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中共在媒体上的造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烈女杀色狼”一案中警方又向外公布了新的证据,以证明对邓玉娇故意杀人的判定,就是有两个女服务员的指证,说是当时曾上前去劝阻。显然,两个女服务员的出场必将导致案件朝着中共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我们当然不能无视事实的妄加推断,可是事实在哪?普通民众有权力去调查吗?谁来论证事实的真假呢?

这倒令我想起了一件往事,相信大多数人还都有印象。八九年六月四日,绝大多数中国人或从电视或从电台或从报纸,都知道了大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的消息,并且说的非常明白:学生安全撤离,没有伤及一人。我和周围的人几乎都相信了中共的这一说辞。没过几天,在中央电视台上播了一个新闻,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跟周围的群众讲学生撤离天安门时遭机枪扫射、坦克碾压的实况,我清楚的记得他说的一句话,“血流成河啊!”播音员用非常激愤的声音提醒大家找出这个散布谣言的人。没出一个星期吧,这个人果真被找到了,他再次现身于中央电视台时,是坐在警察的对面,低着头承认自己的过错,非常明确的说自己是在造谣。

当时真的极少听说大学生在天安门前受到的血腥屠戮。不久,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在回答美国记者时的现场录像又播了出来,美国记者说:我们有录像带可以证明天安门发生了对大学生的屠杀。袁木不紧不慢的说:现代科技的发展可以制造出比你的录像带还要长的录像带。袁木“气定神闲”的超然,一度令多少中国人羡慕和赞叹:“回答的多好,这美国人老恐我们中国不乱啊。”

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却总是挥之不去。我也从各种渠道知晓了六四学潮中那惨烈的一幕。当然,袁木的形象也早已从我的记忆中被撕成碎片,我从内心鄙视这个能把谎言说成艺术的人,对央视的新闻也早已失去了兴趣。中共有哪一句话可以让人相信呢?

要判定中共新闻的真假,也真的很难。只要你看它的新闻,你就必然要受它的毒害,这和一个人的智商无关,而是新闻操纵者有目的的资讯过滤造成的。特别是当一个政府倾国家之力为谎言掩盖时,这个国家的国民怎么能正确判断事情的真伪呢?

中共对内如此,对外也一样。二零零三年五月,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硕士研究生魏星艳,因讲法轮功的真相被中共绑架。在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的一个房间里,恶警叫来两个女犯,强行扒光了魏星艳的衣服,一个恶警窜进房间把她按在地上,当着两个女犯的面强行奸污了她。

这一禽兽行为当然在中国不可能被曝光。然而,当这一消息传到海外时,重庆“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却严密封锁消息,一方面将魏星艳秘密转移,一方面正式通知重庆大学统一口径:“对外一律不承认有魏星艳这个学生,不承认有高压直流输电及仿真技术专业(或高压输变电专业)”,封锁魏星艳在重庆大学的所有档案资料,并在重庆大学网站上删改魏星艳所在的“高压直流输电与仿真技术”专业有关的资料。

不仅如此,重庆市“610”还对将魏星艳一事曝光海外的相关的五名法轮功修炼者判以重刑,其中四人被判了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纵观中共在媒体上的造假之荒谬、之无耻、之阴险,真令所有的中国人蒙羞。中国人的灾难无不与中共的谎言紧密相关。对中共谎言迷恋的人,不只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也是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支持着中共的暴政啊。暴政猛于虎,可是这些人却不自觉的当了暴政的协同者。

摆脱中共首先从认清中共的谎言开始吧,也只有认清了中共本质的人,才能不被它的一系列谎言所蒙蔽。而中共的本质已被《九评共产党》这部奇书彻底的揭露出来了,中共必将随着《九评》在中国大陆的广泛传播彻底的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