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临死的恐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五月十九日,四川合江伪法院对泸州六名大法弟子魏凤鸣、罗水珍、桂大律、宋德贵、巫德蓉、巫显珍非法庭审。有北京来的六名律师出庭为大法弟子做公正的无罪辩护。非法开庭之日,泸州六一零与合江伪法院公然违法,不准律师进场 ,不准民众旁听,竭尽全力阻挡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阻挡民众走近法轮功了解真相。邪党在即将到来的天理制裁前,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非法查搜 截拦旁听

对于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邪党惊恐万状。为阻挡人们旁听,泸州六一零及合江伪法院恶警细密布置了违法搜查与堵截。这天一大早,从各乡镇、区县闻讯赶往合江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亲朋好友等,有的在车站就被非法截拦,有的在途中被强行截回。

六一零部署沿途设卡,拦住往合江去的所有大小客车进行非法搜查。有乘客说,他们坐的车行至合江福荫镇被强行停下,上来两个黑衣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要搜包,还盘问乘客去哪里,去干什么。乘客不满,就问,你们在干什么?他们回答,例行公事。他们还谎称是检查贩毒的,专查老太太。乘客们大为不解,觉得荒唐可笑。

一辆车被拦截,警察从一乘客包里搜到一封控告法院诬审冤判法轮功学员的申诉状,就非要叫她下车,还想没收状纸。该乘客正告他说,这个状子我是要上交的,你不能拿走。乘客又回答警察去合江找亲戚看状纸,可警察非要她回去,说今天别去合江,那里在审案子。乘客说,审案子吗?我还想去听听呢。这个违法拦截、违法搜查的警察,是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合江国安“王吉中”。

法轮功学员巫显珍的丈夫与亲朋好友一车人从纳溪赶往合江参加开庭,刚到合江境内就被截拦。巫显珍的丈夫与车上的人告诉他们这是侵犯公民权,与他们理论一个多小时,他们不听,车上的人上厕所他们都跟着,硬逼迫他们返回纳溪。

辩护律师乘坐的客车刚开到长江大桥桥南,就上来人说要检查。律师说,凭什么检查,随便拦车检查是违法的。来人说,是上面叫拦的。车上一些人抗议说,我们是参加开庭的家属,拖延时间耽误了我们哪个负责?上来的人盘问乘客:你去哪里?哪里人?一名被盘问的乘客说,你管我哪里人,不跟你说。他又问:叫什么名字?包包拿来看?乘客回答:叫什么名字都可以上车。要搜包包先把你的证件拿出来看。乘客与司机一再催促,违法搜查者打电话请示一番才让车开走。

*高度戒备 制造恐怖

合江县城防范森严,城里有些路段处于戒严,只能警车过,客车绕道才能进站。车站内外便衣密布,手持相机到处拍照;警察、武警遍城布防;戴红袖章的值勤随处可见。警车、便车满街穿梭,去了牌的越野车来回指挥。车站离法院很近,车站通往法院的两条必经之路被戒严了,拦起来,有警察守,路口还有人把守摄像、照相。合江当地的百姓见法院外围了这么多人,才知道这里在审法轮功的案子。他们恍然大悟,说,怪不得昨晚全城搜查,街道旅馆搜了个遍,今天又戒备森严,还以为哪个中央首长要来。百姓见审法轮功的案子居然把合江县城搞的一片恐怖,觉得很奇怪,很不理解,他们说,不就是法轮功吗?法轮功手无寸铁,朗格怕成这个样子?

*设奸计阻挡律师

合江法院意外的要对律师进行安检,律师拿出司法部的文件,说明司法部明文规定审任何案子律师都不进行安检。合江法院却说,我们法院规定要安检,只能按我们法院的规定办。律师找法院领导交涉,他们仍然坚持错误。因为这正是他们为阻挡律师辩护耍的流氓,设的奸计。律师不是普通职业,有严格的职业道德与规范。律师认为,维护各类正常的法律法规才能维护国家社会的稳定和谐与人民生活的安宁。律师的使命就是要维护法律法规,怎么能配合与纵容合江法院的违法违规行为呢?于是法院就借机不准律师进场。

合江法院与六一零早就合谋不准群众旁听。当群众问公开审案为什么不准进去,法院的人撒谎说厅太小,装不了那么多。又问:不是有大厅吗?答:大厅漏雨。据说被告人一家只能去一人旁听,六个当事人,还不知道进去了几个家属。

