上厕所你也跟着,我一个小孩啥也没有你跟着我干啥?”于兴录无赖的说:“你认识我吗?你咋知道我跟着你?”这时裴晓东就在电线杆后面站着,晚上孩子连学都没敢上,和老师请了假。

刘桂珍被绑架那天,孩子给妈妈打电话。恶警尹忠梅接电话撒谎说你妈妈在开会呢!刚出食杂店,恶警孙义隆就跟上来:“你跟我来一下,我找你有事儿。”并且恐吓孩子,叫孩子跟它走。孩子说你干啥呀?孩子不上车,孙义隆就去抓孩子。孩子吓的喊:救命啊!抱着大树不让拉。孙义隆给于打电话请示,于叫孙义隆把孩子整到它的办公室去。孩子被非法关押了七、八个小时,两顿没让吃饭。于兴录问孩子:“你认不认识我?还问孙义隆包翻了没有?孩子包里当时有一根笔一个书还有钥匙和钱。于兴录拿着钥匙问:“你说这是哪个仓库钥匙?”孩子说家门钥匙。于就骂:“你家钥匙象遥控器啊?是不是不想回家了?行了,你在那儿呆着吧!晚上也别想回家。”孙义隆跟于请功说这孩子才不要脸呢,让她上车她不上。把我累的呢!又写口供让孩子签字,孩子不签恶警就骂孩子。

希望富锦的百姓都看清邪党公安的丑恶嘴脸,伸出援手,支持善良,让我们共同谴责和制止这种暴力剥夺人权的犯罪行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