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理上切磋真相资料写作的几个原则问题(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真相资料的写作,同样是在开创未来的路,只有在大法的指导下才有可能出好作品,甚至流芳百世的典范,这是被一些同修忽视的。当前一些作品的不成功之处,恰恰是偏离法的部份,或者是偏离了法的要求造成的。

本文就当前作品、写作的一些问题,结合以前的经验教训,在法理上与大家切磋,以期大家少走弯路,拿出水平不断提高的作品来。这是修炼的升华,也是归正的问题。本文仅作为一篇心得体会,欢迎大家切磋指正。

一、真相资料切忌“讲高”,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

“至于说高层修炼、神呀,你就别讲了,常人很难能认识到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

当前有一些真相资料,“不由自主”地讲“神”、“修神”,甚至没有前面铺垫、后面阐释就说“法轮功是有神论”,法轮大法师父是法轮圣王下世度人的,由于中共恶党的精神毒害,当今的中国大陆绝大部份人都是无神论者,他们不会相信,这样反而把他们推远了。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当前你们讲真相中只要讲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啊,恶党对中国民众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啊,讲到恶党历史上对中国人的迫害、对世界各共产邪恶主义阵营民众的迫害,现在同样对大法弟子也是采取的同样迫害,这就足矣了。”

大法弟子在面对面讲真相的情况下,可以根据对方的接受程度、根基、悟性把握去讲。而在大面积散发的书面真相资料中,我们就必须考虑到一般民众的接受能力,不能讲高。如果要讲的话,都是很含蓄的,点到为止,不下结论,留有让对方思考的余地。如神韵晚会,那些较高的真相通过文艺形式来展现,悟性好的人看明白了,可能会因此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悟性一般的,会当作故事或者神话传说,不会产生反感,而他只要看明白大法受迫害的部份内容和享受整台出色的文艺演出,感受大法的美好和纯正,他也就得救了。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你讲真相中稍微讲高一点,我告诉大家,你就不是在救度众生,你就是在往下边推众生。你不能讲高,讲高和讲低这绝不只是简简单单一个把握的好不好的问题,是你救众生还是毁众生的问题,所以讲真相的时候绝不能讲高。”

还有个别资料,把师父的讲法也搬到真相资料中,师父讲法是讲给大法弟子的,不是讲给现在道德下滑的常人的。《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但是不能把我写的、我说的印成传单发。这些事情大家要尽量理智的做。为法负责、对救度众生负责,也就是对自己负责。”

在师父一再强调不要讲高的问题后,我们为什么还有学员会这样呢?这不是表面上淡忘了师父的讲法的问题,深层挖根,是对自我的执著、欢喜心、不理智、未能真正慈悲的为众生考虑,从而挡住了对法理的同化。这个根不挖掉,很难不偏离法。

二、把握真相资料的主题,不要跑题,更不要四面出击

有的资料触及到了“進化论的信仰”,有的露骨地戳到了“无神论”的思想,还有的资料想过多改变常人“党文化”思想,有不少资料把毛泽东直接当成了一个靶子、恶首……这都属于讲高了。

如果有人就是信仰進化论,但他同情法轮功,恨专制,他三退了,他能得救吗?如果信仰无神论,他三退支持正义,他能得救吗?如果有人崇拜毛泽东,痛恨当今腐败党,他三退了,他能得救吗?

只要三退、反对迫害大法就能得救,因为救人的门槛就是这么低。退党声明上就有人说“现在的党再不是以前的党了”,这个人认识很低,但是他退党得救!对進化论的信仰、毛的崇拜,这个执著有些人根深蒂固,触及到这么顽固的东西有人会忘乎所以跟你吵架,这就把人挡住了,是我们人为地提高了门槛。

