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德清被“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害死(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大法弟子谢德清,被中共恶警绑架,劫持在所谓“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不到一个月,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被扔回家中仅仅四天,便于2009年5月27日晚上含冤去世。其妻余勤芳仍被非法关押在所谓“法制教育中心”遭受迫害。


被绑架前的谢德清、余勤芳夫妇

一、再次遭绑架劫持迫害

谢德清,男、69岁,家住成都市清江东路188号,是成勘院科研所的一名病退职工;其妻余勤芳,现年67岁,是成勘院的退休职工。夫妻二人自从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以来,全身的病痛都不治而愈,成为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更为单位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


谢德清被迫害的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

谢德清被迫害得心绞痛痛苦难忍,在床上艰难的想转动身体。

2009年4月29日上午11点,谢德清在成都市高新区中共恶党法院附近被成勘院、科研所派出保卫处方国富等人员配合府南街道办事处、府南派出所将谢德清非法绑架,当时中共恶党法院在非法庭审重庆大法弟子陈昌元。同时被绑架的还有谢德清的夫人、67岁的大法弟子余勤芳。谢德清被劫持到所谓“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在所谓“法制教育中心”被非法关押的短短二十多天中,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所谓的“监管人员”殷得财、包小牧、王洪强等采用了外界百姓难以知晓的毒药、毒水及下毒方式,将谢德清迫害到如此严重状况,又欲推脱杀人害命的罪责,于5月23日晚上又让成勘院保卫处方国富等人将谢德清从洗脑班拉回,扔到家里。

在随后的四天时间内,谢德清老人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稍微清醒时又因心绞痛难忍,满脸痛苦,在床上艰难的想转动身体。5月27日晚上10点15分左右,饱受折磨的近七旬的大法弟子谢德清含冤去世。

现在,谢德清的遗体仍停在成都勘测设计院家中。在成都勘测设计院大门口附近,有多辆派出所、610和国保大队的小车和众多便衣,门口守卫有综治办和保卫处的人员,对进入的人员和车辆进行盘查。邪恶将一个好人迫害致死,想掩盖其罪恶,害怕世人知道真相。

二、十年来一直受遭迫害,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自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谢德清、余勤芳老俩口由于他们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十年来一直受到成都市青羊区公安分局、府南街道办事处、府南派出所、成勘院、科研所及家委会的长期监视、盯梢、跟踪、抄家、罚款、送洗脑班、送拘留所等迫害。

2005年9月19日,成都府南办事处610头目尹云打电话给谢德清,谎称给他的儿子安排工作,叫其夫妻俩第二天到办事处一趟。谢德清为了再次去给尹云讲真相,不要再作恶人,将来有一个好的去处就去了。没有想到办事处,派出所一伙邪恶之徒早安排好了一大群警察、便衣。谢德清一到办事处就被他们强行绑架了,并马上送到成都新津洗脑班,酷刑迫害致生命垂危。

谢德清的妻子余勤芳因回老家探亲,免遭此劫,却有家不能归,被迫流离失所,过着饥寒交迫的流离失所的生活。

其儿媳张红不堪国安特务的跟踪、监视、恐吓、骚扰,不久就含冤离世,使一个圆满的家庭已家破人亡。洗脑班不但不放谢德清回去办理后事,还以此来加大对谢德清的身心迫害。

谢德清从新津洗脑班回家之后,与他妻子被迫害长期流离失所。即使这样恶人也不放过,成勘院、科研所还于2009年3月份开始扣留他们的退休工资。

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

1、成都勘测设计院恶人为私利积极迫害好人

2009年4月29日,大法弟子陈昌元被中共邪党的政法部门于成都高新区伪法院非法庭审迫害,谢德清夫妇准备到法庭旁听,恶党不但不准他人旁听,进行黑箱操作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在法院外绑架了大法弟子谢德清夫妇。

据悉,09年4月29日上午,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科研所派出保卫处方国富等人员配合府南街道办事处、府南派出所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附近将谢德清、余勤芳夫妇非法绑架,并直接送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长期以来,水电院、成勘院党委(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部长)、保卫处和退休办个别人员积极配合中共邪党、充当江氏邪教流氓犯罪集团帮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种种罪行。如水电院内职工、大法弟子朱学智腿被打伤后送在五马坪监狱被非法劳改五年(明慧网曾报道),现仍被扣发工资。其他许多大法弟子也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甚至被限制出门,连大法弟子的家人外出也被盯梢盘查,承受着方方面面的重压。水电院、成勘院党委采用电话监听、流氓骚扰的方式从来也没停止过。对院内职工也进行着严密的监控,不计其数的摄像装置布满了院内每一角落。

