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汉谌家矶洗脑班黑窝看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两年前我和大法弟子甲去洗脑班周围,为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时,被恶警绑架到武汉市谌家矶洗脑班。

恶警没有任何理由绑架我们,我们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做“真善忍”的好人时,他们无言对答,哑口无言,其中一个恶警说:“你们再说我打死你。”真是邪恶至极。

谌家矶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班子,有恶党书记一人、支委三人,是江岸区各个单位、街道办事处委派的,其中书记一年更换一次,支委四个月更换一次,帮教四人(犹大),每个大法弟子有派两个陪教贴身监视,这些所谓“陪教”是劳动市场找来的或是居委会小区派来的。保安两人,都是外面招来的。这些恶徒对大法弟子贴身监视,吃饭、睡觉、上厕所、洗漱、每天24小时都有二人一前一后跟着,不跟大法弟子说话、打招呼。

我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看见一位将近六十岁的女大法弟子,被恶徒多次灌食,迫害得骨瘦如柴。还有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男大法弟子,是劳教所送来的,也被迫害得两条腿都弯曲着,走路都很困难。

江岸洗脑班在谌家矶冶炼厂一个废墟的两层楼里,紧靠着江边,四周几乎没有住家,洗脑班的高墙下杂草丛生,高墙内一楼住着帮教和工作人员,二楼关押着大法弟子,二楼铁丝网围得严严实实,阴森森的房内,冬天四处透风,夏天蚊虫遍地,大门有保安严密把守。每天要锁两次门,晚上九点半锁上门,早上六点钟打开,中午一点开始锁门,二点半打开,门中还有门中门,一楼一道门,二楼关押学员的一道门,每个学员房间一道门,共有三把大锁牢牢的锁上,控制着大法学员的人身自由。

江岸区610头子胡绍兵一个星期来一次了解迫害进度,有时有特殊情况随时到,无论是白天、晚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