恶首、魔头就是当今迫害大法的几个魁首,对毛的认识是人自己的事,他看了《九评》自然明白,如果上来就把门槛提高到“反毛”的高度,有些人可能连《九评》都不看了。

谁都可以在良知的召唤下迈進救度之门,只要退党就可以,不要刺激、戳他的信仰和偶像。这是最大限度的挽救众生。普遍发送的小册子,尤其要把握这个原则。

三、真相资料要让常人喜闻乐见,关心爱看

《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既然不是大法的,那一定是常人社会的,所以要立足于常人社会。特别是你们要救度的是常人社会中的众生,那么你们就要更接近于常人社会,能使常人社会的民众都来喜闻乐见你们的媒体,那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作品能不能达到师父讲的“喜闻乐见”的要求,能不能在社会上起到救度常人的作用,有人把在作品在大法相关网站上发表、审核通过当作一个完善的标准,那是远远不够的,要拿到常人中接受实践的检验。这个严格的证实过程是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最能使作者清醒的。但是如果一开始在写作的立题、思路、手法、选材等等方面都符合大法对当今的要求的话,最终的检验一定会成功,反之就一定是教训。

我们对事不对人,因为教训本身也是留给后人的参照。纪实文学《静水流深》、自传《疾风劲草》、电影《震撼》为什么在常人中没有市场?在当今难以起到救度常人的作用?技法的不成熟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离人太远了,谁能共鸣?

不是不能展现大法弟子的神圣境界,《赵德文灵前显神奇,令世人觉醒》就很成功。这篇以最接近常人的手法来展现的,以吸引常人的话题切入真相,人能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四、选好题、把握好方向、在写作中修自己,一定能在配合下拿出好作品。

很多投稿人不自信,以为业余投稿人出不来经典作品,其实,这也是障碍自己能力的一个因素。其实业余投稿人的作品中,已经有一些可成为后世典范的了,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仅举:《给朝阳恶警郝乃峰家属的一封公开信》。

这篇真相资料很对路,很接近常人,因为是当地人身边的真事而吸引人。深入分析文章,朴实无华,大雅若俗。虽然在个别细节上尚有不足,但具备了象师父讲的唐文化的那种“精细而又大气”。根源上也是因为符合法的要求而成功,因为在法上的创作,才“下笔如有神”。

五、不要简单的摘抄拼凑,没有绝对完美的作品可抄,要按照大法的要求走出自己的路。

一句美声唱法,一句西北风格,再来一句傣族情调……这样南腔北调的歌谁爱听?

摘抄拼凑的作品就是这样,虽然一般人不能明确地说出来,看着也不舒服。摘抄拼凑的作品永远超不过原作的境界,更谈不上走出自己的路来了。专业的作曲家能谱出不同格调的曲子,专业作家也能写出不同风格的作品,但是,决不会简单的摘抄拼凑。所以我们在转引其它文章的时候,除非有必要直接引用,否则至少要变换一下形式,用自己的话表达出来。

在写作水平境界不断提升中,会发现没有绝对完美的作品,只有不断提高的标准。如果咱们也不断发现自己作品的不足,那也是写作技法、水平的不断提升,反之,那就是停步自满。

六、枯燥的说教、一厢情愿的填鸭式的灌输,恰恰是党文化的东西,是写作的大忌。

《转法轮》里用了大量的典故、故事,初看的读者都会觉得生动形象。文学作品有历史文化的内涵,不但吸引人,能使深邃的主题变得通俗易懂。短影片《过去和现在的圣徒》就是一例,采用对比的手法,讲基督徒的殉教的篇幅比例很大,讲法轮功学员的坚忍只占一半。但是,前者完全是后者铺垫,使人更容易理解后者,因为有历史文化的内涵,使得影片很吸引人。

而目前的真相资料,一些在枯燥地讲大道理,有的通篇都在面面俱到地灌输使作品散乱丢了主线,有的陷入老学究式下定义式的思辩,甚至还有填鸭式的真相问答……这些有的是实证科学中最不吸引人的手法,还有的党文化的灌输风格烙印。

还有一个普遍现象,几乎每篇迫害事例后都有一段甚至更多的“正告恶人”的话。这不是不可以,但阅读我们资料的大多数人是受谎言毒害的一般民众,我们的资料是面向他们讲真相,花大量笔墨“正告”、“警示”恶人,不仅浪费了我们宝贵的篇幅,而且会让常人看了觉得这不是写给他的,与他无关,有的“正告”中还夹杂了情绪,也起不到好的作用。我们的迫害案例报道,应该向专业的新闻报道靠拢,以第三者的身份叙述,理性客观,平实到位,突出新闻点。至于恶人,可以在报道中写出迫害者的相关讯息,或简要的警示,即起到了曝光、震慑和善劝的作用。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