当谢德清余勤芳夫妇被绑架后,水电院、成勘院的书记们兴奋的大叫“抓的好,抓的好!”长期以来,水电院、成勘院的书记们紧跟江氏流氓集团,按照“三个呆婊”,不遗余力推行迫害政策,为个人捞了不少“好处”。

2、邪恶的黑窝──“成都法制教育中心”

在所谓“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的短短20多天后,原本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便被非法关押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心绞痛,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外界难以知道。从谢德清吃力而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他的家人得知,洗脑班曾给他注射和输入了不明药物。

这个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位于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蔡湾,花费大约五百多万元,由原某空军部队研究地改建而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强制洗脑班。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编造诽谤谎言、伪善欺骗、软硬兼施、肉体折磨、猛烈精神刺激、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饭菜、开水里放破坏性药物、野蛮灌食、敲诈勒索、骚扰、威胁、恐吓……,用尽流氓、下三烂黑帮手段,致使法轮功学员疯、残、病、痴呆、死亡,而中共不负任何的法律责任。

在新津洗脑班被迫害致死的就有成都双流县70多岁的大法弟子邓淑芬、成都双流县67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晓文(女)、成都市新都区53岁大法弟子刘生乐(女)等,而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的有祝霞、刘英、谭绍兰等难以统计的大法弟子。据内部透露,上千名法轮功学员曾在此遭受洗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恶人的严厉恶报即将来临!

3、成都府南社区恶人恶警狼狈为奸

府南派出所与街道办的恶人恶警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们不但长期派人跟踪、监视、绑架、劳教、劳改辖区内的大法弟子,还与单位勾结扣除大法弟子的退休工资。本辖区内还有大法弟子黄敏迫被害致死。

大法弟子谢德清、余勤芳夫妇也曾长期被府南社区恶人恶警迫害。4月29日对谢德清、余勤芳夫妇的非法绑架就有他们积极参与,并合谋将谢德清、余勤芳夫妇送至新津洗脑班迫害,最后导致将大法弟子谢德清迫害致死。

4、背后的黑手

5月23日,将迫害的奄奄一息的谢德清扔回家中的除成勘院保卫处的方国富等人外,还有中共邪党政法委(610)的人员、估计是成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小组的成员,而通知府南派出所和成勘院到高新区伪法院外绑架谢德清余勤芳夫妇的也是成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小组。

迫害十年来,成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小组成员一直在秘密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对成都市包括郊区县的大法弟子、甚至全省的大法弟子的情况最了解,他们派特务用蹲坑、跟踪、监听等方式收集资料、直接操控派出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直接操控派出所、检察院、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用他们的话讲:他们有尚方宝剑、对大法弟子有生杀大权。成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大多与他们有直接责任。


参与迫害的相关部门与责任人

一、成都市政法委(610办公室)

成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小组

二、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脑班)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蔡湾
李 峰:主任,来自成都市委610办。
殷舜尧:原名殷得财,洗脑科(所谓“教育科”)科长; 新津县兴义乡人; 曾在新津县法院上班; 妻子余磊,新津筑路机械厂财务员工。
包小牧(女):现洗脑科副科长,长春人; 西南民院研究生毕业;家住新津,丈夫在新津司法局工作。
王洪强:四川大邑县人,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强制洗脑特别卖力;妻子在成都一所小学教书,名叫李莉。
徐 丹:洗脑班洗脑人员,彭州人,曾在彭州市一乡政府工作。
王秀琴(女):洗脑班洗脑人员,原在川棉厂上班。
黄忠智、吴亚波、陈松涛、蒋宏亮、胡思学:均为洗脑班洗脑人员。

三、成勘院(全称为: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

地 址: 中国成都浣花北路一号,邮编:610072
电 话: 028-87399333、87399222
传 真: 028-87329997
E-mail: chidi@chidi.com.cn

成勘院院保卫处处长:方国富(直接参与迫害) 1568833083、13908210800
成勘院院家委会主任:潘三妹(直接参与迫害) 13880020617、028-87315521(家)
院 长:郑声安(直接参与迫害)
副院长:章建跃、陈五一、黄河、职小前
党委书记:张小庆(直接参与迫害) 副书记:胡志洪
总工程师:王仁坤
副总工:余挺、周钟、叶发明、杨建
院长办公室主任:张 杰
技术管理部主任:乃 寒
项目管理部副主任:张泽武
科学研究所所长:王建洪028-87318672

四、石人南路社区
石人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尹云(直接参与迫害)13808084378
府南派出所(石人西路38号)028-87311983
户籍 万新13668170372 冯国刚13980760570
警务室028-87310302
石人街道办事处(石人西路36号)87312884、87312118、87318890、87319254、87324144、87312353、87312655
石人南路社区主任 王琮(女)13668290899、028-82919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