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工程师卢启奇一家所受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十五时许,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市民李市红女士正开门进屋,突然涌出一群歹徒将其绑架。在两小时前,李女士的母亲宋婆婆已先遭绑架;而在三个月之前,李女士的丈夫卢启奇工程师在深圳市遭绑架。


卢启奇、李市红夫妇


卢启奇、李市红夫妇的独子卢海

卢启奇、李市红夫妇的独子卢海,十二岁,刚读初中。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李市红遭绑架后,武汉市江岸区邪党公安一科恶人到卢海就读学校,不顾他当时正在期中考试,强行让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逼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逼迫他供认母亲和谁来往、做过些什么事等等。卢海实在受不了,在上厕所时给姨妈打了个电话,这样才被姨妈接回家。卢海从幼儿到少儿,在这近十年来的迫害中,精神上所受的创伤,实在难以言表。

这一系列绑架为什么降临到这个良善、美满的家庭呢?答案很简单,仅仅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仅仅因为他们按照“真、善、忍”追求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中共邪党的罪恶笼罩着这个家庭,但苦难中,却闪耀着正义的精神之光。善良的人们,让我们在人性、良知和正义的指引下,来体察这个家庭所承受的苦难吧。

一、土建工程师身陷囹圄

卢启奇,四十六岁,国家注册土建工程师。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卢启奇设计了许多高楼大厦,如海南龙珠新城、深圳市青少年宫等。卢启奇年薪十几万,但更是个品德高尚的人。公司老板对他评价很高,说:别人都来赚公司的钱,只有卢启奇为公司创效益。老板甚至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给他住。

卢启奇一九八五年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现武汉大学),曾因在世俗中为了名利,活的很苦、很累,搞的家庭不和,同事之间关系紧张。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后,他判若两人,变的善良、真诚、乐于助人,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信赖,家庭也和睦了。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评价说:卢启奇是个值得信任的好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爆发以来,卢启奇这样一个新生的人,却因为坚修法轮大法“真、善、忍”,屡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年底至二零零二年,卢启奇先后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等地,后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上半年,卢启奇失踪,同年九月份家人接到一个匿名电话才知道他被劫持到了湖北沙洋,后转到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又被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卢启奇在深圳市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深圳市宝安区伪法院枉法判决有期徒刑四年。

二、李市红屡遭绑架

李市红,四十一岁,毕业于江汉大学法律系,曾在法院工作,经过商,当过教师。一九九七年,卢启奇、李市红夫妻二人有缘共同修炼法轮大法后,夫妻双方心性境界都快速升华,家庭关系和睦了,而且李市红从小就患有的先天性心脏病迅速消失了。

认识李市红的人都能感觉到她这个修炼人的善良和无私。无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人,只要对方需要、自己能力所及,她都热情的主动帮助,不图任何回报。例如:一个熟人大出血,情况十分危急,而身边无人照料,李市红得知后赶去及时将其送到医院,并安排好住院治疗的一切事宜,主治医生说如果再晚来一会,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又如:李市红一次出行,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民工腿部受伤倒在路边,骨头都已外露,伤势十分严重,李市红赶紧将他送到医院,交纳了诊疗费,悄悄的离开了。

然而,李市红一家平静幸福的修炼生活仅仅持续了两年多,就不得不开始面对无数强加的魔难。近十年来,李市红无畏魔难,坚修大法。李市红遭受迫害的主要事实如下: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以所谓开“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持续了五个多月。在洗脑班,李市红坚定修炼、抵制迫害,恶徒将她单独关押,大打出手,李市红脸部受了伤。

二零零零年年底,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邪党恶徒强闯入室、非法抄家,将李市红绑架至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将其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丈夫卢启奇也遭绑架、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幼小的孩子只能和姥姥相依为命。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刚恢复自由的李市红去伪法院旁听其对大法弟子的所谓“审判”,被伪法院外监控的邪党公安人员绑架,关到武汉市百步亭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李市红遭毒打,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最后由家人从医院里背回来。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李市红又遭绑架,现被劫持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三、宋婆婆绑架惊魂

李市红的母亲宋婆婆,不想竟以近七旬之身而遭中共邪党绑架。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十时左右,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国保大队及丹水池派出所等恶警,便衣打扮,开两辆警车来到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四十一号楼楼下,非法监控。下午一时左右,宋婆婆下楼时,歹徒突然冲上来,堵住宋婆婆的嘴,把她劫持到丹水池派出所。歹徒从宋婆婆口袋里抢走了家门钥匙,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且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对李市红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MP4等私人物品,还抢走一千五百元左右现金,将李市红家翻的乱七八糟;之后,歹徒们潜伏左右,在李市红回家之时将其绑架。

在饱受恐吓之后,宋婆婆被歹徒放回。现在,宋婆婆与外孙卢海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相依为命。而宋婆婆与孩子的不幸遭遇,这只是中共邪党十年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象卢启奇一家这样享受着幸福美满生活的家庭何止千万;然而,在迫害以来的三千多个日日夜夜里,又有多少卢启奇这样的家庭风雨飘摇!

亿万法轮功学员同化佛法真理,为世人明白法轮功真相,为可贵的中国人的生命能进入美好的新世界,揭穿中共邪党制造的弥天大谎,独自默默承受着巨难,用勇气和正信铸就着光明!

主要迫害单位与责任人员

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 027─82402420,027-82402903
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邓斌(武汉市首恶)027─82220633 82411838(宅)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国保大队) 办公电话:027-82832808、82960575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主要负责人:邱汉华 电话:13971631621
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国保大队) 邓桂元 027─82787919
武汉市江岸区丹水池派出所 027─82327289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张平(教导员)13886011227 廖兵(队长)15927058658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027-83899479 027-65659864
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
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
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深圳市政法委(综治办、610办) 市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电话:0755─83799381、83799610
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公安分局局长:王学斌 电话:0755─84467333  29990333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电话:0755-29997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