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师尊是我唯一的师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看了五月十二日《正见周刊》同修写的《一个盲人大法弟子经历的利与情的考验》这篇文章后,感觉同修从开天目的角度对另外空间生命的描写与自身修炼的认识与悟性总体谈的都非常好。真的能起到一种增强信心和鼓励同修的作用。但是文中有一处,作者看到“原来的道家师父和大法师父”的提法我觉的略有不妥。这里不是指责,意在交流。

文中说:“这时我无意中看见道家师父和大法师父在天空正谈笑风生的。道家师父头戴道冠,身穿道袍,手执拂尘。大法师父身穿西装。两位师父非常客气溶洽,金光闪闪。道家师父说:“这事就让你费心了。”大法师父说:“这是应该的,你要不放心,可以经常来看看。”“交给你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得这个弟子真不容易,这个弟子有恩必报啊!”两位师父交代完毕,道家师父慢慢隐去。大法师父从空中降到地面,语重心长的说:“你要好自为之啊!”

这里同修提出“两个师父”,使我十分惊讶!心里也感觉很不舒服。修炼的“不二法门”是何等的严肃,修炼者在这个问题上自始至终都不能有半点含糊,怎么能随便称原来的“师父”叫师父呢?另外是你的师父?是哪一世的师父?你生命中有多少个师父?这些“师父”在师尊面前不过是普通的众生,他和你只不过是不同层次结下的师徒之缘(也可以叫“那世的师父”)。但绝不可以和大法师父相提并论。这是对师父的不尊敬。师父在正法中挽救了整个宇宙大穹和大穹内层层无量众生,可以说,师父是全宇宙所有生命的“师父”。因为没有师父就没有新宇宙的一切,旧宇宙的任何一个生命都不可能進入未来。

师父是解救旧宇宙和一切众生的根本。那么把一个旧宇宙的生命(尽管曾经是你的师父)和伟大的师尊放在一起同称为“师父”,这不仅是对师父的不尊重,其实质是对“不二法门”的问题认识不清。不是从内心真正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觉的,修炼到今天,每一个在法理上成熟的大法弟子都能清楚的认识到,只有坚定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在完成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中跟师父“回家”。才是使新宇宙永不坏灭的保证。这一点一定要清楚。

当然,当天目看到过去世的“师父”或某一层的“父母”时,可以理性的对他们予以尊重。但绝不能被他们干扰。“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试想:如果没有慈悲的师父,旧宇宙所有的生命还有未来吗?不管他们是哪一世或哪一层的师父,在今天大法弟子修炼中,在慈悲伟大的师父面前,对我们“指指点点”或“如何如何”,我认为都是在干扰。作为大法弟子而言,在这时更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而不被其干扰。这才不愧为是一个新宇宙伟大的神。我觉的这个问题非常严肃。

记的,四月二十一日《正见周刊》登的题为《一路征程为今生》的文章写的非常好(作者也是上述文章同一作者),提到:同修元神离体到另外空间时,一个老道对他说“现在领你去看看另一件法器吧”。他们来到了一个风景秀丽的山洞里,道友告诉他,下世前他使用的一个能量很强很厉害的“大宝圈”。文章中这样说:当我把宝圈拿起时,一种曾经用过的感觉涌上心头。我习惯的把宝圈一晃,只见我身后的道士被宝圈强大的能量推倒退几米远。“是我的法器,没错。”但我没有想带走之意,依然放回原处。转过身来对老道士说:“以后再说吧。”老道迎上两步对我说:“现在领你去看看你的金身吧,你的金身还在那好好的,去看看吧。”那时我突然想起了法轮大法,说:“算了,不看了,我得回去了。”

当看到这一段时,我内心十分惊叹同修的悟性和对大法那颗坚定的心。他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要,深知大法中“什么都有”。我感觉这一段精彩极了。是的,尽管每一个大法弟子在不同层次上曾经留下过许许多多生命的辉煌,但那都属于旧宇宙的过去,在大法和师父同化的无限美好的新宇宙面前,那一切什么都不是。

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