法庭外人声鼎沸,围聚了上百人。有滞留在外的律师,众多关心此事的法轮功学员,当事人的家属、亲朋好友等,还有过往的当地围观群众。法院的楼上、楼下、大门对面,都细密的布置了对庭外群众的违法摄像、照相;便衣特务、警察、公安等也在人群中钻来钻去肆无忌惮的摄像、照相。

法轮功学员不畏六一零制造的恐怖与骚扰,不停的向当地民众讲:这算什么开庭?不准旁听,连律师都不让进。这是什么公开审理?这里是冤案、特大冤案。有大法弟子发现江阳区的六一零骨干林敏躲在楼上拍相,就直呼其名,高声问:林大队,你在那里干啥子?你在录像吗?大家快看,那里在录像。

*庭外的控诉

有位当事人的家属告诉大家,她的父母修炼法轮功遭受了十年的迫害。因为向群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几经坐牢,在劳教所里受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不准睡、不准拉、遭暴打、做苦役,受尽摧残和凌辱。十年中,一家三口没有几天团圆日。奥运前,六一零派刑警队二十四小时堵在她家门口监视,跟踪,伺机抓捕,她父母在家里不能出门,吃了半个月的干粮。她说,我的父母是好人。他们正直善良,我爱他们、敬重他们。父母给了我生命,当父母遭受魔难、生命生死攸关时,我却不能帮助他们。今天我父母上庭,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是直系亲属,我来参加开庭理所应当,法院却不准我进场旁听。法轮功挨了十年黑整,今天,终于有律师站出来为我父母讨还公道。但是,我们请的律师得到开庭的通知远道而来,法院却不准他们进场。给我父母定罪“×教”,法轮功哪是“×教”?国家的法律法规从来找不到有哪条哪款把法轮功定为“×教”。是江××乱来、《人民日报》瞎吹的。律师的无罪辩护可以把这些事情说的清清楚楚。他们不敢让律师进场辩护。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男女老少都有。天上下着小雨,仿佛是无声的泪。有的群众为诉说的女孩撑起了雨伞。被迫害的支离破碎的家,冤狱中遭受痛苦的父母,让女孩心忧如焚。正义在哪里?公道在哪里?百姓向谁伸冤?哪里是百姓说话的地方?女孩向身边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呼吁:是大家应该站出来的时候了。今天迫害法轮功,明天就会轮到你们。

围观的群众纷纷表示同情与愤慨,有的说:幺妹,不要气,去告他们。有的说:上网曝光、揭露,去向更多人呼吁。

合江当地民众经过法庭,一听说公开审理不准旁听,连律师都没能进场,禁不住大骂:真是黑庭。

*社区协同迫害 践踏法制

合江开庭,邪恶六一零如大难临头,生怕法轮功无罪的真相在法庭上被揭示出来,生怕人们走近法轮功了解法轮功无罪的真相。不仅云集各区县六一零骨干到场督阵、组织泸州市各区县警力增援,还胁迫各区、县社区人员阻绝本社区人前往旁听,惊惊惶惶,异常狼狈。

泸州市中心离合江有几十公里,一些社区人员怕泸州拦截不成,一大早就赶到合江法院、车站。他们在车站、途中、合江法院外,一见到本社区的法轮功学员,就连哄带骗想将他们带回。有的说,知道你们家困难,我们会关照的;还说,你们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嘛,尽给我们找麻烦。

华阳社区人员找到本社区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拒绝跟他们回去,并对他们说:你们看看,公开庭审不让我们进去,哪有这个道理?我们就是要听一听,看看炼法轮功究竟错没错?错在哪里?我们不懂法律,有懂法律的律师讲,我们为什么不能听呢?

蓝田社区的法轮功学员坚决不离开合江,她对该社区的人说:我重病卧床不起时没有人管,修炼法轮功病好了,你们要来管我。不要你们管,我晓得回去。前不久,泸州中院迫害杨明二审案,蓝田社区不准法轮功学员旁听,召来派出所公安与警车把法轮功学员强行从法院附近带走。

有一社区不仅来了社区人员,还跟来了管段警察。他们非要该社区的法轮功学员跟他们回去,说,走了吧,回去做你的生意。该法轮功学员坚决不跟他们走,说,生意要做,这里的事那么重要,也要关心。还对他们说,你们评评看,不让人旁听,连律师都不让进,这叫什么开庭?又向他们讲真相

邪党搞的这场大迫害,把各行各业都席卷进去,这些年各社区无可幸免被胁迫参与迫害。如今天的开庭,阻绝社区人参加旁听,明知这是在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是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可他们就是要这样做。一边在社区大肆宣传“加强法制”、“构建和谐”,一边又践踏“法制”。长期匍匐于中共、六一零的恐怖与高压之下,社区这个最接近群众的基层机构,可悲的沦为邪党迫害人民得心应手的工具,充当了助恶为虐的角色。

*不畏邪恶 慈悲劝善

法庭外,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把邪恶密布的恐怖环境变成向民众讲真相的场所。法院大门关了,只留下一扇小门由值勤人员把持。有的大法弟子主动对守大门的值勤人员、周围的警察、便衣、及群众说,你们说说,这样的开庭诬不诬?公开审案不让百姓听,自己违法还执法。开一个庭弄这么多人值勤,你们跟着受害。这些人有的默不作声,有的摇头说,哎呀,说不来啦。意思是身不由己,没办法。

有法轮功学员对便衣、警察、公安及周围的人群讲真相:你们要吸取历史教训,文化大革命是“伟大领袖”发动的,刘少奇是国家定的罪,谁会想到会有文革被否定、刘少奇翻案、昭雪的那一天?跟着江××迫害法轮功不会有好下场,将来要承担责任的……很多人听了都默默点头。

合江的国保队长、六一零邪恶骨干龚革川,是迫害这六名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法轮功学员给他写过劝善信,寄过真相资料,一直对他慈悲劝善。今天,他仿佛负有特殊使命,右手紧握录音或录像设备之类的东西,哪里聚集的人多他就进去?他说,不准你们来,合江不欢迎你。那人就说,合江是人民的合江,人民欢迎我。有人指着他喊:这个人就是抓今天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国保大队的龚大队长。龚革川心虚急忙掩饰,说“我是公民”。

在法院小街对面有一家复印店,龚革川进了这家复印店,法轮功学员就向他讲真相,劝他不要再参与迫害,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龚革川说,这是我的工作。法轮功学员说,任何工作都可以做好人。你抓了我们的人,我们不恨你,你也是不明真相在执行公务。有的劝他,做事留一线,今后好见面。不要再参与迫害,审判江××,结束迫害是必然的。今后要大法弟子说你是好人,你才有美好的未来。

李苏滨律师也从法律、人权、信仰方面阐述修炼法轮功无罪。

*了解真相 群情激愤

早上到中午十二点以后,从开庭到庭审结束,法院外过往的群众络绎不绝,大法弟子一直在坚持向大家讲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了解真相的群众非常愤怒,有的说法院是土匪开的黑店;有的说这里审的一定是冤案,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他们心虚才不敢叫人进去听。有一个群众从早上开庭到散庭一直在庭外关注,他说,我不炼法轮功,但我认为象这样对法轮功不公平。有的人说,人家炼功关他什么事,抓人家干什么?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有人听说被审判的有六、七十岁的善良老太太,大为愤慨说,六、七十岁的老太太都要抓,杀了人吗?放了火吗?干了什么坏事吗?有的人还大骂共产邪党,历数共产邪党种种暴行与卑鄙的欺骗手段。有的说,你们修炼法轮功的太善良,太老实,要是我们遇到这样的不公,早都冲进法庭了。

*天灭中共在即

迫害法轮功是一场冒充国家定性、政府行为、有司法直接参与的违法犯罪的大迫害,邪党从迫害那一天起就给自己套上了必亡的死结。迫害中将数十万人投进监牢;数十万人被罚款、抄家、跟踪、骚扰;酷刑折磨致死几千;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不知还有多少多少。邪党迫害法轮功犯下滔天大罪,血债命债还不清。面对全世界声讨,脖子上的死结越勒越紧又骑虎难下,只能在挣扎中苟延残喘。

律师们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法律的利剑必然会揭开法轮功无罪之迷,揭穿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的真相,这对于制造迫害的邪党与卖力迫害的六一零来说,无疑是灭顶的千钧重锤。

看全国,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已成潮流,人心在觉醒,正义与良知复苏,历史不可阻挡的到了这一步。天灭中共在即,阻挡无罪辩护如何挽救得了其灭亡的命运呢?从这次合江伪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看,中共、六一零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与百姓如此惧怕,如此防范,惊惊惶惶开庭,虚弱到了草木皆兵的可笑地步,所有许多百姓都摇头说:完了,完了,共产邪党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